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7日 星期二

順利過關?

本以為去敍利亞又會是一趟波折重重的漫長旅途,光是回想不久前從埃及去約旦那趟超慢的“Slow Ferry”就怕了,今天要去連能否辦到入境簽証都不知道的敍利亞,對中途會遇到多少麻煩已變得無所謂,最重要是能混入敍利亞不用打回頭,可以繼續我的中東旅行。

早上7時起床出發,臨走前我請Samer給我把往敍利亞途中要經過的地名用阿拉伯文寫在紙條上,又請他給我弄了杯熱咖啡提神兼送餅乾當早餐,付房租時也把這兩天的咖啡錢結清,可是Samer說只要付今早的咖啡錢就成,算是臨別前請我飲杯咖啡吧!Samer可是這次中東旅行中繼Leo後第二個請我飲嘢的人,真係多謝晒!

打的到Abdali巴士站再轉中巴車到邊境小鎮Ramtha,巴士上滿載到Irbid大學城上學的青年學生,離開安曼約1.5小時後,巴士駛離高速公路在大學城放下一大班學生,車上就剩下我和幾個老鄉大叔大娘,跟著巴士沿著鄉下公路開了一會便在一處路口把我放下,司機叫我在這裡轉面包車到Jabir邊境,一下車便有幾個開面包車的大哥過來,不過不是為了拉客,而是要我給他們拍照,才玩了一會便有幾個老鄉在路口落巴士,但是加起來才只有4個人,面包車是要湊夠6個人坐滿才會開車,那班面包車司機便叫我多買一個位來早點開車,又真會找藉口弄錢。

面包車沿著小路穿過一片廣闊的草原,貝都因牧民的營帳和羊群疏落地散怖其中,過了一會車子又回到安曼至大馬士革的高速公路,車上乘客都在這裡下車,跟著司機就直接送我到邊境口岸去,可是在口岸檢查站卻不讓面包車進去,原來這個關卡只容許旅客連人帶車過境出關,即是我不可以徒步過境了,不過把守的警衛見我一個外國遊客戇居居不知規舉,便讓我先在關卡閘口等,還給我找了一台剛好還有一個空位的約旦過境的士讓我坐車出境,真是好運。

在安曼的長途車站,出境到敍利亞的巴士和的士為了怕麻煩都不會接載沒有敍利亞簽証的乘客,不過在出境的關卡給關員硬塞上一個無簽証的遊客就沒法子了,司機百般無奈地把我帶上,先送我和另外三個大叔乘客到約旦海關辦好出境的手續,我順便把身上剩下的JD20大鈔換回美元,剛換好錢司機便趕著招呼我們上車出發過境到敍利亞,但是半路中途又在免稅店停車買了大批香煙塞進車尾行李箱裡帶過關,情況就像港人從羅湖返香港時擠在免稅店搶香煙帶回港般,想來世界各地過海關都會有這種帶水貨慳稅的經濟行為吧?


約旦敍利亞邊境的檢查站

的士終於來到敍利亞的邊檢站,我跟司機說等會不用等我過關,司機便收了我US$3車費,剛才的車程加起來都不知有沒有1公里,按里數計這程車都幾貴。我直接走到入境大堂裡的外國人窗口,拿著特區護照問當值的大叔如何申請入境簽証(Visa on arrival),大叔便問我是從那裡聽回來可以辦落地簽証的,我便說香港沒有敍利亞領事館,然後吹牛說是開羅那邊的敍利亞使館人員教我來邊境即場申請簽証的,那位大叔跟著又問了我幾個幹嘛要去敍利亞,要去那裡玩之類的例牌問題,然後從櫃台裡摸出一份黃色表格出來叫我填,跟著再去後邊的銀行付錢,哈!這不是已受理我的簽証申請嗎?有冇咁順利呀?

不過唔好咁快開心住,有表填不一定能混到簽証的,等到一陣付過錢拿到簽証入到境才開始高興吧!於是便趕快填好表跑到後邊的小銀行換了US$33的敍利亞鎊,然後拿著錢回去交表,那位大叔看著那堆敍利亞鎊問我幹甚麼,哦!原來我還得去後邊買郵票,再拿郵票回來貼在護照上蓋章,經過一輪跑來跑去,總算辦好了入境簽証,真是高興!

