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8日 星期五

Van凡城凡湖

今早睡至10時多才起床,出門的第一件事便是再尋找昨晚找不著的Kent Otel,原來Kent Otel就在Huh Otel兩三個街口後邊,我裝模作樣的進去跟前台說想看看房間,職員便帶我上樓參觀,一個既乾淨又連獨立洗手間的單人房只要YTL12,雖然比Huh Otel稍為貴了丁點YTL2(HKD12),但相比來說卻是物超所值了,實在要慎重考慮今晚要不要轉換旅店。

跟著我又走到巴士公司旁邊的旅遊局遊客中心問資料,招呼我的是一個課餘時來做義工兼練習英語的大學生哥哥,我先問了如何去凡湖的Akdamar島和邊境小鎮Dogubayazit的交通方法,又拿了一份凡城旅遊地圖作指路用,跟著便問他為何今天市中心的共和國大街上掛滿了土耳其國旗,四周都是人山人海,人潮都往昨晚漏夜趕工搭好的舞台湧過去,有如過節趁虛般,究竟所為何事呢?

一問才知是土耳其執政的AK黨(正義及發展黨)今午會在凡城舉行政治造勢大會,連總理都從首都安卡拉飛過來在集會裡演說,故吸引了不少郊區農村的民眾擁躉進城參加,近來土耳其國內不少中產階級和知識份子,甚至連軍隊都站在同一陣線上反對AK黨政府的總理夫人搞“包頭巾”的小動行,雖然傳統的伊斯蘭婦女都會習慣“包頭巾”,但是反對派卻指總理夫人這含意不凡的舉動是旨在破壞國父Ataturk辛苦建立的政教分離國策,試圖把國家循序漸進地演變為伊斯蘭國家的第一步,搞到近日西部各地都有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故總理便老遠跑到東部鄉下較保守的農村地區搞造勢大會反擊,怪不得搞到咁大陣象了。

在土耳其旅行期間,隨時都會看到AK黨的踪影,不管是頻密的電視廣告,滿街貼著的海報,大小城鎮裡都有的AK黨分部辦事處,甚至連AK銀行和AK油站都有,而且都必會用上土耳其寶血色的新月國旗作為招徠,就像連國旗都黨有化了,不知就裡者看到這些舖天蓋地的廣告,遍佈全國各地的辦事處和商業分支,還會以為AK是一家龐大的土耳其國企呢!所以在今天這個街頭造勢集會上,AK黨照舊是以國旗為佈置主題,使得我初時看見滿街國旗,還以為今天是土耳其的國慶節呢?原來只不過是一個政黨的造勢大會吧!


今天的午飯

吃過午飯後我拿著地圖在街上找去凡湖的小巴站,這時又有一對老外大叔大嬸夫婦拿著雪糕甜筒經過,吃得津津有味,那個大叔一見我竟然拿著一份凡城旅遊地圖,便如執到金般飛奔過來,劈頭第一句便問我會否說英文,我問便有何貴干,原來他們也是拿著那本廢柴LP中東來到凡城,理所當然也是“一舊雲”般甚麼旅遊資料都欠奉,只好在城裡逛逛便算是到此一遊,可是在街上閒逛時竟然碰到一個稀有的外國遊客拿著一份旅遊地圖在遊街,而且這個東方人“即是我”竟然識英文,老外大叔喜形於色地問我地圖是從那裡弄來的?我便指著後邊街口說那裡有一間遊客中心(LP裡沒有提到凡城有遊客中心),不過要去就要趕快了,因為再過一會到了下午1時,所有政府機關都要提早休息,皆因所有公務員都要放假半天去參加下午的造勢大會。

坐小巴來到凡湖畔的小鎮Gera,甫落車便有本地人來搭訕和幫我找了台小巴,說好了價錢是YTL5(HKD40)包來回凡湖公路邊的小碼頭和隨後送我回凡城,跟著便坐小巴來到離小鎮約有4公里外的Akdamar島的小碼頭,到Akdama島的小渡船費連門票是每人YTL4(HKD24),但是要湊夠10個人才開船,只是小碼頭除了我之外就只有4個土耳其師奶,理所當然我們5人只要付夠錢YTL40便可馬上開船,不過5個人分每人要湊YTL8(HKD48)就貴了點,於是我們便繼續在碼頭呆等,看著時睛時雨陰睛不定的凡湖裡若隱若現的Akdamar島,不知何時再會有遊客到來,結果要等了大半個小時後,才再有3個土耳其青年包的士來到,那麼8個人每人只需湊YTL5便可開船了。


Van Lake - Akdamar 島上建於10世紀的阿美尼亞教堂

坐船時凡湖湖面上還下著陣陣微雨,可是渡船來到Akdama島上岸時便已稍稍放睛,島上其實就只有一座建自10世紀拜占庭時代,亞美尼亞王國修道院的小教堂-神聖十字架教堂,只是經歷了上千年的時代變遷,現在被戰火摧毁的修道院裡已再沒有隱居湖心的修士,空空如也的小教堂內除了牆上仍殘留著一些殘缺不全的基督教聖像壁畫之外,便已沒絲毫基督教的歷史痕跡,就連教堂圓頂上象徵基督教的十字架也給拆去了,我跑到島上的小山丘為拍攝凡湖,雪山和小教堂的全家福,在山石上亂蹦亂跳取景時,竟然遇到大群烏龜趁著雨過天清的片刻爭相爬到山坡上曬太陽,真是蔚為奇觀。

Van Lake - Akdamar 島上的阿美尼亞教堂和湖邊的雪山
Akdamar 島上見到在曬太陽的烏龜

坐船回到湖邊,小巴司機已在碼頭旁邊乾等了兩個小時,可想而知他見到我姍姍來遲肯定是谷到一肚火,不過當我說碼頭還有幾個師奶也是要坐車回凡城,司機大叔見突然又多了一筆意外收入,立時笑逐顏開,而且他在回凡城的路上還一邊拉客一邊和那班“靚師奶”調笑,心情又暢快起來。

遊船河, 從Van Lake的Akdamar Island回航

回到凡城市區下車,便見頭頂上有一架土耳其陸軍的黑鷹直昇機飛過,想必是保護總理安全的空中巡邏,回到共和國大街時造勢大會已經完結了,只見大群一臉情緒高漲的民眾正在慢慢散去,我暗自慶幸剛才跑到郊外凡湖上的修道院避靜,無須被迫參予這項城中盛事。回到旅店時已近黃昏,我也懶得再搬旅店,不過伙計卻要我挪出大房搬到單人房去,可是他卻找不到新房間的鎖匙,只好再領我到另一間面向共和國大街兼附有小露台的房間,只是這次房門內邊的門柄只要一關門便會掉下來,我想加上那個臭死人的公共廁所和浴室裡已壞鬼的熱水制,這間旅館真是夠晒爛,今晚就只好在此再將就一下好了。

飯後甜品

趁著今天還有空閒時間,我想兩天後去到伊朗時應該會很熱,便走到旅店樓下的理髮店裡,打手語叫師傅替我把的頭髮剪短兼講價,跟著又跑了兩家網吧才找到能看中文網頁的電腦上網,然後在大街上的快餐店吃過烤肉卷當晚餐後,又跑到旁邊的茶室吃了杯土耳其雪糕當飯後甜品,順便在餐枱上寫了一會遊記才回去睡覺,一個晚上裡達成了多個願望,絕對沒有浪費時間。(2009/1/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