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9日 星期二

不知就裡

在火車上睡醒時已是早上9時,火車於10時抵達新落成的敦煌火車站,火車上的內地旅行團團友一湧而出,沖到車站出口沒命似的擠上來迎接的旅遊巴士離去,其他散客也給在門口拉客的旅行社和的士搶去,就只有我和另外兩個本地人坐公交車入城。

被洪水洗刷過的沙漠, 敦煌
烏魯木齊至敦煌的火車, 敦煌火車站
敦煌汽車站, 敦煌

我在市區鳴山路的飛天賓館下車,在賓館裡找到了一個25元的大房床位,房間就在新主樓旁80年代興建的舊樓裡,雖然老舊但是闊落明亮十分乾淨舒適,我放下行李後便到賓館旁邊的長途巴士站買了明早到格爾木的車票(88元),然後在對面的超市買了一支鮮橙多,可是只有沒雪凍的出售,在車站旁邊一家川菜館吃過午飯,又回到賓館裡問前台的服務員能否借用冰箱,把只飲了幾口的橙汁放到賓館餐廳的冰箱裡雪凍。

敦煌 - 鳴沙山的戈壁沙丘, 99年絲路行攝, 當年入場費不過是30元, 而家竟然加費至100元, 不過是睇下D沙丘吧

下午無所事事去了逛街和泡了3個小時網吧,發覺敦煌和我與弟弟在99年走絲路時改變了很多,當年還是一個樸素的沙漠綠州小城,旅遊業才剛起步不久,但現在隨街都是賓館,餐廳和浴足,已完全變身成為一座旅遊城市了。3時半左右回到賓館想拿回應已雪凍的橙汁,卻發現餐廳午休關門了,要等到4時餐廳職員上晚班才開門,我趁空便跟前台的服務員大姐聊天打發時間,大姐知道我是香港人,便說她在95年還是小妹妹時也曾到香港的京港酒店受訓,我跟她說我也在8年前曾來過敦煌旅行,這時回來發現敦煌的變化真大,那時我也是住在車站旁邊的賓館,不過那間賓館已給拆卸了搞房地產發展,那時鳴沙山的門票才不過二三十塊錢,現在卻己漲到100大元,而且以前在外邊老遠便可看到鳴沙山,但現在當局卻用圍牆把周圍都封起來,使遊客必須付錢買票入場才能看到那兩座沙丘,真是小家子氣。

敦煌 - 市中心的飛天像

拿回橙汁後走到市中心寄明信片回家,來到市中心的旅遊步行街買明信片,可是大多只有成套的明信片賣,找了好一會才找到有賣單張明信片的,剛好趕在郵局關門前寄出,在步行街時發現除了些假古董和手工藝紀念品外,最多攤檔擺買的就是駱駝公仔,想來8年前我弟弟也是買了兩隻駱駝公仔回香港,只是現在多了很多款式而已,回程時順道在一家文具店買了一本小熊維尼筆記本,好取代那本在敍利亞買快已寫滿了的筆記本。

敦煌 - 絲路特色手信, 駱駝公仔, 8年前我弟弟也在敦煌夜市買咗2隻返屋企, 跟住送咗1隻俾人, 估唔到而家仲係賣緊同樣的駱駝公仔

回到旅店和同房的一個澳洲大哥聊了一會,原來他是職業的攀山家,已在中亞、新疆和巴基斯坦旅行了5個多月,特意為合作的歐洲登山公司跑到中亞開發新的登山路線,現在考察完畢要回日本的家去。我問他為何會住在日本呢?原來他5年前在中國旅行時,在內蒙古結識了為日本政府外交部在中國做扶貧開發工作的日本太太,結婚後便隨太太回日本,在東京附近的日光開了一家專業攀山訓練公司。他說明天便會坐巴士到格爾本再轉火車到西寧和北京,然後回日本去,一說才知他買了座號1的車票,我就買了座號2,真巧。

跟著我們便出外到一家山東水餃小店吃晚飯,因為澳洲大哥說沒有胃口不想吃肉,便只點了一碟10元的波菜香菇水餃兩個人吃,我見他只吃幾隻水餃便停筷,便問他夠不夠吃,他說攀山家的胃都是很細的,因為爬山時為了減輕負重都不能吃得太多,我想不知這是否也是一種職業病呢?

澳洲大哥埋單後說不用我付錢了,因為他跟中國人一起吃飯都是人家請他的,一直沒有機會請中國人吃飯,因為中國人總是有辦法在你不知不覺時偷偷地搶先付鈔,例如是你上廁所的時候。食飽飯後我們又散步到市中心的旅遊步行街,這時滿街都是旅行團的遊客在行街購物,十分熱鬧。入夜後在步行街的街尾處竟然有兩三家色情髮廊在營業,店裡的女孩子一見澳洲大哥在外邊經過,便都起哄拼命地向他招手,大受歡迎。

晚上回到旅店,兩個同房的英國仔拿出一枚人類牙齒給我看,說是那位澳洲大哥今午食魚時在魚肚裡找到的,在內陸沙漠地區那會有魚呢?想來這些魚都是在祁連山另一邊青藏高原的海子湖泊裡抓獲,再運到鄰近的甘肅漢人地區銷售,可知西藏盛行水葬,西藏人和本地漢人都深知這些習俗故不會吃這些魚的,所以這些魚都是買給那些不知就裡的外來遊客吃,怪不得這位澳洲大哥今晚會說沒有胃口不想吃肉了,這些因由我想還是不要點破好了。(2009/9/1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