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1日 星期一

雪嶺下的世外桃源

今天一早同房的英國大哥便騎著他的寶貝單車出發了,跟著我也要退房出發到Karimabad,我見在旅店裡沒有花過多少錢,便多幫櫬一次在餐廳裡吃了一頓奄列早餐,然後待洗衣店開門後再出外領回洗乾淨的衣服,回到房間收拾好行裝後便到前台結帳離去,那知埋單時我發現被多收了Rs60的士費,我便那個黑口黑面的伙計我何時坐過的士呢?可知在吉特吃一頓雞飯也才不過是Rs75而已,那個伙計不耐煩地回答這時前晚凌晨時份我剛抵達吉特時,從巴士站拉客接我回來旅店坐的面包車,我想全世界的旅館到車站拉客的都是免費接送的啊!擺明這就是明屈的亂收費,誰叫我這麼小氣在旅店住了兩晚都不過是光顧餐廳吃了兩頓,沒有大方地參加那些被落足嘴頭推介的豪華行山團呢!

Gilgit的巴士站每天都有國營巴士直達中國喀什

我到大街截了輛Suzuki面包車小巴到鎮上另一端的車站,車費才是Rs8而已,吉特的小車站原來也有NATCO到喀什的國際班車,不過我原計畫是多花幾天時間在中巴公路上雪山環抱的高山小鎮裡住住,享受一下喀喇崑崙山脈雄偉巍峨的雪山風光和順便行行山,不需急著回中國,於是便坐上了一輛開往下一主要小鎮Karimabad的豐田客貨Van小巴。本來是11座的Van仔給改成15座的迷你小巴,我早到便佔了個中間的窗口位坐,不用等多久便湊夠乘客開車,Van仔裡塞滿了人,大包小包的行李想當然又是堆在車頂上去,在中巴公路上超載才是常規。

Gilgit至Karimabad途中停車小休, 十幾人屈在輛日本貨Van裡, 行李只有放在車頂上
往Karimabad途中, 海拔漸高, 沿途都是光禿禿的山谷
往Karimabad途中, 迂迴陡峭的山谷之間, 間中都會有些翠綠的農莊

小巴離開了吉特後沿著Hunza河谷蜿蜒伸展的中巴公路,穿越一道道險峻陡峭的深山河谷往喀喇崑崙山脈的深處前進,車子在一處路邊的茶檔休息時,竟然又遇見那位騎單車的英國大哥也在這裡休息,我們聊了幾句,還說說不定會在Karimabad再見呢。小巴經過公路邊的Aliabad小鎮,大半的乘客在這裡下車後,小巴便再開上新路爬上山谷上方的Karimabad村子裡,我在旅店Old Hunza Inn的路口下車時已是下午1時了。

Rakaposhi Peak 雪嶺下綠意盈盈的Hunza 山谷, Karimabad, KKH

Old Hunza Inn是在山路拐彎處的山坡下面,舊路邊上的兩間依山而建的老舊平房組成,座擁山谷下方Hunza河谷和對面遠方一列巨大雪嶺的風景,作為旅店飯廳的老房子旁邊還有一塊草地,可以讓客人坐在草地上的椅子上,曬著太陽慢慢欣賞Hunza河谷的風光,怪不得這家老舊小旅店這麼受老外背囊友的歡迎了。

本來想在旅店吃午飯,可是阿伯老闆說已過了午飯時間,叫我自己到外邊找吃去,我便到旁邊一間新建多層的Haider Inn吃午飯,在那裡竟然又遇到了之前在奎達火車站碰見過的一對韓國學生情侶,他們在這裡碰到我顯得十分意外,就像偷情時意外地給不知情的老熟人撞見般,真是大驚小怪。


雪山下的Baltit Fort, Karimabad, Hunza Valley

午飯後我走到山上的Baltit Fort遊玩,花了大半個小時才穿過平靜的村莊,爬到孤立於山坡上俯視Hunza山谷的古老堡壘。我見沿途的小街上開了不少專做遊客生意的小店,不少都是賣杏仁和其他的手工藝品,還有一些是行山導遊的旅行社,但同樣都在舖面的玻璃上貼滿了日文廣告作招徠。平時日本遊客對於旅程中的衣食住行每一項開支都是精打細算的,但是當說到賣手信這個指定動行時,卻會搖身一變成為絕不吝嗇的大豪客,而Hunza山谷可是聞名世界Hunza杏仁的原產地,熱愛搶購當地名產的日本遊客又怎會放過這個難得的購物機會呢?必定要買些上等的Hunza杏仁回日本好向親朋證明自己曾到此一遊啊!

