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7日 星期一

Istanbul伊斯坦布爾

早上7:45AM退房,趕著去車站坐大巴到土耳其最大的城市伊斯坦布爾,今天是星期一,故出門時老闆娘正忙著照顧讀小學的兒子準備上學,差點連為我結帳收錢的時間也沒有,同時要兼顧旅店的生意和家庭生活,真不容易。

Metro公司先是派來一輛中巴車從哥樂美車站接了我們幾個乘客到Nevsehir的車站轉車,當中有兩個日本仔也是要去伊斯坦布爾的,我們先要坐巴士到首都安卡拉才可轉車到伊斯坦布爾,在巴士上坐我旁邊的是一位已退休的老伯,說是要到安卡拉探望生病的弟弟,他聽我說要到伊斯坦布爾,便說他在30年前曾在伊斯坦布爾工作過4年,然後回到家鄉Nevsehir一直在政府工作了25年,現在已經退休了,並和兒子和兩個小孫子一同住在家鄉裡,我想他在這大半生中應曾見證過老家不少的轉變吧!

巴士在中午12時後才來到安卡拉的長途巴士總站,作為土耳其首都和中部最大城市兼全國的公路交通中樞,安卡拉的長途巴士總站真是大得出奇,土耳其雖是一個幅員遼闊的國家,可是鐵路發展不濟,國內的長途交通依賴貫通全國的公路網絡,我在車站大堂內發現有上百家巴士公司,售買差不多去到全國任何一個角落主要城鎮的巴士票,想來土耳其人是十分喜歡坐巴士的。

因為感冒和喉嚨痛還未好轉,中午在安卡拉下車時便開始發燒,我便找了車站角落一家快餐店坐下休息,和買了件三文治(YTL3)和一杯熱茶(YTL1.5)當午餐來送感冒藥,一頓超簡單的午餐便花了我YTL4.5=HK$30,真係好貴!後來在去伊斯坦布爾的巴士上又遇到那兩個日本仔,才知他們在大堂的小賣店各買了一條YTL1的熱狗當午飯,我可真要好好地向日本人學習旅遊省錢的方法。


Metro大巴壞車了, 安卡拉至伊斯坦布爾的高速公路上

我們坐下午1:30至伊斯坦布爾的Metro巴士,今次坐我旁邊座位是另一個土耳其大叔,全程在座位上挖鼻孔,實在是無法作出任何交流,但禍不單行的是看似簇新的豪華大巴在離開安卡拉個多小時後竟在高速公路上拋錨了,司機把巴士停在路肩上修車,乘客們就只有下車在旁呆等,搞了大半個小時才可繼續行程。入夜後巴士才駛過橫跨Bosphorus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大橋,進入建立在歐洲大陸上的伊斯坦布爾,過橋時在巴士裡看到車外雷電交加兼下著傾盤大雨,不過來到伊斯坦布爾西面的長途車總站時便剛好停雨,下車時已是晚上9:30PM,又坐足了一整天的巴士。

先前在網上查天氣時知道伊斯坦布爾的天氣會比中東和哥樂美較冷,加上進城時看到下雨,便先在車上把背囊中的風褸拿出來,可是一下車才知道天氣是十分和暖,便又趕著把風褸塞回包內,這時那兩個日本仔一下車跟我說聲拜拜便一溜煙的跑了,慌死我會跟著他們一同進城般的,唔駛閃得咁快吧!

跟著我獨自坐地鐵進城,才發現伊斯坦布爾的巴士站比首都安卡拉的巴士站還要大得多,在車站兩座客運大樓之間轉來轉去一番後,才找到穩藏在兩座大樓中間下層的地鐵站。我坐地鐵一直來到市中心尾站,出站外邊是一座清真寺和電車站,可是這裡的電車看來不像是開往市中心的,我發覺繼續在車站外轉來轉去都是不靠譜的,最後要向在車站站崗的警察問路,才知原來要走過清真寺旁邊的行人隧道和天橋,到後邊另一條大道上的電車站才有電車進入市中心。


蘇菲亞大教堂的夜景

坐電車到Sultanahmet車站下車,埗下車便見到宏偉的蘇菲亞大教堂和藍色清真寺聳立於眼前,心中感嘆經過近一個半月的行程,終於來到曾是東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和土耳其奧圖曼帝國的千年之都,前稱拜占庭、君士坦丁堡,後來更名為伊斯坦布爾的帝都心藏。

伊斯坦布爾的廉價旅店都集中在蘇菲亞大教堂後面,在19世紀以歐式風格重建的老城區內,我問過幾家旅店後才找到了最便宜的Big Apple GH的地下室床位,地下室房間內共有7張碌架床,如果住滿14人後會是頗擠迫的,不過每個床位才收YTL15(HKD90),可算是全城最便宜的住宿選擇了。


午夜時份的藍色清真寺,宣禮塔間的圓穹頂上有一群白鴿在迴旋飛舞,遠看就有如天使下凡般

直到差不多11時才找到旅館安頓下來,出外找地方吃晚餐,才發現這麼晚還未關門的食肆都是些專宰遊客的高消費餐廳,幸好在蘇菲亞大教堂外邊找到一家小賣店裡還有YTL1一條的熱狗賣,這次輪到我吃熱狗當晚餐了。我坐在蘇菲亞大教堂和藍色清真寺中間的公園長櫈上,看著藍色清真寺的夜景吃熱狗,只見晚間照明下藍色清真寺的四座宣禮塔之間,有一群白鴿繞著清真寺的圓穹頂盤旋不散,遠看就有如是一群白衣天使在清真寺上空輕柔地團團舞蹈著般,我還以為是遇見了神蹟呢!(2008/9/2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