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1日 星期五

遊皇宮

今天去Topkapi皇宮遊玩,當然又是一大早剛開門便來到皇宮,早上的遊客不是太多,想是都跑到蘇菲亞清真寺去,午飯後才會到皇宮遊覽。進入皇宮城門後是一大片樹林和草地的皇家園林,跟著才是皇宮的中庭,左邊是御廚房,右邊是後宮Harem,中間大門後邊才是皇宮內庭禁苑和御花園。

舊皇宮Topkapi Palace, 內城城門

我先到御廚房內參觀,長長的御廚房頂上有列煙囪,看來當年皇宮裡肯定有很多張嘴要餵飽,不過御廚房裡都注目的展品不是那些用來煮大鑊飯的巨形廚具,而是那些始自宋未,元,明,清朝代的中國陶瓷,全都是價值連城的國寶級珍品,這些都是幾百年前經由海上絲綢之路外銷至西洋,我想當年奧圖曼皇宮應該買了不少中國的陶瓷器皿充當日用的餐具,要不然經過幾個世紀的耗用後還會剩下這麼多珍藏供起來展覽呢?

舊皇宮Topkapi Palace, 御廚房的煙囪

看完了明清陶瓷展後才進去皇宮內苑遊覽,首先必定要到Treasury皇室藏寶庫看看那些價值連城的珠寶和承繼自拜占庭的基督教聖物,人同此心,想當然所有來到皇宮的遊客都一窩蜂地擠到藏寶庫排隊參觀,我在人海之中有幸看到大堆寶藏當中有一顆86卡的巨形鑽石,一把本來是送給伊朗皇帝鑲滿寶石的匕首,還有相傳是聖約翰(St John the Baptist)的鑲金手骨聖物,想到二千年前的聖人現在只剩下一截前臂手骨,相傳羅馬教廷另外還保存著聖約翰的頭骨,那麼遺體其他部份都跑到那裡去了,剩餘的骨頭不會全都給狂熱的信徒搶回家中當作家傳之寶般供奉著吧?想起來其實是挺恐怖的。

舊皇宮Topkapi Palace, 大內的前門
大內的前門, 當年蘇丹御座就是設在前門的亭下接見臣民和外國使節

另外在Treasury的最後一間房間的一角有一個露台,可以俯覽皇宮對下的博斯普魯斯海峽的無敵海景,遙望金角灣對岸的歐洲新城,隔著海峽的亞洲新城,和連接歐亞大陸的博斯普魯斯大橋,風光宜人,很多遊客看完滿室的金銀珠寶後都會駐足在此看看海景,逗留良久才離去。

寶藏廳內的露台裡可以看到Bosphorus海峽
御花園一角
蘇丹寢宮內的庭園和水池
蘇丹寢宮牆上的瓷磚裝飾

看完擺滿幾個大廳的金銀珠寶,見識過以傾帝國之力窮幾百年時間累積下來的國寶後,凡人都會感到目眩神迷,所以我要先在御花園坐下曬曬太陽小休一會,回回神後才繼續到後邊的皇帝寢宮枕,武器庫,和另一邊要額外買門票的後宮Harem參觀,當中以奧圖曼後宮的金浴室最特別,其實所謂的金浴室是以白色大理石為基調,黃金只是用作裝飾,唯一由黃金打造的用具就只是金水龍頭,雖然使用的黃金不多,但是在天花透進來的日光下顯得十分柔和自然,使人產生一種想馬上在這裡享受一下土耳其浴的念頭,想起之前看電視廣告中香港那個連肥仔球王都享用過的純金廁所馬桶,比較之下還是奧圖曼皇室的品味和氣派高出上千萬倍了。

Harem後宮門口
Harem, 鑲金的浴室
Harem, 皇后的客廳

看完黃金浴室後便離開皇宮,從下午蜂擁而至的旅行團遊客堆中擠出來時已是下午3時多了,我從早上一直玩了大半天還沒有吃午飯,就只在御花園閒坐曬太陽時吃了條士力加朱古力條,這時已餓得半死,便馬上跑到地下水窖旁商業區的快餐店又吃了頓燒雞翼餐,4時多回到旅店沖涼休息,那知洗了一半時竟然停電了,可知我是在地下室的小浴室裡,這裡的天花並不像剛才皇宮後宮的浴室頂上開了幾個天窗來透光,只好摸黑把身上的肥皂沖掉算了,只是在狹小的浴室內摸黑穿回衣服時還差點滑倒,真是超高難度。

Divan Yolu 大街, Sultanahmet, 去完皇宮還要出來買明天去番紅花城的巴士票
在我住的Big Apple Hostel頂樓餐廳裡, 可以見到Sultanahmet的老房子後,便是分隔歐亞大陸的Sea of Marmara
我住的Big Apple Hostel頂樓的海景餐廳

3月份在香港出發前在旅遊人生網站的留言板中遇到一個澳門女孩Sandy,她說會在5月時到土耳其旅行,便約好了在伊斯坦布爾會面,可是她的出發日期改來改去,搞到我還以為她無法如期成行,那知後來她又說已買好了機票,便在網上約好了在今天黃昏6時她一抵達伊斯坦布爾便過來旅店找我,於是我便坐在旅店頂樓的小餐廳寫著遊記等待,一等又等又個多小時。

等到日落西山,我又開始肚餓了,正想不等她自己出外吃晚餐時,那位小姐才施施然來到,原來她在澳門出發時忘記從網上抄下旅店的地址,又要慳錢沒有買LP,只是在出發前幾天臨急從網上隨便找了些旅遊景點資料,所以在伊斯坦布爾落機後才發現不知道見面的旅館在那裡,於是便花了很多時間問路,想來她能夠找到這裡也夠厲害,虧我剛才還以為她放咗我飛機。


飯後甜品

跟著便帶Sandy姐出去電車路吃晚餐,飯後她看到餐廳旁邊有一家甜品店便又嚷著要吃甜品,我們便坐在店外電車路旁的茶座上吃蛋糕和飲蘋果茶,這時剛有四名東方男女遊客路過,聽到我們聊天便用廣東話打招呼,原來他們也是今天剛來到伊斯坦布爾旅遊的香港人,之後便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當他們知道我是辭了工出來,打算花幾個月走絲綢之路旅行回港時,表情詫異到連嘴都O晒。之後他們四人還要去逛夜街和試吓土耳其浴,我就介紹他們去附近大巴扎旁的土耳其浴室,我和Sandy姐就先回旅店休息,準備明天一早坐巴士到土耳其中部的番紅花城去。(2008/10/1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