Baltit Fort是統紿Hunza河谷藩主的王宮,已有上近7個世紀的歷史了,本來在巴基斯坦獨立後不久便被最後一任的藩主放棄,搬到附近新建的新王宮裡居住,直到90年代藩主的兒子把日久失修的城堡捐給一個文化遺產基金,在西方國家的協助下完成復修並改為博物館向遊客開放。城堡的入場費要成Rs300,如要在城堡內拍照另外要付Rs150,真是十分貴,門票是一張印了城堡風景的明信片,售票處的大叔說遊完城堡後只要再買張Rs35的郵票,便可以代我把明信片寄回家去。入場費雖然十分貴,不過卻包括一趟本地導賞員的英語講解導遊,遊客必需在導賞員的帶領下在迷宮般的城堡裡參觀,不得自己亂走。


Baltit Fort, Karimabad
Baltit Fort, Karimabad

城堡裡的陳設大致回復了19世紀未期的樣子,可讓遊客感受當年城堡裡的生活氣氛,另外還展覽了一些近一個世紀前的老照片,其中一張是當年一個沙俄哥薩克騎兵軍官和一個大英帝國軍宮在Hunza深山“偶遇”的合照,這次偶遇是沙俄自中亞向南擴張尋找出海口,而英國則恐怕她在印度殖民地利益受到沙俄威脅,而向帕米爾高原發展緩沖勢力範圍所產生的一次必然遭遇,在相中間的英國軍官便是The Great Game裡著名的Francis Younghusband,後來便是這位“年輕的丈夫”率領英軍入侵西藏,目的就是要阻止傳說中沙俄勢力滲透到西藏裡,因為恐懼和懷疑而侵略,或許也和那次在Hunza深山邊荒與俄國騎兵的偶遇有點關係吧?從城堡裡參觀出來,便見後門旁放了一支古老銅炮守衛在堡壘旁,不知是誰人在炮口處塞了一根木塞,在炮台下邊豎起了一根木條寫著“May Peace Prevail On Earth”。

雪山下的古老大炮"May Peace Prevail On Earth", Baltit Fort

黃昏前回到旅店沖了個凍水涼,晚上7:30PM準時到飯堂裡和大伙住客一同吃晚餐,只是簡單的蔬菜,薯仔,熱湯熱茶,還有新鮮採摘的本地車厘子,飯後我留在飯堂裡坐在飯枱邊上寫遊記,直至9:30PM停電關燈才回房間裡睡覺。今天同房的也是一個英國大哥,而隔壁整天在吸大麻煙的也是兩個英國青年,真是有很多英國人。同房的英國大哥原來也是住在香港,老爸是國泰高層,我便問他畢業後有沒有打算去當飛機師,他卻說國泰的管理層和機師的關係鬧得很疆,故想也沒有想過去開飛機,他2年前在英國牛津大學畢業取得宗教學學位後,便跑到中國北京學了1年普通話,然後又跑到新疆烏魯木齊當了半年的記者,才經南疆和中巴公路跑到巴基斯坦旅行,這晚難得我們兩個不同背景的“香港人”在老遠的喀喇崑崙山中的小旅店裡相遇,便天南地北的聊天了一個晚上。

在這個喜瑪拉雅山脈未端的深山小村裡,停電之後山谷裡漆黑一片沒有丁點燈光,我拿著頭燈摸黑走出房間外上廁所,只見山谷上的夜空裡繁星滿佈,銀河裡星光閃耀,浩瀚的星空真是十分壯觀,可惜是入夜後草叢裡飛出來覓食的蚊子也是多如繁星,還是趕快躲回房間裡,不要呆在外邊顧著看星星而餵蚊好了。(2009/8/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