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6日 星期日

奇石林立

本來想學昨天旅遊團那個日本仔慳時間的方法,計劃今早先到Goreme Open Museum,下午時再坐長途巴士去土耳其中部的Amasya(2PM, 8hrs),可是今早起床發現喉嚨痛還未好,便決定不要這麼頻撲,今天還是留在哥樂美多休息一晚,明天才坐巴士去伊斯坦布爾,下周才去Amasya。

被抹去臉孔的大天使畫像,哥樂美露天博物館

清早時份遊人稀疏的哥樂美露天博物館

早上8:15AM便來到Goreme小鎮旁邊的Goreme Open Museum,從小鎮沿著公路走到露天博物館大約要步行半小時,臨近博物館停車場前有個搵笨路牌,指示遊人兜遠路走進一條開滿賣旅遊紀念品攤檔的通道,其實沿著公路往前行,博物館入口就在停車場後面,博物館門票YTL15(HK$90),博物館在早上8時才剛開門,這時場內沒有幾個遊客,讓我可以安靜舒適地慢慢欣賞場內的煙囪山洞教堂裡的拜占庭壁畫,不用人迫人爭位,真是太好了,直至10時過後一車車的旅遊巴載著大批旅行團開始湧至,我才施施然地離開。

離開博物館時我在出口處遇到昨晚在旅店聊天的加拿大大叔,我問他為何只見他一個人,他答原來他和太太一早便來到博物館參觀,可是遊了一會後太太便自己拿著相機周圍影相,不知跑到那裡去,玩到連老公都忘掉了,所以大叔便只好無奈地在出口等太太玩夠本出來。


山洞教堂內的壁畫

在露天博物館出口對面還有一個外表不甚起眼的山洞教堂,可是內裡的聖經故事壁畫比博物館內的山洞還要精彩,到露天博物館遊玩時千萬不要錯過。跟著我沿著公路走回小鎮時,經過一片開滿黃色小野花的田野,沿著花田間的小徑攀過後邊山坡一片已荒廢的煙囪山洞房屋,便見到山後另有一處奇石林立的山谷,按地圖上標注這裡是Sword Valley。

春天的花田
Sword Valley裡如刀峰尖銳般的石林

跟著又回到公路上,想按著地圖找一處叫Love Valley的地方,不知那裡又會有些麼甚模樣的奇林怪石,走著走著時又遇到Francis和Peter兩口子,我問他們是否也已到過露天博物館了,因為Francis昨天午飯時說過也要一大早在博物館8時開門的一刻便要入內遊玩,好提早避開稍後旅行團的人潮,這樣才可以盡情發揮攝影慾,於是我才以為他們應是在回程路上吧?只是Peter面黑黑的跟我說他們現在才在前往露天博物館的途中,看樣子想是Francis賴床貪睡之故搞到遲了出門,只是這時露天博物館內外都已擠滿了旅行團的遊客,肯定沒法子拍到好的照片了。

Oh my god! Love Valley

Love Valley的入口就在一家酒店的後面,沿著小路一直摸進去便見到一條條巨形的石柱擎天而立,石柱的外形充滿陽剛味道,和男性某一重要器官處於戰鬥狀態時十分相似,看見這些朝氣勃勃躍躍欲發的石柱聚在一起竟有數十根之多,怪不得這山谷會有Love Valley之稱了。

玩至中午12時半才回到小鎮,在長途車站買了明早到伊斯坦布爾的Metro巴士票,因為我之前已來過車站問過幾次到伊斯坦布爾,番紅花城和Amsaya的巴士班次,連巴士公司的伙計都認得我,賣票時還問我決定好要去那裡呢?買好車票後回到旅店吃午飯,我問老闆娘附近還有甚麼地方值得看看,她介紹我黃昏時份可以去小鎮另一邊的Rose Valley玫瑰紅山谷,於是我便決定先睡一回午覺,等到下午4時冇咁熱才出發去玫瑰紅山谷。

睡飽午覺後便出發到玫瑰紅山谷去,沿著公路走了半個小時,經過一個垃圾推填區和一個騎馬場後才找到山谷的入口,我沿著羊腸小徑摸進山谷裡,走了好一會便來到幽谷中一塊種植葡萄和蘋果樹的小果園,便向正在田裡工作的一對老父子農夫問路,老爺爺給我指路後,我繼續前行穿過幾段山洞隧道,經過在山谷裡一輪尋幽探秘後,山徑終於引導我攀至山脊上一個拜占庭山洞小教堂的遺跡外,旁邊山洞開了一間小茶座,看店的青年問我後面還有沒有遊人,我說一路上就只有我一人而已,看來他今天可以提早收工回家去。


日落時份粉紅色的Rose Valley

在茶座坐了一會,又有兩個大哥坐電單車從另一邊的小徑上山來,不過他們可不是遊客,而是專程過來茶座老闆吹水和看日落的朋友,其中一個大哥原來是意大利人,因為喜歡這裡的風光便留在哥樂美工作,他在一間地毯店裡招呼日本遊客(他會說日文!),還找了個土耳其女朋友,看來大有在此落地生根之勢,他說每重逢下班後有空都會到玫瑰山谷上朋友的茶座飲杯茶,聊聊天和看過日落才回家吃晚飯,真會享受人生。

人家有電單車代步當然可以慢慢睇完日落後才開車回家,可是我只是獨自徒步上山,還是第一次到來,還得要趁太陽下山前趕回到公路上,所以不能等到日落便要離開了,真是可惜,跟著又走了近一個小時才回到鎮上的旅店,連同今早到露天博物館和Love Valley前後共步行了8個多小時,真係行到腳仔軟軟。

回到旅店洗過熱水澡後才出外吃晚飯,來到一家叫SOS的小餐廳前見到門前茶座有三個東方人哥仔在吃飯,他們見我一個人在晃蕩便招呼我一起坐下,才知他們分別來自台灣,日本和韓國,只是住在同一旅店裡才認識和約好一同吃晚餐,他們點了當地的特色菜陶罐炖肉和土耳其果酒,我就自己點了一客意大利粉,吃飯時聊聊旅遊經歷,發現大家都是工作賺夠旅費後便辭了工跑出來作長途旅行的,我問為何在會這麼多韓國學生在中東旅行,但是沒有遇到幾個日本和港台的背囊友?經過大家一輪討論後,結論是日本和港台背囊友都要自己賺錢作旅費,而韓國大學生近年流行在畢業後都要出國作畢業旅行,而還未踏足社會工作的畢業生小朋友,花的當然是用父母的錢“Parent’s Money”,真是太幸福了!

飲飽食醉後便結帳回家,我的意大利粉只要YTL5(HK$30),但是他們那頓飯卻要付YTL60(HK$360),原來剛才他們一人飲了一杯的酒每杯要收YTL15(HK$90),真是搵笨之極,稍不留神便又著了道兒。(2008/9/2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