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0日 星期日

VIP待遇

伊朗,前身就是波斯,一說到波斯,上了年紀的金庸迷一定會把張無忌和小昭拿出來胡說幻想一番,年輕點的中青(已近中年的青年人)或許會想起AT機和超任時代的波斯王子電腦遊戲,其他人一提起伊朗大多會聯想到電視裡包頭巾大鬍子的恐怖份子,荷里活電影“戰狼300”裡邊的筋肉人,和老是跟美帝薯仔總統作對,硬是想搞出一兩個核子彈來消滅以色列的那個狂人總統,其實伊朗是有幾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雖然自古在希臘和羅馬時期已是與西方歐洲文明帝國爭霸的傳統競爭對手,近年卻被美國唱衰為邪惡軸心之一,再加上那個神經總統出位的言論,國際形象大為低落,“人氣插水”至谷底,對伊朗帶有點負面形像也是人之常情。

不過我想世界各個能流傳幾千年而仍能延續至今天的文明和民族,總會各有其獨特之處和各式各樣的優劣性格,只是在主流傳媒的耳濡目染下大家都主觀地被標籤化了,然而這兩個月的中東旅程裡,我曾遇上過不少好人和好事,雖說各地的人們不論其所屬的宗教、政治、文化和民族背景各有不同,但是每當我遇上困難需要向身邊的當地人求助時,他們總會豪不猶疑地伸出授手,熱情友善地幫助我們這些來自遠方的外國客人,所以我相信在伊朗也能遇上同樣善良和熱心的人們。

今天一早便坐小巴到土耳其和伊朗邊境,在關口便見到一列長長的貨櫃車龍在等著出境到伊朗去,在土耳其過關時有個在關口靠賺外匯差價搵食的小伙子想跟我換剩下來的土耳其里拉,按公價土耳其里拉對伊朗錢應是IR700/YTL左右,不過那小子卻開價IR600/YTL,差成15%,我也知道難以按銀行匯兌換,故跟他討價還價至IR650/YTL,當我拿錢出來時,他又扮撞聾說是IR65,000兌我手上的YTL110,匯率比原先開價還要低得多,我馬上叫他收擋彈開,他見到手的生意轉眼又失掉,馬上又改口回到IR650/YTL,不過我已無耐性跟他再胡混,趕著過關出境去也。

因為我是到訪伊朗的稀有遊客,所以一來到伊朗邊防便即享受到遊客的VIP待遇,有旅遊局的專人招待,又幫我辦理入境手續,不過最重要是向我推銷去伊朗亞塞拜疆省旅遊,可是我的伊朗簽証就只得16天咁多,今天一定要趕去大不里士Tabriz,行程緊湊,睇怕冇時間在亞塞拜疆省多作逗留了。辦完入境手續回到出入境大堂又見到那對老外夫婦混在一個西方人的旅行團內,看來也是在等辦手續,我問旅遊局的專人那裡能夠兌換伊朗錢,他便帶我到海關旁邊的伊朗國家銀行,可是國家銀行竟然只兌換美元和歐元,卻不會兌換作為主要貿易伙伴之一的鄰國土耳其里拉,我便再問專人那裡可以把土耳其里拉換作伊朗錢,於是他便在外邊招了一個專做黑市兌換的大叔進來這家國有銀行裡跟我換錢,作為遊客的特別待遇又真是有點兒過份了。

換完錢,我便如常地數數收到的鈔票,那個大叔卻臉色大變,扮作生氣樣子說我不相信他,意圖引開我的注意力,當中必有古怪,我便回應道按常識在換完錢數一數不是很平常的動作嗎?又有甚麼好大驚小怪呢?果然仔細一數便發現他少給了IR40,000(HKD45),我便即刻要他回水,他給我當場揭穿了他騙錢的把戲,便先把IR30,000還給我,然後厚著臉皮說能否剩下IR10,000給他當香煙錢,我說為何我不好省下那IR10,000給自己買零食呢?便把剩下的IR10,000鈔票從他手上搶回來,一毛錢也不要便宜給這個手法低劣的騙子。

邊境海關設在兩國交界的一座小山丘上,從海關到山下的禁區閘口還有一段路程,這時有些的士司機見我一出海關便湧上來拉客,我想本地的旅客應該有更便宜的方法往返海關和山下的城鎮Bazargan,於是便在停車場等了一會,果然見到幾個大叔往一輛的士擠進去,原來一般人都是夾份坐share的士的,故不用一個人坐晒一輛的士咁貴了,下車時付錢才發現車資只不過是每人IR500(HKD0.6),可是我才剛換完錢,身上有的都是些大面額鈔票,司機大叔見冇咁多零錢給我找續,便說不數我錢算是免費載我一程。

