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2日 星期二

高山High Tea

雖然已在中東旅行了差不多有3個月時間,可是來到巴基斯坦才發現我原來是一個很怕熱的人,自經過那趟熱到爆的奎達慢車人肉焗爐和拉合爾45度高溫的洗禮後,我越發是盼望在中巴公路上的喀喇崑崙山脈裡享受雪山的凍涼世界,可是昨天在爬上Baltit Fort的途中,我發現的在下午充沛的陽光下Karimabad還是十分之熱,盡管這個四處綠意盈盈的農村是十分之漂亮怡人,活像是喜瑪拉雅山中迷失的香格里拉,但我還是想再往更高更深的山裡鑽進去探索,就是想找一處在雪山和冰川環抱下的清涼境界,好讓我消消暑降降溫。

早上天清氣爽, 清楚看到遠方的Rakaposhi Peak雪嶺和山下的河谷和農莊, Karimabad, Hunza

早上7時多起床到飯堂吃了一頓難得又平又正的西式早餐,太陽蛋,果占醬加Hunza麵包,當然還有一杯熱茶,讓你到外邊的草地上一邊嘆茶一邊欣賞早上雪嶺山谷的風景,真是一流!

在房間收拾好行李正要出發時,前晚在吉特同房的英國單車大哥終於騎著他的寶貝單車,氣吁吁的爬到山上的旅店來,隔鄰房的兩個迷幻大麻英國青年難得清醒的和他打招呼,原來他們和我一樣都是之前已在路上認識他了,他來到正好往進我騰出來的空床,可以跟另一個也是來自香港的背囊友同房(不過卻又是正宗的英國人),這裡聚集的英國人越來越多,快要變造英軍軍營了。

在路口搭上了一輛下山的Suzuki小巴,到公路小鎮Aliaba的大街上轉車到下一站Passu,這輛8座位的Suzuki車仔很神奇地擠上了14個人,途了司機和約10個乘客是坐在車內,另外還有3個人是“掛”在車尾外,我在鎮上路邊的一家士多外下車,士多門外停了輛豐田貨Van,想就是去Sost的巴士了。

這時小巴士車上空空如也,想是剛剛走了一趟車,我便在士多裡買了一支可樂找個角落坐下慢慢等,跟著便有個小巴的站頭伙計過來登記了我的名字和目的地,等了一會又有另一輛貨Van小巴來到士多門口落客,想這是從吉特開往Karimabad的早班小巴,這時那個伙計又過來跟我說,如果我願意比正常的Rs60車資多付至Rs100,便可以安排我坐早一趟車先離去,可以提早20分鐘出發呢。

不過這樣騙遊客錢的謊話我早已聽過不少遍了,深山野嶺裡又怎會無端端多了班小巴車呢?通常情況是錢白給了,但原先應承會提早出發的巴士卻又會因諸多因由,在收了你的錢後便不知所蹤,結果到最後還不是要和其他付正常車費的乘客坐同一輛巴士出發,而且一定不會把多收的錢退給你,於是我便說現在時間還早,並不介意要多等一會。

等到10:30AM才湊夠乘客開車,想當然到最後只有一輛小巴,那裡有所謂的特別快車呢?大約一個小時之後小巴便來到Passu村,小巴在一家小旅店Passu Inn門口把我放下便繼續開到Sost去,這家小旅店只有包房但沒有床位出租,我便拿出影印的LP地圖看看,發現再往公路前行半公里外另有一間旅店,便背著大包沿著上坡的公路走過去,翻過一個山坡後的山崖腳下便是Batura Inn。


雪山下的中巴公路, Passu

Passu和Karimabad是兩個不同的世界,Karimabad是在雪山陪襯下,遠在雪線之下綠意盈盈風光明媚的和暖山谷,Passu則是在巍峨陡峭的山峰環視下,就在雪山冰川腳底下邊的險峻山谷,山石崢嶸光禿禿的山谷中間是一條寬闊的灰色激流,因春天回暖而剛從雪山和冰川溶化的冰水,夾雜著大量沙石自山上洶湧地奔流而下,滾滾的流水聲在山谷中隆隆不絕地咆哮著,時刻就如萬馬奔騰般,只有在水流稍為平靜的河灣石灘旁小小的沖積平原上,才有些青綠色的農莊聚落頑強地生存著,以一點生機點綴著這個原始險惡的荒涼山谷,這裡才是我想像中喜瑪拉雅山脈雪山裡的清涼境界。

