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1日 星期一

發神經

今天一早6時便起床,趕去坐頭班巴士到市郊的長途車站,因為今天要坐起碼10小時的長途巴士到伊朗首都德黑蘭,哇!成10個鐘頭咁長,就算坐到最早一班的巴士,最快也要到下午5時多才到達德黑蘭,跟著還要坐車入市區找旅店住,想來又是漫長奔波的一天了。

早上6時半便離開旅店,坐頭班巴士不用塞車約10分鐘便來到市郊的車站,剛好可以趕上頭班7時半開去德黑蘭的長途巴士,這次坐的是Volvo富豪巴士,果真是較新淨舒適,而且還長開空調,只不過我座位的座塾早已給人坐扁,於是在這趟10小時長的車程由一直就像坐在一張硬板櫈上,真是好不舒服。伊朗的長途巴士不像土耳其的同行般時常在公路邊的休息站停車飲茶,除了在公路口停靠上落客外,中午就在路邊一個休息站停車午飯,不過我見餐廳的環境麻麻,還是吃昨晚在麵包店買的甜麵包當午餐算了。

巴士在下午5時半才抵達德黑蘭汽車西站,車站就在市郊的機場對面,從車站走出來就見到一個十字路口迴旋處Azadi紀念碑,我在那裡路邊學人家截了一輛往北行的share的士(IR1,000),跟司機說要去地鐵站“Metro”,的士便送我到約3公里外的一座行人天橋底下車,司機打手勢叫我過對面馬路沿著一條小街走進去,過了行人天橋後便見地上一地都是用完的地鐵車票,於是我跟著車票沿著小街一路行,果然行了一會便來到Sadeghieh地鐵站。


Sadeghieh地鐡站

我坐藍色線到市中心的Mellat站下車(IR1,250),坐地鐵大約15分鐘便來到市中心了,真快!出到地面不一會便找到旅店Mashhad Guesthouse,今天真是一路順風順水的沒有遇到甚麼大的阻滯,可是來到旅店裡,老闆跟我說多人大房已經住滿,而且因為正值裝修,所以已沒有空餘的房間,看來又要出外找其他的旅店了。正當我十分失望正要離去時,另一個大叔(旅店經理)跟老闆說好像還有一間單人空房,不過再過兩天便也要進行裝修,問我究竟要住上多少天?哈!我剛好也只打算在德黑蘭留上兩晚,於是便有房間可住,真是太好了。

之前在綱上找伊朗的旅行資料時,曾看過某個香港人到德黑蘭玩了幾天的網誌(好像是用7天期限的機場落地簽証到伊朗的),說天天都要吃一餐美味非常的伊朗烤雞肉串飯才過癮,我昨天整天都是吃熱狗和Pizza,今天的早午餐也只是咬麵包,所以想起“美味非常的伊朗烤肉飯”便流晒口水,在旅店安頓好後便馬上跑到大街上找吃去,就在旅店附近找到一家小飯館,可能就近背囊友常住的廉價旅館區,所以竟然有個英文餐牌,一頓烤雞肉串飯承惠IR27,000(HKD30),在坐一程長途的士也只是IR20,000(HKD22)的超低消費水平的經濟裡,這頓飯真係幾高消費,起碼比吃熱狗貴上兩倍,不一會伙計便送上一碟白飯,一碟薄餅和洋蔥片,和主打的一串烏黑黑的烤雞肉,一個烤蕃茄和一條青椒,白飯伴碟的還有一塊平常在“大記”吃西式早餐用的紙包牛油,不知是用來送飯還是揩在肉串上吃的呢?當我滿懷期望地品嘗一下那串雞肉,噢!跟之前在土耳其吃了兩個星期的各式Kebap烤肉相比,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水平...土耳其和中東的Kebap實在是好吃得多了,不過當吃了一天的熱狗和Pizza後,偶已能吃上熱騰騰的烤肉串和白飯已是很不錯的了。


伊朗的烤雞肉串飯 + 伊朗可樂一支

在士多買了幾支水回到旅店,便遇到另一個房客-希臘大嚿大叔正在教訓那兩個在旅店裡打雜的伊朗變態少年,那兩個伊朗少年好眉好貌,但是不知是否因為工作苦悶,加上嚴格的回教社會生活規條壓抑了青少年正常的生理發育,在無拖拍無異性的生活下窮極無聊地互相自我娛樂,以發洩多餘的精力,他們的神經行為包括:

一, 揑著自已的喉嚨直至快要窒息才放手
二, 不斷咬著自已的手臂,咬到滿手臂都是牙印和口水
三, 兩條友仔坐在前台旁邊的梳化上扮打JJ

以上發神經行為必定只會在住客面前免費表演,以作娛賓

因為這兩人出位的發神經行徑,希臘大叔尊稱他們兩人為神經1號和神經2號,不過我發現這兩條神經友仔是不會在老闆和經理等人在時發作,而是喜歡專門在住客面前搞搞震,可能D變態佬覺得有人睇到才夠剌激吧?

所謂強者自有強中手,一瘋還有一瘋癲,晚上我和希臘大叔在前台的梳化聊天,這兩條神經仔又跑到希臘大叔和我面前發神經,希臘大叔終於頂這兩條友仔唔順,當神經1號玩完揑頸後,正在喘著氣一臉高潮後的滿足樣子時,希臘大叔突然發難沖上前上使勁用雙手揑著那小子的喉嚨,嚇得旁邊的神經2號撲上前去拼命想拉開希臘大叔,但是又唔夠人家大嚿,最後希臘大叔又唔係要攞佢命,當然會自動放手,但神經1號已嚇得面無人色了。

過了一會神經孖寶又按奈不住,今次是玩咬手臂,正在咬得不亦樂乎之際,老闆和經理便回來開工了,這時希臘大叔便即過去投訴,模仿著神經孖寶咬手的動作再指著我,說那個兩傢伙嚇壞了那個新來的香港客人“Poor HK guy”,攞埋我來過橋,跟著劇情的發展當然是老闆和經理追著那兩個小子打了一頓教訓一番,當然自此之後那兩個小子不敢再在我面前做古怪了。不過在老闆走後神經孖寶又再對著希臘大叔搞鬼搞馬,希臘大叔見他們又發作便又追上去教訓一頓,我想其實是那對神經孖寶平日實在是太無聊了,就算對著一般住客扮嘢,人們大都只會當睇佢唔到,其怪自敗,但難得希臘大叔每次到最後都忍不住有反應,所以才常常在希臘大叔面前扮嘢來逗他,要有互動先至好玩嘛。

先此聲明,希臘大叔絕對是正常人,只是為人較為認真而已,他說人到中年已賺夠錢可以提早退休,在雅典有3家公寓收租,生活無憂,又喜愛拍攝,故經常出來作長途攝影旅遊,上年他跑到中國北京教書,然後從北京出發,經過西藏和新疆,再經巴基斯坦來到伊朗首都,一路已經旅行了8個多月了,跟著便要取道土耳其回家去,因為沿途不斷拍照,故行李裡已帶著有300多卷用過的菲林,還有約1000卷菲林寄到北京朋友的家裡,打算待6月初回到家裡後處理,可是他又已計劃好8月時再去非州攝影旅行8個月,睇怕回家後都要開通宵曬相,原來退休生活都可以咁忙碌。(2009/1/3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