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4日 星期六

圍牆

今天是周六,天陰微雨,一早起來便跑去大馬士革門外的阿拉伯區巴士總站,坐124號巴士到伯利恆(Bethlehem),阿拉伯人的地區巴士大多是依維科Iveco客貨車改裝,和猶太人的Sherut的士是差不多,只是後邊放的行李的地方全都改為座位而已,形式有點像大陸的長途特快中巴,不過猶太人的巴士質量當然都要比巴人的好得多,而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是不會坐對方的巴士的。

因為今天是周未不用上班,所以車上的乘客就只有幾個巴人大叔,巴士先要在阿拉伯人區兜個圈,等到上滿客後才開往在市郊的伯利恆,不過大半的乘客都在中途下車,最後只剩下我和幾個巴人大叔來到總站。

總站就在隔離牆的檢查站旁邊,雖然之前聽說過近年以色列私自在還未釐定清楚的以巴分界大肆興建隔離牆,不過只有親身來到才體會到隔離牆宏大浩瀚的規模,高大單調的灰色水泥牆一直由眼前伸延到左右兩方遠處的天邊,中間每隔一段距離便有座警衛塔,隔離牆上還架了倒鈎鐵絲網,還以為牆後面是所高設防監獄,相比冷戰時代東德建的柏林圍牆只是包圍著一座孤城,以色列搞的隔離牆卻把整個國家都圍起來,我想這樣才是真正的大手筆啊!


伯利恆 - 隔離牆, 以色列:Peace with you?

旅行時經過的海關檢查大都只是例行公事,關員大多是馬馬虎虎地瞄你一眼便讓你過關,不過在以色列過關可是生死攸關的大事來,進入檢查站後一般的外國遊客只要亮亮護照便能輕鬆通過,但是守關的以色列軍警對著每天都要過關,往返以巴兩地工作上學的巴人民眾卻是格外認真地親切招待,和我一起下車入閘的幾個巴人大叔過完金屬探測門後,再要脫衣除鞋翻袋,被問長問短一番,萬般刁難,真不知還要搞多久才能過關。

不過最令人佩服的是隔離牆檢查站的人員隔離功能,整個站內都見不到幾個以色列工作人員,冷冰冰的沒有半點人氣,因為以色列人生怕會遭到自殺式襲擊,所以對過關的巴人都是先透過閉路電視和對講機作遙距檢查,要到完全搞清他們身上沒有炸彈毒藥之類的東西,才會開閘讓他們到裝有鋼板和防彈玻璃,與外隔絶的保安關卡前,由躲在保安室裡的關員透過一個小窗口核實身份,以杜絕工作人員和過關的巴人直接接觸的機會,看來以色列人真是非常惧怕巴人,不過巴勒斯坦不是被以色列佔領統治著的嗎?看來角色好像有點調亂了。

走出檢查站便見到隔離牆在以色列那邊掛了個寫著“Peace be with you”的巨形標語牌來粉飾太平,搞到這個地步還能厚著面被掛著這樣的招牌,真是不可思議,不過穿過城門來到巴勒斯坦人那邊,水泥牆上滿是抗議的塗鴉,寫著“我們不是恐怖份子,We want peace”之類,雖說牆後便是巴人自治政府管轄的地區,但是門後沒設有一個檢查站,只有一道石級通往山坡下邊一個小停車場,冷清清的只有幾台老爺的士在等客,牆後面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


伯利恆 - 隔離牆, 巴勒斯坦:我們要和平,我們不是恐怖分子

旅遊書上說從檢查站到伯利恆的Church of the Nativity大約還有3公里路程,今天天陰清涼,我想走路過去應該不會大辛苦吧,不過姑且聽聽那班等了一個早上還未發市的的士司機如何開天殺價後,才決定今早用不用晨操。果然那班司機大叔見到我這個傻頭愣腦的東方遊客,先是一湧而上又拉又扯地開天殺價,見到我豪無反應自行自過,竟然都跑回車上開車追過來死跟,真是毅力可嘉,又或者都是非常缺錢開飯吧?

