2007年6月29日 星期五

雪山依舊

一大早便離開青年旅館,按著昨晚大譚所說到青年旅館後邊的小巷裡找老謝的新旅店,果然就在一條比較清幽的小巷裡找到一家四合院青年旅館,入門口時又見到那位臉圓圓的摩梭小妹,她狐疑地看了我一會才問我是否從香港過來,原來她還認得我這位香港大哥呢!我問她謝老闆在不在?她說老闆還未起床,問我要不要叫醒他?我說不用了,我只是路過麗江特意來看看和打過招呼,我在四合園裡闊落的中庭花園坐了一會,便發現那頭斑點狗[菜花]不見了,只剩下那隻聲大夾惡的細狗仔,摩梭小妹說班點狗早前在古城裡被人拐走了,真是可惜。我坐了半個鐘還未見老闆出來,因為要趕長途巴士到昆明,便先行告退。

清早的古城和玉龍雪山, 相隔5年後, 還是攝自古城國際青年旅館頂層, 雪山依舊, 人面全非

來到新客運站,先到對面一家新酒店裡附設的火車售票點買明天中午昆明去廣州的火車票,那知過了營業時間大半個鐘還未開門,我便叫酒店的保安幫忙去找人回來上班,過了好一會售票點的大姐才施施然的來到開門,聽說剛才是去了開早會討論如何提昇服務質素,卻因開會逾時反而要客人在外邊呆等。

買好火車票後才到客運站排隊買巴士票,當要輪到我時突然有個本地大哥擋在售票窗前打尖,我叫他到後邊排隊,那位大哥反而惡人先告狀,叫囂道他只不過是問問班次而已,跟著便大講粗口漫駡,我想其實看班次大可以去看站內那巨形的路線班次板,這傢伙只是被當眾落了面子,便無理取鬧聲大夾惡地找下台階而已。我想怎麼搞幾年前溫文有禮好客友善的麗江人現在怎會變成這個凶巴巴的樣子呢?怱然間我明白了這是財大氣粗之過,經濟發展和文明進步不是必然掛勾的,他這過激反應只是近年常見那種死要面子的通病發作,一時間我對他無禮的態度怒氣全消,他見我突然默不作聲便以為我是怕了他,洋洋自得的得勝而去。

坐早上9:30長途高快大巴經過大理回到昆明市,來到城西客運站已是下午6時左右,正好撞上下班的繁忙時間,我坐公交車回到北京路,發現昆湖飯店剛全新裝修過,差點便認不出來過門不入,我住進了飯店的一間普通雙人房,聽說同房還有一個老外大叔,不過由始到終都沒有碰上面。

我跟著打電話找到小譚,她教我在北京路如何坐公交到雲南大學,她的精品店子就開在大學酒吧街附近,可是我去到酒吧街外邊轉來轉去都找不到她的店子,最後反而找到布拉格咖啡館的昆明分店,到店裡問路才在一條小街裡找到小譚的店子,我想這麼難找,難怪大譚說小譚的精品店生意不甚好了。隔了差不多5年沒見,小譚還是小妹妹的青春樣子,不過她已榮升老闆了,真是厲害。我和她聊了一會,吃了點從她從咖啡店裡拿過來的蛋糕,說說大家的近況和談談旅遊經,最後她說我過了這麼多年普通話還是一點進步都沒有,真是羞愧死人了。


昆明火車站

第二天中午趕到昆明火車站坐火車回廣州,在進站前匆匆在站外的商店買了個康師傅紅燒牛肉杯麵,樽裝水和鮮橙多,到晚上打開杯麵時發覺上面的康師傅公仔有點不對勁,細看才發現買了個冒牌杯麵,雖然杯裡真的有一塊麵餅,但是又點敢拿自己的腸胃去試食呢?只好向火車上的小賣車另外買過一個正牌的康師傅杯麵當晚餐。

同一個硬臥間隔裡有一家三口的四川乘客,老爺爺和大叔兒子帶著一個剛上小學的小孫女,一家人要經廣州去探望在福建打工的媳婦。兩父子差不多全程都躺在臥舖上昏睡,那個小女孩只好找周圍的乘客玩耍,她見我坐在旁邊玩數獨,便說她也會玩,一手便把我的數獨書搶過來在上面的格仔亂填數字,原來她才剛學會了數1至100,不過數了一會便覺無聊,便改在數獨書上畫公仔。

我見她只會畫些火柴人公仔,便說不如等我畫給她看,其實我會畫的東西也不多,想了一會便想起叮噹卡通的歌仔:圓圈加一點,圓圈加一點,下面畫個波板糖再畫個呼拉圈...於是便畫了個叮噹大頭出來。那小妹妹看得有趣,便問為何叮噹貓沒有身體呢?於是我又畫了個貓身和百寶袋出來,跟著那小妹妹又搶過書來在上面加東西,竟然在叮噹頭上加了對耳朵,我指著耳朵問她這是甚麼東西?她說這是耳朵囉!我又問叮噹有耳朵的嗎?她笑嘻嘻地回答說叮噹是沒有耳朵的,因為耳朵給老鼠吃掉了。

7月1日回到廣州,再坐火車到深圳羅湖,過了關便回到香港,於10周年回歸紀念日回到香港,不過對我來說卻沒有任何特別意義,只是晚上和家人吃飯時電視裡有煙花看而已。


全篇完
記畢於香港家中
2009年10月5日

2007年6月28日 星期四

魔幻迷城

今早又在古城內四處溜躂,跑到古城山頂上的佛寺看那巨形黃金轉經筒,只見一些藏民老人家一早便爬到山上推動經輪,這也算是一種晨運的好方法吧?中午在旅店裡吃了個咖喱牛肉飯當午餐,本打算吃飽便可以馬上坐公交去長途車站,那知結帳時小妹竟說沒有零錢找贖,結果要我自己走到鎮外的超市買東西換零錢,老闆不在便懶得就懶。

