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7日 星期四

一波三折

今早起床特早,皆因要在晨早4:30AM跟旅行團坐車回到山頂上睇日出,清晨5時天還未光便來到人頭山的東台,除了一如預期的超凍之外,來到山頂時還赫然發現山頂平台上座無虛席,人山人海,除了昨天見過那一大班的土耳其學生外,還來了一大團日本公公婆婆旅行團,各人一早便在平台上霸佔好有利位置,迎著山峰上急勁的寒風擁擠在一團,準備迎接日出的來臨。

人頭山Mt Nemrut - 看日出的人潮
人頭山Mt Nemrut - 日出

我們雖然住在山頂下邊的旅店,反而卻是最遲來到山頂看日出,這時再往平台上的人堆裡擠也不會佔到好位置,我便躲在平台下邊一個充當古蹟管理處的爛貨櫃後避風,等到太陽升起時才跳出來看日出,然後待觀日出的人潮散去後,再回到平台上看看日出金光下被映照成粉紅色的人頭,鷹頭和獅子頭石像。看過日出後,我們拖著給寒風刮得半凍僵身體硬繃繃的爬回車上,回到旅店吃過一頓簡單的早餐後便坐車下山回Malatya去。

人頭山上看了二千年日出的人頭,鷹頭石像
日山金光下粉紅色的人頭山

回到Malatya市區才是早上9時多,那班日韓團友叫司機送他們到舊長途車站,說是要去哥樂美和土耳其南部,就只有我要去市郊的新長途車站,看看有沒有開往土耳其最東的大城市凡城Van的長途巴士,可是來到車站一問方知晚上9時半才有去凡城的班次,而且整個白天都沒有一趟長途車出發,原來倘大的新車站每天就只有晚上6至12才會運作幾個小時,真是浪費之極,難道我又要在這個車站裡等上12個鐘等到天黑?

我在車站的售票大堂發現一間叫“Diyarbakir”巴士公司,Diyarbakir大約在Malatya和凡城之間,我想倒不如現在先坐巴士去300多公里外的Diyarbakir,再轉車到凡城,總比在這裡等天黑好,於是又去問有沒有白班的巴士,巴士公司的職員說在10AM便有一班dolmu中巴車,車費是YTL7~...YTL10,哦!大概又是加上了遊客屈錢價吧?那職員又說要先坐到Elazig轉車,要到大約下午3時多才會到達Diyarbakir,便可再轉乘下午5時的夜班長途巴士,大約再坐4小時便可以去到凡城,只是4個小時內能跑完400多公里的路程到達凡城,我心諗有冇咁快呀?不過就算是屈錢價又好,又或是難以至信的超快車程又好,只要能盡快離開Malatya,不用在這裡虛度光陰便好了。

果然過了一會便來了輛老爺小巴接了我和另外幾個乘客到市區裡的dolmu中巴車站,中途小巴又回到剛才的舊長途車站,原來在這裡也能買到中巴的車票和有接送服務,難怪今早那班日韓團友要來這裡啦!在土耳其文裡中巴車叫dolmu,主要是指行走城鎮鄉村之間的短途巴士,其實只要細心一想本地人是如何坐車到鄰近的城鄉辦事探親呢?他們總不會等到天黑才去坐長途巴士,然後要在半夜三更落車咁戇居吧?所以一定會有這些在白天行走鄰近城鄉,班次頻密,收費相宜的dolmu中巴車,只是不知為何在那本號稱背囊友天書的LP中東裡邊,基本上是沒有提到dolmu中巴車,就只會一味叫讀者坐飛機和長途巴士旅行,真是廢柴之極,反而是以節儉注稱的日本背囊友所專用的旅行書“地球之步方”裡,才會介紹到這些既經濟又方便的地區巴士。

在dolmu車站裡我給Diyarbakir巴士公司的職員塞進一台褔特中巴車裡,不到一分鐘便客滿開車,這時我見到巴士檔風玻璃上貼了一張A4紙,印著“Y3-Elazig,Y4-Diyar”,加埋只需YTL7,不出所料我剛才是給人屈了YLT3(HKD18)的遊客資訊費了。中巴車在10:30AM開車,下午12時到達Elazig,剛好趕上下一班開往Diyarbakir的中巴,巴士離開了山區便來到土耳其南部仳鄰敍利亞邊境的廣闊平原,南面的敍利亞便是酷熱的沙漠地帶,所以在正午的太陽之下,車窗關緊但又沒有開空調的中巴車給烤得如焗爐般,真是熱死人了。

從Elazig到Diyarbakir大約要3小時的車程,當中巴車走了約一半路程來到平原上筆直的公路時,有一輛另一家巴士公司Friat的巴士從後邊追上,於是在開車的年輕司機便不理老司機的責罵,拼命踩盡油門要反超前,可是老爺車的性能有限,人家Friat公司的巴士把我們越拋越遠,你追我趕的鬥了一個小時,最後在快要入城前的一刻我們還是給人家甩掉了。

