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9日 星期六

中巴公路上的VIP Express

早上6:30便出門,坐的士到長途巴士總站,中途只見大街小巷峰煙四起,一大早便不知在街頭上燒著些甚麼,坐車經過時才見到清潔工人把街上積聚了一個晚上的垃圾掃在街角一邊後,先把有回收價值的廢物如是鋁鑵、紙皮、膠樽之類收集起來,然後便是一把火把垃圾堆當街燒掉算了,早上的街角變身為回收場兼垃圾焚化爐,既省時省錢又環保,怪不得一大早便搞得煙霧迷漫,滿街彌漫著一陣燒塑膠的臭味了。其實跟印度相比,初到巴基斯坦的大城市時發覺街道較為乾淨,這時才知是因為老巴會把不能回收的垃圾當街燒掉,而印度那邊不能回收的有機垃圾都成為了街上牛牛的飼料,經牛牛處理分解的有機分子再和滿街的沙塵和膠袋等混成一團,然後倘佯在高溫烈日下遺臭萬年。

NATCO車站, Rawalpindi

7時便來到在NATCO的售票處,因為8時半VIP Express巴士的車票都賣完了,只好買下一班9時半經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KKH)開往吉爾吉特Gilgit的車票,車費要成Rs900,然後走到外邊的車場一看,只見一輛頗新淨的VIP空調大巴停在那裡,心想今次真的是坐豪華巴士了!正!跟著便滿懷希望到巴士公司旁邊的小餐廳吃早餐等開車。

NATCO的VIP Express豪華大巴

到差不多夠鐘出發了,我和一眾在候車室等車的乘客拿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由巴士公司職員領來到那台大巴那裡,可是那台大巴卻關著門不讓乘客上車,原來躲在那台大巴後面的一台不起眼的20座小巴才是今天的VIP Express巴士,豪華大巴頓時變小巴仔,剎時間感覺就像從天堂掉到地獄去。

各人把行李都推在小巴小小的車頂上,把小巴搞得像長了個肥大駝峰的駱駝般,真怕這輛小車會在崎嶇的中巴公路上被背上的重擔壓扁。我車票座號是第1號,即是坐在小巴司機位旁的車頭“頭等位”上,頭等位的好處是旁邊的引擎蓋上沒有人坐,除了較寬敞之外,還可以坐擁車頭擋風玻璃的無敵景觀,但壞處是如在路上遇到甚麼交通意外的話,這個頭等位便會首當其沖。因為需求殷切,全車爆滿,所謂VIP的小巴上連走廊的“摺位”都坐了人,於是二十多人便都擠在後邊車廂的“經濟倉”裡,在往後長達十多小時的車程裡緊緊地親熱一番。

各人各就各位後便開車出發,小巴離開了市區後很快便走到山裡的公路上,起初公路上還有很多單車,三輪車,面包車和大貨車在爭相奪路,可是當小巴離開了擠擁的山城Abbottabad後車流漸減,不久後沿著中巴公路駛過一處四野都是頹垣敗瓦破房子的山區,不少居民都是住在聯合國藍色的救濟帳篷裡,這才想起兩年前2005年的冬天前夕,在巴基斯坦克什米爾地區曾發生過一場大地震,經過兩年時間後災區還未復恢過來,重建進度緩慢,這都是國窮之故。


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 往Gilgit途中的河谷, near Besham
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 追巴士的鄉民, 所謂巴士其實是一台農夫車
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 往Gilgit途中停車小休

小巴在公路上一處NATCO的休息站停車午飯,之後每經過一處較大的村鎮司機都會停車休息,乘客就下車飲茶和喝汽水,還有是上廁所,所謂的Express其實一點都不匆忙,司機慢條斯理的慢慢開車,到下午5時多黃昏來臨前才來到小鎮Besham,一看地圖發現這裡大約是拉瓦爾品第和吉爾吉特中間,原來小巴跑了老半天才只走了一半路程,之後還有3百多公里的險惡山路,而且晚上摸黑行車會更慢更危險,這樣下去真不知要到蹭磨到何時到達吉爾吉特。

Friendship Bridge 中國援建的友誼橋, KKH
過了友誼橋後,還有357公里才到Gilgit, KKH

晚上7時多小巴來到Dasu的NATCO餐廳晚飯,然後繼續慢吞吞地往深山裡進發,結果搞到凌晨2:30AM才抵達吉爾吉特的巴士站,我剛從巴士跟車仔手上領回放在車頂上的大背囊,便有一個旅店的拉客仔問我要不要到他的旅店過夜,正好就是我之前計劃要去的Madina Guesthouse,伙計問我巴士上還有沒有其他外國遊客,我說車上就只有幾個巴基斯坦的學生遊客了,伙計便說不用理他們可以開車回去,想是外國遊客的錢遠比本地遊客好賺之故?

從巴士站回到鎮上要在外圍的警方檢查站下車登記身份,來到鎮上只見深夜時份所有店舖都已關門,四周漆黑一片,在幾顆微弱昏黃的街燈下就只有十來頭野犬連群結黨的在空無一人的街頭上徘徊著,和向著偶然駛過的車輛狂吠,像是抗議人類在非法侵入牠們只有在夜裡才能佔領的街道般。

在旅店前台辦好登記手續,伙計帶我到多人房入住,伙計一到房裡便大開燈光,把在房裡睡覺的兩個老外都弄醒了,我輕聲跟那伙計說現在已是凌晨3時了,不用把房裡的所有燈都開著吧?那伙計便大聲地回答說這裡是大房嘛!真是理直氣壯。(2009/8/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