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9日 星期六

古惑香口膠

今天要去土耳其最後的一站,位處土耳其、伊朗和亞美尼亞邊陲的小城鎮Dogubayazit杜古拜亞提,我8時來到小巴站買票,在售票處又碰到昨天那4位土耳其師奶,她們是要去杜古拜亞提的Ishak Pasa Palace舊皇宮作一天遊,我們都買了9時的車票,可是我卻得不到正常的座位,先是給安排坐到褔特小巴後邊行李倉的特等櫈仔位,過了一會又把我轉到車頭車門的櫈仔位上,暫且充當看門的跟車仔。

開車了,那4位師奶就坐在司機位後邊,司機一邊開車一邊替她們指點山水,不亦樂乎,小巴沿途經過兩個軍方檢查站,因為我剛好坐在門口,所以總是第一個下車,又是排到最後一個上車,而且要等到全車人都檢查過後才能回到車上,在高原山口上的檢查站給寒風吹得發抖,不過因為車裡邊差不多全是女士和老人,所以哨兵都是隨便檢查一下車上的幾個男乘客便算了,故不用在山上吹風太久。因為這裡已是鄰近亞美尼亞的庫爾得族地區,檢查站有些老爺M48坦克和M113裝甲車駐守戒備,一派嚴陣以待的樣子。


Mt Ararat (5,137M), 位於土耳其東部邊境, 是土耳其最高峰, 傳說中的挪亞方舟就在山上

坐在司機旁邊車門的特等位就只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透過巨形的車頭擋風玻璃看風景,途中小巴翻過一處山口後正好看到山谷對面的Mt Ararat雪山,即是全土耳其最高山峰,也就是早幾年香港某個福音電視節目自稱在山頂上發現了所謂挪亞方舟遺跡的雪山,司機停下車來給那幾位師奶解說,我就趁機打開車窗拍照,因為眾人都擠在車廂裡邊看不清楚外邊的風景,那班師奶和坐在後邊的女生都趁機把相機遞過來要我幫手拍照,於是我又權充了一會攝影師。

經過3小時的車程後終於來到杜古拜亞提鎮,小巴在一個熱鬧的市集停車,我剛下車便來了一個英語頗流利的青年上前搭訕,笑笑口說可以“offer information”,其實就是搵遊客生意的拉客仔,我置之不理便向市中心唯一的大街走去找旅店,其實這個小鎮就只有一條繁華的大街,一切所需比如是旅店,旅行社,餐館,車站,網吧都集中在這條大街上,又何需要人為你“offer information”呢?

來到要找的旅店Hotel Erzurum,可是旅店老闆不知跑那裡去了,而且連一個伙計也沒有(都在蛇王?),我總不能自把自為地自己跑到樓上隨便找間空房住下吧?便只好在地下的接招處等老闆回來,過了約20分鐘後才有些街坊發現旅店裡多了個外國人在打轉,便打電話找老闆回來。可是老闆還未趕及回來,便先來了一個自稱是老闆表親的大叔過來搭訕,其實又是想向我推銷一個擺明是屈水的半天旅行團,說是專車送去看山上的舊皇宮和近郊的殞石坑,還吹水說已有一個德國人加兩個韓國人參加了12:30PM的旅行團,稍等一會便可馬上出發,時間又會咁啱啱好?

在旅店房間於好了行李,先在旅店對面一家餐館吃了個加大碼鉢仔Kebap飯,然後才來到幾個街口外鎮外邊的長途汽車站,旅店的伙計仔跟我說在車站旁邊有到山上Ishak Pasa Palace舊皇宮的小巴,車費只需YTL1,十分超值。我在車站外見到幾輛的士在等客,便又過去問問坐的士上山要多少錢,原來包車來回上落山和在山上等一個小時收費要成YTL15,單程也要收YTL10,雖然比那些半天團半了一大半,不過和坐巴士還是沒法比。

就在我跟的士司機問價錢之際,剛才那個自稱旅店老闆表親的大叔又走過來湊熱鬧,原來他的旅行社就開在車站對面,見到我在店外邊跟的士司機談話,便又馬上跑過來盡最後努力搵生意,只是因為成本效益的關係,不論他們倆人如何唱兩簧費盡唇舌也無法搞掂我,見我要過去坐小巴了,那個的士司機便眼仔碌碌地拿出一包香口膠說要請我吃,我見那包香口膠“膠”得出奇,心知有古怪,不過他們兩人一派“熱情好客”地堅持要我吃上一塊香口膠才走,我也就應酬一下他們裝模作樣地“拿”一塊香口膠,果然不出所料我的手指尖便給“電”了一下,原來那包假香口膠是會發出靜電整蛊人的古惑玩意,那個兩大叔見我中計便樂得哈哈大笑,就算造不成生意也可開個玩笑自娛一番,認真無聊。

