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0日 星期三

雄雄聖火

早上9時許便自然甦醒,從地下室爬到旅店的內庭一看,只是今天陽光普照,便馬上抓著照相機飛奔到旁邊的大清真寺,趁著早上天清氣爽光線充足到處拍照,不枉我昨日決定在雅茲德多留一天,之後又在古城裡遊蕩了好一會,又到大街上的雪糕店吃了杯軟雪糕,在11點左右趕在中午的烈日來臨前回到旅店裡,這時便見那位英國大哥已在庭園裡的大床上攤著,自得其樂地抽煙和喝咖啡,我便告訴他外面難得陽光普照,正是拍照的好時機,要是到了中午日照轉移,大清真寺的牌樓便會轉到陰影下面了,於是他便抓著照相機飛奔出去。

大清真寺的正門
大清真寺內庭
大清真寺的側門
古城裡的小巷和風樓Windtower
風樓和唔知用來做嘜的圓頂房子
冇乜特別的亞歷山大監獄

中午烈日當空,實在不宜在太陽底下四處路,可是整天留在旅店裡又無所事事,於是我便跑到外邊的網吧上網,順便又到士多買了支冰凍的大可樂,可以一邊上網一邊飲汽水。伊朗的網吧都叫做“CoffeeNet”,不過卻只有上網,沒有咖啡賣,我順便在網吧內把照相機SD卡的相片抄到CD上,抄了3隻CD咁多,差不多有成2G,可以把整張2G的SD卡空間都清出來供餘下的行程用,抄CD是頗費時間的工夫,這時來了一位女士在等用電腦,大概也是要抄CD吧?網吧的哥哥仔老板跟我說這位女士也是香港人啊,大概以為老鄉見老鄉肯定會有很多話要說吧?其實今早我在雪糕店也見過她獨自一人在吃雪糕,只是這位香港女子可能等電腦等得不耐煩,黑口黑面滿面怒容的十分之Cool,好像是吃了幾斤火藥般,咁我又豈敢跟她打招呼呢?

軟雪糕

下午回到旅店的庭園旁邊的圓拱頂大廳,坐在一邊繼續飲可樂寫遊記,天空中一點風都沒有,隨著太陽掛得越高空氣就變得越悶熱,這時同房的那4個韓國人又來到大廳,坐在一張枱邊玩啤牌,那幾個韓國妹一邊玩一邊興奮亂叫,十分投入,可見不獨是中國人聚在一起便會吵鬧,原來韓國吵鬧起來可跟我們不相伯仲,此外他們又把大廳唯一的一把電風扇開著對著他們自己吹,直至過了一會來又了幾個外國遊客把風扇調至轉動,大廳才沒有那麼悶熱。

下午5時許我走到Amir Chakhmaq廣場去,一出門便見到停了一輛十分可愛的藍色老爺小跑車,車子掛著歐洲車牌,不知是誰有這般興致老遠從歐洲千山萬水的開著這台小車過來自駕遊。想不到來到廣場又見到那幾個嘈喧巴閉的韓國人,大家都是來等Amir Chakhmaq牌樓在黃昏時份開放給遊客參觀,過了一會才有一個老伯拿著鎖匙過來“開門營業”,我幫老伯搬好枱櫈架好“售票處”,那班韓國人就只會擠在門前準備一開閘便往牌樓上沖,慌死蝕底咁。


Amir Chakhmaq
從Amir Chakhmaq頂層俯瞰雅茲德古城

Amir Chakhmaq牌樓的頂層是古城裡的最高點,在牌樓頂上可以俯瞰全市,遠眺城外的沙漠和山脈,實是看日落的好地方,只是老遠西方的天邊掛著大片烏雲,剛好遮蔽著西下的夕陽,使得天色很快便昏暗起來,雖然拍不了照片,但是風景還算不錯。在樓頂上我又遇到一個法國大哥,原來他也是住在絲路旅店裡,今天才開著一輛老爺雷諾牌小車來到雅茲德,原來旅店門外那台小車是他開來的,說之後還要一路開往巴基斯坦和印度去。