來到Bazargan鎮的閘口,又是一大班凶猛的的士司機湧上前來爭取我這個老外遊客,大概他們都把我當成了容易被人屈水的日本仔肥羊吧?而且他們是超團結地統一口徑開價IR20,000(HKD22)送到35公里外的Maku鎮的巴士總站,雖然按香港人的消費水平是十分便宜,可是share的士的正常收費每人才要IR4-5,000,想來這必定是有默契地集體議定屈遊客錢的“公價”了,於是我便說要坐share的士,可是那班混蛋司機卻異口同聲說“No”,不知是這裡沒有share的士,又或是想告訴我遊客必須有如鉆板上的肥肉,不要再作無謂的反抗乖乖地給他們屠宰好了。不過我可沒有如此輕言放棄,就在我四圍走找車子的時間,又有個自稱是旅店老闆的大叔出來跟我說IR10,000已是很好的價錢,可能他也是某個的士司機的表親吧?我已冇佢咁好氣,打算一路走到鎮外的路口看看能否找到往Maku方向的順風車,這時有個路過的年輕人見我像盲頭烏蠅般走來走去,便主動伸出授手,不用3分鐘便給我找到一輛去Maku鎮的share的士,每人收費IR4,000,幾經努力加上幸運地得到好心人的幫助,才爭取到正常的待遇(其實只是省了HKD15元咁多),也算是初次領教到伊朗的士佬的團結力量。

Maku鎮位處一條又長又窄的山谷裡邊,山谷兩旁都是懸崖峭壁,想來古時這裡必定是兵家必爭之地,不過到了今天已變成土耳其和伊朗邊境交通必經重鎮了,巴士站就在Maku鎮的最東端,我在車站買了中午12時往大不里士的車票,這時距離巴士開出還有約半個小時,我便趁空在車站找東西吃,可是只發現了一家美式熱狗小食店,咦?為何反美的伊朗的街頭小吃竟然會是美式熱狗呢?

之前睇LP中東研究伊朗的行程時,書裡說到伊朗的長途巴士分別有Volvo富豪Super-luxe超豪和Mercedes Benz賓士,聽落好像都是十分舒適的豪華巴士,買票時聽說今天開往大不里士的是一輛賓士巴士,滿以為是甚麼豪華大巴,可是上車時才知道是一台起碼有30年歷史的超級老爺車,想當年確實是十分豪華,不過到了今天已有點落伍了。在下午天氣突然變得又悶又熱,巴士的車窗又全都關上,烈日下車廂裡給太陽烤得像鋦爐般,巴士開上高速公路跑了好一會,天空突然間陰霾密怖,然後便突如期來的下起一陣大雷雨來,巴士往前開了一會,先是見到一家私家車撞到公路中間的防撞攔,跟著又見到一輛農夫車在公路上翻轉了,幸好我們的老爺巴士跑得超慢,不用擔心會在天雨路滑的狀況下超速出事。


Mercedes平治老爺巴士, Maku市巴士站

老爺巴士跑了4個小時才來到大不里士市郊的巴士總站,我一下車便有些同車的好心乘客把我送到的士站,大概他們以為遊客都必定只會坐的士吧?這裡的的士站比Bazargan的文明有秩序得多,就是的士都會排隊和有一個定價的的士售票處,到市中心大市場的士收費明碼實價為IR20,000(HKD22),雖說其實不算貴,但是這裡又是沒有share的士,於是我走到路口截車,巴士總站出口的守衛見到我在路口胡搞,便馬上跑過來制止,說車站外邊便有一個往市區的巴士站,於是我便坐了30分鐘巴士到市中心大巴扎去,這程巴士只收IR250(HKD0.3),真是平到嚇死人,怪不得D的士收費咁平都冇乜人坐了。

在街上逛了一陣才找到LP裡介紹的Mashhad Hotel,不過我一問價錢才知已經取消了多人大房,普通的單人房也加價一倍至IR57,000,另外再加收沖涼費IR5,000,我把LP拿給旅店經理看看以前的舊價錢,他的反應是馬上找出一張A4白紙用英文寫上新價錢貼在牆上,我再到外邊大街上看過其他的旅店,可是職員都是不諳英語,而且收費也是和Mashhad差不多,最後還是回去Mashhad住吧,老闆見我食回頭草,便裝出一臉不願意的勉強地給我一間單人房,真係巴閉。


大不里士Tabriz - 大巴扎其中一個側門

搞到下午6時才在旅店裡安頓好,這時已經夕陽西下,我走到附近的大巴扎才發現裡邊大半小巷的商店都已關門,胡亂地在迷宮般的大巴扎裡轉了一會,發現就只剩下賣金飾的小巷還在營業,只是裡邊在Shopping的全都是一身由頭到腳披著黑紗的婦女,黑紗和金器黑金二色互相輝映,我心想D男人都不知跑到那裡去了,或許這是因為在伊朗的家庭裡女士才是撑握財政大權的話事人,故她們才是伊朗最有消費力的群體,男士下班後還是乖乖地回家把賺到的薪水都奉獻給太太作家用吧!

大不里士Tabriz - 大巴扎內的黃金街, 購物的主要是女仕們

晚上在旅店附近街角的一家快餐店吃Pizza當晚餐,我發覺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在大不里士這裡的大城市的市中心裡,竟然就只有賣熱狗和Pizza的美式快餐店,反而找不到伊朗的傳統食店,又或是中東回教國家都常見的Kebap烤肉店,而且不論男女老幼都喜歡到這些快餐店光顧,齊齊食熱狗,真是奇怪哉。我在快餐店吃Pizza時,店裡的老板、廚師、伙計、甚至顧客都停晒手只故盯著我吃東西,其中一人還靜悄悄的拿出手機偷拍我吃Pizza,於是我就索性大方點擺埋甫士給他拍照,搞到我就像甚麼珍禽異獸在鬧市出巡般,比成班男人眼金金咁望到實,如果這裡不是伊朗的話,我還以為自己誤闖基吧,這種萬眾矚目的特殊VIP待偶真係夠無厘頭了。(2009/1/2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