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8日 星期二

藍色清真寺

早上8時起床到旅店頂樓的小餐廳吃免費早餐,Sultanahmet區的老房子都建在海邊的小山坡上,故在頂樓上可以看到陽光普照下蔚藍色的博斯普魯斯海峽,早晨和暖的陽光透過窗戶灑落在小餐廳裡,好讓我在陽光與海景的陪襯下寫意地享受了一頓暖洋洋的早餐,可是一天的好開始。

早上經過蘇菲亞大教堂前的公園

吃過早餐便要去伊朗駐伊斯坦布爾的領事館辦簽証,我在網上查到領事館的地址就在伊斯坦布爾老城區裡,可從蘇菲亞大教堂徒步前往,只是不太清楚詳細位置和辦公時間,便先到旅店地下的接待處問路,一問才知旅店職員中有一個伊朗人,知我將要到他“袓國”旅行便十分熱心地給我打電話去領使館查問,還給我在旅店裡派發的旅遊局地圖上標明位置,待我可按圖索驥找到伊朗領事館。

從旅店走到老城區商業中心的伊朗領事館大約要半小時,拿著地圖十分容易便找到領使館的位置,入到領使館的簽証部排隊辦簽証,辦証的人不多,外國遊客就只有兩三人而已,當輪到我辦証時,我把從那間無良的伊朗網上中介公司花了HK$500大元代辦費買回來到簽証批核編號告訴給柜位裡的使館職員,看著他從一大堆文件中翻弄一輪後找出從德黑蘭外交部寄出的批文,看到是明確批准了我的伊朗旅遊簽証,總算可為這個麻煩難辦的簽証舒一口氣。

我照著使館職員的吩咐拿著回條到對面街的伊朗銀行再付50歐元簽証費,然後把填好的簽証申請表,簽証費入數紙和護照等復印一份,再買個膠folder一併裝好,連同我的特區護照再交給領使館辦証,待明天早上方可取回簽証和護照,雖然是知道簽証已獲批,現在只是尚欠些文件上的功夫,可是一天簽証還未確切地貼到我的護照上,還是不能百分百地肯定我的伊朗遊能按計畫進行,這刻唯一能肯定的是我在這次中東旅行中,為了到伊朗和規避各伊斯蘭國家針對以色列的無聊入境政策而多花的無謂錢,已起過HK$6,000大元了。

辦完簽証後在商業區小街上一家Kebap快餐店吃了頓燒雞翼配米飯沙律的午餐(Kanat Sis),才發覺在土耳其食住交通的物價雖比中東一般水平高出一截,不過食物的味道和選擇就好得多了,至少比在約旦和敍利亞天天咬烤肉包強得多。不知是否在中東天天都是吃烤肉等熱氣食物過多,今早發現喉嚨發炎開始擴散至口腔裡的牙肉,吃過午餐便四圍找藥房買感冒藥和抗生素,跟著又找到一家網吧上了一陣子網才回去旅店吃藥和睡午覺。

午睡至4時才再出外,先跑到藍色清真寺對面的土耳其藝術博物館參觀,館內最厲害的收藏品便是那些掛在牆上有幾百年歷史的巨形地毯,當中大都是過去奧圖曼帝國的宮廷用品,若是平鋪於地上可不是香港那些過千萬樓價豪宅的小客廳能容得下,雖說這些全人手編織的地毯是已用上了幾個世紀後,差不多要報廢丟掉時才被當作國寶般掛起來展覽,但是後人仍可從中欣賞到其細緻手工和精美圖案,我想如有機會能踏足在這些國寶級別的地毯上走上幾步,感覺必定會是“飄飄然”的。


藍色清真寺 Blue Mosque, 修建在原拜占庭帝國皇宮遺址

跟著便到藍色清真寺遊玩,發現光是坐在寺內前庭的門廊下,欣賞蔚藍天色下藍色清真寺美麗宏偉的建築便可消磨剩餘的下午,反而覺得大殿內以半圓穹形建築和牆壁圓拱頂上的精美幾何圖案太過華麗花悄,或許是這樣的豪裝才能彰顯當年奧圖曼帝國稱霸歐亞的盛世國力,只是我個人還是較喜愛其簡潔優雅的外表吧!

藍色清真寺 Blue Mosque, 多層架疊的藍色圓頂和兩旁高矗入雲的宣禮塔
藍色清真寺 Blue Mosque, 大堂內裡的圓頂天花

不少遊客參觀完大殿後,都會像我一樣坐在前庭的門廊下細味清真寺的建築,當中我便遇到一個日本哥哥仔,起初只見他給一大群從土耳其東北部城市Trabzon來作學校旅行的中學生圍著,不少女生還爭著與他拍照,我還以為是甚麼帥哥駕到呢!待圍著他的人潮散去後,他過來用英文問我是不是日本人,原來他一個人從日本跑來土耳其旅行,皆因他在加拿大讀大學時的一位同學的老家就在伊斯坦布爾,故順便過來探朋友,他的朋友十分熱情地招待他住在家裡,可是朋友的家距離市中心的旅遊區約有2小時的車程,那麼每天出來市中心參觀便要來回坐上4小時的車了,光是坐車便已累死,那會有心情四處遊玩呢?在跟他坐在門廊下聊天等日落時,又來了一頭貓過來吃他手上的餅乾碎,唔止係女生,連貓都冧得掂,佩服佩服!

藍色清真寺 Blue Mosque, 夕照下泛著金黃色的大理石外牆

日本哥哥仔說想搬到市中心的旅店住以便到城內遊覽,我便帶他到旅店區看了幾家旅店,跟著他又問我明天能不能一起去玩,可是我明天還要去伊朗領事館取回護照,便跟他說如要搬家的話明天中午可以過來旅店找我,之後便帶他回到蘇菲亞大教堂前的公園,他的土耳其朋友約了他7:30PM在那裡等他一起吃晚飯,看來他今晚還要玩到很夜才可回家睡覺,不愁寂寞。

我吃過晚餐回到大蘋果旅店,在地下大廳又碰到兩個先前在黎巴嫩貝魯特Talal旅店見過的日本仔,本想用旅店的免費上網看看香港新聞,但發現旅店的電腦是看不到中日韓文的,怪不得那兩個日本仔百無聊賴地攤在梳化上,並沒有享用免費上網的優惠了,於是我便爬到頂樓的小餐廳坐下寫寫日記來打發時間等睡覺。(2008/10/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