跟著我穿過古城到外圍的拜火教聖殿去看聖火,大家如果看過倚天屠龍記,都會記得那個為了廢柴張無忌而犧牲了自己終生幸福的小昭,她就是波斯明教~不!應是袄教,又稱為拜火教(Zoroastrianism) 的聖女教主了,不過小說歸小說,其實拜教並沒有所謂的聖女教主,所以來到拜火教聖殿也不會看到小昭的痕跡,那個聖火也不是甚麼武林聖火,放置聖火的是一座現代建築物,微弱的聖火就在一個烏黑的房間裡緩緩的點燃著,遊客就隔著一塊大玻璃在外邊一個光亮的房間參觀,因為火光微弱,遊人要貼到玻璃面上才能看清楚那丁點的聖火,這和我當初以為是在一座歷史久遠、建築宏偉的大理石神殿中央,有一叢雄雄聖火閃耀地燃燒著的想像想差甚遠矣。

看過聖火出來,只見烏天暗地,風雲色變,陣陣強風刮來漫天沙塵,看來剛才在Amir Chakhmaq牌樓頂上看見遠方西天的那團黑雲正在迫近,我便馬上加快腳走回古城中心的旅店,以求趕在沙塵暴吹襲前回去。在古城中走到半路經過一座有5座風樓圍著地上一個圓拱的建築,不知是有甚麼用途的,只見圍牆的大門沒有關上,這時有兩個本地青年坐電單車經過見我站在門外往內瞧,便下車揮手叫我下去看看,我心想進去瞧瞧也不會花多少時間,便跟著兩人沿著地道鑽到圓拱的地底,才發現地下只有一個廢棄了的水池,地面的5座風樓是給地底的水池通風的,只見水池裡也沒有多少水,反倒是遍地大堆垃圾,真是沒趣,回到地面那兩個青年一臉尷尬地問我能不能跟他們拍照,原來兩人都各有一部能照相的手機,隨時隨地都能拍照,十分方便。


咖哩駱駝肉飯

回到旅店前我又跑到Oriental Hotel屋頂的餐廳吃晚飯,今天伙計介紹我吃駱駝肉,味道和牛肉差不多,不過總好過天天都吃熱狗,烤雞和羊肉,入夜後不久外邊的沙塵暴便刮完了,一時間天朗氣清,想是平日飄浮在空氣中的沙漠塵粒都給剛才的強風不知吹到那裡去了,正好讓我一邊吃晚飯一邊欣賞玻璃屋外大清真寺圓頂和宣禮塔漂亮的夜景。

晚上的大清真寺
晚上的大清真寺門樓
Oriental Hotel的內庭

晚飯回到旅店,在庭園裡遇到一個今天剛到的日本女仔,近來在土耳其東部和伊朗都甚少遇到日本遊客,難得韓國人比日本人還多,真是古怪。她昨天才從巴姆古城過來,她告訴我巴姆古城的廢墟已經封鎖不讓遊客進入,已沒有甚麼好看,瞧過10分鐘便足夠,看來我真的可以不去巴姆了。她之後也是要去巴基斯坦,只是早兩天前日本駐德黑蘭大使館打電話給她,千叮萬嚀叫她不要到伊朗東部旅行,說那裡十分危險,外國人禁足芸芸,於是她便只好回去德黑蘭領取巴基斯坦簽証後,再買機票飛到巴基斯坦去。我想日本大使館對身處海外的國民真是照顧周到,相比之下香港人在海外就像沒有身份的孤兒仔般,出門遠行還是靠自己好了。至於伊朗東部邊境是否真的已向外國遊客關閉,外國人不得進入等說到實牙實齒的傳聞,就等我過兩天親身去體驗好了。

回到地下室的大房,那幾個嘈喧巴閉的韓國人在黃昏時已坐火車走了,8個床位的房間就只剩下英國大哥,法國司機,日本女仔和我四個人,但是感覺上空間卻像是寬闊了不止一倍有多,而且還十分安靜,我想今晚應該可以睡得更加香甜,等陣發番個好夢先。(2009/5/2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