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4日 星期四

人山人海

今日唔駛趕巴士,所以可以睡至日上三竿,自然甦醒,感覺實在是太舒暢了。因為今天伊朗總統會到伊瑪廣場演講,講台就正正架設在伊瑪清真寺的門口,想來今天不可能到伊瑪清真寺,便決定中午到舊街市裡邊的大清真遊覽,不過因為明天便是周五,所以還是先要趕在周未前到伊瑪廣場的郵局寄張明信片回家,來到伊瑪廣場便發現廣場的南邊部份已經清場,幸好趕在郵局中午關門前把明信片寄出,在從途經伊瑪廣場附屬的大巴扎走到舊城區的大清真寺時,發現巴扎裡的店舖都已經關門,看來也是要配合下午的政治集會而提早半天收市,如果這事改在香港的旺角女人街發生,一眾商戶肯定暴動都有份了。

在郵局傍邊, 伊瑪廣場周圍的有蓋巴扎, 這條小巷是黃銅工藝坊

大約在中午過點便來到大清真,大清真寺外附屬的市集還在營業,店舖主要都是賣些肉食蔬果和日常用品,巴扎的小巷裡擠滿了在買菜的家庭主婦,混在清一色黑袍被身的人潮之中,感覺有趣,這裡可比剛才冷清清的的伊瑪廣場熱鬧生動得多了。剛來到中東旅行時,起初見到市中心的大清真寺旁總是有一個熱鬧的市集,還以為市集是因為清真寺人流集中而應運而生的,後來才知道這些市集都是附屬於清真寺的,市集的租金收入是用來支付清真寺的日常開支和維修費。

大巴扎Bazaar-e Bozorg, 適逄周四下午, 半日市加上總統到訪, 中午過後差不多整個巴扎都休息

皆因在伊斯蘭世界裡,自古到今修築大清真寺都是一項大事,過往的哈里發,國王和蘇丹,都會以修建漂亮宏偉的清真寺來表示對真主的敬仰,順便用來流名後世和收買人心,可是偉大的清真寺的建築費一般都是天文數字,為了省錢,聰明的當權者都會在清真寺前面順便蓋一個大市集用來收租,而大清真寺的選址都會是城市中心最繁華的黃金地點,於是連綿不絕的租金收入便可支持清真寺的開銷,自給自足,而且以修築清真寺為名來收地也是不用出錢的,各位土地被充公的苦主就只好當是向真主做出點謙卑的奉獻吧!

大清真寺Jameh Mosque
大清真寺Jameh Mosque的拱門下

在人山人海的市集裡找到清真寺的入口,才知道清真寺在中午12時至1時半是禮拜時間不對遊客開放,在清真寺的內庭轉了一圈出來,便發現剛才在市集裡的人潮已經散去,剎時間熱鬧的市集變得水盡鵝飛,原來又到了漫長的午休時間。因為連市集外邊的熱狗檔都已關門,我只好餓著肚子回到清真寺裡,坐在內庭東邊的大拱門下,吃著帶來的士力加朱古力條當午餐,寫寫遊記等夠鐘。終於等到2點,便又跑回門口的售票處買了票,才到清真寺的主殿和各側殿內參觀,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清真寺的宏偉建築,反而是一幅藏在過去供皇室專用的偏殿裡的精細石刻聖龕,上面幼細的花紋幾可與伊斯蘭傳統細密畫法的畫功媲美,古代的石匠竟能在石頭上雕刻出如此精細的圖案,其工藝精湛超群,流存數百年後仍能令人嘆為觀止。

大清真寺Jameh Mosque禮拜殿內
大清真寺Jameh Mosque, 正在溫習功課的女生
大清真寺Jameh Mosque內供皇族專用的禮拜堂內, 有著伊朗最精緻的石刻聖龕


參觀完大清真寺後我又特意回到伊瑪廣場,看看能否一睹令美國薯仔總統為之頭痛的伊朗總統風彩,可是只見廣場上早已擠滿了民眾,山人山海的根本看不到在廣場另一端的講台,想來廣場上已有過萬人在等開show,正當人人都想往前擠的時候,這時卻見一群青年高舉著橫額拉大隊離開,後來才知他們是來向總統抗議而給警察趕走的。

Si-oSeh Bridge

既然無法看到伊朗總統,便先回旅店小休一會,再坐巴士到市區南邊看看河上古老的33孔波斯石橋(Si-O-Shen Bridge),因為還不知道要先買車票才上車,故一見巴士停站便跟隨著其他乘客擠上車裡,巴士裡擠滿了趕去伊瑪廣場看總統演說的民眾,一眾乘客看著一個外國人和他們一起迫巴士都覺得蠻有趣的,一路上似笑非笑的盯著我,不過經過在伊朗多天的注目禮洗禮後,早已是見怪不怪了。