經過一輪拉鋸後,在價底者得的原則下給我找到一台的士到伯利恆大教堂去,想不到巴人區市面雖然十分蕭條冷清,在街上巡邏的以軍比途人還要多,但是教堂裡邊卻給來朝聖的外國旅行團擠得水洩不通。標誌著耶穌基督降生的伯利恆之星就在聖壇下面的地窖裡,我要和一眾來自世界各地的信徒一起努力地擠進地洞去,不過我發現他們見到伯利恆之星後的反應和一般遊客的分別不大,都是一邊拼命推撞擠前,一邊拿著數碼相機瘋狂拍照,然後就像剛中了百萬元彩票般,一臉滿足洋洋自得地離去。

從人堆裡擠出來回到教堂外面,又遇到剛才的的士司機,於是又坐他的的士回檢查站,車費由起初開天殺價的NIS50一程給我斬到NIS20來回,看來我的講價技巧比初來以色列時進步不小了。途中他跟我說起幾年前以巴和談剛有點希望時,大家都以為雙方終於可以過點正常的和平生活,日子也隨著遊客增加而慢慢好起來,可是風雲色變,突然間和平的希望幻滅了,跟著以色列便把巴人居住的土地用隔離牆圍起來,自始便沒有甚麼自由行遊客到伯利恆來,到來朝聖的大多是坐巴士作半天遊的旅行團,使到不少依靠旅遊業生活的小商戶,小市民的生計大受影響,所以在激烈競爭下我才有便宜的士坐。


伯利恆 - 伯利恆之星 ~ 耶穌降生之地 (Church of the Nativity, Bethlehem)

我在檢查站過關重返以色列時,又見到幾個巴人大叔反覆幾次走過金屬探測門都是咇聲大響,在關員經過對講機死氣沉沉地下指令,要他們把身上所有帶有金屬的東西,就連皮帶、皮鞋上因為有些小金屬零件都要脫下來,再走過金屬探測門才能過關,怪不得檢查區也要體貼地分開男女賓部。後來聽他們說來回一次便要花上近一小時檢查,平日上落班的繁忙時間還要大排長龍,於是一天便無端白事地被浪費了幾個小時的寶貴時間被當作罪犯般檢查,日復如是,故出關時一個大叔十分氣憤地跟我投訴這是一種極大的侮辱。

說實在我剛才看到濫用這種極度誇張,不知所謂的保安措施來對付這些無反抗能力的平民百姓,也以為自己誤闖甚麼關著窮凶極惡變態重犯的監獄,又或是錯進美國CIA的恐佈份子集中營,以色列竟然能把現代先進的科學化,人性化和系統化管理完美應用到佔領區的種族隔離和高壓統治上,今天我真是大開眼界了。

2007年3月23日 星期五

遊花園

今早起來,不知為何混身一陣懶洋洋的感覺,可能是經過之前兩天“出門遠遊”的過度操勞後開始感到有點兒疲乏,提不超勁再往外邊四處跑,故今天的節目是乖乖地留在耶路撒冷,頂多是到大馬士革門外邊的花園墓逛逛,然後去聖塚教堂旁邊的商店買些銀制十字架回香港給親朋當手信。

近日發現舊城裡正對著大馬士革門的斜路,有一家巴勒斯坦人快餐店賣的Felafel和Shwarma包包,即叫即造,新鮮熱辣,內裡仲有香脆的炸薯條,份量夠大之外,最緊要是價錢公道,所以每天由早到晚到都有大一班食客從店內擠到街上排隊光顧,而我也是不作他想,每天的午餐晚餐都來這小店解決。

吃過Shwarma包包後,我便走到大馬士革門外邊的巴人市區裡的花園墓(Garden Tomb),據說這裡才是耶穌釘十字架後埋葬的真正地點,和各大基督教會一致認定的聖塚教堂打對台,爭生意。然而那裡才是耶穌真正的葬身之地呢?這樣神聖的地方總不可能有兩個的嘛!但是舊城內的聖塚教堂,也是千多年前的羅馬皇帝君士坦丁說了便算的,雖然近代也有歷史學家研究過那裡才是真正的聖墓,但是最後也提不出甚麼有力的實質証據來証明或是推翻那個才是正印,於是在說不清楚的情況下,一些遠渡千里而來的信眾便抱著有殺錯,冇放過的精神,兩個地方都要去一趟朝聖。

花園墓是由一名在19世紀未派駐耶路撒冷的英國軍官發現的,不過這樣的驚世大發現當然是不受傳統教會承認,花園墓一直由一個英國志願機構管理,其實內裡是一個上世紀才出土的古羅馬農莊遺跡,因為後山有三個山洞,看起來剛好像一個骷髏頭,而農莊遺跡地下又剛好有幾個地下洞穴,和聖經裡的故事有點兒吻合,才被人認為是真正的聖墓,而在英國人的細心管理下,在遺址上悉心栽種了些花草樹木,故這裡才有花園墓之稱,而自此耶路撒冷舊城內外共有兩個耶穌的墓地供信徒朝聖,這樣也夠他們忙了。不過我想作為一個無聊的遊客,如果有空閒時間的話,參觀過舊城裡宏偉莊嚴的聖塚教堂後,也可以到城外的花園墓遊覽,好欣賞一下中東國度裡稀有英式花園園林。

