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4日 星期六

安好安曼

過了差不多一個星期,今早終於可以以自然甦醒法睡飽才起床,不知是近來天天吃羊肉的關係,大或是沙漠地區天氣乾燥的原因,自來到約旦之後開始身痕,身痕的地方大都是多與衣服摩擦的部位,例如是手腳關節上的皮膚等,總之是就身唔聚財,所以今天決定只在安曼城區裡隨意走走,好好休養一下。

起床時差不多已是中午,剛好見到經理Samer哥正跟來視察業務的老闆在交待業務,便問Samer那裡有洗衣店,因為我想在吃午飯前先把積了近一個星期的髒衣服,尤其是那條穿著在Petra和沙漠裡打滾的長褲(已由原本的黑色變成泥黃色)拿去洗。找到干洗店後才到旅店對面一家專賣Felafel的餐廳吃午飯,這家餐廳牆上貼滿了各地名人前來吃東西的照片和剪報,就和香港的餐廳把“蔡生”報紙上的食評和明星光顧的照片貼在牆上招徠客人的手法一致,想來這家店子必是約旦的著名食肆吧?


安曼Felafel餐廳一角

我在餐廳裡遇到一名日本女孩,她一個人放假跑到以色列和約旦玩,也是昨天才來到安曼,但是下午3時便要趕著去機場飛回日本去,還問我知不知道那裡有旅遊紀念品賣,我只知道昨天在附近的街市轉了好半天都沒有見到專賣遊客東西的商店,約旦好像也沒聽說有甚麼特別的旅遊紀念品,她便說想買些中東糖果回公司當手信派,我便說街市那邊好像有幾家糖果店,但既然還有幾個小時,為何不如去看看附近的古羅馬劇場更有意思。

鬧市中的古羅馬劇場

午飯後我自己去市中心的古羅馬劇場遊玩,在公元初時安曼曾是古羅馬阿拉伯行省的Philadelphia城(可不是今天美國的費城),羅馬古城大都會有些依山而建成半圓形的古老劇場,我爬到劇場頂端的位子上閒坐著,靜靜地看著下面舞台上嬉戲的遊客,和對邊馬路車水馬龍的交通和包圍著劇場的新式樓房,突然間想到這個用石塊建成的古羅馬劇場和旁邊廣場上的石柱陣已經歷了18個世紀的風雨而依然建在,相對在對面那些始於20世紀中期的鋼筋水泥房子的壽命頂多才是100年左右,我想如果人類的現代文明突然間像古羅馬帝國崩潰般再次消失,當人們再次離棄了安曼,一二百年後當這些化學的現代建築相繼倒塌後,最後仍能迄立於大地上的相信會是這個用二千年前古老方法建成的古羅馬劇場,留待給未來的文明再次到來考古探索。

山上的古羅馬神殿遺跡, Temple of Hercules

磨到3時我才起行爬到對面山頂上的古羅馬神殿遺跡去遊玩,可是剛到山頂買過門票,突然間睛天霹靂風雲色變,竟然刮起大風下起傾盆大雨來,我和遺跡上的幾個遊客都趕忙跑到旁邊的古蹟博物館裡避雨,參觀完出來只見雨過天清,雨水把空氣裡的沙塵沖洗一空,山上遺跡四周的野花經過雨水的滋潤後都發出淡淡的清香,份外醒神。

雨過天清, 雨後的野花和安曼山城

下午回到旅店發現多了一個英國後生仔同房,他今天剛從敍利亞過來,問我想不想一起參加去死海和Mt Nebo(摩西臨終前看到應許之地的山)的旅行團,跟著又問知不知那裡有英超球賽的衛星電視直播,原來他是曼聯球迷呢!又說之前在大馬士革找到一家餐廳每晚都有英超看,因為歐洲的足球聯賽在中東同樣是十分流行,所以便想安曼可能也有得睇英超。

晚飯前我到旅店對面一家網吧上網,順便把相機SD咭裡的照片抄到CD上,然後到郵政局附近的Fedex把在耶路撒冷買的銀十字架,那本看了近一個月的1984,相片CD和BNO護照都寄回家去,因為敍利亞和伊朗等中東國家至今仍拒絕承認以色列的存在,如護照上有去過以色列的紀錄便會被拒入境,雖然我在埃及已轉用了特區護照,但是為免過海關檢查時被發現有另一本去過以色列的謢照,還是先行寄回家好了。

晚上又去吃羊肉餡餅當晚餐,聽說附近的Palace Hotel有搞去從安曼到敍利亞大馬士革,順便沿路參觀羅馬古城Jerash和Borsa的包車包簽証的一天團,因為一直都不能確定香港的特區護照能否在敍利亞邊境口岸辦到入境簽証,故便想看看跟旅行團能否幫我搞掂簽証的問題,只是跟著這幾天都沒有人報名,酒店職員著我明晚再過來問。

晚上回到旅店時見到經理Samer哥哥給一個日本女孩拉著在客廳玩層層疊,Samer哥待人有真誠友善,所以很受客人歡迎,尤其是日本女生,在客廳的梳化旁便放了好幾本厚厚的留言冊,都是歷來入住的旅客給Samer的留言,還有不少遊客回國後寄回來給Samer的明信片和信件,他可變成這平凡背囊友小旅店的生招牌,反而真正的老闆是誰,我想應沒有幾個人見過吧?(2008/3/2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