香格里拉(中甸) - 推啊! 努力地推動山頂上超大經輪的女孩
香格里拉(中甸) - 從山上看建唐古鎮

回去時在古鎮入口的停車場遇到一個老外哥仔和一個中國女生問路,原來也是要去融聚客棧的,我便帶他們一同回旅店去,路上和他們聊了幾句,才知兩人是德國和內地到香港科大讀書的交換生,暑假結伴到雲南旅行。我才出外打過轉換點錢,竟然能拉了兩個客人回去,看來我也有點開旅館的運道。

坐公交來到中甸的新客運站,舊車站以前就在市中心的郵電局旁邊,聽說是在2003年才搬到新站,現在還有長途臥舖車從中甸到拉薩,3天車程要收500元。坐新形的國產豪華中巴車到麗江,因為從中甸至虎跳峽通了新公路,沿路又是橋樑又是隧道,巴士很快便過了金沙江大橋,反之是麗江那邊的道路照舊還是又破又窄,過江不欠便開始塞車,中甸政府為了促進旅遊業故花錢投資建設公路,不過麗江那邊就寧願遊客都留在麗江,想當然不會花錢修整通往競爭對手的道路,肥水不留別人田嘛!


停車加水, 中甸至麗江途中

花了4個小時便來到麗江,新客運站對面有個剛落城的樓盤,旁邊還有一個房地產項目的巨形工地,以前客運站就在古城的後邊,下車後只雖步行十來分鐘便可到達四方街,但現在就要坐公交車到市內,在巴士上沿途見到街上的牆上給人寫上了不少辦証和迷藥的手機電話,我知道辦証是指賣假証件,但是甚麼是迷藥呢?

公交車送我到古城入口外下車,以前古城入口一邊是一個假到飛起的大水車,對面是一間大酒店和一個菜市場停車場,不過現在菜市場停車場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大片納西式的古城建築,真想不到古城竟像變魔術般比幾年前“發育成長”擴充了,真是一大奇蹟!

我花了一點功夫才找到以前古城的小溪流,才分出那條是新義街和東大街,我沿著新義街摸回去賣草場,中途發現不少的舊店舖都消失了,改為千篇一律賣旅遊紀念品的商店。終於找到多年沒見的古城國際青年旅館,可是辦入住手續時前台的伙計竟然不知道老闆老謝和來自瀘沽湖的摩梭小妹,想是換了老闆吧?真是人面全非。跟著我又發現青年旅館原來曾裝修過,花園裡給加建了一個上了鎖的書吧,地下的小餐廳旁邊的小河原先是一道矮木欄和一列舒適的茶座,現在卻給裝上一道玻璃牆。來到頂樓的多人大房,又發現原先一邊可以遠眺玉龍雪山的露天天台上,給加建了一個中式裝潢的“玉音閣”,不過想當然又是給上鎖了,門口掛著一個牌子說只限在晚間開放,那麼白天時便再不能在天台上嘆茶讀書看雪山了。


麗江 - 舊事重提, 古城維護費

放下行李後我便去布拉格咖啡館找以前在拉薩認識的小譚妹妹,越是走近古城中心的四方街,狹窄的石板街上便越是多人,摩肩接踵的人來人往繁忙非常。來到咖啡店的門口,發現前面小橋流水的小溪裡只餘下一道淺薄微弱的流水,溪底的水草都已露出水面來,還見到有幾條魚毛被困在幾個河床上的淺水洼裡來回游動,我想龍游淺水遭蝦戲大概便是這樣子吧?小溪對面的露天酒樓裡擠滿了正在晚飯的旅行團,眾團友飲得興起鬧哄哄的十分起勁,而且還有歌手帶著大聲公即場點唱帶動氣氛,又有小妹妹穿插於宴席之間賣花贈興,我還以為回到了90年代深圳樂園路的宵夜大排檔去。

咖啡館的小妹告訴我小譚外出了,叫我晚上10時再過來,我便走到古城內溜躂一圈,城內四處都是紀念品商店和收費高昂的餐廳,和迫爆石板街上那不見首尾的遊客人海,偶而見到幾個納西族的老公公老婆婆,還是依舊穿著深藍色的解放裝和納西婦女的傳統衣裙,提著餸菜背著木柴舉步為艱地在一浪一浪洶湧的遊客人潮中掙扎前進,趕著回家做晚飯去。


麗江 - 天雨流芳

古城內天雨流芳的牌坊還在,人流也較小,不過以前在古城裡的孤兒院就變成了一間給遊客參觀的文化博物館(後來在網上知道是因為主辦人的經濟問題而被政府接管了),約晚上7時來到四方街,只見黑壓壓的一片人頭,原來又到圍圈圈跳民俗舞的時間了,這時全城的遊客都爭相湧至四方街上參與這個盛會,這刻四方街和周圍的石板小街比起黃金周的旺角還要擠擁,為免被人潮踩扁,我只好趕快逃命去也。

麗江 - 晚上的古城和獅子山萬古樓

逃命中途經過萬古樓獅子山腳下櫻花屋所在的酒吧街,只見晚飯時間還未過去,各大小的酒吧餐館裡早已揚逸著陣陣強勁的蹦D音樂,店裡都擠滿了來狂歡跳舞的內地青年遊客,原來昔日小河邊上紅燈籠下供遊客看書嘆咖啡和與四方旅人把酒談心的恬靜茶座小店,都變身成D場了,我又見到一些穿著納西古服的年輕女待應隨著音樂節拍,動作一致的跟舞池裡跳貼身舞的客人一起搖頭蹦跳,這時我才明白今早坐公交時看見市內隨處的迷藥電話是賣些甚麼東西來,去深圳蹦D又怎少得了啪丸索K呢?

