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3日 星期三

伊斯法罕Esfahan

伊朗和土耳其同樣是中東地區裡幅員遼闊的國家,加上鐵路交通發展追不上時代,國內城市之間的交通主要依賴公路運輸,而且兩國的大城市之間距離遙遠,所以在土耳其多是要坐長途夜車,在半夜三更才到達目的地和要摸黑找旅店,而相反在伊朗就要晨早剛天亮便要起床趕去坐頭班巴士,以求盡量趕在黃昏前抵達目的地,避免因為遲到而找不到廉價的住宿,趕頭趕命,真是辛苦。

長途巴士南站, 德黑蘭

如是者今天要從德黑蘭趕往中部大城市伊斯法罕,早上6時天才光便要起床,6時半趕到附近的地鐵站坐頭班地鐵趕往南面的長途巴士總站,來到車站剛好趕上7時開出的長途大巴,然後要熬上8小時大巴到伊斯法罕去,巴士沿著高速公路在沙漠上飛馳,這時已是春未夏初之際,原應是黃沙萬里的沙漠上竟然偶爾長出了一片片的綠草和小黃花,真是意想不到。

沙漠公路, 德黑蘭至伊斯法罕途中

一路上暢順無阻,下午2時半便來到伊斯法罕市郊的巴士總站,我下車步出車站便要努力避開一路上拉扯攔阻的的士佬,直接走到外邊的巴士站搭巴士,就在我看著剛停在站台上落客的巴士,想認出車子是開往那裡時,有一個在巴士站工作的大叔問我要去那裡,我說要到Takhti區的新體育館,大叔便給我一張車票並用伊朗文寫上目的地,再把我塞上適當的巴士上,不用十分鐘車程便來到體育館外,下車時我想把IR250(HKD0.3)的車費交給司機,他卻耍手擰頭不肯收取,原來在伊斯法罕坐巴士是先要向各站台的售票處買車票的,我剛才匆忙之間可沒有付錢給車站的大叔啊!於是我便不知就裡地坐了一趟霸王車了。

我要找的旅店Amir Kabri Hotel就在體育館旁邊,多人大房裡剛好還有一個床位,真是好采了,所謂的多人大房其實是僭建在門口接待處樓頂上一個只有5個床位的小房間,放了5張床後就只有中間還可放得下一張小茶几,行李就只好放在床下底,真是擠死人了。在伊朗住店還有一個奇怪的規定,就是外國遊客必須把護照放在旅店前台,只有在退房離去時方能取回,不得隨身帶著,如不是出自政府的無聊規定,可能便是旅店怕外國人住店後不付錢偷偷逃跑的防範手段吧?

旅店就只有早上有早餐供應,之後旅客就要食自己,我走到旅店外邊一看就只有街角處有一家家庭式經營的熱狗店還在營業,其他的店舖都是重門深鎖,不知是在休息還是已經倒閉了?我剛才問旅店的伙計為何街上的店舖都沒有開門,整座城市靜悄悄的,是否今天是些甚麼特別的日子假期呢?伙計便說今天和平日一樣沒有甚麼特別,只是現在正是午休時間,大家都下班回家吃午飯和瞓晏覺而己,那可不是和20年前的中國大陸一樣,天天都有全民大午睡活動,可以在伊斯法罕過著優悠生活真是好了。


伊瑪廣場Imam Square, 伊朗總統即將來訪演講, 當地人在講台的大頭海報前拍照留念, 背景的圓頂是Sheikh Lotfollah Mosque

我沿著貫穿全市的大道走去市中心始建自17世紀的伊瑪廣場Imam Square,大道中央和兩旁都種滿了大樹,行人可以在樹蔭下躲避烈日,一路走了約半個小時後再穿過一度拱門,我便發現赫然置身於一個廣闊的巨形廣場中間,這裡便是聞名伊斯蘭世界的伊瑪廣場了。這時才是下午4時左右,偌大的廣場上空空如也的沒有幾個遊人,廣場四周圍都是一道長長的波斯風格的拱門迴廊,迴廊裡邊都是些商店,廣場中間就是一個大公園,中央還有一個大水池可讓遊人坐在旁邊乘涼,只是現在還是太熱了,所以沒有多少人在廣場裡閒逛。我發現廣場南端伊瑪清真寺的大拱門前方正有些工人在搭台,我便走過去八卦一下,才知道是為明天到訪的伊朗總統搭建演講台,聽說是明天中午便會有大形的政治集會,不容錯過芸芸。

