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5日 星期二

人肉焗爐

今天中午要坐長途火車Quetta Express到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拉合爾(Lahore)去,早上先到旅館樓下的小餐館吃過了煎蛋薄餅和奶茶早餐,10時左右便坐三輪車的士到火車站去。在到車站時火車正在準備出發,巴基斯坦的火車和印度一樣都是承傳自英治殖民地時代的寬軌鐵路,不過因為回教文化比較注重男女之防和個人私隱,普通等臥舖車廂裡也是分隔成幾個獨立的廂房,每個廂房內有3張碌架床供6個人睡,除了可以關上房門外,各廂房裡都有獨立的廁所,可足夠一個大家庭包廂旅行,只是我買票的廂房不是我一個人住晒,同房的還有一個會說英文的肥大叔,另外兩個互不相識的男人和一對母子。

一點都唔快的Quetta Express奎達快車, 奎達Quetta至拉合爾Lahore的車程由原本23小時延誤至31小時, 加上在烈日當空下穿越沙漠和平原, 火車在45度的高溫下還要停電無風扇, 鐵皮車廂慘變成人肉焗爐! 攝於奎達火車站

本來想買空調臥舖車票,可是供應有限一票難求,普通車廂就只有車頂的電風扇吹風,在靠大開車窗從車外吹來陣陣熱風來作雙重降溫,只是後來發現電風扇是靠火車行走時車輪轉動推動發電機供電的,車子一停電風扇便會休息,當然也不會有任何風會自動吹進停頓了的車廂裡,即是雙重升溫。起初火車從巴基斯坦的西部山區開出時還不算太熱,可是隨著火車慢慢駛到印度次大陸的平原上,初夏季候風雨季來臨前的超級酷熱便漸漸顯現出來,搞得車廂內各人都大汗細汗的,不過火車快速行駛時不斷從車窗外吹進陣陣乾燥熱風,就像一邊焗桑拿一邊有幾十支強勁風筒吹著你般,汗水剛流出來便給風乾了,唯有在每次停站時跑到月台上向小販搶購雪至冰凍的大支樽裝水和可樂來解渴降溫。大概是水份一被身體吸收便馬上在高溫乾燥的天氣下揮發掉,所以我們初時都不用怎樣上廁所,到後來才發現廁所門原來一直都是被鎖上了的,要在停車時找火車技工來開門。

Quetta Express 臥舖車廂

火車在中午時來到一個叫Sibi & Jaco Junction停下來等信號,肥大叔說這裡是全巴基斯坦最熱的地方,不過因為前兩天從印度洋吹來了一個百年一遇的超級颱風,餘威所及,今天巴基斯坦南部還是天陰陰的,我們才不用在正午時份困在停頓不動悶熱無風的鐵皮車廂內乾煎,不過室外車場的溫度也肯定超過了40度了。

眾人在火車上呆坐至天黑,我一到晚上便爬到自己的上舖床睡覺,一邊聽著MP3,一邊在火車時快時慢的搖晃下的很快便睡著了,可是不知睡至甚麼時候卻突然被熱醒了,醒來便發現火車又不知在那個避車處上停著等待信號,火車一停電風扇便馬上罷工,本以為晚上沒有太陽會比較涼快,可是這個鐵皮車廂本身就是一個大焗爐,加上上舖床位就正在車窗之上一滴自然風都吹不到,正一是焗爐裡最旺火的位置,就全靠旁邊車頂的電風扇來降溫,電風扇一停工我馬上便會給烤醒。於是我一直躺在床上被煎熬著,直至3點左右火車開動才能繼續睡覺,一等便是2個多小時,沒差點便活生生地被焗成人乾了。(2009/7/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