走到新城裡的川菜館吃晚飯,點了一碟抄西蘭花,那知卻送上了一碟椰菜花,我叫剛才點菜的小妹過來說要換過,那知這位小姐卻說:“這是白色的西蘭花啊!”,我馬上無名火起,罵她說不要當所有的客人都是無知的白痴啊!老闆馬上跑過來解圍,叫廚房馬上換過碟“綠色”西蘭花給我。雖說這是小事一件,平日我都會一笑置之,不知為何這刻我卻像吃了火藥般發脾氣?

晚上10時左右回到咖啡店找小譚,咖啡店的老闆大譚跟我說小譚跑到昆明開精品店去,不過反正都來到,當然又要品嚐一下藍苺蛋糕啦!我們說起薯伯在拉薩新開的咖啡店,大譚說04和05年曾有不少香港遊客因為薯伯之名而來她的咖啡店,為的就是要一看當年薯伯睡過的床,但因近年麗江的咖啡店已不準許兼營住宿了,之此店裡便少了一個“名勝”,不過薯伯的Fans不用失望,皆因他們可以直接去拉薩朝聖嘛。我又問大譚她的店外曾經一度恬靜怡人的小橋流水,現今已淪陷為一個擠擁嘈吵庸俗不堪的鬧市了,為何不搬到較清靜的地方如是中甸的建唐古鎮呢?大譚說她自2000年便已在麗江古城開業生活,她曾看著古城的“興起”,也要一直待在這裡見証古城的淪落和死亡才會離去。


燭光下的藍苺蛋糕, 布拉格咖啡館

聊天至午夜12時我才回去青年旅館,雖是深夜時份但是石板街上還是人山人海熙來攘往的,在旅館洗過澡後回到頂樓的房間裡,竟然還可清楚聽到酒吧街裡傳過來的強勁重低音不斷轟炸,想不到幾年不見,麗江古城便像中了魔咒般變成了一個夜蒲不夜天了。(2009/10/3)

2007年6月27日 星期三

整裝待發

今早和房友說再見後,便到民航售票處坐機場大巴到貢嘎機場,乘坐南方航空中午飛往廣州,中途停經中甸的班機,下午3時飛機便在中甸的迪慶機場降落,航機上大都是要回廣州的廣東省旅行團,想當然在機上全程都是閙哄哄的廣東話嘈喧巴閉,隔了3個多月首次聽到有上百人同時講廣東話,居然不覺嘈吵,還覺得十分親切。

迪慶機場, 中甸
滇藏公路, 中甸

在中甸下機的大約只有二三十人,機場外有幾輛剛送完客人來趕飛機的小車,機場和中甸縣城之間沒有民航班車服務,坐小車回縣城的3~4公里路要成10至20元車費,擺明就是搶錢。我見今天天朗氣清,陽光普照,心想為何要平白浪費這麼怡人的下午呢?不如從中甸草原中間的機場走回縣城好了,順便還可以慢慢細味中甸草原的夏日風光。

香格里拉(中甸) - 機場附近的中甸草原, 藏式農莊, 牛羊遍野

沿著一條土路穿過草原,只見四野綠草如茵牛羊處處,藏式農莊散落在草原上,走了大半個鐘才來到滇藏公路,經過中甸縣城路口的大佛塔而不入,再往前走便見小山丘之間有一條支路,拐入支路再走一會便來到依山而建的建唐古鎮了。幾年前中甸政府為了促進旅遊業硬是把中甸改名為香格里拉,實在有點不習慣,5年多前建唐古鎮還未被開發成旅遊點,不過眼見山下的麗江古城搞得有聲有色,於是中甸的建唐古鎮也開始發展起來,古鎮的石板街上多了不少售賣紀念品的小店和旅館,不過只有兩兩三三幾起的旅行團遊客在逛街,這些人大都是從麗江過來的1至2天遊,想來大半時間都花在坐車和郊外的景點,來建唐古鎮也不過是到此一遊而已,所以古鎮內的旅館大都是空蕩蕩的沒有生意,十分冷清。

香格里拉(中甸) - 建唐古鎮
融聚客棧, 我在建唐古鎮裡住的小旅館, 留意下層窗內的金毛狗狗, 佢成日都想趁客人出入時溜到街上玩

我來到古鎮半山上的一間有床位出租的小旅店住下,這家融聚客棧只有幾個客人,就只有我和一個老外住在老房子二樓的大通舖裡,店裡就只有兩位小妹員工和一頭百厭金毛狗狗在看店,那隻金毛成日都想趁客人開門出外時溜到街上去,要小妹追出去把狗趕回來。聽看店的小妹說前陣子賽馬節時古城裡所有的旅店都爆滿,不過一節淡三墟,現在不止沒有幾個客人,連老闆也回到昆明去。其中一位小妹之前原來在梅里雪山飛來寺的旅店做廚師,幾年前飛來寺旁才不過只有幾家藏民經營招待香客的民宿,現在卻已開了20多家的遊客旅店了,真是乖乖不得了。

建唐古鎮一角, 佛塔和正在復修中的古屋, 為旅遊業大開發做好準備
建唐古鎮, 復修後暫時空置的老房子, 待價而沽, 還有後山上的超大經輪
香谷咖啡, 建唐古鎮
嘆番杯奶昔先! 香谷咖啡店

下午我來到可樂哥仔的朋友在古鎮裡新開的的香谷咖啡店飲下午茶,度過了一個懶洋洋的下午,黃昏前在古鎮裡四處溜躂,我見不少藏式的老房子都剛翻新過,但大都是人去樓空善價待租,靜候著旅店酒吧餐廳等新行業進駐,發達之日可以預期。這時到此一遊的旅行團都已離去,古鎮街上行人疏落,除了間中聽見居民的孩子在石板街上嬉戲的歡笑聲外,古鎮裡一片安寧恬靜,想這是旅遊業風暴強勢刮至古鎮前的最後一刻寂靜吧?

