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3日 星期三

凌空微步

今天一早還未到7點便已起床,吃過早餐後便獨個兒出發行山去,今天的路線是Passu著名的“雙橋”,目的地是Hunza河下遊的Hussaini村,聽聞沿途風光壯麗,因為要先經吊橋渡河到對岸,在探訪一條深山裡的小村莊後再經過另一條吊橋回到中巴公路,所以這條路線便叫Twin Bridges“雙橋”了。

旅店裡的澳洲女孩和一個捷克大哥今早也是要走“雙橋”,不過他們在7:30便出發了,我好整以閒地在飯堂吃飽早餐,順便再存細記住留言簿上關於“雙橋”的導遊資料和地圖,蹭磨至在8時才出發。


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 Passu村
公路上遠眺Passu Glacier, Passu
Hunza 河旁的石灘

今天天清氣爽,陽光普照,在高山裡的早上比較清涼,故在陽光下感到暖洋洋的十分舒服,正合是外出郊遊登高遠足的好時節。我沿著中巴公路離開Hunza村莊後來到河邊山崖上一處髮夾彎,然後按著旅店留言簿上的筆記指示,走下一條小徑來到河邊的石灘上,跟著石灘順流而下,果然便見到河灘盡頭的山崖底下有一條吊橋,走了一會來到吊橋旁,只見吊橋是由四條幼幼的鐵索,分成上下兩組拉著兩岸用簡陋的木架和石塊堆成的基座,搖搖欲墜地懸空在河面上,鐵索之間都有些鐵絲連繫著,而底下兩條鐵索上每隔約一步便橫放著一片又窄又薄的木片充當橋板,這些木片看來像是隨時都能給人隨便一腳便能踏斷的,感覺十分“化學”。

人在吊橋上, Hunza河, Passu
支撐吊橋鐵索的簡陋木架和石堆基座, Passu

不過來到橋頭前面總不能就此掉頭走吧?只好硬著頭皮鼓起勇氣踏上橋上,走在我前面的還有幾個背著大背囊的本地人,我等他們走了一大半後才學著人家過橋的樣子,兩手一直牢牢的抓著左右兩邊的鐵索,眼睛緊緊的盯著前面的橋板,在間隔疏落的木板上小步小步地慢慢跨步前進,木片之間的空隙下便是湍急的激流,走在橋上就有如凌空微步般,只要偶一不慎行差踏錯,一腳踏空便會直墜橋下的洶湧激流,從此人間蒸發。

橫跨Hunza河的吊橋, 從Passu過河到Zarabad途中

越是走近吊橋的中段,吊橋因應橋上行人的動作反應的上下搖動更是強烈,加上河谷中心不時吹來陣陣強風,吊橋更如暴風雨中的一葉孤舟般,隨著風勢不斷左右搖晃,感覺可比在遊樂場裡站著玩沖天海盜船厲害上百倍。因為橋底只是一列幼幼的木條,站在河中心的吊橋上往前望去,就有如凌空站在湍急的河流上,腳底下泥灰色激流的條條波紋不斷急促地從左至右劃去,使人錯覺不是腳下的河水在流動,而在整條吊橋在自右往左快速地橫向移動著。

吊橋上, 從Passu過河到Zarabad途中, Passu

我步步為營地走完整條吊橋來到對岸,當腳踏實地時立時舒了一口氣,回想剛才在吊上橋真是一步一驚心,但是卻十分剌激過癮,我想這樣危險有趣的事情,在事前千萬別跟家裡的老媽說,要不然肯定會嚇壞她老人家的,不過在事後返回家中,則可當是旅途中的見聞趣事,大言不慚地胡吹一番。

剛才走在前頭的幾個本地人也在橋頭處小休,初時還以為他們是為外國登山客背運物資的腳伕,原來他們是要往雪山上採礦的本地鄉民,其中一人還向我兜售一塊紅寶石的原石,只是我根本不識貨,怎樣看都和一塊普通的石頭差不多,結果當然沒有買下來,後來回想可能真的是走寶了。


過河後到Zarabad村途中, 途中只有一些由幾塊石頭堆成的路標指路

從橋頭爬上碎石滿佈的山坡上,只見四周滿石一片,寸草不生,只有一道若隱若現的小徑斷斷續續地依伏在這片亂石崗上。我見比我稍早出發的澳洲女孩和捷克大哥就在前面不遠,不過他們兩人卻在一處分叉路往左拐,想是要到前面山上不遠處的村莊吧?我就不管他們在路口轉右,順著下遊往Zarabad村進發,走了好一會便發現自己已不是走在小徑上,而是置身在一大片亂石之中,想是剛才顧著看風景走錯路了,不過也沒有所謂,反正只要方向是沿著Hunza河順流而下就成了,果然又走了好一會便來到一條又深又闊的山溝旁,只見綠油油一片的Zarabad村就在深溝對面的山坡上,便只好沿著崖邊往山上走,尋找可以翻越山溝的路徑,就在這時才看到澳洲女孩和捷克大哥不知在何時又走在我的前方,想是剛才我走錯路時又被他們超越了。

