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4日 星期六

圍牆

今天是周六,天陰微雨,一早起來便跑去大馬士革門外的阿拉伯區巴士總站,坐124號巴士到伯利恆(Bethlehem),阿拉伯人的地區巴士大多是依維科Iveco客貨車改裝,和猶太人的Sherut的士是差不多,只是後邊放的行李的地方全都改為座位而已,形式有點像大陸的長途特快中巴,不過猶太人的巴士質量當然都要比巴人的好得多,而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是不會坐對方的巴士的。

因為今天是周未不用上班,所以車上的乘客就只有幾個巴人大叔,巴士先要在阿拉伯人區兜個圈,等到上滿客後才開往在市郊的伯利恆,不過大半的乘客都在中途下車,最後只剩下我和幾個巴人大叔來到總站。

總站就在隔離牆的檢查站旁邊,雖然之前聽說過近年以色列私自在還未釐定清楚的以巴分界大肆興建隔離牆,不過只有親身來到才體會到隔離牆宏大浩瀚的規模,高大單調的灰色水泥牆一直由眼前伸延到左右兩方遠處的天邊,中間每隔一段距離便有座警衛塔,隔離牆上還架了倒鈎鐵絲網,還以為牆後面是所高設防監獄,相比冷戰時代東德建的柏林圍牆只是包圍著一座孤城,以色列搞的隔離牆卻把整個國家都圍起來,我想這樣才是真正的大手筆啊!


伯利恆 - 隔離牆, 以色列:Peace with you?

旅行時經過的海關檢查大都只是例行公事,關員大多是馬馬虎虎地瞄你一眼便讓你過關,不過在以色列過關可是生死攸關的大事來,進入檢查站後一般的外國遊客只要亮亮護照便能輕鬆通過,但是守關的以色列軍警對著每天都要過關,往返以巴兩地工作上學的巴人民眾卻是格外認真地親切招待,和我一起下車入閘的幾個巴人大叔過完金屬探測門後,再要脫衣除鞋翻袋,被問長問短一番,萬般刁難,真不知還要搞多久才能過關。

不過最令人佩服的是隔離牆檢查站的人員隔離功能,整個站內都見不到幾個以色列工作人員,冷冰冰的沒有半點人氣,因為以色列人生怕會遭到自殺式襲擊,所以對過關的巴人都是先透過閉路電視和對講機作遙距檢查,要到完全搞清他們身上沒有炸彈毒藥之類的東西,才會開閘讓他們到裝有鋼板和防彈玻璃,與外隔絶的保安關卡前,由躲在保安室裡的關員透過一個小窗口核實身份,以杜絕工作人員和過關的巴人直接接觸的機會,看來以色列人真是非常惧怕巴人,不過巴勒斯坦不是被以色列佔領統治著的嗎?看來角色好像有點調亂了。

走出檢查站便見到隔離牆在以色列那邊掛了個寫著“Peace be with you”的巨形標語牌來粉飾太平,搞到這個地步還能厚著面被掛著這樣的招牌,真是不可思議,不過穿過城門來到巴勒斯坦人那邊,水泥牆上滿是抗議的塗鴉,寫著“我們不是恐怖份子,We want peace”之類,雖說牆後便是巴人自治政府管轄的地區,但是門後沒設有一個檢查站,只有一道石級通往山坡下邊一個小停車場,冷清清的只有幾台老爺的士在等客,牆後面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


伯利恆 - 隔離牆, 巴勒斯坦:我們要和平,我們不是恐怖分子

旅遊書上說從檢查站到伯利恆的Church of the Nativity大約還有3公里路程,今天天陰清涼,我想走路過去應該不會大辛苦吧,不過姑且聽聽那班等了一個早上還未發市的的士司機如何開天殺價後,才決定今早用不用晨操。果然那班司機大叔見到我這個傻頭愣腦的東方遊客,先是一湧而上又拉又扯地開天殺價,見到我豪無反應自行自過,竟然都跑回車上開車追過來死跟,真是毅力可嘉,又或者都是非常缺錢開飯吧?

經過一輪拉鋸後,在價底者得的原則下給我找到一台的士到伯利恆大教堂去,想不到巴人區市面雖然十分蕭條冷清,在街上巡邏的以軍比途人還要多,但是教堂裡邊卻給來朝聖的外國旅行團擠得水洩不通。標誌著耶穌基督降生的伯利恆之星就在聖壇下面的地窖裡,我要和一眾來自世界各地的信徒一起努力地擠進地洞去,不過我發現他們見到伯利恆之星後的反應和一般遊客的分別不大,都是一邊拼命推撞擠前,一邊拿著數碼相機瘋狂拍照,然後就像剛中了百萬元彩票般,一臉滿足洋洋自得地離去。

從人堆裡擠出來回到教堂外面,又遇到剛才的的士司機,於是又坐他的的士回檢查站,車費由起初開天殺價的NIS50一程給我斬到NIS20來回,看來我的講價技巧比初來以色列時進步不小了。途中他跟我說起幾年前以巴和談剛有點希望時,大家都以為雙方終於可以過點正常的和平生活,日子也隨著遊客增加而慢慢好起來,可是風雲色變,突然間和平的希望幻滅了,跟著以色列便把巴人居住的土地用隔離牆圍起來,自始便沒有甚麼自由行遊客到伯利恆來,到來朝聖的大多是坐巴士作半天遊的旅行團,使到不少依靠旅遊業生活的小商戶,小市民的生計大受影響,所以在激烈競爭下我才有便宜的士坐。


伯利恆 - 伯利恆之星 ~ 耶穌降生之地 (Church of the Nativity, Bethlehem)

我在檢查站過關重返以色列時,又見到幾個巴人大叔反覆幾次走過金屬探測門都是咇聲大響,在關員經過對講機死氣沉沉地下指令,要他們把身上所有帶有金屬的東西,就連皮帶、皮鞋上因為有些小金屬零件都要脫下來,再走過金屬探測門才能過關,怪不得檢查區也要體貼地分開男女賓部。後來聽他們說來回一次便要花上近一小時檢查,平日上落班的繁忙時間還要大排長龍,於是一天便無端白事地被浪費了幾個小時的寶貴時間被當作罪犯般檢查,日復如是,故出關時一個大叔十分氣憤地跟我投訴這是一種極大的侮辱。

說實在我剛才看到濫用這種極度誇張,不知所謂的保安措施來對付這些無反抗能力的平民百姓,也以為自己誤闖甚麼關著窮凶極惡變態重犯的監獄,又或是錯進美國CIA的恐佈份子集中營,以色列竟然能把現代先進的科學化,人性化和系統化管理完美應用到佔領區的種族隔離和高壓統治上,今天我真是大開眼界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