夕陽下泛著金黃色的超大經輪
建唐古鎮, 黃昏時份的石板街

入夜前走到古鎮旁邊新城的飯館吃晚飯,古鎮裡的餐廳和小賣店的物價是新城裡的飯館和超市的一倍,也難怪古鎮裡的“時尚口味”商舖生意不徍,經過古鎮中心的四方街外時聽到傳來陣陣藏樂聲,只見中午時四方街上的小食攤檔都撤去,取而代之是黑壓壓的一大團人從內至外圍成幾著圈圈聞歌起舞,十分熱鬧,這本是抄麗江四方街每晚的遊客民俗舞會,不過這裡來跳舞的大半都是本地的居民和在古鎮裡打工的後生仔女,遊客就只有小猫三兩隻,正好讓在古鎮裡生活的民眾在每晚茶餘飯後過來一起跳跳舞做做運動,有益身心。

建唐古鎮四方街, 黃昏時份, 聞歌起舞的老鄉和遊客, 好不熱鬧

晚飯後回到旅店,中甸入夜後頗為清涼,店裡的兩個小妹坐在火爐旁邊取暖看電視自得其樂,反而到我無所事事,於是又走到香谷坐坐,點了杯熱朱古力驅驅寒氣,和老闆聊了幾句,寫寫遊記,度過了一個平靜的晚上。(2009/10/3)

2007年6月24日 星期日

人間煙火

跟著在拉薩Hea了3天,每天的行程都差不多,不外是三項活動:瞓、食、Hea。每天早上自然甦醒睡至日上三竿,吃過早餐後便去上網,中午和同房的幾位哥仔:可樂、小馬和阿勝一同去逛八廓街和大昭寺,觀看前來朝聖拜佛的香客、觀光旅遊和做生意買賣的各式人等,還有是坐在大昭寺前一邊烤太陽,一邊看著拜佛的老太太們在寺門前以五體投地之禮朝拜,晒飽太陽後便一同到光明茶館飲甜茶和吃藏麵,這樣便可以打發一個中午。

拜佛, 大昭寺
風馬旗塔, 大昭寺前

有天中午可樂和我又到大昭寺前遊蕩,可樂哥仔少年心性,以模仿藏民老鄉的口音向著沿路碰到老外遊客開玩笑,見人便說:“虫草要不要”“叔叔給我一塊錢”之類專向遊客兜售虫草的藏族老鄉和討錢的小孩的口頭禪,正在自得其樂之際突然給兩個西藏喇嘛叫住,還以為他玩得過份得罪人時,那兩個喇嘛問可樂是不是從重慶來的,原來他們是可樂上年去川西藏區旅行時,在一間佛寺裡認識的喇嘛朋友,要不是可樂的異行人家也不能在八廓街上的芸芸眾生中認出他來,大家對這不期而遇都覺意外和高興,想來大昭寺可是藏人到拉薩朝聖和外地遊客的必到之處,機緣巧合下才造就了這次他鄉遇故知。

大昭寺八廓街

有天中午飲過甜茶後,可樂他們又回去泡網吧,我便陪同房的一個湖南姐姐魚兒到大昭寺前的步行街買藏藥,然後又到布達拉宮前的公園閒逛和拍照,魚兒姐在廣東的企業顧問公司工作,向公司請了3個月的無薪假跑到拉薩來探望她的藏傳佛教活佛老師,我們在公園的水池邊坐下聊天時,遇到一個才7歲的藏族刷鞋童問我們要不要刷鞋,不過我們都穿著涼鞋又點有生意做呢?魚兒問他為何不去上學去?小孩便說是隨父親從農村出來到拉薩賺錢的,聊了一會又跑去跟其他的遊客玩無心機做生意,給他跛腳的老頭拉著責打哭了起來,心地善良的魚兒看不過去,便買了杯雪糕來哄他,逗得他破涕為笑。

又係布達拉宮的倒影

每天晚飯後我都會到風轉打蠆,飲吓咖啡,和店裡來自五湖四海的中外遊客,專程前來向薯伯買最新版西藏LP的老外單車友,專門來看薯伯的香港遊客,還有本地的藏族青年客人聊天。第一天來到風轉便認識的那對香港大學生情侶,人稱兩小無猜,差不多天天也來風轉,某夜待店內的客人都走後,我和薯伯怱然歌興大發,大唱80年代的香港卡通兒歌,甚麼千年女王、430、忍者小靈精等等,跟著又唱李克勤初出道的舊唱,在90年代未成長的兩小無猜完全搭不上嘴,想是我們之間已有代溝之故。

風轉咖啡店

另外我又發現薯伯十分受西藏女孩子的歡迎,有一個來自山南的女孩天天都來找薯伯玩,某夜我又見到一個漂亮文靜的拉薩小姑娘獨自坐在一旁喝咖啡,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就是注視著在店裡忙過不停的薯伯的一舉一動,我多事和她搭訕了幾句,原來她剛從成都大學旅遊系畢業,回到拉薩後在一家旅行社裡實習,明天便要跟一個英國旅行團送團到尼泊爾去,在出發前的一晚專登來風轉坐坐,或許是想在出門前跟薯伯說說話兒吧?