至於為何會搞了兩個聖墓出來呢?19世紀未正是歐洲工業革命的黃金時期,剛富起來的歐洲列強國民為了追求心靈上的滿足,便開始向世界出發,四出為自己的宗教信仰作朝聖和尋根之旅,剛巧中東的老牌帝國-土耳其人的奧圖曼帝國卻是病入膏肓,奄奄一息,故曾經長期被歐洲遺忘的中東聖地,便變成列強肆無忌憚,競雙爭奪的插旗熱點,歐洲各國和教會都當正主人家冇到,一於各施各法地在舊城內外建立據點以顯露影響力,自始耶路撒冷便重返世界歷史的舞台。不過當年各國的手段大都是霸佔地盤建間大教堂,反觀只有英國人能另窺別徑,推翻沿用了一千多年來聖塚的舊說法,另外發現一個的花園墓出來,應算是當中最出位的了。



耶路撒冷 - 舊城內的小巷,兩旁都是賣紀念品的商店

遊完花園,便回到舊城聖塚教堂旁邊的紀念品商店買了幾個小小的銀十字架當手信,雖然時近復活節,但是街上的遊客還是不多,遊客生意沒有甚麼起色,在買過東西後我和老闆大叔聊聊天,原來他們都是阿拉伯裔的基督徒,在中東算是少數族群,不過他們又不是以色列國民,手裡拿著的是約旦護照,一直都是約旦王國的子民,後來耶路撒冷和約旦河西岸在67年的6日戰爭中被以色列佔領,他們一度淪為難民,不過現在他們已能重返舊城裡的家園,繼續大做其遊客生意。

耶路撒冷 - 舊城的一各, 街上四處都是荷槍實彈的軍警, 旅客都被嚇跑了, 生意又點會好呢?

我問老闆那些銀制十字架是不是自己造的,老闆笑聲說十字架都是住在城裡另一邊的阿美尼亞基督徒手工造的,不過因為他們店舖的位置不好,遠離遊客區,故空有一身手藝也只有把十字架廉價賣給住在基督徒區裡聖塚教堂和苦路旁邊的商店,眼巴巴看著人家賺大錢,真係同人唔同命了。

2007年3月22日 星期四

死海

在舊城待了3天後便開始覺得有點悶,故繼昨天出城登山後,今天趁天氣好再去遠一點的地方郊遊~死海(Dead Sea)和馬薩德要塞(Masada)。

今天一早上班繁忙時間跑到舊城外邊,乘坐18號巴士到新城的中央車站,再轉乘到死海的Egged X大巴,因為早在一兩天前我便從舊城雅法門的遊客中心拿了耶路撒冷到死海的巴士時間表,便預好時間出門後,本來大安旨意地以為只要一到中央車站買好車票便可以準時坐上8:45AM到死海的巴士,那知來到中央車站入口處竟然也有一個機場級別的保安檢查站,所有進入車站的旅客都要逐個行過金屬探測門,行李又要經過X光機檢查,光是排隊入站便耗費了不少時間,進入車站商場後,又要跑上跑落找售票處,碰巧我排隊買車票前面又有個十分長氣的阿姐在問長問短,搞到我找到巴士閘口時剛好要開車了,差點兒便要送車尾,幸好上車後還能找到位子坐,而隨後一大班擠上巴士上的中學生和幾個揹著M16的以軍兵大哥就只好站在走廊上搖到落車為止。

那班遲上車的學生和手裡拿著步槍在巴士上亂晃的兵哥們相繼在市郊下車後,巴士很快便進入沙漠公路,沿途貼著死海旁邊的山崖向南進發,約個多小時後便來到馬薩德要塞公園(Masada)的巴士站,和我一同下車的還有幾個老外後生仔遊客,大家下車後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公園門口更亭查問下午回耶路撒冷的巴士時間,因為巴士站的一邊是高聳入雲的馬薩德山崖,另一邊是熱辣辣的沙漠和咸死人的死海,睇怕大家都唔想錯過一日只有兩三班回耶路撒冷的X巴士,以免晚上要留在這裡被煎成人乾。(大家還記得死海出土有二千多年歷史的死海文書吧?)

