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3日 星期二

冰凍列車

今早要坐火車回開羅,在旅店天台吃早餐時遇到兩個好似仲未瞓醒的英國大學生正在享受豐富的免費早餐,他們說剛惠顧了旅店安排的阿斯旺和阿貝辛比3天遊,只包交通和住宿總共要£750,即係差不多每人要HK$500,還問我這個價錢貴不貴?我心想之前我從開羅坐火車到阿斯旺,再到阿貝辛比再回到樂蜀,自遊行一共玩了三天包車包食包住包門票也是才花了£400多點,看樣子他們的錢好像花得有點冤了,而他們也開始感覺到一點冤大頭的味道,但既然米已成炊,就只有跟他們說這個價錢也算是不錯,好讓他們玩過心安理得。

樂蜀火車站

跟著又遇到前天一同去帝王谷的那對英國肥廋大叔老友,見他們大汗淋漓有氣冇力地爬上天台吃早餐,一問才知他們今早天還未光便爬起床走路到北郊的Karnak神廟參觀,說要在太陽出來前趁清涼去散散步,順便可以在神廟剛開門沒人時進去玩過夠,而且剛才也是走路回來的,來回一共走了2個小時,就是要去神廟看日出,真想不到這對大叔還有這樣的魄力。而且這個出行方法既健康,又省錢,還可以獨享整個神廟而不用和其他遊客迫餐慒,返來還可以吃過早餐後再去打過瞌睡,等我下次有機會都要效法一下先。

吃過早餐後便坐Van仔小巴去坐火車,車程一共要10小時,本以為2等車廂應該沒有甚麼空調,點知在車上越坐越凍,偏偏風褸卻放在大背囊的低部,只有硬吹了10小時的冷氣,到晚上回到開羅時已經雪到成條冰條般落火車,諗唔到大熱天時係撒哈拉沙漠坐火車都會咁凍。

晚上坐地鐵回到Sadat廣場,再回到幾天前住過的Mermaess旅館,可是伙計說大房已經客滿冇位了,我便只有到外邊找其他的旅店,結果就在Talaat Harb廣場旁邊的Lialy Hostel的大房住下,不知是否因為臨近復活節的關係,今天來到開羅的遊客特別多,我剛好是最後一個住進大房的背囊友,另外兩個遲來的老外就只有兩個人合住一間兩人房了。


開羅市中心, Midan Talaat Harb, @ Lialy Hotel

本來還以為自己運氣好能夠在廉價的大房裡佔了最後一個床位,可是當眾人晚上關燈睡覺後才知道大鑊,4月初開羅的晚上還是比較冷,不知是否特別適合蚊子滋生,入夜後蚊子便空群出動覓食,於是大家在床上都被蚊子叮得輾轉反側冇覺好瞓,結果我整個晚上都在拍蚊,更創出一個晚上死了十幾隻蚊的新記錄,搞到滿手鮮血,十分恐怖。(2007/12/2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