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9日 星期五

雪山依舊

一大早便離開青年旅館,按著昨晚大譚所說到青年旅館後邊的小巷裡找老謝的新旅店,果然就在一條比較清幽的小巷裡找到一家四合院青年旅館,入門口時又見到那位臉圓圓的摩梭小妹,她狐疑地看了我一會才問我是否從香港過來,原來她還認得我這位香港大哥呢!我問她謝老闆在不在?她說老闆還未起床,問我要不要叫醒他?我說不用了,我只是路過麗江特意來看看和打過招呼,我在四合園裡闊落的中庭花園坐了一會,便發現那頭斑點狗[菜花]不見了,只剩下那隻聲大夾惡的細狗仔,摩梭小妹說班點狗早前在古城裡被人拐走了,真是可惜。我坐了半個鐘還未見老闆出來,因為要趕長途巴士到昆明,便先行告退。

清早的古城和玉龍雪山, 相隔5年後, 還是攝自古城國際青年旅館頂層, 雪山依舊, 人面全非

來到新客運站,先到對面一家新酒店裡附設的火車售票點買明天中午昆明去廣州的火車票,那知過了營業時間大半個鐘還未開門,我便叫酒店的保安幫忙去找人回來上班,過了好一會售票點的大姐才施施然的來到開門,聽說剛才是去了開早會討論如何提昇服務質素,卻因開會逾時反而要客人在外邊呆等。

買好火車票後才到客運站排隊買巴士票,當要輪到我時突然有個本地大哥擋在售票窗前打尖,我叫他到後邊排隊,那位大哥反而惡人先告狀,叫囂道他只不過是問問班次而已,跟著便大講粗口漫駡,我想其實看班次大可以去看站內那巨形的路線班次板,這傢伙只是被當眾落了面子,便無理取鬧聲大夾惡地找下台階而已。我想怎麼搞幾年前溫文有禮好客友善的麗江人現在怎會變成這個凶巴巴的樣子呢?怱然間我明白了這是財大氣粗之過,經濟發展和文明進步不是必然掛勾的,他這過激反應只是近年常見那種死要面子的通病發作,一時間我對他無禮的態度怒氣全消,他見我突然默不作聲便以為我是怕了他,洋洋自得的得勝而去。

坐早上9:30長途高快大巴經過大理回到昆明市,來到城西客運站已是下午6時左右,正好撞上下班的繁忙時間,我坐公交車回到北京路,發現昆湖飯店剛全新裝修過,差點便認不出來過門不入,我住進了飯店的一間普通雙人房,聽說同房還有一個老外大叔,不過由始到終都沒有碰上面。

我跟著打電話找到小譚,她教我在北京路如何坐公交到雲南大學,她的精品店子就開在大學酒吧街附近,可是我去到酒吧街外邊轉來轉去都找不到她的店子,最後反而找到布拉格咖啡館的昆明分店,到店裡問路才在一條小街裡找到小譚的店子,我想這麼難找,難怪大譚說小譚的精品店生意不甚好了。隔了差不多5年沒見,小譚還是小妹妹的青春樣子,不過她已榮升老闆了,真是厲害。我和她聊了一會,吃了點從她從咖啡店裡拿過來的蛋糕,說說大家的近況和談談旅遊經,最後她說我過了這麼多年普通話還是一點進步都沒有,真是羞愧死人了。


昆明火車站

第二天中午趕到昆明火車站坐火車回廣州,在進站前匆匆在站外的商店買了個康師傅紅燒牛肉杯麵,樽裝水和鮮橙多,到晚上打開杯麵時發覺上面的康師傅公仔有點不對勁,細看才發現買了個冒牌杯麵,雖然杯裡真的有一塊麵餅,但是又點敢拿自己的腸胃去試食呢?只好向火車上的小賣車另外買過一個正牌的康師傅杯麵當晚餐。

同一個硬臥間隔裡有一家三口的四川乘客,老爺爺和大叔兒子帶著一個剛上小學的小孫女,一家人要經廣州去探望在福建打工的媳婦。兩父子差不多全程都躺在臥舖上昏睡,那個小女孩只好找周圍的乘客玩耍,她見我坐在旁邊玩數獨,便說她也會玩,一手便把我的數獨書搶過來在上面的格仔亂填數字,原來她才剛學會了數1至100,不過數了一會便覺無聊,便改在數獨書上畫公仔。

我見她只會畫些火柴人公仔,便說不如等我畫給她看,其實我會畫的東西也不多,想了一會便想起叮噹卡通的歌仔:圓圈加一點,圓圈加一點,下面畫個波板糖再畫個呼拉圈...於是便畫了個叮噹大頭出來。那小妹妹看得有趣,便問為何叮噹貓沒有身體呢?於是我又畫了個貓身和百寶袋出來,跟著那小妹妹又搶過書來在上面加東西,竟然在叮噹頭上加了對耳朵,我指著耳朵問她這是甚麼東西?她說這是耳朵囉!我又問叮噹有耳朵的嗎?她笑嘻嘻地回答說叮噹是沒有耳朵的,因為耳朵給老鼠吃掉了。

7月1日回到廣州,再坐火車到深圳羅湖,過了關便回到香港,於10周年回歸紀念日回到香港,不過對我來說卻沒有任何特別意義,只是晚上和家人吃飯時電視裡有煙花看而已。


全篇完
記畢於香港家中
2009年10月5日

1 則留言:

  1. 很高興在這兒看到你的遊記。我也在07年的4月及7月先後到過雲南麗江及西藏,所以對你所寫的經歷很有親切感和認同,繼續努力吧!
    期待著你下一次的分享。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