雪山下的Zarabad農莊

我翻過山溝後不一會便來到Zarabad村子裡,只見村子裡四處都是綠油油的青嫩麥田,村中的小路兩旁都種了一排密密的楊樹,想是用來保護路旁重要的引水道,我沿著在樹蔭下的小徑一路走下山去,沿途林蔭森森清風送爽,想不到高山裡的農莊也可以是風光明媚,舒適怡人。

山崖邊的小徑, Zarabad至Hussaini吊橋途中
Ghulkin Glacier, Hussaini村

離開了村子後便來到一條依山而建的峭壁山道上,山道的盡頭便是雙橋路上的第二條吊橋,還未過橋便在橋頭遇到一對剛走從對岸過來的英國年輕情侶,那個女孩臉青唇白的,想是剛才在吊橋上的經歷太過驚險吧?她的男朋友問我前方是不是還有一條吊橋,情況如何?我瞧一瞧眼前這條吊橋,便跟他們說另一條吊橋可比這條再長一點,而且那邊的山風可比這裡強得多啊!嚇得那個女孩猛抓著男朋友的手臂不放像是快要昏倒般,想是聽到我說前路的吊橋遠比這條剌激得多,驚到腳仔軟軟了。

Hussaini 吊橋
從Hussaini吊橋腳下的激流, 當時心中想到要是失足掉到Hunza河裡, 肯定死硬

過第二條吊橋時因為太過注意腳底下的木板,走了一半才發現左手手臂給連繫鐵索的鐵絲刮傷,差點兒便要“血流成河”,過了橋後才見那個澳洲女孩和捷克大哥過橋,想是我剛才又在村子裡超越了他們,這時又見後面有兩個本地的女生過橋,只見人家在橋上彈下彈下咁十分輕鬆地便走過吊橋,那會像我們這些外國遊客過橋時那麼大驚少怪呢?那兩個女生過橋後見我旁邊的破橋頭上拍照,還擺好甫士給我做模特兒呢!聽說Huzna山谷北部的村落奉行比較開明的伊斯蘭教義,男女兩性之間的地位比較平等,所以這裡女孩都不用包頭蒙面,對外地遊客的表現也顯得友善大方得多。

Hussaini吊橋的村裡的女孩, 她們不消幾分鐘便彈下彈下咁十分輕鬆地過了吊橋, 很厲害!

過橋後再穿過Hussaini村便回到中巴公路,這裡距離Passu村約有17公里,若要走路回去可要花上4個小時,不過我才剛走了一會便截停了一輛路過的小車,不用一會便送我回到Passu村旁的Glacier Breeze。這時正好是中午過後,剛好便是午餐時候了,我在Glacier Breeze吃了一個大薄餅加一杯冰凍可樂,在深山裡的小餐廳竟然能吃上即時烤焗的薄餅,份量十足飽到上心口,而且Rs140的收費真是十分超值了!在餐廳裡竟然還遇上兩個香港男生,說是香港大學的學生放暑假出來旅行。他們剛從喀什那邊過來,我問他們中巴公路紅其拉甫關口至Sost中間不是因為山崩而中斷了嗎?原來他們是坐巴士去到塌方的位置,棄車徏步約半個小時翻山越過塌方的一段後,到另一邊的公路再轉巴士過來的,即是說中斷了好幾天的中巴公路跨國客運交通現在已經間接地“恢復”了。

Glacier Breeze的薄餅午餐
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 仲有121公里便到中國邊境紅其拉甫山口, Passu
日落時份的Mt Topopdan, Passu

因為中午吃得太飽,故跟旅店老闆說晚上不吃飯了,直至黃昏時份才從旅店出來,再到Glacier Breeze吃最後一次的杏仁蛋糕和奶茶當作是日晚餐,在小餐廳裡遇到一個新西蘭的大哥也在吃杏仁蛋糕,一聊才知他是慕名而來專程吃這個杏仁蛋糕的,想不到這小店的杏仁蛋糕原來可是中巴公路上遠近馳名的Passu名吃呢!這時那個助廚小子從廚房做完事出來,除了請我把昨天替他跟杏仁蛋糕拍的照片電郵給他留念外,還跟我說除了杏仁蛋糕多,如果剛巧碰上是山裡草莓收成的時節,他還會做草莓蛋糕呢!(2009/8/2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