今天因為總統到訪,平白讓市民在星期四下午多出了半天假期去聽演講,不過不少市民卻趁著這周未前額外的半天空檔,寧可一家大細拖男帶女的來到古橋河堤上的公園野餐遊玩。當我下午來到33孔橋時,古橋左右兩岸的公園草地上都早已被各個家庭的地毯陣佔領了,此時還有不少人是傴僂提携,扶老携幼的全家出動湧到公園裡享受家庭樂,人山人海的好不熱鬧。而霸佔到地盤的,想當然大人就是懶洋洋地賴在地毯上喝茶聊天曬太陽,像是有說不完的話題,小孩就在旁邊追逐嬉戲,發洩用不完的活力,跑累了回到地毯上吃甜點,我想這樣湊細路的方式可真是省時省力。回想在香港要有像這樣全家總動員的活動,除了過年和紅白二事之外,一般頂多是每周未一次的飲早茶,只是一家人就如陌生人搭枱食飯般,各自圍在枱邊默不作聲,大人專心睇報紙,細路就專心玩NDS,年青的就心不在焉的玩手機短訊,等著趕去拍拖逛街,那會有如伊朗人那麼熱衷大家庭去公園野餐聚會那種興高采烈的心情呢?


Khaju Bridge
Khaju Bridge, 橋下拱門裡的眾生相
黃昏時份, Khaju Bridge

我沿著河堤朔流而上尋訪河上各座古橋,來到Khaju Bridge時已近黃昏,我便坐在河堤的石級上等看日落,這時有一個大叔走過來跟我聊天,他是一個退休的民航機師,在晚飯前從家裡溜出來散步閒逛,想當然他又是問我在中東旅行中必然會問遊客的問題:“你結咗婚未呀?”我想當然是回敬標準答案:“No Money, No Honey!”這樣好奇的中東人就會問:“乜香港娶老婆要好多錢嗎?”“喺呀!冇錢點買樓呢?”

大叔跟著又問我香港和伊朗的生活有沒有甚麼不同,我說其實全世界人們的日常生活都是差不多,不外乎是上班上學,成家立室後便是生孩子買房子,為著討生活而忙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大叔便問我會否也和普通人一樣,也會結婚和生孩子呢?我頓時啞口無言,過了一會才回應道:“或許會吧?”過往我一直以來都沒有多想這些成家立室關乎人生大事的問題,慣了一個人自由自在,不過在中東旅行時見到這裡還流行著傳統的大家庭,閒時全家人出來遊玩共敍天倫,嘻嘻哈哈樂也融融的,便不其然再去細想家庭的傳統意義,和反思我們為了所謂現代化的生活而終日營營役役,在不知不覺間所犠牲了些甚麼。

和大叔聊天時,竟然又來了兩個女生加入,在中東這個嚴守男女之防的保守國度,尤其是伊朗這個設立了宗教警察來強制執行伊斯蘭教義的國家,年青女生要和陌生男性,特別是外國人談話可是難如登天的,不過這時剛好有個老成持重的大叔在場,加上我看來又不像是壞份子,她們才會放膽一試和我用英文聊聊,她們兩人正在伊斯法罕讀大學,對外面的世界充滿著強烈的好奇心,雖然話題不外乎都是問問你對伊朗的感覺如何,這裡好不好玩之類的簡單問題,不過能夠有機會聊上幾句,已是十分難得了。


Khaju Bridge上層的柱廊
日落, Khaju Bridge
Khaju Bridge的夜景
Khaju Bridge上, 晚上燈火通明

看過古橋的日落和橋上橋下伊朗人們的生活點滴後,也是時候回旅店休息,一路走回到33孔橋,發現入夜後聚集在河堤公園野餐遊玩的人群比白天時還多,真是全城總動員,十分墟冚!這時才是晚上8時多,我想這裡集結了過萬民眾的消費力,附近應會有些像樣點的食肆,果然就在33孔橋對面的街角便有一家賣傳統羊肉薄餅的小餐館,終於不用再咬冷冰冰的熱狗了!

伊斯法罕的羊肉薄餅
伊斯法罕的羊肉薄餅, 竟然仲有百事可樂

吃飽飯後本想坐巴士回旅店,這時我已知道搭巴士是先要在站台買車票的,可是卻發現這時才是晚上9時半,路邊的車站售票亭都已關門,街上也沒有巴士行走,於是只好慢慢走路回旅店。中途經過一家雪糕店時,便又買了支珈琲雪糕甜筒邊走邊吃,味道很不錯,沿途迎面而來的伊朗人見到半夜三更有個“老外”在街上像小孩子一樣吃雪糕,都像是見到火星人登陸地球般,對著我手指指的嘻嘻笑,真是大驚小怪,乜冇見過外國人食雪糕咩!(2009/3/1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