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2日 星期日

相同的問題

今天參加了旅店的一天遊旅行團,今天要去的地方是敍利亞西部山區的羅馬古城Apamea和十字軍城堡Crac Dac Chevaliers,早上9時來到旅館樓下坐上面包車,團友就只有我和另外一對法國哥哥加泰國女仔的情侶,本來應有第四個客人,可是臨時拉肚子來不了,我便坐在車頭司機位旁,費事阻著人家在後面拍拖。

Hama城西邊的亞敍利亞嶺再往西去便是地中海,當海風帶來的潮濕空氣遇上亞敍利亞嶺的高山屏障時便會聚雲成雨,在雨水的滋潤下山嶺裡可是森林滿佈,連帶山腳下的平原也是綠草如茵,在4月下旬春天時份坐車進入山區,只見沿路四野翠綠,野花盛放,真不像是中東的沙漠乾燥氣候應有的景像,我這才知道為何敍利亞這個位於中東沙漠邊沿的小國家,為何能在天然資源缺乏的環境下,仍能支持著2千萬的龐大人口(和台灣人口差不多),依靠的就是地中海氣候帶來的雨水和亞敍利亞嶺山腳東邊下的一條窄長草原帶上的耕地了。


草原中的羅馬古城, Apamea
長長的石柱廊, Apamea


當年羅馬帝國東部阿拉伯行省的城市,都是建在這條沿著地中海東岸由北至南伸延的山嶺腳下,由曾有上帝之城之稱的安條克Antioch(即今天土耳其東南角的平凡城市Antakyka)起,一路上還有Apamea,Damascus,Bosra,Jerash,Phladelphia(Amman),Petra等一系列城市遺跡,當中只有大馬士革能經歷千年以來多次帝國興衰而繁盛至今,也有如安曼般能在衰落後成為原地重生的現代都市裡的歷史點綴,但大部份都已成為了郊外的旅遊景點,而當中都最為人跡罕至則是我們今天專程前去,位於一座青綠山頭上的Apamea古城,就在山上茂密草原中間剩下一道白色花崗岩建成的石柱長廊,標誌著這裡曾是一城繁盛的羅馬古城。

中世紀的回教徒對抗十字軍聖戰的古堡
Crac Des Chevaliers, 騎士城堡的高厚城牆


跟著我們又去參觀一座中世紀的阿拉伯城堡,然後在山路上再坐了個多小時車,來到今天旅行的最終目的地-騎士城堡Crac Dac Chevaliers,騎士城堡是十字軍東征時代由十字軍修建的軍事要塞,因為從來沒有在戰爭中被攻破而能保持完好,不過在幾百年後的今天便已成為中東裡絕無僅有的中世紀式歐洲城堡景點,是來到敍利亞旅行中不可錯過的目的地。甫進城門便見到一大班穿上中古時代盔甲的士兵,初時還以為他們是城堡裡玩角色扮演賺遊客錢的城堡職員,但是只見他們懶洋洋地坐在城牆上吃午飯,再看到放在一旁的電影設備,才知道他們是拍電影的茄喱啡,跟著我在巨大的城堡內一邊遊玩,一邊看他們拍古裝片作餘慶節目,真是超有中古氣氛了。

在城堡內拍戲的古代士兵
Crac Des Chevaliers, 中世紀時十字軍的要塞


在城堡裡遊蕩時竟然又遇上之前在大馬士革巴士站遇過的意大利阿伯,原來他今天跟著另外兩個法國仔坐小巴來玩,不過法國人今晚要在山上城堡旁的小旅店留宿,他今天要自己坐小巴回Homs去,真是有點擔心他會否再在車站裡迷失方向。

下午4點在城堡旁的小旅店裡找回面包車司機開車回去,要到6點黃昏時份才回到Hama市,在旅館裡又遇到那位瑞典女孩,她今天剛從黎巴嫩回來,我們便一起去一家烤雞餐館吃晚飯,坐下來她只叫了些蔬菜沙律和麵包,才知她原來是素食者,我便只有自己一個人食晒隻烤雞,真係好鬼飽。

吃飯時我們聊聊旅遊經,先是她說從黎巴嫩回敍利亞的巴士上,遇到一個本地阿叔想請她明天到家裡作客,但是她既想去但又怕安全問題,因為她一路遇上本地男士搭訕都說自己是和丈夫一同旅行以避開“狂風浪蝶”,但是現在人家是邀請她和“丈夫”一齊去家裡作客,便擔心不知從那裡找個“丈夫”出來,至少不可能找我啦!跟著又從敍利亞現在掛滿通街通巷的選舉標語,從做show給西方世界看的假民主選舉,一路說到東西方的政治發展分野,和現今北歐國民對實行多年的民主政治失去興趣和冷漠,我便說當人們習慣擁有後便會視之為理所當然,未曾試過失去和沒有付出過爭取的努力,又怎會懂得珍惜呢?

跟著我們又再談到之後的土耳其行程安排,她要經土耳其取道東歐回家,我便說在網上約了個同是去土耳其旅行的澳門女仔在5月在伊斯坦布爾碰面,她便十分興奮地問我那個女孩是不是很cute的,又說她也要上網看看能否也找到個靚仔跟她一同旅行,真係咁都比佢諗到?後才知道她原來是一個短編小說作家,她有一篇故事剛給收錄在一本瑞典著名文學出版商的選集裡,還在考慮好不好趕在下月回家出席新書出版的酒會,怪不得她有這麼好的想像力了。


晚上的大水車

飯後我們又去市中心的水車公園逛了一會遊藝會,才在人堆裡擠出來回旅店去,這時便有三個本地女生突然在馬路邊冒出來拉著她聊天,幾個女子一聊便是半小時,真是長氣。瑞典女孩和那些女生之前並不認識,不過本地人對外國遊客都十分好奇和熱情友善,尤其是對單獨出來旅行的西方女士更是有興趣,故她在中東旅行期間時常都會在路上給人拉著問長問短,不過問來問去都是那些你叫甚麼名字,結婚未有,在家裡有多少人,做甚麼工作,為甚麼出來旅行之類查家宅的問題,又難得她喜歡跟本地人聊天溝通,要是給我天天都遇上相同的問題,可真是會給煩死了。

送她回到旅店後,我又獨自溜到街上的網吧上網,回旅店時又遇到幾個本地男孩截著搭訕,當然又是問我叫甚麼名字之類啦!不過我這次決定反客為主反問他們問題,便問他們叫甚麼名字,5細路當中4個都叫Mohammed,不單止問題天天一樣,原來就連問問題的人的名字都是一樣的。(2008/5/2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