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1日 星期四

毛手毛腳

今天終於不能再自然甦醒,清早6時多便要起床趕在7時出門,臨行前遇到法國司機大哥和一對澳洲夫婦在旅店內庭裡吃早餐,原來那對澳洲夫婦今天會坐法國大哥的順風車一同到波斯波里斯和設拉子,法國大哥還問我波斯波里斯那邊有沒地方可以拾樹枝,因為他們打算在波斯波里斯外邊露營生火,不過波斯波里斯四周圍都是沙漠,邊度會有咁多樹枝比佢地燒呢?

清晨時份, 大清真寺內庭
清晨時份, 大清真寺的門樓

一出旅店門口便見到法國仔的法國老爺車仔,車仔是1946年設計,不過是1982年最後出產的一批,不過至今也已有25年車齡了,要一路從法國開到伊朗,跟著還要開到印度去,真是厲害。

清晨時晨, 大清真寺, 25年車齡的法國車仔, 由一個法國哥哥仔從歐洲一路要開往印度和東南亞去

從雅茲德坐巴士到克爾曼(Kerman)車程約要5個小時,來到克爾曼已是下午1時,各家巴士公司都有自己的停車場,外面馬路上就如常聚集了一班的士在拉客,為了避開這班屈錢的士黨,我先要走到外邊的大馬路路口截其他的Share的士,中途有一班坐在路邊草坪上的年輕士兵見到我路過,便拼命向我招手,不知是打招呼還是要招我過去,我也不理會他們繼續往前行,那班大哥見我睇佢地唔到,竟然都跑到我跟前來圍著我跟我握手打招呼,十足大明星出巡遇上大班Fans般,幾經辛苦才能從人堆中脫身,可是還有兩個傢伙一路鬼祟崇的跟在後面,不知有何圖謀,來到路口我見到一間巴士公司辦公室,便走進去問車票,那兩個傢伙才巴巴的掉頭回去。

我在路口截停了一輛的士,上車時說好車資是IR5K,可是過了一個司機卻叫我拿IR20K給身傍的乘客,然後他找回IR5K給我,咁即是變相加到IR15,於是我便在一個公園旁邊下車,一路走了大半個小時到市區裡的旅店去,中途在路邊一家士多問路時,有兩個在玩水槍的細路向我的背囊射水,真是百厭星。

終於來到市區裡的Omid Hotel,LP書中克爾曼只有一兩家廉價旅店,但就只有這家比較接近市中心的大巴扎,其實這家旅店是一家Motel,門口接待處登記後便是的停車場,停車場旁邊圍著一列簡陋的平房便是旅店的房間,我遇見到一對年輕的德國夫婦正在一個房間外修理一台很有形的BMW電單車,原來他們是從巴基斯坦一路自駕遊開車回去德國,等陣要問問他們是如何經過邊境地區進入伊朗的。

在旅店房間裡睡了一會午覺,睡到下午5時才走到市中心的大巴扎逛街,克爾曼曾是古代絲路上的著名商旅城市,克爾曼的大巴扎和人手織造的羊毛地毯馳名絲路,只是在18世紀時一場殘酷的內戰後,Zang王朝的暴君為了報復城內支持敵人的市民,下令把城內的男子都屠殺殆盡,而女子和小孩則捉為奴隸變賣,自此克爾曼的貿易便一落千丈,直至近代才慢慢復甦過來,只是已失去了往日貴為絲路大巴扎的光輝。

一如其他伊朗城市的大巴扎,大巴扎唯一主要大街上的店舖裡售賣的都是日常生活用品,反而吸引我幫襯的是中間一檔雪糕的軟雪糕,我拿著甜筒邊逛邊吃,因為遲來,大巴扎內的古浴場博物館已經關門休息,正當我繼續前進找有沒有吃晚飯的餐館時,突然發覺有人從後在我腰間摸了一下,難道是“打荷包”的抓手?我把馬上轉頭一看,只見有兩個少年表情趣怪地看著我在傻笑,原來他們是向我毛手毛腳的“打招呼”,只是手法比較有特色而已。

在大巴扎裡找不到一間似樣的餐館,來到大巴扎另一端的出口是一個繁忙的迴旋處,不少剛下班和在市集買完東西的市民都在這裡等巴士回家,我沿著大馬路走回旅店,順路走到途中的一家網吧上網查電郵看新聞,和在網上尋找有沒有從伊朗飛到巴基斯坦的平價機票,可是發現伊朗和巴基斯坦的航空市場都給國營的航空公司壟斷,我在網上花了一個半小時都沒有找到平機位,結帳時網吧的後生仔老板只收了我一小時的上網費,想是歡迎我這個稀有外國遊客的特別優惠吧?


即叫即烤的小薄餅

跟著我又在沿路的一家薄餅店吃晚餐,一個細碼薄餅和可樂只要IR11K,十分經濟,在店裡吃薄餅時可以隔著玻璃看到店後廚房裡的師傅搓麵粉和烤焗薄餅的大烤爐,即叫即烤的薄餅可比香港那間大形連鎖薄餅店的好吃得多了,吃薄餅時有一對坐在我對面枱的年青夫婦在吃著一個大碼薄餅,那位太太十分好奇地問我為甚麼會來到克爾曼這座小城市來旅行,想是連本地人都覺得自己的城市和鄰近的雅茲德和巴姆相比之下是沒有甚麼看頭,才會驚奇為何會有外國遊客到臨,反而我對於在這小城市街角上的一家快餐店裡,隨時都能遇上教育良好,說得一口流利英語的年青女士,更感意外。結帳時薄餅店的老板收錢時笑吟吟地多找回IR1K給我,原來是免費請我飲可樂,他做的薄餅這麼好吃,我又點好意思比少錢呢?應該多比點貼士(小費)才對,於是我便再放下IR2K,豎起姆指說聲好味道,“貼士貼士!”便往外跑了,店裡的客人和伙計都樂得哈哈笑!

回到旅店剛好又遇到那對騎電單車旅行的德國夫婦,便問他們邊境過境的情況,他們說一抵達伊朗國境,便有警察一路貼身護送到邊境城市扎黑丹過夜,晚上都不許離開酒店,直至第二天早上再由警察護送離開,看來我暫時不用太憂慮過境的問題,反而又要擔心在香港辦巴基斯坦簽証時,領使館的職員因為搞錯了我申請出入境的日期而寫錯簽証的有效期,後來他們在簽証上直接把有效日期從簽發起3個月塗改為4個月,只是在旁邊多蓋個領使公章便算數,不知在入境時會否另生波折呢?(2009/6/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