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日 星期二

旅遊瘦身

今早8時多起床,在旅店吃過早餐後便開車下山回到地中海邊,一來到海邊城市Tripoli竟然遇上塞車,被困在早上繁忙時間的上班車龍中,我們把車停在市中心的舊市集外,然後花了一個上午在市集和舊城區裡閒逛,Brendan發現這裡的找換店門面都是貼上大幅的澳洲元鈔票,而不是美元歐元等主流貨幣,便十分興奮地向我們解釋原來澳洲是黎巴嫩人移民外國的主要目的地,難怪兩天前在迦南時突然跑出一個麻甩佬纏著Brendan問如何去澳洲做黑工啦!

Tripoli城裡所有建築物上都滿怖比貝魯特更密集的子彈窿,不過市面可比冷清清的貝魯特市中心熱鬧得多,古老市集的小巷裡行人如鯽,擠滿了拖著細路行街買餸的蒙面師奶,把小巷裡所有的商鋪攤檔都擠得人山人海,人氣鼎監的程度可及香港的旺角女人街,此城商貿繁忙,可比衰落中暮氣沉沉的貝魯特朝氣得多。

在Tripoli閒逛時我們經過一間藥房,我說要進去買點感冒藥,Brendan又說要看看有沒有太陽油買(怕曬乎?),跟著他們又發現藥店門口放了個電子磅,便嚷著要度高磅重,於是大家便跟藥房換了些銀仔入錢玩磅重,我發現經過個半月的旅行後比在香港出發時足足輕了2磅,證明旅行是絶對有助減肥瘦身的。

在Tripoli市中心廣場旁的小食店吃過Kebab午餐,便沿著高速公路開車南下至另一座海港城市Byblos,我們把車停在一處公路出口旁的小停車場旁,便沿著車路走入城裡,在海邊有一座十字軍時代的古城,中世紀的城牆保護著城內的小海港,不過今天的古城和海港已不是甚麼軍事要塞,古城裡四處都是遊客和車輛,海港內泊滿了開來渡假的各式遊艇,碼頭邊上都是收費嚇人的露天茶座。


Byblos - 古城牆下的小港口

古城旁邊還有一座十字軍時代的城堡,進入城堡後可到走到旁邊連接著的一處羅馬古城遺跡,羅馬古城當然又是些石柱陣之類的東西,不過在中間一處小山坡上蓋了一座坐擁“無敵海景”的奧圖曼時代別墅,以羅馬古城遺跡為後園,前面對著地中海“獨享”一望無際的藍天碧海,這樣才是真正的豪宅氣派,見識過人家的豪宅可以有幾豪之後,咁我以後要點樣面對香港那些身價動輒過千萬的海景偽豪宅呢?

Byblos - 地中海旁羅馬古城遺蹟上一座奧圖曼時代的老房子,坐擁真正的無敵海景,真係正到”仲成世界”!咁我以後點係香港買樓呢?

下午4時左右回到貝魯特,在回旅店前我們又開車到Spinney超市買東西,點知光天化日下又再次迷路在城內兜圈,當買好東西回到旅店時已是5時多了,我們本想把黑色車身上一些刮花了的痕跡用黑筆油上才交車,後來JB仔細看看才發現那些都是乾了的白色泥污,便用他的ISIC咭刮掉算數,跟著老闆看見他的小車大致完好便收貨,枉費Brendan之前還擔心要賠錢。

下午Brendan開車去把油缸注滿回來才算正式把車子交還給老闆,回來後便開始覺得肚子不舒服,然後便不斷上吐下瀉,把先前的午餐和在Spinney飲的橙汁等胃裡的存貨都吐清光,當然就沒有胃口和JB吃剛從超市買回來當晚餐的意粉和紅酒了,跟著他只有躺在床上休息,說應是今天中午在Tripoli吃的午餐有問題,因為我和JB都是吃雞肉包,就只有他吃牛肉包,搞到他食物中毒。

Brendan突然間病到七彩,我們除了給他弄點止瀉藥和清水外便沒有別的辦法了,就只有輪流在房裡看著直至他睡著為止,之後JB約了朋友出外,我在旅館客廳跟老闆吹水,順便把房費結清。我說明天中午便要回大馬士革,他才自己說起以前有個很好很好的香港女朋友,可是因為他不肯和她結婚,所以那位女子便跟他分手回香港去(被甩了),至於為何會弄到分手收場呢?老闆說是他們回教徒的家庭觀念比較保守所至,不過他至現在還是十分掂念著那位香港女朋友的好處...,這時我才恍然明白他為何對那位近日長駐旅店的香港小姐這麼關心了。

我等到JB回來後才出去三文治店吃晚餐,回到旅店便不見了Brendan,聽伙計說原來老闆跟JB剛才趕忙開車送Brendan到醫院去,剛才我臨出門前還問Brendan要不要去看醫生,想不到才半小時他便頂不住入院了,等了一個多小時老闆和JB才回來,醫生說Brendan是食物中毒要留院治療,但無大礙不用太擔心,我和JB打算明早再去醫院看他,希望他能盡早康復。

Brendan大哥昨天還是生龍活虎彈下彈下咁爬雪山,轉過眼今天情況就急轉直下要入醫院修理,真係嚇死人,我想他應該是近幾日太高興玩到太盡耗盡體力“Burn-out”了,結果還不幸地食錯嘢搞得上吐下瀉,不知又減了多少磅,貫切實踐旅遊瘦身精神,難怪他今早在Tripoli還興沖沖地要去磅重了。(2008/8/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