辦完簽証出來,剛才那輛約旦的士已經開走了,我便走到前邊的關卡正式入境,守關的士兵見我一個人背著包走過來,便有一個會說英文的長官出來問我的車子去了那裡,他一聽說是約旦的士“放鴿子”便鬆了一口氣,讓我在這裡截順風車,這時關卡外邊有一個敍利亞老鄉帶著一個小孩過來問我要不要花1,000鎊坐他的老爺面包車去大馬士革,1,000鎊即是約US$20,可比普通從安曼坐的士到大馬士革貴上一倍,他見我冇反應便說可以減價至300鎊送我到附近城鎮轉巴士到大馬士革,我想現在才是早上11:30過點,反正還有大把時間,當然唔理他開天殺價啦。

等了一會便見5個老外後生仔背囊友包了台約旦的士過關去大馬士革,不過車子已塞得滿滿,當然冇位座啦,幸好再過一會便有一台敍利亞的士還有一個空位,500鎊送到大馬士革市中心的Baramke長途車站,一路上跑高速公路暢順無阻,下午1:30便來到大馬士革,由約旦出發到來到大馬士革市中心才不過5個小時左右,比坐直通大巴所需的7至9小時還要快(因為要等埋其他乘客過關嘛!),今天的好運竟是接二連三而來,旅途過關都十分暢順,真是意想不到了。

在入城途中我又見到剛才那幾個老外後生仔給約旦的士司機丟在市郊公路旁,初到貴境人生路不熟,真係唔知他們之後坐的士入市區又要被人屈幾多錢了,想來就算是在安曼找到遊客合伴包車也不見得一定順利。

想當然Baramke這種阿拉伯的長途車站又是鬧哄哄的一片混亂,我搞了一會才認清方向,走了約半個小時便來到舊城旁的市中心,就在那座矗立在市中心巨形爛尾清真寺的灰色水泥空殼子對面的一條小巷裡,找到了一間源自奧圖曼年代老房子改建的小旅店,剛好大通舖裡還剩下一個床位,真係好彩了,看來今天的運氣還未用完喎。


大馬士革市中心小巷裡的奧圖曼老房子旅館, 和大街對面爛尾清真寺的水泥架子

晚上去外邊上網時突然聽到外邊碰碰作響,剛好我的位子正對著窗戶,抬頭一看便見外邊夜空上的綻放著一枚枚閃耀璀璨的煙花,難道是要為我順利來到敍利亞而放煙花慶祝,一問網吧老闆娘才知今天是獨立日假期,怪不得下午時市內的交通和行人都這麼少啦。

跟著又到旁邊的一家Kebab店吃烤肉卷,店裡門口上竟然掛著台42寸LCD大電視,我剛開始吃晚餐時店裡便來了一大票人,原來是來看英超直播曼聯對鍚菲聯,一開波朗尼便入波了,成班大叔即時起哄,原來Kebab店的老闆正時英超球迷,怪不便會落重本買台LCD大電視放在店裡,而且還會開到咁夜了,因為要和一班球迷街坊一整睇波嘛。

回到旅店準備睡覺,意想不到竟然又碰到那個瑞典女孩,這可是第三次碰面了,我一說起今天一連串的好事,如順利在邊境混到敍利亞的2星期旅遊簽証,晚上看到放煙花,又有曼聯直播送晚飯,真是高興到不得了。她便說起幾個月前在瑞典申請敍利亞簽証時的相反經驗,說敍利亞大使館的人當時差點把她的護照弄丟,而當時她在三天後便要飛去利比亞,雖然經過一輪麻煩後使館人員終於在一大堆護照裡找回她的護照,可是護照在臨出發前差點丟了而又再失而復得,也真是夠驚嚇了吧!這可是她多次旅行中最壞的經歷,只是在出發前發生在自己國家裡。她說每次搞簽証和過境時都很怕面對官員的查問,而她明天便要坐巴士去黎巴嫩,正在擔心著入境辦簽証的事情呢,我便說我今天都這麼好運,只要有信心,明天妳也一定能順利過關的。(2008/4/2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