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4日 星期日

人間煙火

跟著在拉薩Hea了3天,每天的行程都差不多,不外是三項活動:瞓、食、Hea。每天早上自然甦醒睡至日上三竿,吃過早餐後便去上網,中午和同房的幾位哥仔:可樂、小馬和阿勝一同去逛八廓街和大昭寺,觀看前來朝聖拜佛的香客、觀光旅遊和做生意買賣的各式人等,還有是坐在大昭寺前一邊烤太陽,一邊看著拜佛的老太太們在寺門前以五體投地之禮朝拜,晒飽太陽後便一同到光明茶館飲甜茶和吃藏麵,這樣便可以打發一個中午。

拜佛, 大昭寺
風馬旗塔, 大昭寺前

有天中午可樂和我又到大昭寺前遊蕩,可樂哥仔少年心性,以模仿藏民老鄉的口音向著沿路碰到老外遊客開玩笑,見人便說:“虫草要不要”“叔叔給我一塊錢”之類專向遊客兜售虫草的藏族老鄉和討錢的小孩的口頭禪,正在自得其樂之際突然給兩個西藏喇嘛叫住,還以為他玩得過份得罪人時,那兩個喇嘛問可樂是不是從重慶來的,原來他們是可樂上年去川西藏區旅行時,在一間佛寺裡認識的喇嘛朋友,要不是可樂的異行人家也不能在八廓街上的芸芸眾生中認出他來,大家對這不期而遇都覺意外和高興,想來大昭寺可是藏人到拉薩朝聖和外地遊客的必到之處,機緣巧合下才造就了這次他鄉遇故知。

大昭寺八廓街

有天中午飲過甜茶後,可樂他們又回去泡網吧,我便陪同房的一個湖南姐姐魚兒到大昭寺前的步行街買藏藥,然後又到布達拉宮前的公園閒逛和拍照,魚兒姐在廣東的企業顧問公司工作,向公司請了3個月的無薪假跑到拉薩來探望她的藏傳佛教活佛老師,我們在公園的水池邊坐下聊天時,遇到一個才7歲的藏族刷鞋童問我們要不要刷鞋,不過我們都穿著涼鞋又點有生意做呢?魚兒問他為何不去上學去?小孩便說是隨父親從農村出來到拉薩賺錢的,聊了一會又跑去跟其他的遊客玩無心機做生意,給他跛腳的老頭拉著責打哭了起來,心地善良的魚兒看不過去,便買了杯雪糕來哄他,逗得他破涕為笑。

又係布達拉宮的倒影

每天晚飯後我都會到風轉打蠆,飲吓咖啡,和店裡來自五湖四海的中外遊客,專程前來向薯伯買最新版西藏LP的老外單車友,專門來看薯伯的香港遊客,還有本地的藏族青年客人聊天。第一天來到風轉便認識的那對香港大學生情侶,人稱兩小無猜,差不多天天也來風轉,某夜待店內的客人都走後,我和薯伯怱然歌興大發,大唱80年代的香港卡通兒歌,甚麼千年女王、430、忍者小靈精等等,跟著又唱李克勤初出道的舊唱,在90年代未成長的兩小無猜完全搭不上嘴,想是我們之間已有代溝之故。

風轉咖啡店

另外我又發現薯伯十分受西藏女孩子的歡迎,有一個來自山南的女孩天天都來找薯伯玩,某夜我又見到一個漂亮文靜的拉薩小姑娘獨自坐在一旁喝咖啡,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就是注視著在店裡忙過不停的薯伯的一舉一動,我多事和她搭訕了幾句,原來她剛從成都大學旅遊系畢業,回到拉薩後在一家旅行社裡實習,明天便要跟一個英國旅行團送團到尼泊爾去,在出發前的一晚專登來風轉坐坐,或許是想在出門前跟薯伯說說話兒吧?

風轉的咖啡和小食

6月26日是我在拉薩的最後一天,中午同房的一班內地哥仔和兩個台灣女孩連袂騎單車到市郊山上的哲蚌寺去,因為我太懶了不想又踩單車又要行山,所以我獨自去八廓街溜躂和飲甜茶。路經風轉時發現薯伯竟然一早已在店裡,原來他今早剛去過工商局,又帶著藏族的女經理去醫院驗血辦健康証,說不知還要辦些甚麼証件才能完成開業的手續,看著他一臉苦惱的樣子,才發現這個一直以來無憂無慮的年青人首次為做生意的凡塵俗事而煩惱,想來也是時候開始要沾染點人間煙火了。

光明茶館的藏麵廚房
甜茶和藏麵

下午3時多我才坐中巴到市北邊的色拉寺,本想沿著寺外的圍牆走到後山的後門逃票溜進寺裡,可是發現寺裡的管理人員比起5年前也變得精明多了,所有後門不是關上了便是派人看守著,嚴防下午時有人逃票入內看辯經。既然溜不進去,我便打算在寺外轉兩個圈才回去,在後山上我遇到一個青年陪著一個老人家在轉寺,老人家巍巍峨峨的一步一步慢慢地爬上後山的石級上,我和那青年搭訕幾句,原來他今年才滿20歲,自中學畢業後每天下午都會陪他85歲的爺爺來色拉寺轉寺,日復一日便過了幾年,不禁要向這老人家的虔誠和孫兒的孝順至敬,很難想像現今在香港會有年青人願意付出數年的光陰,天天就是陪伴家裡的長輩去行山拜佛。

色拉寺後山曬佛台下的佛像壁畫
色拉寺內的藏式老房子, 超大窗框

最後一晚去風轉打蠆,可樂帶了一個台灣妹妹騎著單車過來飲咖啡,我們天南地北的聊了半個晚上,說說可樂往年夏天在川西山裡浸溫泉和跟著藏民放牛騎馬,台灣妹妹年初在澳洲工作旅遊在果園摘橙等等的旅遊趣事,他們約11時左右便先回旅店。不知為何平日熱鬧非常的咖啡店今晚靜靜的沒有多少客人,臨走前我在薯伯的留言冊上寫感想時,薯伯無厘頭地拿出照相機在旁邊偷拍,想是要把我的衰樣放上網去,我馬上拿著咕巨擋著避開鏡頭,不過要逃的最終還是逃不過去。(2009/10/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