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0日 星期二

一頓烤肉引發出來的騙案

早上起床,天陰霏雨,又凍又餓,咬著昨天早上買回來那些凍得磞硬的麵包條,越咬越不是味兒,我可是來遊山玩水,不是來瘦身減肥的啊!於是硬啃了一條麵包後,便跑到樓下的士多買了杯熱咖啡吸收熱能,心中立定主意中午一定要好好地吃餐飽的,便是因為一時被食慾沖昏頭腦,而導致等會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

飲了杯熱咖啡後整個人都暖和起來,反正都已跑出來了,也不顧外邊一直是烏天暗地下著毛毛細雨,便到旅店對面同是位於雅法門旁的大衛王城堡博物館(Citadel & Tower of David)參觀。在前台買過票後,賣票的小姐說11點左右會有一趟英語導遊團,叫我可以先到上面城樓裡的小戲院看一套介紹耶路撒冷的短片,然後再回到大堂等齊人出發。果然睇完戲回來,已有幾個老外兄弟在等候,跟著便有位花白大鬍子胖叔叔導遊出現,花了個多小時帶我們爬上爬落遊遍這座古堡,在差不多完畢時我們經過一個小男孩石像,胖叔叔說這是義大利送來的大衛像copy,本來義大利想要把文藝復興時期米開朗基羅大師的大衛像翻造一個送過來,可是博物館怕傳統的以色列人一時間接受不了一個性感祼男石像擺放在聖城裡,便要求義大利那邊換了一個有穿衣服的小童石像過來,看來香港的某審裁處的官老爺們在地球的另一邊也有知音啊。

導遊完畢後我再留在城堡內四處探險,玩夠本出來時已是下午時份,這時還是天陰雨濕,行了兩三個小時後實是又累又餓,便想找過正常的餐廳正正經經的吃頓熱飯,不想再乾啃Felafel,便到阿拉伯區的市集找東西吃,剛好經過昨天買Felafel的小餐館,大叔老闆見到肥羊經過,便臉上堆著笑容熱情地把拉我進店裡坐下,我也不問清價錢點了一枱烤肉和沙律狂吃,吃飽後付鈔時才知出事。



一頓普通的烤肉,卻引發了一次意想不到的難忘經歷


食完後當然要找數,阿拉伯人做生意的一般有錢收都會飛撲過來,不過這個老闆行為有點兒反常,三催四請都不過來收錢,又不肯講清楚要幾多錢,只找個幫手看店的小孩過來敷衍我,正當我在想難道這餐不用付錢時,那小孩才拉我到舖面前結帳,那個老闆古古惑惑的看了我一下才跟我說了價錢-NIS120,即是HK$240,真係好貴喎!不過唔食都食咗,也只有乖乖地付鈔,只是見那大叔在錢紙收手時露出一個貪到漏油的奸笑,我立時便知這趟做了肥羊給人宰了。

離開這黑店後我馬上到別的店子格價,果然發現給收貴了一倍錢,雖然說剛才那餐的份量多得離奇,飽得差不多撐破肚皮,到了晚上也可以不用吃晚餐,但也不用收貴一倍啊!可以肯定是給宰了,便跑回黑店到找那大叔理論,他當然擺出一派錢都到了手,你又奈我如何的態度,以為只要在錢箱裡拿出一個NIS10銀仔便能打發我走,為了討回公道,於是我便採取如下行動:

一、發爛渣:大聲叫嚷,說悔不當初一廂情願誤信回教徒都是友善好客,真誠待人的民族,原來也是會宰遊客的;
二、唱衰:向正在店裡一對以色列女士說這裡有宰客的習慣,而她們果然也不知道正在吃的東西的價錢是多少,搞到老闆不能屈她們錢;
三、賴死,就是繼續坐在剛才吃大餐的位子上霸佔著枱子,一副你不回水不肯罷休的樣子;
對付無賴,也只有用耍無賴的辦法了。

結果給我在店裡亂搞一通後,連旁邊的商戶也開始聚過來八卦看熱鬧,那老闆本以為我收了點兒錢後只會再隨便吵鬧一番便會沒趣地自行離去,但是過了大半個鐘我還是認真地一個人霸著整家店子胡鬧著,搞到其他肥羊遊客也不敢進來光顧,他才知道要認真對待,便百般無奈地多拿了NIS20還給我,但我還是說未夠數不肯了事,這時他卻已失去討價還價的耐性硬把我推到店外去,當我正準備再擠進店裡繼續耍無賴時,店裡一名伙計怕事情鬧大搞出事來,招來那些惡死的以色列軍警干涉就不好辦了,便從冰箱裡開了支值NIS10的鮮果汁塞給我算是額外賠償。

這時我見倒也算是收回大半損失(約NIS40),也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順手把那支果汁送給了剛才那個給我倒茶遞水的小男孩後才揚長而去。想來今天這一鬧,得益的不是那個宰遊客的貪心大叔,更加不會是當了肥羊的我,而是那個在這黑店裡做童工的小男孩,獎品是他平日有得睇,冇得飲的果汁一支,但那壞鬼老細會不會在他的工資中克扣回果汁的成本就不得而知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