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9日 星期一

夜遊雅法門 Jaffa Gate

晚上10點過後才抵達以色列Ben Gurion機場,Ben Gurion在特拉維夫和耶路撒冷中間,晚上仍有通宵火車到特拉維夫,但是到耶路撒冷的巴士就只行駛至晚上10點,所以在11點從機場海關出來時尾班巴士早已走掉,只好在離境大堂裡四處遊蕩,試圖找張空長凳訓睡袋過夜,卻意外地發現還有些24小時服務到耶路撒冷的專線的士,正!有車走就不用睡機場了,我便馬上去ATM提款,可是以色列那些所謂Visa/Master全球連線的ATM不知是否在周日晚上要放假睡覺休息,搞來搞去不是不接受Master提款咭,便是說Visa信用咭連線失敗,但是總不能坐霸王的士嘛,便只有動用身上帶著的美金,幫襯那些搶錢兌換店換了USD50的NIS,可是剛換完錢再試ATM時卻又能提款了,真是吹漲,那些美金現鈔是預備在那些沒有國際聯綱ATM的國家裡使用的啊!

深夜從機場到耶路撒冷的專線士一程收NIS45,即是約HK$90,想一下在香港由市區坐的上去機場起碼都要百幾二百大元,那麼以色列坐的士不是好便宜嗎?但大家千萬別給“的士”的大名懂胡塗,那些可是Sherut的士,即是Share Taxi,就好像從前深夜時份係旺角去屯門那些泥孟的士咁,要坐滿人才開車,Share Taxi在中東可是十分普遍,這是因為以色列物價高昂,而其他中東國家的人民收入又普遍偏低,故要湊夠幾個互不相識的同路人來分攤車費,當然各地也有正常的士,可是就收費貴得多了。

本來我和幾個猶太老鄉坐在一輛Van仔的士上等開車,可是等了好一會都不見有其他人來坐車,於是那幾個猶太老鄉等得不耐煩便跑去坐普通的士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呆在車上,那麼不是有排等?反正都是等,不如下車回機場大堂去方便,站頭那當值的小子見連最後剩下的客人都要走開,到口的肥肉眼看要溜掉,便十分不滿地問我要去那裡,我心想我可是付錢給你們賺的大爺,連去廁所都要問長問短嗎?那傢伙叫我在10分鐘內回來,說馬上有車要走了,可是當我回來時他卻悻悻然地跟我說剛走了一班車,叫我回大堂等天光,只是我見他眼神不正,言詞閃爍,而且那有可能在沒有航班抵達的情況下一下子變出十幾人來坐車呢?心知其中有詐,便賴在車站不走,果然跟著便有輛去耶路撒冷的Van仔的士過來接客,差點便給那態度差劣的傢伙西遊了。

雖然說是的士,可是運作上比較像香港的亡命小巴,深宵時份途經空蕩蕩的高速公路,除了間中有些手持M16的以軍站崗和Road Block檢查站外,四野空空如也,Van仔的士先到耶路撒冷新城區落客,然後還要我在中途換到另一輛Van仔的士,經過一輪兜兜轉轉後,最後差不多搞到3點才把我送到舊城的雅法門,下車時司機還不想找零錢NIS5(HK$10)給我,又要我賴在車門攤大手板才肯還錢,唉!第一晚來到中東便咁鬼煩,以後仲有幾個月,點辦?

意想不到,3月中以色列的深夜是十分寒冷的,想來只有10度多點,好凍!便馬上鑽進城門跑到古城裡找住宿,可是半夜三更又沒有酒店預約(因為本來計劃是訓機場),走了幾家便宜的旅館不是重門深鎖,就是有人應門的老闆也不知躲在那裡睡覺了,於是我在凌晨時份獨自一人在這座二千多年歷史的古城裡的石街小巷中四處亂撞找旅店,夜欄人靜時迷失在聖城古老的街巷之間,感覺就好像回到千年前古老的基督教時代,一個人迴盪在古城過去的時空之中。

當我以為中東旅行的第一晚便要露宿街頭之際,幸運地給我在雅法門旁找到一家還有人應門的旅店Petra Hostel,這是一間上世紀舊酒店改裝成的經濟小旅店,裡面只有大通舖式的床位,正合吾意也!於是我一住便住上了一個星期,奇怪是這裡明明是耶路撒冷,Petra不是在約旦的嗎?



晚上從Petra Hostel房間露台看到的耶路撒冷舊城街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