馬薩德原本是受到羅馬帝國策封,統治猶太國的希律王在死海旁的行宮兼救命要塞,就有點像Lord of the Ring第二集裡邊那座最後的堡壘般,可是二千年前在第一次猶太反抗羅馬帝國的起義失敗後,從耶路撒冷退守到馬薩德的猶太起義軍就沒有像魔戒電影裡有甘道夫和洛汗騎兵來打救的幸運,想當然反抗羅馬帝國的後果是受到強大的軍力壓制而必然失敗,為了逃避城破後被擒為奴終生受辱的命運,九百多名困守馬薩德的猶太人最後決定了全體自殺的悲壯結局。

有著這樣的歷史背景,經過兩個千年紀的塵封沉寂,當猶太人重回到昔日曾經失去多時的應許之地後,馬薩德便成為以色列愛國教育的重要據點和猶太人的朝聖之地,所以今日在山下便有個現代化的遊客中心,在坐纜車登上馬薩德山前,我們先要和一大群坐旅遊巴到來參觀的猶太遊客一起看看介紹馬薩德抗暴精神的短片,無端端被作了一番思想教育。


死海 - 馬撒德要塞的登山纜車(Masada)

在馬薩德山上遊玩到最後一刻,我才跑回纜車站坐纜車下山去,幸好剛好跑在一大群旅遊團前頭,才能在最後一刻回到山下的巴士站,趕及搭上中午12:50PM回耶路撒冷的X巴士(下一班要等到2PM左右),經過約半個鐘的車程來到Ed Gredi死海公園,要不然便沒法在一天內遊完馬薩德和死海兩個地方。

其實死海也不算細,只因臨近約旦邊境,沿岸就只有幾個合適的地點開放給遊客來體驗死海的浮力,而這幾個僅有的海灘也給賺錢能力超高的以色列人改造為主打死海泥美容的高檔Spa度假酒店,就只剩下Ed Gredi還是給普羅大眾和一般遊客使用,但這個公眾海灘也不是免費入場的,除了簡單的戶外沖水設施外,室內更衣室和浴室都要另外收費。


死海 - 鹽結晶(Dead Sea, Ein Gedi)

三月底的死海,下午就算是陽光普照加上負海拔也只是天氣較和暖而已,所以怕凍的我只是到海邊那個超細小的石灘脫了鞋泡泡腳板,叫做試過用死海水過下洗腳癮吧!但是才浸了一會返回岸上,便發覺死海超咸的海水原來十分“嗱”腳的,跟著看到那些脫掉衣服只穿條底褲便跳進海裡作大字形漂浮的老外肥佬們,爬上岸上後哇哇大叫地跑到水龍喉下,拼命地沖水洗眼,想必也是浸得十分過癮了。

死海 - 浸完腳後,跟住好鬼嗱!

但最有趣還是跟著一班年青的以色列兵哥兵姐們,翻過石灘旁邊的鐵絲網圍欄,偷偷地溜到死海邊唯一一處沒有石頭覆蓋的泥洞邊(這個洞應該是他們的前輩搞出來的好事),看著他們先脫掉制服,身上只剩下打底的泳衣(可見是有備而來),然後拼命從洞裡挖些死海泥敷在面上身上,搞到混身泥鴨般還不夠,各人還要從行軍大背囊中拿出幾個2公升裝的空汽水樽,不停地把死海泥塞進去,想必這個死海邊的淘寶秘洞肯定是以軍的軍事機密和優良傳統之一。

死海 - 成個海灘度假區咁 (Dead Sea, Ein Gedi)
死海回耶路撒冷途中, Egged Bus (X)長途巴士

玩到2點過後才回到巴士站等2:30PM回耶路撒冷的X巴士,可是等了大半個鐘後X巴士才姍姍來遲,剛才還以為誤了尾班車,正在和一同等車的一對捷克情侶在想著如何截順風車回去呢。回到耶路撒冷中央車站已是四點多,本來想去車站商場裡的麥記食番個包餐,點知一看餐牌一個最平的套餐都要賣成NIS32(HK$64),最後還是在另一家麵包店花了NIS14(HK$28)買了一小塊Pizza當晚餐算了。

