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7日 星期日

人肉旅遊書

今早8時我和英國兄弟便起床,皆因英國兄弟說今早9時喀什醫院會派專人來帶他們去聞名南疆的周日大巴扎趁墟,早上摸到賓館門口等那位導遊小姐到來,這時天才剛亮,街上行人疏落,可知新疆遠在中國西北部,而喀什又位處新疆最西端的角落,比中國通用的北京時間其實是慢了3個小時,即是本地時間的清晨6時,真是難為那位小姐昨天星期六帶完兩位英國貴賓遊喀什後,今天星期日一大早又要過來招呼我們,周未的兩天假期都要工作。

那位兼職的導遊小姐叫Nancy,可是維族女生,老家就在距離喀什3小時車程的農村裡,她自新疆大學畢業後便到紅十字會的愛滋病防控計劃下合作的喀什醫院工作,負責協助管理層搞籌募經費和推廣的活動,我想大約是公關之類的職位吧?我問她為何會負責招待英國兄弟兩位貴賓呢?她說原來是喀什市衛生局指令她所屬的醫院說有兩位外國貴賓到訪,因為她會英語,所以才會派她接待貴賓。本來英國兄弟昨天已邀請我一同去醫院安排的喀什半天遊,不過我昨天獨自跑去行街和泡網吧而沒有參加,今早我才搭單和他們一同在醫院的導遊下去逛大巴扎,算是與外國VIP貴賓待遇沾沾邊。

Nancy帶我們徒步穿過舊城來城東外的大巴扎,可是時候太早趕集的鄉民和商販根本還未到來,聽說要到11時大巴扎才會熱鬧起來,我們便在大巴扎對面一家維族餐館吃蒸花卷和肉包子做早餐,然後打的到市郊的牲畜市場參觀,看郊外的農村把一車車的牛羊送到市場買賣。Nancy見到那些小牛和小羊表現十分興奮,還她攬著一頭小牛拍了張照片,一問才知她原來一直都沒有來過牲畜市場,想是維族傳統上牲畜市場裡做買賣的都是男性的世界,至於那兩位英國大哥見到這麼多牛羊給圍著一起買賣也感到十分有趣,尤其見到一頭公牛在百忙中還要興致勃勃地爬到旁邊的母牛身上辦公,驚叫原來牛的那話兒是可以這麼長的!


周日牲口市場的皮具攤
保証新鮮! 肥羊即買即劏即食
買定嚟手! 好多牛呀!
羊咩仔排排企
一湧而至的羊群
牛媽和牛仔

之後我們又打的回到大巴扎,大巴扎其實是一個有蓋市場,近大門的店舖都是售買各式旅遊紀念品,酷愛戴帽的James又跑去買帽,但最後只買了條皮帶,Ben哥就買了幾條聲稱用“真正絲綢”織的絲巾給妹妹和女朋友,不過最高興的反而是Nancy,因為可以名正言順的逛街Shopping嘛!而且已有兩個老外在消費購物,她在旁邊就可以剛看不買,真是過癮了。

國際大巴扎
無生意所以無精打采, 大巴扎外的IP話吧
舊城內的驢車

在大巴扎玩夠本後我們便坐驢車穿過喀什維族舊城回到賓館去,Nancy今天的VIP導遊任務叫做大功告成,我們和她交換了電郵和道謝後便趕回去收拾行裝。因為James昨天早上也跑去火車站買了今天中午到烏魯木齊的火車票,即是和我坐同一班火車離去,我們中午12:30退房,花了10分鐘打的到市郊的火車站,剛好夠時間跑到站台登車,火車準時在中午1時開出,我們都說這是:“Perfect timing”分秒絲亳不差。

