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5日 星期日

往事如煙

昨晚在旅店又碰到南非大叔,說起昨日大家各自到那裡遊玩時,他極力推薦我去耶路撒冷市西邊的Yad博物館,看看二戰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的歷史,說可以在那裡消磿一整天的時間,不容錯過云云。我想博物館裡應該有冷氣和洗手間,正好等我早上退房後,能讓我在那裡待上大半天,然後黃昏前回旅館取回行李,晚上再到中央巴士站坐巴士到機場,乘深霄夜機到開羅去。

今早10點左右收拾好包袱後把大包存在旅店裡,然後一次過把房費和上網費約NIS280(HK$560)付清,差不多把錢包裡的以色列錢用完,餘下的錢剛好夠坐巴士到博物館和機場,和吃一頓麥記晚餐,算是可以在離開以色列前豪一次。

我在雅法門外坐20號巴士到城西的Mt Herzl,本來有點擔心不懂得在那裡下車,剛巧坐我旁邊的哥哥仔也是要去Mt Herzl,便跟著他一同下車,然後自行走到山上的Yad博物館,在博物館入口廣場前便見到大班年青的以軍兵哥兵姐聚集,看來也是來Yad博物館作愛國教育的。

博物館是免費入場的,不過剛巧中午的英語講解團快要在前台出發,我便馬上參加,結果多花了NIS30,正好是今晚食老麥的預算來,看來今天的晚餐又要在中央巴士站的麵包店裡解決了,然而在參觀完畢後,我想以一餐老麥包餐換來一次詳盡的真情解說,實在是物超所值的。

參加解說團的都是老外遊客,由上年紀滿頭白髮的老夫婦,單獨前來旅行的學生哥背囊友,到由年輕母親帶來的小孩都有,當中就只有我一個東方遊客而已。帶隊的是一個年青的以色列姑娘,透過分派給各人的無線電耳機沿途解說,我們穿過以編年史方式順序排列著史實故事,陳列擺設著當年的黑白照片和古董物件的暗鬱長廊,使人感到有如穿越時空隧道重返上世紀30年代的黑暗時代般,60多年前沉重殘酷的戰爭和種族滅絕的往事實在讓參觀者透不過氣來,最後走到隧道末端是一處豁然開朗的觀景台,迎著颯颯清風可以看到山下遠方陽光普照下的耶路撒冷城,象徵著受盡苦難的猶太人終於能苦盡甘來,走出漫長的黑暗後重見光明,回到應許之地建立自己的國家。

上完三個小時的歷史課,由導遊小姐到各位團友都眼氾淚光,原來那對老夫婦中的老先生本人和導遊小姐的祖父母都是當年納粹集中營中的生還者,前塵往事重現眼前,怪不得他們都感同身受神色憂傷了,而那位導遊小姐每天都要對遊客親述一遍自己民族,家庭的悲慘經歷,真怕她會因為這份工作而患上抑鬱症。

散隊後因為還有點時間,我便再到博物館裡多走一遍,走到腳軟後再回到隧道未端的觀景台,看到其他遊客吵吵鬧鬧地對著山下的風光拍照,當然外邊仍是陽光燦爛,天朗氣清,山下的耶路撒冷城是如常的繁盛熱鬧,只是站在陰沉的歷史前面,回想以色列立國後中東近半個世紀的腥風血雨,雖然山上清風依然,卻漸感到陣陣凄冷的寒意,一股的黑白不分的困惑不其然地在我心中冒起,良久不能揮去。


Yad 博物館遠望山下的耶路撒冷

下午4點左右坐巴士回舊城旅店取回行李,中途經過中央巴士站時竟然大塞車,原來前面有警察在檢查一輛巴士,所以把往來的交通都截停了,不知是否懷疑有炸彈呢?耶路撒冷說著要興建輕鐵來解決日益嚴重的交通擠塞問題,但我看最費時失事的還是因為杯弓蛇影而不斷加強的保安措施所致吧。

在旅館取回行李後又坐20號巴士回到中央巴士站,買了片薄餅和一杯熱咖啡後,便坐947號長途巴士到機場去,我在機場外的巴士站下車後,再憑票尾免費轉乘機場的穿梭巴士到出境大樓,這一次我從旅館來到機場才花了NIS25.5(HK51),車費遠比上次從機場到耶路撒冷舊城便宜得多了。

機場Check-in的保安手續還是那樣的煩麻仔細,疑心過重的關員還拿著我的BNO護照左看右看,好像我是拿著假的英國護照要偷渡到埃及似的,Check-in後在進入登機禁區前又要再把行李翻開亂搞檢查一次才能過關,心想以色列的保安人員真是何等不厭其煩的專業認真,也難以想像這個依靠美國支付近半國家財政預算的小國,竟能硬著頭皮白養著一大票豪無生產力的閒人,也就是把錢都花在這些遍布全國的保安設施上,以色列的物價才會這樣高昂。到通過一切檢查關卡後,我在禁區內一家兌換店把身上所餘的以色列紙幣都換成美金,就剩下幾個銀仔留念。

可是上到飛機後還未能鬆一口氣,因為心中還在盤算著到達埃及開羅機場後能否順利換上特區護照入境,要不然便會前功盡廢,可以用以色列航空公司的回程機票提早在4月中回香港去。飛機上坐在我身旁的一對埃及年青夫婦可就輕鬆得多了,那位丈夫還一直在問我他的太太漂不漂亮,回家的心情真是愉快啊!

凌晨1:30到達開羅機場,入境過關時我只把特區護照給關員蓋章,可是那個認真的大叔沒有因為是半夜三更而打睏,把我的中國護照翻遍後便問我為何沒有以色列的出境蓋章,不會懷疑我真是來偷渡的吧!我只好把BNO也遞給他看,幸好他看到以色列的出境蓋章後也沒有多問,便把入境章蓋在特區護照上,總算是順利過關,今晚可以安心地在機場大堂裡打地舖瞓睡袋了。(2007/10/15)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