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1日 星期三

距離

在耶路撒冷不過是住了兩三天,便發現旅館裡的老外住客不比在別國旅行時遇到的一般背囊友,各人背後都有些奇特的原因才會老遠跑來以色列,小小的旅館裡奇人滙聚。

話說我下格床住了位的南非大叔,昨晚他發現了鄰床的一對澳洲學生情侶同是原藉南非,因為千里之外老鄉遇著老鄉,感到格外投緣,便滔滔不絕地講起耶穌來。見證的內容大概是十幾年前他曾在南非特種部隊裡服役,經常要在安哥拉上空跳傘深入敵後打仗,有一次獨自留守在一個熱帶雨林荒島上時竟然“撞鬼”了,然後奇蹟地由耶穌顯靈拯救了他的靈魂,於是這次神蹟把他從一個久歷沙場的職業老兵轉變為一名善良的基督徒云云。

可是他信了耶穌後,卻一直接受不了教會解釋聖經的一套,十年後今天毅然放下家裡的生意跑來以色列旅行一個月,說要到耶路撒冷朝聖和尋找聖經中的真理,跟著便向那對小情侶豪不保留地分享多年來研究聖經的心得...大概他是認為在聖地住上一頭半個月會比較接近真理吧?

於是昨晚的佈道會一直搞至深夜才結束,盡管我這個閑人一直躺在上格床上企圖倒頭大睡,今早還是遲了起床,才發現那個南非大叔早已走了,奇人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啊!

幸好經過了前幾天的淒風冷雨,今早起來時赫然發現外邊陽光普照,雨水把大氣層中沙漠吹來的塵土都沖刷乾淨,天空一片蔚藍,實是難得的好天啊!所以今天決定要來點戶外活動~登山。



登山的目的地 - 聖殿山金殿

體力勞動前也要先填飽肚子,因為昨天被黑店騙了點錢,所以決定以後在以色列的日子要節儉點,不可再花錢亂吃東西了,昨夜路經一家士多時我便買了些杯裝即食芝士薯蓉和通粉,今早便拿了一個當早餐,而在跟著的幾天裡,這些乏味的即食通粉杯便成為了我這個星期的主要食糧。

草草吃過早餐後我便離開旅館,急步穿過舊城裡的橫街窄巷向往東邊的聖殿山進發,途中遇上一班由老師帶著到聖殿山旅行的巴勒斯坦小學生,可是隨著他們到一條通往山上的隧道時我卻被守衛打回頭,眼巴巴看著那班小學生興高采列蹦蹦跳的登山去。原來所有外國遊客都必須經由哭牆廣場的以軍檢查站進入聖殿山,因為還有1小時左右便到11點的中午禮拜時間,搞到我又要急急腳的兜個大圈跑到舊城南邊的哭牆,真是麻煩。不過來到聖殿山的金殿時剛好趕上到那班小學生,他們嘻嘻哈哈地在階梯上列隊站好,還拉著幅大橫額準備要拍照留念,看來我跑得還真夠快啊!



耶路撒冷 - 課外活動, 聖殿山金殿 (Dome of the Rock, Temple Mount)

在聖殿山的金殿周圍才繞了幾個圈,便有些以色列軍警過來趕人清場,原來轉下眼便快到中午的禮拜時間,因為原本從聖殿山通往城外橄欖山的黃金門在一千多年前便給回教統治者封了(據說是聖經裡曾預言耶穌復活後會由橄欖山經過黃金門重回耶路撒冷聖殿山,所以後來的回教統治者便把黃金門封了,等耶穌摸門釘),便只有經城北的獅子門出城,離開聖殿山時又遇上大班來旅行的巴勒斯坦小學生和初中生,他們遇到外國遊客都十分熱情興奮地打招呼,看來聖殿山上除了有幾個揹著M16步槍的以軍在瞎逛外,這裡仍是一處寧靜和平的回教聖地,一點也沒有山下舊城裡滿街軍警荷槍實彈煞有介事的緊張氣氛。


聖殿山金殿 - 巡邏中的以色列軍警

離開舊城後,跟著便到對面的橄欖山登山,橄欖山對著聖城的山坡上是一大片密麻麻的回教和猶太墓地,據聞是他們相信死後如能葬在聖殿山旁,在審判日復活時會快人一步上天堂,想是住得越近越容易升天吧?不過到了今天,遲生者只能望山興歎,因為山坡上可以挖洞的地方都給先人住滿了。

登上橄欖山先要經過傳說是聖母瑪利亞的墓地,然後要氣呼呼地爬上一條彎曲陡鈄的山路才能到達山頂的觀景台,在那裡可以清楚看到耶路撒冷舊城全景和山下那大片的墓地,只見舊城和聖殿山的金頂就像是建基在成千上萬信眾的墳墓之上,感覺真是奇怪之極。



橄欖山猶太墳場看耶路撒冷舊城(Mount of Olives)

在橄欖山上看了好一會聖城,模仿那些名流雅士發了一會思古之幽情後,因為肚子開始打鼓便回旅館吃餅乾,才遇到同房的一個意大利大哥,他介紹我有時間可以到舊城大馬士革門外的花園墓看看,據說那裡才是真正的各各地(耶穌釘十字架的骷髏頭山)。他可是住在旅館裡的另一位奇人,早在一個月前便已來到耶路撒冷,每天睡到日上三竿,下午便到天台獨自坐著吹風等日落,晚上出去探在大學裡修讀神學的朋友,聽他說還要再無所事事地要多呆兩個星期,直到過完四月初的復活節才回家去,住咁耐真係唔悶的嗎?我差想他的遊客身份可能不過是掩飾,其實他是另有任務的神秘人物。


彈痕累累的錫安門

我在旅店午休片刻抖擻精神後,黃份前再次出動,穿過舊城南邊的猶太區,中途還在一間麵包店買了幾塊芝麻薄餅當晚餐,步出在67年中東戰爭中曾經發生激戰而至彈痕累累的錫安門,便是錫安山了。錫安山上有猶太英雄大衛王的墳墓,相傳是耶穌和12門徒作最後的晚餐和聖母瑪利亞去世之地,還有一個甚不起眼,卻是在二戰時拯救不少猶太人性命的德國人舒持拉的墳墓,能在死後安葬在聖城旁邊的錫安山,與大衛王為鄰,可說是猶太人極其罕有地贈予一名異教徒的最大光榮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