風轉的咖啡和小食

6月26日是我在拉薩的最後一天,中午同房的一班內地哥仔和兩個台灣女孩連袂騎單車到市郊山上的哲蚌寺去,因為我太懶了不想又踩單車又要行山,所以我獨自去八廓街溜躂和飲甜茶。路經風轉時發現薯伯竟然一早已在店裡,原來他今早剛去過工商局,又帶著藏族的女經理去醫院驗血辦健康証,說不知還要辦些甚麼証件才能完成開業的手續,看著他一臉苦惱的樣子,才發現這個一直以來無憂無慮的年青人首次為做生意的凡塵俗事而煩惱,想來也是時候開始要沾染點人間煙火了。

光明茶館的藏麵廚房
甜茶和藏麵

下午3時多我才坐中巴到市北邊的色拉寺,本想沿著寺外的圍牆走到後山的後門逃票溜進寺裡,可是發現寺裡的管理人員比起5年前也變得精明多了,所有後門不是關上了便是派人看守著,嚴防下午時有人逃票入內看辯經。既然溜不進去,我便打算在寺外轉兩個圈才回去,在後山上我遇到一個青年陪著一個老人家在轉寺,老人家巍巍峨峨的一步一步慢慢地爬上後山的石級上,我和那青年搭訕幾句,原來他今年才滿20歲,自中學畢業後每天下午都會陪他85歲的爺爺來色拉寺轉寺,日復一日便過了幾年,不禁要向這老人家的虔誠和孫兒的孝順至敬,很難想像現今在香港會有年青人願意付出數年的光陰,天天就是陪伴家裡的長輩去行山拜佛。

色拉寺後山曬佛台下的佛像壁畫
色拉寺內的藏式老房子, 超大窗框

最後一晚去風轉打蠆,可樂帶了一個台灣妹妹騎著單車過來飲咖啡,我們天南地北的聊了半個晚上,說說可樂往年夏天在川西山裡浸溫泉和跟著藏民放牛騎馬,台灣妹妹年初在澳洲工作旅遊在果園摘橙等等的旅遊趣事,他們約11時左右便先回旅店。不知為何平日熱鬧非常的咖啡店今晚靜靜的沒有多少客人,臨走前我在薯伯的留言冊上寫感想時,薯伯無厘頭地拿出照相機在旁邊偷拍,想是要把我的衰樣放上網去,我馬上拿著咕巨擋著避開鏡頭,不過要逃的最終還是逃不過去。(2009/10/1)

2007年6月23日 星期六

趨之若鶩

雖然昨天很晚才睡,但是今早9時多便爬起床,昨晚因為下大雨背囊滲水,包裡被浸濕的東西都給我弄到旁邊幾張空床上風乾,故又要把四散的東西塞回包裡,然後便趕著出外找家比較衛生的旅館。沿著北京路往東行,先到亞賓館看看,發現以前闊落的中庭花園給新建成的豪華酒店大樓佔去了大半,可愛舒適的花園變成了狹小陰暗的天井,還是到別處去好了。吉日旅館還是老樣子,不過見到前邊不遠處的中國銀行旁邊有一個國際青年旅館YHA的招牌,便又多走幾步看看,這家旅館叫東措,多人大房的床位要25元,不過YHA會員收費是20元,剛好用得上我的YHA會員証。

找到住宿後便到旁邊的中國銀行提款,跟著在北京路上的旅行社問問到雲南中甸的機票,這些旅行社都說這幾天去中甸的機票都沒有打折,我想6月底又不是西藏旅行旺季,怎會沒有打折機票呢?於是便坐中巴到市中心的民航售票處,發現明天的機票還是正價1500元,但是到了6月27日便打折至1230元,再過幾天到29日更是1100元,我算過日子後便訂了27日的機票,這樣便可以在拉薩Hea上5天,然後到中甸,麗江和昆明各停1天,剛好可在7月1日返回香港。


拉薩 - 晨運, 早上轉布達拉宮的朝聖香客

買好機票後坐三輪車到附近的中國銀行總行把剩餘的美金都換成人民幣,中國銀行大門上掛出售北京奧運的門票,不知有多少西藏人會專程跑去北京看奧運呢?換好錢後便到旁邊的布達拉宮逛了個圈,只見不少藏族公公婆婆在轉寺,雖然山上宮殿早已人去樓空,淪為門庭若市的旅遊景點,但是並無損布達拉宮在藏人心中的神聖地位。

布達拉宮
布達拉宮

跟著轉寺的人龍走到布達拉宮的前方廣場,坐中巴車回到北京路的旅館區下車,趕在中午前跑回風轉旁邊的小旅館退房,便拿行李搬家至東措去。不知是否昨晚太晚吃了個大碗咖喱飯太飽了不覺餓,又坐中巴到市中心的郵局寄明信片回家和買電話卡打回香港報告行踪,然後又去泡了個多小時網吧才回去吃午飯。我特意回到以前住亞賓館時經常幫襯賓館門外的一家川菜小飯館“山城”吃飯,想不到那對老闆夫婦隔了5年之久竟然還認得我這個香港客人,真係太好記性了。

黃昏前和新認識的3個內地同房青年又去山城吃砂鍋煲當晚飯,他們分別來自重慶,雲南和上海,各人都不知已是第N次來西藏旅行,當中的雲南大哥竟然已來過拉薩10次有多,全都是中了西藏毒甚深的驢友,每次回家後不用多久便會心思思的情難自禁地又跑到拉薩來。

