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日 星期五

百年一遇

昨晚睡至半夜時覺得身上有些小東西在爬來爬去,醒來後第一個反應是以為有曱甴入侵,趕忙從床上彈起開了房燈,才發現是有好幾十隻飛蟻在我床上橫行,好端端房間裡何來這些飛蟻呢?所謂蛇有蛇路,蟻有蟻路,我順著蟻路一直追尋下去,才發現房門的地下處竟然有一個螞蟻窩,內有大量飛蟻正從蟻窩洞口爬出來,振翅高飛的往我剛開著的房燈飛撲過去,於是我只好趕快關上房燈和打開房門,好等這幫蟻大爺馬上飛到外面去,我心想好端端的爬出這麼多飛蟻,明天可能要下雨了。

早上8時多醒來,剛好目送那對德國夫婦開著那台BMW電單車出發往巴姆去,我在街口截停了一輛Share的士,一路坐到長途巴士站都不過是IR3K而已,想來總算遇到一個老實的伊朗的士司機。在車站找到號稱全伊朗最大最有規模,服務聲譽排行全國第一的Peyma巴士公司,買了9:30出發到扎黑丹的車票,跟著便到旁邊的小食店買熱狗當早餐,之後便大安旨意地在候車室內等車,可是等了又等巴士一直都未能上客,原來巴士的輸油管破了要修理,可是巴士公司又沒有第二輛巴士可以替代,於是一眾乘客便只好無奈地苦候了2個小時,我就玩數獨遊戲打發時間,直到11:30才開車出發。

巴士在沙漠公路上行駛,慶幸一直都再沒有甚麼阻滯,只是沿途天色越來越昏暗,過了巴姆城外後還開始刮大風和下起大雨來,想不到在沙漠都能遇上大暴雨,昨天上綱時看到天氣報告說有一個百年一遇的超級颱風正從印度洋一路直迫波斯灣,想是颱風周邊的雲雨帶已來到我們的頭上了。

約黃昏6:30PM左右來到扎黑丹的外圍,車子從城外山上可以看到前面遠處的市區上空正在行雷閃電,暴雨交加,可是過了約一小時後巴士來到市郊的車站時便剛好停雨,真是天公做美。我在車站外面找了一輛的士說好IR10K到市區裡的巴扎,可是司機跟著又接了另一位同坐巴士來的大叔,的士先載那大叔到市內一家銀行外下車(當然有收車錢),然後便轉了個彎來到附近的一家酒店外邊要我付錢下車,我說我要去市中心的巴扎啊!那個司機卻悻悻然地說市中心那邊沒有酒店,可是誰又會聽信他的鬼話呢?想當然他見我是一條東方來的水魚遊客,便用這麼老土的籍口來騙我,只要把我送到他相熟的酒店,既可多收車錢又可收受酒房的回佣。我心諗你想開車轉個彎便收我這貴的車錢,那有這麼容易,而且巴扎那邊有沒有酒店給我住又關你鬼事咩!於是我便發火向著他叫了三遍“Bazar!”,他才死死地氣開車送我到巴扎去。

在巴扎下車時我給了一張IR20K的鈔票,那個司機卻不想找錢,我問他找回IR10K時他卻說剛才送我去酒店時兜遠了路,所以IR10K不夠,我說這是你想搵我老襯才自作聰明的兜了去那間酒店,又不是我叫你幫我找酒店的,在巴士站上車時不是早已說好了車資嗎?而且從車站開到市中心才10分鐘車程,中途還要搭載了其他乘客,一般Share的士的車資應是約IR5K左右,IR10K已是收貴我了,而家你仲想另找藉口屈我錢?於是我便雙手抱胸大爺般坐在的士後座賴死不走,那司機見屈唔到我錢之外,還萬幸地遇上我這個難得一遇的東方無賴,無計可施下便發火拍打軑盤出氣,最後死死地氣找回IR10K給我,對付這些無賴的士司機,迫於無奈有時偶然也要耍下無賴。

晚上8時左右市中心已是烏燈黑火,還透著燈火的店舖都在準備關門,我在巴扎外圍的街道上轉了一個圈後,才找到那間隱藏在舊樓小巷裡的廉價旅館,可是老闆一看我是外國人便指手劃腳的說了一輪,最後用英文說“Holiday!”,即是不接我的生意了,好端端要放假?真是奇怪哉!於是我便只好沿著大街一路走下去找旅店,隔了幾個街口才遇到另一間旅店,店裡竟然住著一伙荷槍實彈(AK47)的伊朗軍警,在旅店樓下門口的一個警官命令一名士兵帶我到樓上看房間,可是上到樓才發現整座旅店原來正在停電,冇水冇電又點住得過呢?而且竟然仲開天殺價IR160K,真是開玩笑了,於是我便只好看著LP書中超簡單的地圖,一路摸到市區的另一邊繼續找旅店去。

