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6日 星期三

人頭山上Mt Nermut

雖然今天清晨4點才睡,旅店又是下午1時才夠鐘退房,不過今早我10:30AM便爬起床,皆因LP書中提過Malatya每天都會有一個由旅遊局辦的人頭山Mt Nermut旅行團在中午出發,所以就算還未睡夠都要在中午前跑到街上找到旅遊局報名,要不然錯過了今天出發的旅行團,便又要在Malatya這個小城市多待上一天。

我在旅店斜對面的市政廳公園裡,找到了躲在一個茶座後面的旅遊局小辦公室,旅遊局大叔的英語十分流利,他跟我介紹人頭山的旅行團團費要YTL70(HKD420),行桯包在山頂上看日落和日出,一晚在山頂上旅館的住宿和早晚餐,的確是十分超值抵玩,而且今天的旅行團會已經有8個客人報名了,不過將會在正午12時在這裡集合出發,如我趕不及也可以參加明天的團。我一看手表這時已是早上的11:45AM,還差一刻鐘便到正午,我便說也要參加今天出發的旅行團,煩請他多等一會到12:15才出發,好讓我趕快跑回旅店收拾行裝。

回到旅店匆匆收拾和退房,於12:05分便趕回公園裡的茶座報到,這時已有7個日韓背囊友坐在茶座裡等出發,其中2女1男的韓國人是半個月前在貝魯特Talal旅店的宿友,而那兩個女孩子更在一星期前,我在哥樂美巴士站搭車離開時又碰過一次,想不到大家又在Malatya重遇。我們在茶座等了一會後,唯一參加這個旅行團的土耳其青年遊客才來到,跟著旅遊局的大叔便帶著大伙擠上停在公園旁等候的一台褔特中巴車,司機先開車送坐在車頭的旅店老闆到鎮上一家商店買好今晚的晚餐材料,然後便開了3個多小時車到山區深處的人頭山上。

山裡的風影沒有甚麼特別,於是大家在車上都以睡覺來才發時間。坐在我前排的是一對年輕的日本夫婦,那位太太可是我出來旅行以來見過最漂亮的日本女生了,我和那位幸運的日本哥哥打招呼和聊了幾句,問他們是不是出來渡密月,他說他們倆已經結婚5年了,每年都會花一兩個星期到國外旅行,這趟只是普通的旅行而已,我說你們每年都有一次密月旅行,這樣不是很棒嗎?

車子中途在山裡公路邊一家小飯店休息吃午飯,同行的四個日本人,土耳其大哥和我都有點了午餐,不過那3個韓國人又再次發揮超慳精神,後背包裡拿出今早買但已變得凍冰冰的烤肉卷當午餐,看來他們三人大有打算除今早每人付了YTL70元的團費外,便不會再在這兩日一夜的行程裡再花多餘的錢了。


Mt Nermut 人頭山上的Malatya旅遊局旅館

下午4時終於到達山上的旅店,在海拔2千多米高給寒風刮得光禿禿的山峰上,嶙峋的石坡上還殘留著幾塊未溶化的積雪,雖然太陽還未下山,但一下車便被陣陣的陰風吹得發抖,大家從車上拿回行李後都急急腳擠進旅店的大門裡,跟著旅店老闆為各人分配房間,那3個韓國男女本來想同住一間房,但是老闆說他們3人不是夫婦關係,結果那個韓國哥哥仔便給安排與我同住,一下子由天堂掉回凡間,他只好一臉無辜的樣子巴巴地搬過來,我看著床上單薄的被舖,便趕快把睡袋拿出來放在床上,誰都不理先睡上1小時午覺充充電再說。

和旅行團的團友坐中巴車來到人頭山山頂,下車後還要走幾分鐘才可到達頂峰的人頭土堆

睡了一陣子到5時,大家又再回到中巴車上,坐車到山頂的人頭山丘去,這時大家已把背囊裡的禦寒衣物都拿出來穿在身上,只是那2個韓國女生沒有甚麼風褸大衣,便只有多穿幾件日常衣服,再把洗澡用的大浴巾也圍在身上應付,夠晒誇張。人頭山頂上有一個約有2千年歷史的人工土堆,在土堆的東面和西面各有一個平台,各有一列國王,王后和守護神的石像朝著日出日落的方向一字排開的坐鎮著,不過經歷了上千年的風霜雪露後,這些巨形石像基本上早已無一完整,所有巨石像上的頭部都給地震震倒散落一地,身首異處。

人頭山西面平台的石頭頭像
滿面風霜的人頭石像
散落一地,身首異處的人頭石像

我們從東邊的山路登上山頂東面的平台,只是太陽正在西下,石像都躲在土堆的陰影裡,我和那幾個日本人便先走到西邊的平台去,起初就只有我們幾個人在遊玩拍照,過了好一會從人頭山南面Kahta出發的旅行團大隊終於來到山上,旅行團中除了小數的歐洲遊客外,大部份都是出來學校旅行的土耳其大學生,這也算是課外活動的一部份吧?那班學生見到山上還有其他的外國遊客,竟然比看到山上的人頭石像還要興奮,先是圍在我們旁邊指手劃腳議論紛紛,然後才推出個英文說得較好的傢伙出來問我們是從那裡來,想是在打賭我們的國藉吧?當問過其他日本人和韓國人後,一發現我是香港人,大伙都顯得十分意外,想是沒有人想過是香港吧?跟著那伙學生中的男生們都大聲怪叫:“Jacky Chan”,看來是平日看電視看得太多香港功夫片之故。

夕陽西下,人頭石像已經連續看了二千年的日落了
夕照餘輝染成粉紅色的人頭石像

本來各人來到人頭山上都是想看日落,可是隨著日落時份漸近,睛朗的天空裡竟然漂來一片浮雲剛好把太陽藏起來,一直等到晚上7時天色都已昏暗起來,夜幕低垂,太陽都沒再露面,在山上等看日落的人群都以為希望落空,一些旅行團也打道回府下山去,就連我和幾個同行的日本人都感到失望,正要離開之際,太陽才古惑地從那片礙事的雲層下邊稍稍溜出來,在鑽進雲層下邊的山影前,讓我們這些小數能堅持到最後一刻的觀眾,欣賞片刻被夕照餘輝染成粉紅色的人頭石像,煞是蒼然壯觀。

人頭山上,日落一刻的晚霞餘睴

看過日落後回到旅店吃晚飯休息,飯後那個韓國仔又溜到女生的房間去,太陽下山後氣溫驟降,幸好剛才吃飽肚子和飲了好幾杯熱茶暖身,我似著身上還是暖和便先去洗澡,一如所料房間浴室裡的熱水供應果然是若有有無,用發電機供電的電燈也變得時光時暗,我趕急沖了一下便出來,然後便鑽進哄在被舖下邊溫暖的睡袋裡睡覺,正在暖洋洋的睡袋裡想著得這次中東旅行中真是少不了這個溫暖方便的睡袋時,那位韓國仔才溝完女回來,當他進去浴室才沖了一半凍水涼時便停電了,慘被困在又冷又黑的浴室裡,嚇得他哇哇大叫,我便只好爬下床幫他從行李裡找出電筒,送到浴室為他解困。(2008/12/2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