Sheikh Lotfollah Mosque 大殿圓頂的幾何花紋天花裝飾

Sheikh Lotfollah Mosque大殿內牆上的精細裝飾

Sheikh Lotfollah Mosque 出口的拱頂走廊

在廣場東面的迴廊中間還有一座較小的清真寺Sheikh Lotfollah Mosque,據說這個小清真寺是以前供波斯國王的後宮專用的,所以便沒有一般清真寺開闊的庭院,裡邊就只有一個差不多完全密封的四方形大堂,大堂四壁和天花的圓拱頂有著近乎完美的藍色小瓷磚貼片手工藝的精細圖案,使人目不暇給,離開小清真寺時差不多到了日落日份,西斜夕照的柔和金輝把小清真寺以精美瓷磚手工作裝飾的圓頂和拱門映照成金色的,不論裡外都是十分漂亮。

Sheikh Lotfollah Mosque, Imam Square
日落時份Sheikh Lotfollah Mosque的大門
日落時份Sheikh Lotfollah Mosque大門上的拱頂

日落時份Sheikh Lotfollah Mosque大門旁牆上的幾何圖案

本來還想得等到晚上在廣場上拍攝伊瑪清真寺大圓頂的夜景,便想在清真寺附近找吃晚飯的地方,然後再回到廣場上拍照,只是發現廣場外邊橫街上就只有幾間遊客價錢的熱狗店,廣場的另一邊就只有一間無人光顧,收費昂貴的傳統伊朗餐廳,我想還是等一會回去旅店旁邊的熱狗店咬包算吧!這時黃昏過後廣場內外忽然間變得熙來攘往的,想是下班後人們都湧出來逛街遊玩,還有不少是一家大細的來到廣場上各占一角,鋪開地毯擺開茶具晚餐準備在廣場上乘涼一宵,大人都是坐成一圈飲茶聊天,細路就在廣場上互相追逐奔跑嬉戲,人山人海的十分熱鬧。

晚上伊瑪清真寺Imam Mosque的大門

當我在廣場中央的水池邊找好位置,鏡頭對準伊瑪清真寺準備玩夜拍時,這時有個扮相斯文20來歲的伊朗青年走過來搭訕,說他晚上在夜校裡教英文,閒時便到廣場上找遊客練習英語,剛開始時他還說正在修讀阿拉拍文和法文,要待大學畢業後再到歐洲進修國際法律,將來還想做外交宮呢!聽來像是志向遠大前路光明的大好青年,可是才聊了一會,突然間話風急轉,他竟然問起我中國的女性是不是很隨便,又十分直接地問在中國“叫雞”要多少錢,認真九唔搭八,大佬你自己因為性壓抑搞到心理發展唔平衡,都唔好在街上周圍去問遊客如何在外國“叫雞”吧!睇怕他學英文和想到外國留學和做外交宮等等一切的原動力,都是因為一廂情願地以為外國是性開放的天堂吧?就是因為遇到這個外表斯文,但是心理不平衡的神經青年,搞到我原本興致勃勃玩夜拍的雅興都一掃而空,好端端的給個無聊人破壞了一個晚上,我便提早打道回府睡覺去也。

晚上穿過己休息的大巴扎走回旅店,中途差點便在迷宮般的巴扎小巷裡迷路,跟著又回到今午光顧過的熱狗店咬包,熱狗店旁邊還有幾間食店,不過都是買些山羊頭湯飯,羊雜燒烤之類的奇怪東西,今晚還是繼續吃熱絇好了。(2009/2/2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