喀什至烏魯木齊的雙層火車, 喀什火車站

英國兄弟要去烏魯木齊一遊,原來Ben在老爸的安排下跟著還要到烏魯木齊的第一人民醫院見識一下,順道拜會一下老爸在紅十字會工作的醫生朋友,之後便會到北京去。因為我們分別買票,所以分別在兩節不同的車廂裡,這些雙層火車的每個臥舖間隔裡只有上下兩層共四個床位,我的間隔裡除了一個行走江湖賣木梳子的業務員大叔外,還有一個97歲的老太太和陪她出門的阿姨孫女,她們要到烏魯木齊參加老太太曾孫的婚禮。

阿姨說老太太在87歲時被診斷患上白內障,不過那時以為年事已高不宜做手術,可是轉下眼一晃便過了10年,老太太看來看精打采的,一問才知她是煙癮發作故無晒精神,阿姨說嫲嫲吸了幾十年煙,如果長時間不吸煙便提不起勁昏昏欲睡,因為火車上是不許抽煙的,便問我們能否通融一下讓她嫲嫲偷偷地吸一支煙咁多,我們都說沒有問題。老太太深深地抽了一口煙便馬上醒神過來,功效快過打針,一開口便說:“有勁啦!”,這位老太太真是過癮。

阿姨說老太太原來曾是一名國民黨軍官的第9位姨太太,阿爺以前可是青海的大地主,我想可能是以前割據一方的軍閥,抗戰勝利後奉命進駐新疆,所以老太太便隨夫來到新疆,自始一住便是大半個世紀。這時老太太抽完一支煙後精神起來,便說以前曾坐過飛機、火車、汽車、騎過馬和駱駝,還說當時民國時期的螺旋槳客機上還有免費雪茄抽,但就是沒有坐過船,我們便說不如到長江三峽坐坐遊輪以一償心願,不過阿姨說去長江的路程太遠了,還是帶阿嫲到喀什的東湖公園坐吓艇仔好了。在火車上竟能遇上經歷過上世紀內憂外患動蕩不安的民國大時代的老人家,在短短的閒聊之間,感覺就像突然間跟中國大陸過去幾十年前煙遠塵封的歷史連繫上了。

因為早起,上火車後不久便睡午覺,一直睡至下午5時左右起來,便見到James在走廊上經過,約好晚上8時到餐卡吃飯。晚飯時除了英國兄弟外還遇到一個從美國來北京學中文的老外青年,飯後我們四人就賴在餐卡裡飲新疆啤酒聊天,從老美薯仔總統和貝里雅,英美傳媒左右派之爭,京都議定書,聊到中國的一孩政策和漢族主導的經濟發展模式。不過最後又是回到旅遊的話題,Ben說之後想去東南亞旅遊後再回英國,James就想經雲南入西藏,想來他們這個暑假肯定會過得十分充實,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飲到一半美國大哥便說要回去陪他的菲律賓女朋友,又剩我們三人繼續飲酒吹水,英國兄弟知道我是每隔幾年便辭工出來旅行,突然十分擔心地問我CV的情況,想是他們還未畢業,便擔憂假若將來工作時也能否隨時跑出來旅行。我說這樣辭工跑出來旅行肯定要付出一些代價,尤其是香港一般人一年只有10天8日的年假,而且還不可以連在一起放,想要作真正的旅行就只有辭工一途,可是中國人僱主思想比較保守,對於因為要出外“玩”造成斷斷續續的履歷普遍有著比較負面的觀感,不過只要專注於市場上有比較吃香的專業範疇發展,好好管理自己的工作經驗成長,和當中的Career Break不要過長,在市道好的時候還是比較容易找到新工作的,說不定會還可以在轉工時借機升職加薪呢!

我們一直飲至晚上11時餐卡休息才回去睡覺,英國兄弟爭著付錢埋單,說這次一定要請我飲酒吃飯,以答謝這幾天我充當了他們的“Walking Guide Book”人肉旅遊書,想來這幾天和這兩位英國大學生混在一起,天天都飲啤酒,差不多把過去中東旅行3個月裡沒動用過的啤酒Quota都飲光了。(2009/9/1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