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2日 星期四

死海

在舊城待了3天後便開始覺得有點悶,故繼昨天出城登山後,今天趁天氣好再去遠一點的地方郊遊~死海(Dead Sea)和馬薩德要塞(Masada)。

今天一早上班繁忙時間跑到舊城外邊,乘坐18號巴士到新城的中央車站,再轉乘到死海的Egged X大巴,因為早在一兩天前我便從舊城雅法門的遊客中心拿了耶路撒冷到死海的巴士時間表,便預好時間出門後,本來大安旨意地以為只要一到中央車站買好車票便可以準時坐上8:45AM到死海的巴士,那知來到中央車站入口處竟然也有一個機場級別的保安檢查站,所有進入車站的旅客都要逐個行過金屬探測門,行李又要經過X光機檢查,光是排隊入站便耗費了不少時間,進入車站商場後,又要跑上跑落找售票處,碰巧我排隊買車票前面又有個十分長氣的阿姐在問長問短,搞到我找到巴士閘口時剛好要開車了,差點兒便要送車尾,幸好上車後還能找到位子坐,而隨後一大班擠上巴士上的中學生和幾個揹著M16的以軍兵大哥就只好站在走廊上搖到落車為止。

那班遲上車的學生和手裡拿著步槍在巴士上亂晃的兵哥們相繼在市郊下車後,巴士很快便進入沙漠公路,沿途貼著死海旁邊的山崖向南進發,約個多小時後便來到馬薩德要塞公園(Masada)的巴士站,和我一同下車的還有幾個老外後生仔遊客,大家下車後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公園門口更亭查問下午回耶路撒冷的巴士時間,因為巴士站的一邊是高聳入雲的馬薩德山崖,另一邊是熱辣辣的沙漠和咸死人的死海,睇怕大家都唔想錯過一日只有兩三班回耶路撒冷的X巴士,以免晚上要留在這裡被煎成人乾。(大家還記得死海出土有二千多年歷史的死海文書吧?)

馬薩德原本是受到羅馬帝國策封,統治猶太國的希律王在死海旁的行宮兼救命要塞,就有點像Lord of the Ring第二集裡邊那座最後的堡壘般,可是二千年前在第一次猶太反抗羅馬帝國的起義失敗後,從耶路撒冷退守到馬薩德的猶太起義軍就沒有像魔戒電影裡有甘道夫和洛汗騎兵來打救的幸運,想當然反抗羅馬帝國的後果是受到強大的軍力壓制而必然失敗,為了逃避城破後被擒為奴終生受辱的命運,九百多名困守馬薩德的猶太人最後決定了全體自殺的悲壯結局。

有著這樣的歷史背景,經過兩個千年紀的塵封沉寂,當猶太人重回到昔日曾經失去多時的應許之地後,馬薩德便成為以色列愛國教育的重要據點和猶太人的朝聖之地,所以今日在山下便有個現代化的遊客中心,在坐纜車登上馬薩德山前,我們先要和一大群坐旅遊巴到來參觀的猶太遊客一起看看介紹馬薩德抗暴精神的短片,無端端被作了一番思想教育。


死海 - 馬撒德要塞的登山纜車(Masada)

在馬薩德山上遊玩到最後一刻,我才跑回纜車站坐纜車下山去,幸好剛好跑在一大群旅遊團前頭,才能在最後一刻回到山下的巴士站,趕及搭上中午12:50PM回耶路撒冷的X巴士(下一班要等到2PM左右),經過約半個鐘的車程來到Ed Gredi死海公園,要不然便沒法在一天內遊完馬薩德和死海兩個地方。

其實死海也不算細,只因臨近約旦邊境,沿岸就只有幾個合適的地點開放給遊客來體驗死海的浮力,而這幾個僅有的海灘也給賺錢能力超高的以色列人改造為主打死海泥美容的高檔Spa度假酒店,就只剩下Ed Gredi還是給普羅大眾和一般遊客使用,但這個公眾海灘也不是免費入場的,除了簡單的戶外沖水設施外,室內更衣室和浴室都要另外收費。


死海 - 鹽結晶(Dead Sea, Ein Gedi)

三月底的死海,下午就算是陽光普照加上負海拔也只是天氣較和暖而已,所以怕凍的我只是到海邊那個超細小的石灘脫了鞋泡泡腳板,叫做試過用死海水過下洗腳癮吧!但是才浸了一會返回岸上,便發覺死海超咸的海水原來十分“嗱”腳的,跟著看到那些脫掉衣服只穿條底褲便跳進海裡作大字形漂浮的老外肥佬們,爬上岸上後哇哇大叫地跑到水龍喉下,拼命地沖水洗眼,想必也是浸得十分過癮了。

死海 - 浸完腳後,跟住好鬼嗱!

但最有趣還是跟著一班年青的以色列兵哥兵姐們,翻過石灘旁邊的鐵絲網圍欄,偷偷地溜到死海邊唯一一處沒有石頭覆蓋的泥洞邊(這個洞應該是他們的前輩搞出來的好事),看著他們先脫掉制服,身上只剩下打底的泳衣(可見是有備而來),然後拼命從洞裡挖些死海泥敷在面上身上,搞到混身泥鴨般還不夠,各人還要從行軍大背囊中拿出幾個2公升裝的空汽水樽,不停地把死海泥塞進去,想必這個死海邊的淘寶秘洞肯定是以軍的軍事機密和優良傳統之一。

死海 - 成個海灘度假區咁 (Dead Sea, Ein Gedi)
死海回耶路撒冷途中, Egged Bus (X)長途巴士

玩到2點過後才回到巴士站等2:30PM回耶路撒冷的X巴士,可是等了大半個鐘後X巴士才姍姍來遲,剛才還以為誤了尾班車,正在和一同等車的一對捷克情侶在想著如何截順風車回去呢。回到耶路撒冷中央車站已是四點多,本來想去車站商場裡的麥記食番個包餐,點知一看餐牌一個最平的套餐都要賣成NIS32(HK$64),最後還是在另一家麵包店花了NIS14(HK$28)買了一小塊Pizza當晚餐算了。

回到旅店發現同房的澳洲小情侶去了特拉維夫睇牙醫和辦印度簽証還未回來,當我晚上洗過熱水澡後懶洋洋地攤在旅店大堂梳化上,一邊咬著那塊Pizza一邊玩數獨過日晨時,遇上一個來自南美哥倫比亞的留學生大哥,他和在同一大學讀書的俄羅斯藉太太今天從位於以色列南部沙漠中間的校園來到“大城市”耶路撒冷的希伯來大學辦點事,明天就要回沙漠去了。

當他知道我是從香港辭了工作打算在中東旅行幾個月,手裡還同時拿著英國BNO和中國香港護照,可以自由地到世界各地旅行時,便說起他的哥倫比亞護照有多差勁,在歐洲和以色列有多難找工作,還有因為以色列的生活費實在太高了,所以他們雖然是在這裡讀了好幾年書,但也沒有來過耶路撒冷幾次,就是當年結婚後也是到鄰近的埃及西奈半島度密月,還說不知道在下年博士畢業後能不能繼續留在以色列工作,而太太也可能要回俄羅斯去,將來恐怕要分隔異地,中間還隔著個大西洋咁遠,真是前路茫茫,萬般無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