晚飯後我又到風轉打躉,飲吓薯伯的招牌越南滴漏咖啡,拉薩的夏天日長夜短,剛來到風轉天才開始昏暗起來,只見店外的橫街上有幾個藏族的小女孩在跳舞,薯伯說在老城區遠離遊客熱點的清靜小街裡開店,才能感受到藏民的日常生活點滴,看來薯伯終於從長年不斷的旅途中找到願意安頓下來的一片天地了。

和北京路上一帶的酒吧和咖啡店不同,薯伯的店裡除了外國遊客外還有不少本地人光顧,想是薯伯店裡的經理和員工都是西藏人,薯伯還會用藏語跟本地客人交談聊天,使藏族客人覺得風轉比起那些專為招呼外地遊客的蒲點親切得多吧?這個晚上我便認識了兩個從日喀則來的藏族青年,兩位大哥都是日喀則藏族歌舞團的舞蹈員,明天要在拉薩表演,他們說計劃在年底前開摩托車跑到上海去看看大城市,我不期然想起幾年前在雲南虎跳峽行山時,遇到的那位獨自背著大背囊說要遊遍中國一路玩到北京的藏族導遊大哥,想來當中國東部經濟發達的都市青年人對到西藏旅行趨之若鶩時,同時間西藏的年青人同樣也想去看看東方大城市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2009/9/30)

2007年6月22日 星期五

青藏鐵路

清晨5:30天未亮還未睡醒便爬起床,打的來到火車站才是6時左右,在候車大堂裡只有約30人在等車,驗過票後我問坐在大堂入口負責核對乘客身份的公安大叔如果買了黃牛票能不能上車,那公安大叔反問我黃牛黨在那裡,反客為主。

格爾木 - 清晨時份於格爾木火車站
青藏鐵路的進口柴油機車, 格爾木火車站

火車準時進站,只有幾個乘客在格爾木下車,跟著又見一班穿著類似航空公司空中小姐少爺制服的火車服務員拉著皮箱器宇軒昂地走下火車,不知火車上的服務水平又是否和乘務員的派頭般高檔呢?輪到候車室的乘客上月台登車,見到月台上鬧哄哄的,原來不少火車上的乘客都不怕早起和高原上清晨的寒冷,跑到月台上感受初到青藏高原的一刻。

我來到所屬軟臥車廂的廂房,房裡只有一個上海大叔,我問他房裡還有沒有其他乘客,他說從上海來格爾木就只有他和另一人,不過那人剛才已到站下車了,而兩張上舖都是一直空著,虧昨天買票時售票窗的大姐還說我買了最後的一張軟臥車票,於是我便老實不客氣佔了空出來的下舖當座位,然後又爬到上舖繼續未完的夢。


青藏高原 - 青藏公路
火車內看到的青藏高原
軟臥車廂, 青藏鐵路

睡至11時才自然甦醒,這時火車外面天已大亮,軟臥廂房內只有上下兩層舖位,車窗沒有硬臥的中舖阻礙視野,故我可以寫意地半躺在下舖便可飽覽車外青藏高原的草原雪域風光。我自從巴基斯坦經中巴公路入新疆,基本上中東之旅已經完結,不過既然要從新疆返回香港,不如順道去坐坐2006年才開通的青藏鐵路入藏,好趕在08年北京奧運會的遊客潮洗禮前再到拉薩一遊,和看看薯伯伯在拉薩新開張的咖啡店,然後才經雲南返香港。

青藏高原 - 青藏鐵路
青藏高原

同房的上海大叔大半的時間都待在隔鄰朋友的房間打牌煲煙,不知他們是否在火車上待得太久,所以已對窗外青藏高原的風景失去興趣,忘記了為何要花上千元車票坐鐵路入藏。而且這班上海大叔下裳只穿著條衛生褲,一直都大模斯樣旁若無人地在車廂裡走來走去,就像在自己家裡般十分自在,奇怪是乘務員和其他乘客對這班豪放的上海衛生幫都是見怪不怪的豪無反應,青藏鐵路列車果然能使尊貴的乘客們都感到賓至如歸。

青藏高原 - 錯那湖
青藏高原 - 藏族牧民的村莊

列車駛經唐古拉山口和安多後,便經過波平如鏡的錯那湖,下午5時左右在那曲車站停站,這裡的海拔約有4,500米,車上的乘客都走到月台上溜溜透透氣,不少人更因首次踏足西藏而歡喜躍動,一邊享受這高海拔和稀薄的空氣,一邊在月台拍照留念,我見到一個香港哥哥仔十分興奮地在月台上來回奔跑跟朋友拍照,大聲叫嚷著:“我現在已經呼吸困難了”,真是難為他了。

那曲火車站, 青藏鐵路
停車小休, 那曲火車站, 西藏

回到火車上吃過飯盒後小睡片刻,到8時半左右終於又見到列車乘務員,不過他是來把床舖牌子換回車票,火車在晚上9時準時抵達拉薩車站,這時拉薩下著大雨,我背著大背囊匆匆下車超過拉著大包小包行李的旅行團遊客和藏民老鄉,一馬當先的出站,只見站滿車站大堂出口兩旁的旅行社和賓館的拉客仔都熱烈地我招呼,想來我是第一個出站的背囊友散客吧?我出站後問過大門的保安員,便打著傘冒雨跑到站外的巴士站坐公交大巴回市中心去,這時巴士上沒有多少客人,我坐下後售票大姐收了我1元車費,不到一會便有大批落後的藏民老鄉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擠上車,才知原來行李過大還要多收1元的行李費,這可是我第一次在內地坐巴士遇到行李費這回事,不過我的大背囊和藏民老鄉的大包相比之下只是一個小包而已,故我便省了這1元的行李費。

