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0日 星期五

由朝玩到晚

凌晨3:00AM天還未亮便要爬起床到旅店大堂等車,和那班日本人一齊擠上來接我們去阿貝辛比Abu Simbel一天遊的日本中巴車,中巴車上本來已有其他遊客,但是加上我們後車子還要到城內別的旅店接客,遲上車的人就不幸地要坐在走廊的摺櫈位上,巴士跟著來到市郊公路口與其他豪華旅遊大巴滙合,車隊要等到4:00AM才由軍警護送下浩浩蕩蕩地往沙漠出發去。

車隊一直在沙漠公路往南走,跑了一會中巴車上眾人便都昏昏入睡,半睡半醒之際我在車上看到沙漠日出的一剎,跟著又再睡過,車隊到8:00AM左右才到達阿貝辛比鎮,直奔尼羅河邊的阿貝辛比神廟。車隊中大小巴士大概有40多輛,於是一下子便有上千遊客殺到,一齊下車湧到門口售票處買票,因為車隊在10:00AM便要回程,所以參觀時間有限,各人都想盡快入場先睹為快,於是E£80一張的門票便好像是不用錢般的被眾人哄搶起來,搶到票後便爭相飛奔入場。

其實售票處旁還有一個不甚起眼的展覽廳,裡面展覽著在60年代興建阿斯旺水壩時,為免阿貝辛比神廟永遠浸沒在新建成的水庫下,埃及在外國專家的協助下如何替神廟搬家,就是把整座神廟從原來的石山上逐塊切割下來,再搬到今天的所在地重新組合,還記得細個時我曾在電視看過關於神廟搬家的紀錄片,意想不到真有一天我能來到埃及阿貝辛比神廟旅行啊!


人頭湧湧, 人山人海的阿貝辛比神廟Abu Simbel

終於來到阿貝辛比神廟了,老遠便見到那四座招牌巨形神像,和神像前邊大群的遊客,埃及政府大概是參考了偉大祖國的黃金周旅遊發展策略,限定阿斯旺每天就只有早午各一班前往阿貝辛比的車隊,而大部份旅遊團都是選擇在比較清涼的早上出發,於是差不多所有遊客都得集中在早上8時至10時的兩個小時內參觀阿貝辛比神廟,成功打造出人山人海的熱鬧氣氛,眾人把神廟前後內外擠得水洩不通,神廟外邊人頭湧湧,神廟內的山洞人多至轉不過身來,我擠進洞裡時甚至感到有點兒呼吸困難,要馬上從山洞裡鑽出來抖氣。

玩到差不多10點便要返回巴士打道回府,遲來的人又要坐走廊摺櫈位了,巴士花了3個小時才回到阿斯旺水壩,司機問我們要不要去水壩參觀,但各人知道又要另買門票便連忙說不用了,不如直接去附近的Philae神廟玩好過,於是巴士便送我們到Philae神廟去。

神廟是在一個湖中間的小島上,買過票(E£40)後還要從售票處後邊的小碼頭坐船過去,這時一眾在碼頭搵食的埃及船伕便盡情發揮打落水狗的優良傳統,睇死我們這班散客買了門票後便一定要被他們屈水坐船,點知我和一眾日本人馬上發揮團結就是力量的精神,還招攬其他老外遊客入伙,甚至是一向和日本人不咬弦韓國人(兩個好騎呢的韓國女子,唔知點解天時暑熱都要由頭包到腳)也加入我們的陣營對抗,跟著一個老外大叔便帶頭跟那班船伕講價,我們還擺出一派大不了便不坐船回家的態度,最後來回船費由每人E£10減至E£5,當我們一共17人要上船之際,那班船伕又想再耍手段,趁上船混亂時博我們聽不到借機反口又說E£5是單程價,這時那個負責講價的老外大叔的忍耐力終於到了極限,破口大駡那班船伕冇口齒專搵笨,完全冇合約精神,是世界上最差的生意伙伴...雖然全船遊客都深表讚同,但係大叔你也犯不著為這種人咁勞氣喎。


往Philae神廟的小船, 老外大叔正在和船伕講價

相比人山人海只有一個小小的山洞可以鑽進去探險的阿貝辛比神廟,Philae神廟又大又冇人,比只得四座大石像和一個小山洞的阿貝辛比神廟好玩得多,可是隨身的數碼照相機這時竟然冇電,連一張相都影不到,實在有點兒沒趣。

行程最後是回到阿斯旺市郊參觀一塊未完成的巨形埃及尖塔,不過我今天的門票錢已花夠了,覺得不值得多花幾十鎊去看一塊只開鑿了一半的大石頭,我便留在外邊的小賣店買了支冰凍可樂解渴降温,即時便有一班街童圍上來瞪大眼看著我想討汽水喝,於是便你眼望我眼地互睥一輪,奇怪是小賣店老闆也不急於趕走這班閒人,可能他也想我大發善心大破慳囊地跟他買十幾支汽水給這班街童,好等他也可多造點生意吧!

車子送我們回到旅店,我在街上吃過遲來的午飯後,便跑去火車站買明早到樂蜀的火車票,跟著便到尼羅河邊看日落。尼羅河邊泊滿了巨形平底船郵輪,一般老外旅行團都是住在郵輪上來回樂蜀和阿斯旺,中間在阿斯旺停留一兩天休息購物和坐豪華旅遊巴士去阿貝辛比,這樣最適合歐美的高齡肥佬肥婆退休團不過。


尼羅河日落&Felucca, 阿斯旺

至於自遊行的背包客通常都是住在岸上的旅店,不過不論是團隊還是自遊行,大部份遊客都會再花點錢坐下傳統的Felucca船仔遊下尼羅河,算是到此一遊的指定動作,故岸上有大班拉客仔不厭其煩地追問著你要不要坐Felucca睇日落,就算是太陽下山後也會問你要不要遊船河,但不知道晚上黑漆一片的河面上又有甚麼好看呢?此外我還在岸邊遇到一團香港旅遊團剛遊完船河上岸,當船還未泊岸時隔著老遠便聽到一眾團友興奮吵鬧的廣東話,離港才不過10天,我便開始懷念說廣東話的日子了。(2007/11/1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