Batura Inn就在山崖下邊中巴公路和Hunza河中間的石灘上,客房就在飯堂旁邊灌木叢中的一列老舊石屋裡,一個床位只要Rs50,同房的又是一個英國大哥,不過這時他不在房裡,房間裡還有一個簡單的浴室,不過當然只可以沖“凍水涼”,凍水便是從旁邊河裡引過來真正的雪山冰水,包保清涼醒神。

旅店的老闆是一個笑容滿面十分友善的老伯,這時店裡就只有一個澳洲和一個新加坡女孩在飯堂裡,其他人都出外行山去,澳洲女孩今早比我坐早一班小巴從Karimabad到來,新加坡女孩一邊在吃方便麵一邊在看書,我問老伯中午有甚麼吃的,老伯的英文不太靈光,不過還會說些簡單單字,說中午只有Soup Noodle了,到晚上才會正式做晚餐,還問我要不要在店裡吃晚飯。


剛從冰川融化出來的雪水滙聚而成的激流

下午3點多我也出外走走,沿著公路翻過山坳走回Passu村旁邊的一條支流,打算朔流而上到去看Passu冰川,我沿著小河旁的一條小徑往上遊走去,小河旁邊的一個小山坡上竟然開有一家小餐廳,路過餐廳的後園時裡邊的一位小伙計還為我指路,臨走前伙計還向我推介說剛好有新鮮的蛋糕出爐,叫我等陣回程時記住過來試試。

在冰川雪水的滋潤下荒野上變得生機勃勃
冰川下的小湖和激流

我在亂石滿佈的河谷裡走了大半小時便來到一個小湖邊,按伙記說只要再攀過湖後邊的一個山坡便可到達上邊的冰川了,只是我見這個山坡十分陡峭,也無路可上,若是硬要攀上去可得要花上一兩個小時,這樣便趕不及在太陽落山前下山,想來想去還是回到剛才的小餐廳吃頓下午茶好了。

Mt Topopdan (6,106M), Passu

那間孤立於小山頭上的小餐廳叫Glacier Breeze,小餐廳就只有大廚和一個助廚兩個大哥,剛才給我指路的便是那個助廚,從餐廳可以看到山谷裡的冰川和四周的雪嶺山峰,景觀開闊。這時快到黃昏了,我坐在小店外嘆了一頓遲來的下午茶,一邊享受剛新鮮出爐Huzna杏仁蛋糕和熱騰騰的奶茶,一邊飽覽Huzna河谷對岸的崇山峻嶺,眼前的一列巍峨山峰在夕陽下映照成金黃色的十分壯觀,杏仁蛋糕的賣相雖不花巧但卻意外地好味道,配以這裡雄偉壯觀的高山景色,真是一次十分難得的下午茶體驗。

Glacier Breeze的杏仁蛋糕和奶茶
杏仁蛋糕和奶茶, 還有夕照下金黃色的巍峨山峰, 組合成一次難忘的High Tea體驗

這時小店裡除我之外便沒有別的客人了,老闆便出來和我聊聊天,原來他是Passu的村民,冬天時在首都伊斯蘭堡的一間5星級酒店裡做廚師,夏天便回到家鄉自家的小餐廳工作,其招牌菜便是我今日適逢其會品嚐到以本地Huzna杏仁烤焗的蛋糕了。

趕在日落前回到旅店,洗過超清涼提神的凍水涼後便到飯堂裡看書,店裡放了一些以前住客留下的舊旅遊書,另外還有好幾本寫得滿滿的留言本,內裡除了有來自世界各地旅客向旅店老闆道謝的留言和在Passu旅遊的感想外,還有些在附近行山的筆記和手繪地圖說明,十分詳細,可比那些過期的旅遊書管用得多。等到晚上7時便開始吃晚飯,晚飯有菜有肉,Hunza麵包和熱茶,當然還有Soup Noodle啦!這時旅店的住客都從外邊回來吃飯,除了今早的兩個女孩來,還有一個法國仔和兩個捷克仔,不過與我同房的英國大哥卻說要到外邊散步不吃晚飯了,半夜三更都還沒回來,想是佳人有約吧?(2009/8/1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