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8日 星期三

古埃及的黃金時代

因為今晚要坐夜班火車南下到阿斯旺,打算今天先在埃及博物館消磨上大半天,到吃過晚飯後才去坐火車,早餐後在房間收拾行裝時和同房的兩個英國人聊聊天,其中一個是昨晚的單車阿叔,當問及他的悠長單車旅行要花費多少錢時,他便說起以前是為石油公司工作的地質學家,多年前在非洲尼日利亞尋找油田,至95年搵夠下半世用的錢後便辭掉工作去享受人生,騎單車環遊世界,於是一去便是12年,已經走了94,000公里,跟著便要從埃及騎單車經過蘇丹去肯亞會合女朋友。而另外一個英國大哥則剛完成在非洲NGO為期兩年的義工工作,剛開始環球之旅,打算一路從埃及向東走,目的地是美國西岸的LA。

他們跟著便問我打算要旅行多久,我便說只是辭掉工作跑到中東玩上三個月左右,那位單車大叔十分好奇地問我辭工時老闆和朋友們有沒有說些甚麼,回去難不難找工作?我便回答香港人大都習慣了受奴役的生活,若然不工作,不買房子,不結婚生孩子的話,一定會感到混身不自在,所以舊老闆和同事們口頭上都說我有錢都唔會賺,自由自在之類的客氣說話,而心底裡大概當正我係戇居仔吧!

那知單車大叔聽後卻像是遇上知音人般,竟然打從心坎裡讚成,大發偉論地說現今的人都是併命工作和消費,總是忙著賺錢,搞到冇時間去關懷身邊的親人,也沒有餘閒去領略這個世界,笑這些人真是夠笨了,但是這些普通人卻不會理解異於他們的生活方式,只會當我們是失敗者...這時單車阿叔越說越激動,還作狀指著我說:[You! No future!],認真搞笑。

我睇單車阿叔年紀都唔細,諗唔到佢都會咁好火氣,我想他可能曾經有過類似的遭遇吧!然而聽完他們兩人的經歷後,相比下像我這樣辭工出來隨便轉一轉的,也不過是旅行BB班而已,當然我也想快點搵夠錢唔駛做,提早退休去環遊世界,不過我又唔識開金礦搵油田,還是要面對現實,玩完後回家繼續努力搵錢。


開羅的埃及博物館

吃過午餐後便到埃及博物館參觀,館內人山人海人氣極之頂盛,而收藏品也真是多到塞爆博物館,隨隨便便走廊地上牆邊一角的一塊石頭,一件石像,一副石棺,都會有上二三千年以上的歷史,但是越看越覺得風格內容都是大同小異,發覺埃及人從2700BC古埃及王朝至300AD羅馬帝國成為基督教國家前的三千年之間,人們的生活模式一直沒有多大的轉變,幾千年來剩下來得以傳世的文物大都是環繞著追尋後世永生的生活,最多便是棺材和木乃伊,博物館甚至設有一角專門展覽動物的木乃伊,由貓狗至鰐魚都有,大小通紮,如果齋睇普通木乃伊不夠過癮,只要多付點門票錢還可去看皇室木乃伊,收貴D唔知係咪會紮得靚仔D呢?

不過埃及博物館最重要的收藏品必定非圖坦卡門法老王陵墓的寶藏莫屬,能親眼看到N年前讀書時在課本裡看到的法老王黃金面罩和黃金棺材,還有大堆由黃金鑽石打造用來陪葬的珍寶,真是好“金”啊!想當年古埃及每有一個法老王駕崩後,全國上下必然要勒緊褲頭過上幾年,才能儲夠錢付清法老王豪華葬禮的巨額帳單。

各位想一下幾千年來曾經有多少法老王統治過埃及這片土地,尼羅河兩岸的沙漠底下不知還有多少法老王的陵墓未被發掘出來,就是這些神秘的皇陵和內裡的黃金寶藏,千百年來吸引著眾多的盜墓賊,現代的考古學家,還有一眾老遠跑來花錢看古埃及文明遺產的遊客。至於被羅馬帝國統治和拜占庭Coptic基督教時期有成6個世紀之久的埃及,就好像沒有在歷史上存在過般連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來,恍惚埃及人是突然間從古埃及一下子便跳到今天的阿拉伯回教文明世界,所以現今的埃及人除了會用老祖宗的文化遺產來賺遊客錢之外,其實兩者之間是一點關係也拉不上的。

在埃及博物館裡悠遊了4個小時,行上行落直至腳軟才走出來,順便在博物館前庭的小郵局寄了張明信片回家,跟著又去Sadat廣場的上校炸雞食了個油淋淋的Dinner Box,再回到Talaat Harb廣場泡網吧等夠鐘坐火車。在埃及上網又便又快,一小時收費才是E£5(HK$7),比以色列NIS10(HK$20)一小時便宜得多,於是我一泡便是三個小時,除了看看2月時在網上申請的伊朗簽証下落如何外,還在聊天室遇到早前在一個旅遊論壇認識,說5月初會到土耳其旅行的澳門女孩,說看看到時大家能否在土耳其碰碰面。

回旅館取回行李時,旅館職員得知我今晚便要南下阿斯旺,便把握最後的機會努力地向我推銷阿斯旺和樂蜀的全包宴旅行團,說包車包住包門票,超值價盛惠USD110大元,如果我抵達阿斯旺後還想幫襯,還可以打電話回開羅旅館找他。不過我著實有點不明白,為甚麼明天我便人在阿斯旺了,還要在開羅臨急臨忙地隔山買牛參加豬仔團,親自在當地自己搵旅店和安排行程不是更自由更經濟,咁樣違反常識地Sell客不是很無聊嗎?

坐地鐵到達火車站,站台上早已擠滿乘客和大包小包的行李,等了好一會火車才徐徐進站,大家都一湧而上擠進車廂內,只是我跑來跑去都找不到所謂的頭等車廂,本來以為車票只賣E£90的頭等位只是全通車廂裡的飛機座位而已,卻意外地發現原來是六人間的包廂,包廂裡左右各有一張可坐三人的沙發椅,而今晚包廂裡就只有我和一個日本仔而已,剛好一人一邊把沙發椅當床睡,當我們拉出睡袋準備睡覺之際,竟然有個乘務員大叔撞進來討“睡覺貼士”,為免他半夜三更拉其他乘客進來阻住我們睡覺,故我淘了E£1把他打發走了。


阿斯旺火車站

第二天早上到達阿斯旺車站,那個大叔食髓知味又過來討貼士,這次用的籍口是叫醒我們起身落車,那個日本仔真的想淘錢出來給他,我連忙說不用再付貼士,因為反正我們都到站下車了,難道我們不給貼士他便可以不讓我們下車嗎?

(後話:果然不出所料,當我從阿斯旺和樂蜀回來時,發現自己一手包辦行程住宿的使費還不及在開羅旅店被hard sell的全包豬仔團的一半,怪不得旅館職員明知戇居也要大力推介,因為只要十個客人裡有一個上當便有賺了,而成本只不過是花點空餘時間和口水吧!) (2007/10/2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