巴士經過布達拉宮廣場後,我便在拉薩百貨外邊下車,這時雨勢稍弱,我沿著一直從大昭寺伸延至布達拉宮廣場的步行街冒雨前行,走了約半個小時便來到大昭寺廣場,這時褲腳已給雨水滲透而感到又冷又濕的,拐彎回到北京路再走一會便見到薯伯伯風轉咖啡店的招牌,來到店裡只有薯伯伯和Oat,和一對從香港來的大學生小情侶,雖然之前在巴基斯坦和新疆已和薯伯通過電郵說會來拉薩探他,不過他見我夜裡突然冒雨到來也感到十分意外。


風轉的超辣日式咖喱牛肉飯

薯伯教我到旁邊的一家小賓館住下,跟著我便回到咖啡店裡和違久了的薯伯和新認識的小情侶飲茶聊天,那對小情侶在深夜2時多離去後,薯伯又弄了些超辣的日本咖喱牛肉飯當晚餐,吃完我便頂唔順眼瞓回去睡覺。薯伯和Oat搞到咁夜先至食晚飯,聽薯伯說他兩每天都是睡至下午才會起床的,故每晚都要搞到差不多天光才去睡覺,原來在拉薩開咖啡店是會把人變成不見天日的夜貓。(2009/9/24)

2007年6月21日 星期四

一票難求

早上澳洲大哥和我打的到火車站買車票,在火車站外遇到幾個在上學途中的小學生,這幾個男孩子一早見到澳洲大哥便十分興奮地指著他大叫老外呀!真是大驚小怪。火車站還未到8:30便已有上百人在售票窗前排隊,澳洲大哥陪我等了一會便先行離開,到對面的長途車站坐車到西寧去。好不容易等到9時開始售票,排在前頭的老鄉們買票時問長問短的十分煩氣,慢吞吞的在隊裡等了約一個小時後,聽到前面的人說明天到拉薩的車票差不多都買光了,跟著一個就排在我幾個身位前的廣州女孩招搖地拿著車票說她剛買了明天最後一張去拉薩的硬臥車票,輪到我時又是剩下貴上200元的軟臥車票,為了不想再在這座無聊沉悶的城市多浪費一天,我只好忍痛花500多元買了張軟臥車票,唉!

格爾木火車站

買了車票後還要向坐在售票大堂門口的公安拿著證件憑票登記乘客身份,公安把乘客的名字寫在車票背面,即是就算從黃牛黨弄到火車票,入站時也過不了公安核對乘客身份這一關。正要離開售票大堂時在又遇到7個從廣州來旅行的阿姨,她們在車票買光後才到來買明天到拉薩的車票,正是蘇州過後冇艇搭,不過她們又馬拿出手機上打電話四出聯繫,說有朋友認識格爾木火車站的站長,可以靠關弄到明天到拉薩的臥舖車票芸芸,真是巴閉。

之後這班阿姨問我要不要跟她們一起到市外的鹽湖玩,便跟她們打的回到市中心廣場轉面包車小巴去鹽湖,可是小巴上只剩下7個座位,剛好多了我一個人出來,我只好不去鹽湖,又去泡網吧算了。


雨過天清, 格爾木市內
格爾木賓館2號樓

下午就在房間裡玩數獨和看電視,十分無聊,在床上一直磨到黃昏才走出去吃晚飯,晚上9時後公共浴室開始有熱水供應,便打算趁早人少時先到浴室沖涼,今晚便可以早點睡覺,那知來到樓下的浴室卻發現門被反鎖,聽到內裡好像有一班女人在使用,便只好等會才來。回房間時在走廊遇到幾個住隔鄰房間的老外青年和一個日本仔,他們說先前已向賓館裡的中旅社付了錢辦好入藏紙,可知今天中午中旅社的職員卻向他們取回入藏紙並說現時不能入藏,但是連一句解釋也沒有交待,搞到他們幾人進退失據不知如何是好,更問我如果他們拿著入藏紙的影印本能不能買到拉藏的火車票,我便告訴他們火車站有公安檢查登記旅客的車票和身份,沒可能胡混過去,睇怕他們幾人只好打道回府,過門不入了。

因為我們幾人在走廊上大聲說話,痛罵這個不知所謂的入藏紙規定時,便有一個部長般的大姐過來叫我們安靜點,我便借機向她反映我們只是在此等用浴室等了近一個小時了,於是大姐便過去浴室查看,赫然發現佔著浴室用上句鐘的原來都是賓館的女職工,沖完涼後還賴在浴室裡用熱水洗衫,馬上被上司從公共浴室裡轟出來,這班大姐今次因為我多事投訴而斷正在上司手上,正是上得山多終遇虎。(2009/9/24)

2007年6月20日 星期三

適逢其會

早上8時起床退房,和澳洲大哥一同到車站旁的蘭州拉麵店吃扑牛肉拉麵當早餐,澳洲大哥又是不吃東西,看來攀山家真的練就了一個神仙肚。到格爾木的巴士原來是中國石油的員工巴士,貴為全中國最賺錢的國營大企業,巴士也是新形的空調豪華大巴,不過本著為人民服務的精神順道也拉拉街客,巴士先到敦煌市外的中石油宿舍社區接上到柴達木盤地油氣田上班的員工和家屬,然後才離開敦煌向南開進祁連山腳下的沙漠裡。