本以為入到城市很快便可去到長途車站下車舒展筋骨,可是年輕司機不熟路亂兜一輪後才發現迷路了,竟然又把巴士開到市郊外,要勞煩一直在旁冷眼旁觀的老師傅出手掌軚,可是在回城途中又給交警截停,要再找路兜路回到市區裡的汽車總站,期間我們反覆三次經過一個大西瓜迴旋處,直到車上一眾乘客發火後,老司機只好讓我們在大西瓜迴旋處下車,等他們自已慢慢開車兜圈去。眾人下車後都擠進一輛去汽車總站的面包車小巴,因為我是最後上車,便把大背囊放在車門旁的地上,跟著一名大哥在中途叫停下車,他然後抓著背囊套想把背囊挪開,結果背囊從套子裡應聲掉下,那大哥不知所措地看著手裡抓著的套子和地板上的大背囊,然後一臉尷尬看著我笑了笑便下車溜了,真是給他吹漲,搞到我差點也要發火。

好不容易忍著火氣,小巴終於來到汽車總站,我問同來的乘客去凡城的大巴是在那裡開車,他們才說這個dolmu車站是沒有巴士去凡城,要到剛才在市郊經過的新長途車站才有,結果我只好坐下一班小巴返回去,於是有幸地第四次途經那個大西瓜迴旋處,搞到我以後見到西瓜都會想起Diyarbakir,真是太有緣份了。


因為行衰運, 一個炎熱的下午裡連續見了四遍的大西瓜迴旋處, Diyarbakir, 土耳其東部

小巴帶我慢慢地遊覽一下這個缺乏規劃的新興城市,車子穿過沙塵滾滾,交通混亂,又擠又髒的街道,兩旁都是些同一倒模出來,灰沉單調的水泥樓房,這時我方才想起一個月前在黎巴嫩貝魯特旅店裡遇到的一個美國青年,他說在土耳其東部旅行了一個多月,當中途經的城鎮都感覺不錯,就只有Diyarbakir這地方使他想馬上逃離,跑得越快越好的,這刻我真是深有同感了。

經過一個小時的兜兜轉轉後,終於在下午4時來到市郊新開張的長途車站,剛來到候車大堂便發現剛才鬥車的Friat公司巴士便停在這裡,要是來時是坐Fria巴士,便不用戇居居地在市內的車龍裡堵了一小時車。我買了所謂4:30PM出發,其實是5時才開車去凡城的巴士車票,便在候車大堂裡休息等車,這時突然有個巴士公司的清潔工人拿著手機走過來要我跟他拍照留念,跟著我人有三急去廁所,在入閘付錢時突然又有個九唔搭八的大哥走過來問我叫甚麼名字,連我要去廁所的緊急關頭都唔放過,真係唔通氣。

前去凡城的長途大巴離開Diyarbakir後便沿著山路駛往土耳其東北的山區,開了才兩個多小時便在中途一個小鎮停車晚飯休息,順便讓乘客上清真寺拜神。巴士開了約7個小時才來到凡城,進城前曾在凡湖邊的公路油站停車加油,在車上半睡半醒的乘客都把握時間下車到油站廁所解放,一下車便給從湖邊吹來的寒風吹得發抖,這才想起這裡已是土東的山區高原地帶,回到車上便趕緊從背囊裡掏出風褸穿上保暖。巴士再開了一會便駛進凡城市區,不少乘客就在沿途下車,當來到市中心巴士公司辦事處的終點站時就只剩下我和另外幾個乘客,跟上兩次的巴士旅程一樣,這次又是半夜三更-12:30AM抵達目的地,希望這是在土耳其裡最後一次的夜車了。

我拿著影印舊版LP土耳其的凡城小地圖,向巴士公司辦事處看夜的職員問明方向,便去找LP書中介紹的廉價旅店,本來要找的Kent Otel應是在市中心共和國大道的郵局後邊,尋找時有一個路過的年青人帶我找到了郵局,可是就是找不到旅館,反而見到一些工人漏夜在共和國大道上搭台佈置,又在大街四周掛上連串的土耳其紅色新月國旗,想必是明早要舉行些甚麼大形活動慶典吧?結果我在旁邊找到一間更Cheap的小旅店Huh Otel,一個4人房只收我YTL10一個床位錢,不過看夜的伙計跟我說明早要換回單人間。

旅店的公共浴室和廁所都髒得挺恐怖,怪不得這旅店就算是位處市中心的黃金地段也只能慘淡經營,不過比起在埃及阿斯旺旅店那間永誌難忘的世界級超級污糟廁所,這裡也不過是小巫見大巫,反正我又不會在浴室裡待多久的。匆匆洗澡刷牙後回到房間,倒在床上看看手錶已是凌晨2點,心中一算今早是凌晨4時便起床去看日出,今天由早到晚一直踩了22小時,其中約有17小時是呆在車上度過,一波三折車接著車地穿州過省跑了700多公里,也算是歷來旅行中的一個紀錄了。(2008/12/2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