來到小巴站才知剛好走了一輛小巴,於是又在小巴上乾等了大半個小時,直至突然間擠上了大班土耳其大學生模樣的青年男女遊客才客滿開車,小巴經過鎮外的軍營才上山,軍營裡停泊了長長一排的老爺M48坦克,相比昨天在凡城見過的黑應直昇機,這些60年代的坦克也可算是老古董了,不過拿來應付庫爾德遊擊隊卻是卓卓有餘。小巴花了約20分鐘便來到山上的舊皇宮外,今天好像是土耳其的公眾假期“共和國日”,山上的草地早已擠滿了一家大細來郊外野餐,燒烤和曬太陽的家庭,當然還有不少細路和年青男女通山追趕奔跑,你追我逐的不亦樂乎。


Dogubayazit - Ishak Pasa Palace, 一千零一夜 + 波斯風格混合的皇宮

我先跟著一班細路爬上山崖上已經荒廢破落的堡壘,那些裡可以看到下邊的舊皇宮和遠方山谷對面的雪山,之後才到充滿一千零一夜氣氛和波斯風格的舊皇宮裡遊玩,在舊皇宮裡迷宮似的走廊和房間裡胡亂遊蕩時,竟然又碰上昨天在凡城跟我問路的那對外國夫婦,一聊才知大家明天都是要去伊朗,說不定到時可能又會再碰面呢?我在皇宮裡流連了兩個小時才離去,在出口的停車場找到一輛正要下山回城,擠滿了土耳其男人的小巴,坐了一趟順風車回到鎮上去。

Dogubayazit - Ishak Pasa Palace, 精緻的石雕花紋, 在日光下份外細緻分明
Dogubayazit - Ishak Pasa Palace, 飯廳的遺跡, 天花在戰火中給破壞後, 反而在藍天下反能看到牆壁和廊柱上精細的花紋雕刻

回到鎮上時還未到黃昏,便先到巴士站附近一家茶座吃了塊蛋糕和熱茶當下午茶,剛巧見到有個伙計在打雪糕,便又點了杯土耳其雪糕吃,這可是在中東的旅程中最後一次吃到香滑煙韌的美味土耳其雪糕了,跟著在大街上的網吧尋找到能輸入英文的電腦上網時,又再碰到那對老外夫婦在上網,不用等明天便又碰上了。

下午茶時間, 嘆杯熱茶, 再吃口土耳其雪糕, 靈感所至便寫上幾句遊記, 偷得浮生半日閒, 不亦樂乎
起好食的燒雞翅晚餐, 事後總結全個中東行程, 以土耳其的菜餚最有特色和水準, 再加上土耳其咖啡和雪糕作為飯後茶點甜品, 實是中東第一

在旅店對面的餐廳吃了一頓我在土耳其裡吃過最好味道的Kanat Sis燒雞翅晚餐,回到旅店二樓的小客廳時遇到了兩個老外住客,他們都是剛從伊朗過來,其中一個德國人還是一路從印度騎單車經過巴基斯坦、伊朗來到土耳其,說要一路踏回德國去。大家說起申請伊朗簽証的煩麻時,德國大哥說他為了省卻中間人剝削,便自己跑去新德里和伊斯蘭堡的伊朗大使館申請簽証,結果當然是失敗收場,後來他自己發電郵至伊朗德黑蘭的外交部查問,那邊的職員說可以先在網上申請,著他再到巴基斯坦西部城市奎達的領使館辦理餘下的手續以拿取簽証,於是他便大安旨意地慢慢騎單車到奎達,來到奎達的伊朗領使館時才得知德黑蘭那邊壓根兒沒有批出他的簽証申請,領使館的職員只好著他每天都過去看看,於是他便連續一個月天天都跑去領使館等簽証,結果到最後還是要付錢給中間人才弄到伊朗簽証,伊朗外交部那幫專門屈外國遊客簽証錢的傢伙真是混帳極了,在座各人都深受其害,深有同感。(2009/1/2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