祈連山公路, 敦煌至青海格爾木途中, 甘肅

巴士中途經過祁連山下的一個哈薩克縣城時接上了兩個在公路邊等車的老鄉,司機大叔見那兩個老鄉拉著大包行李混身沙塵的上車,便黑口黑面官威十足的喝罵他們不許到後邊的座位坐,要他們一路站在前門直到在花海子下車為止,那兩位老鄉因怕被趕落車只得忍氣吞聲,我和澳洲大哥就坐在車頭前門的司機位旁邊,看見這位大國企的巴士司機在公路上竟有如此凌人的氣焰,派頭比當領導的還要巴閉。

中石油的員工大巴順便充當長途班車, 穿越柴達木盆地的公路上, 青海
柴達木盆地上公路道班, 青海
花海子道班, 青海

巴士翻過祁連山來到柴達木盆地一望無際光禿禿的荒野上,下午2時多來到採礦基地大柴旦鎮午飯,我們在一家回族餐館吃飯,今次澳洲大哥終於點了一碟抄麵吃,這次就輪到我埋單請他吃飯,一人一次十分均真。大柴旦和格爾木之間剛開通了一條高速公路,公路上行車疏落一路暢通無阻,巴士在下午5時便抵達格爾木市,澳洲大哥說他在5年前曾走過這條路線,不過當時只有一條爛路和一輛破中巴,現在竟然是豪華大巴跑高速公路,驚嘆中國近年的發展神速,幾年不過變化便是翻天覆地。

新公路, 哈德令至格爾木, 青海
新疆炒拉面, 大柴旦, 青海

我們在火車站外下車便馬上到售票大堂買明天離開的火車票,可是卻發現所有到拉薩和西寧的硬座和硬臥車票都已買光,只有少量到拉薩的軟臥車票,不過要568元一張,我說太貴了還是等明早再來買票好了。火車站外就只有幾個黃牛黨在兜售天價的火車票,我和澳洲大哥就走到火車站外的大廣場對面的長途車站找巴士,廣場上剛好有一輛到西寧的臥舖巴士,我問司機車票多少錢,司機起初說是180元,後來見到我身傍的老外便改口說是270元,隨口亂說,還是到長途車站的售票買票好了。

長途車站到西寧的臥舖車票不過是90元,不過澳洲大哥因為想在格爾木休息一晚,故還是買了明早白天的商務快客車票(150元)。因為澳洲大哥的老外身份必須住進涉外賓館,我們便打的到格爾木賓館去,可是甫在賓館門外下車便有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大漢截住我們,說賓館不接待外客要我們立即離去,只見賓館的前庭裡泊滿了各款的名貴轎車和沙漠巡洋艦越野車,賓館主樓上還掛了一幅甚麼歡迎各方貴賓參加第?展格爾木鹽湖旅遊節開幕典禮的巨形横額,想是這家國營賓館裡住滿了來自各地參興盛會的達官貴人,難怪保安森然,普通人難越雷池半步,搞個甚麼的旅遊節,花費巨額公共資金只招待些官員和記者,卻把真正來旅遊的遊客拒諸賓館門外,本未倒置。

我們走出賓館經過旁邊的格爾木賓館2號樓,只見園子的大門未有黑衣保安把守,澳洲大哥便說好不好進去瞧瞧,我說有何不可呢?果然這棟較舊的2號樓還是繼續招待外國遊客,一個雙人普通房間只要40元,還有衛星電視看,十分超值。我們跟著出外上網和到市中心閒逛,賓館的大門外有一家登山用品店,澳洲大哥想了解行情便進去瞧瞧,店員見難得有老外光臨都落力推銷些天價攀山用品,一把登山專用的小刀便買三千大元,出來後澳洲大哥說買這些昂貴玩兒的大多是中國遊客,通常買來都是充時尚而不是實用的。

下午街上人車疏落一片死寂,我們來到市中心的大廣場時正好見到公安在清場,一問路人才知原來今天是旅遊節開幕,早上大多的單位和國企都放假,好組織民眾到市運動場參加開幕典禮和表演,到晚上還有煙花滙演助興,不過問來問去卻沒有人知道具體是何時開始放煙花,想看的就只好自己醒目早點到場等候。素來這些官方節目只有組織才知道細節,普通平民百姓能適逢其會共賞煙花,都應感到皇恩浩蕩萬分榮幸了。

晚飯後我們從賓館走到廣場上看煙花,雖然入夜後位處青藏高原上的格爾木遠比沙漠上的敦煌要寒冷得多,但澳洲大哥還是一如既往地只穿著一條及膝短褲,腳踏一雙涼鞋便出門,一點都不惧怕街上刮著陣陣陰冷的寒風,來到廣場上只見人山人海,等了一會便開始放起煙花來,不過在旁的本地人卻覺得這個不怕寒冷衣衫單薄的老外比夜空裡熣燦的煙花更加有趣。


因為買唔到入藏的火車票而滯留一天, 竟然遇上"盬湖城旅遊節", 晚上仲有煙花睇
煙花過後還有花燈會與民同樂, 還以為正在過元宵節

煙花會後還有大形花燈展覽,不過得先封路好讓在廣場上看煙花的軍人列隊操回軍營去。我們回到賓館,打開電視正好在放些70年代的香港功夫電影,澳洲大哥說他在悉尼讀書時曾在唐人街學過幾年蔡李佛,後來參軍在特種部隊服役,退役回國後在大學又讀中醫,但自覺沒有做個好醫生的條件,所以沒有應考終期考,因為在99年曾被派往阿富汗參與北約監視塔利班的偵察任務,在阿富汗時愛上了登山運動,故拋開書包跑去亞洲旅行爬山,結果在中國旅行途中找到了終生幸福,到日本成家立室,真是意想不到。(2009/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