往南一路走了約半個鐘才來到LP書中另一間中檔的旅店,可是也要收IR135K(US$15),以伊朗的物價來說真是好貴啊!正當我在發愁考慮是否要在這麼“高貴”的酒店住上在伊朗裡的最後一晚時,一個在酒店餐廳裡吃飯的大叔客人過來給我教路,說城裡還有一家比較經濟的旅店Spring Hotel,還用伊朗文寫了酒店的名字給我,於是我便走到外面的迴旋處廣場截的士過去,這時又一對父子騎電單車經過,見到我在路邊戇居居的便停下來問能否幫忙,我便說想找平旅店住一晚,他們十分熱心好客地叫我坐上車上帶我去找旅店,於是3個大男人加上一個大背囊騎在一輛細小的電單車上,在雨夜過後黑暗濕滑的街道上,風駞電制地穿過大街小巷開回市中心去。

那位電單車老爸說他朋友的旅店收費十分經濟,想不到他竟然帶我回到巴扎小巷那間正在“放假”的旅店,我跟他們說之前已來過這家店了,他們也不理會便拉我到店裡找那老闆大叔,他們幾人烏哩烏魯的說了一會,老爸便向我解釋原來政府通知城裡所有的旅館,除了幾家高級的酒店之外,一般旅店都不能接待外國人,而有外國人入住的旅店也必須知會警察當局安排護送,怪不得小店不收,大店就可老逢宰客了。

那對熱心的父子見連是“熟人”經營的旅店也無面俾,便提議我不如到他們家裡住上一晚好了,我想在伊朗最後的一晚能在本地人的家裡過一晚說不定會是一次十分有趣的經歷,可是既然連一般旅店都不敢招待外國旅客,我也不想這對熱心的父子為了幫我而招徠警察找麻煩,只好謝絶他們一番的好意,說我自己再去找旅店好了,不過他們幫人就要幫到底,又拉我上車再找了兩家旅店,不過不是客滿就是不能接收外國旅客,最後便開車送我到舊城區裡的Spring Hotel。

Spring Hotel的老闆見半夜三更竟有外國水魚送上門,那有不開天殺價宰客之理呢?先是開價US$20一晚,比剛才那家旅店還要貴得多,就連電單車老爸也覺得不可思議,於是我跟他們說不如車我回去之前的旅店好了,那個老闆見我們又要離開便馬上說可以打折,於是房價便調低至IR120K(US$13),搞來搞去跟之前還是差不多,早知一開始便在剛才那家旅店住下好了,不過既然已經搞到這麼晚,還是省點力氣住一晚好了,我謝過電單車父子後,才到房間裡安頓。想來我每次要在陌生的城市裡晚上摸黑找旅店,當找到一頭煙時,總會遇上一些熱心的本地人提供無私的幫助,真是十分幸運。

安頓好後便跑到旅店外邊找吃,可是發現旅店外邊的民居中就只有一家士多,可沒有平時常見的那些熱狗快餐檔,只好胡亂地買了些餅干乾粮,預備作明天從邊境到巴基斯坦的奎達市的長途過夜巴士上充飢食用,跟著回到旅店裡點了客晚餐(IR23K),老闆說等一下便送到房間上,過了一會有個肥仔細路拿著一盤晩餐連一支可樂送上來,想是旅店老闆的子侄?我一開門他便把可樂打開了,跟著他便問我拿餐費一共IR30K,我問點解咁貴呢?他便拿出計數機算出來:IR23K(指著那份晚餐)+IR2K(指著那支可樂)+IR5K(指著他自己,即是小費啦!),我說我可沒有叫可樂喎,而那IR5K的小費不是搶錢嗎?


在伊朗的最後一頓晚餐

他說冇小費我便冇飯食,原來連這個死肥仔都想借機屈我錢,我便拿出剛才買的餅干來示意大不了便咬餅,然後便要把門關上瞓覺去,那個死肥仔馬上臉色大變,一派闖了禍想喊的衰樣,我見玩到差不多了,再玩便真的成日都冇米落肚,便搶過他手上的計算機按出IR27K,他見生意又突然有了轉機,還有IR2K的貼士可以落袋,馬上點頭答應,不過我給了IR30K後他卻說只有IR2K找回,屋企開旅館又點會冇錢找續呢?真是連IR1K都要欺騙,年紀小小便學埋了旅店老闆的蠱惑招數,長大了豈不會變得更貪得無厭嗎?(2009/6/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