回到旅店發現同房的澳洲小情侶去了特拉維夫睇牙醫和辦印度簽証還未回來,當我晚上洗過熱水澡後懶洋洋地攤在旅店大堂梳化上,一邊咬著那塊Pizza一邊玩數獨過日晨時,遇上一個來自南美哥倫比亞的留學生大哥,他和在同一大學讀書的俄羅斯藉太太今天從位於以色列南部沙漠中間的校園來到“大城市”耶路撒冷的希伯來大學辦點事,明天就要回沙漠去了。

當他知道我是從香港辭了工作打算在中東旅行幾個月,手裡還同時拿著英國BNO和中國香港護照,可以自由地到世界各地旅行時,便說起他的哥倫比亞護照有多差勁,在歐洲和以色列有多難找工作,還有因為以色列的生活費實在太高了,所以他們雖然是在這裡讀了好幾年書,但也沒有來過耶路撒冷幾次,就是當年結婚後也是到鄰近的埃及西奈半島度密月,還說不知道在下年博士畢業後能不能繼續留在以色列工作,而太太也可能要回俄羅斯去,將來恐怕要分隔異地,中間還隔著個大西洋咁遠,真是前路茫茫,萬般無奈。

2007年3月21日 星期三

距離

在耶路撒冷不過是住了兩三天,便發現旅館裡的老外住客不比在別國旅行時遇到的一般背囊友,各人背後都有些奇特的原因才會老遠跑來以色列,小小的旅館裡奇人滙聚。

話說我下格床住了位的南非大叔,昨晚他發現了鄰床的一對澳洲學生情侶同是原藉南非,因為千里之外老鄉遇著老鄉,感到格外投緣,便滔滔不絕地講起耶穌來。見證的內容大概是十幾年前他曾在南非特種部隊裡服役,經常要在安哥拉上空跳傘深入敵後打仗,有一次獨自留守在一個熱帶雨林荒島上時竟然“撞鬼”了,然後奇蹟地由耶穌顯靈拯救了他的靈魂,於是這次神蹟把他從一個久歷沙場的職業老兵轉變為一名善良的基督徒云云。

可是他信了耶穌後,卻一直接受不了教會解釋聖經的一套,十年後今天毅然放下家裡的生意跑來以色列旅行一個月,說要到耶路撒冷朝聖和尋找聖經中的真理,跟著便向那對小情侶豪不保留地分享多年來研究聖經的心得...大概他是認為在聖地住上一頭半個月會比較接近真理吧?

於是昨晚的佈道會一直搞至深夜才結束,盡管我這個閑人一直躺在上格床上企圖倒頭大睡,今早還是遲了起床,才發現那個南非大叔早已走了,奇人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啊!

幸好經過了前幾天的淒風冷雨,今早起來時赫然發現外邊陽光普照,雨水把大氣層中沙漠吹來的塵土都沖刷乾淨,天空一片蔚藍,實是難得的好天啊!所以今天決定要來點戶外活動~登山。



登山的目的地 - 聖殿山金殿

體力勞動前也要先填飽肚子,因為昨天被黑店騙了點錢,所以決定以後在以色列的日子要節儉點,不可再花錢亂吃東西了,昨夜路經一家士多時我便買了些杯裝即食芝士薯蓉和通粉,今早便拿了一個當早餐,而在跟著的幾天裡,這些乏味的即食通粉杯便成為了我這個星期的主要食糧。

草草吃過早餐後我便離開旅館,急步穿過舊城裡的橫街窄巷向往東邊的聖殿山進發,途中遇上一班由老師帶著到聖殿山旅行的巴勒斯坦小學生,可是隨著他們到一條通往山上的隧道時我卻被守衛打回頭,眼巴巴看著那班小學生興高采列蹦蹦跳的登山去。原來所有外國遊客都必須經由哭牆廣場的以軍檢查站進入聖殿山,因為還有1小時左右便到11點的中午禮拜時間,搞到我又要急急腳的兜個大圈跑到舊城南邊的哭牆,真是麻煩。不過來到聖殿山的金殿時剛好趕上到那班小學生,他們嘻嘻哈哈地在階梯上列隊站好,還拉著幅大橫額準備要拍照留念,看來我跑得還真夠快啊!



耶路撒冷 - 課外活動, 聖殿山金殿 (Dome of the Rock, Temple Mount)

在聖殿山的金殿周圍才繞了幾個圈,便有些以色列軍警過來趕人清場,原來轉下眼便快到中午的禮拜時間,因為原本從聖殿山通往城外橄欖山的黃金門在一千多年前便給回教統治者封了(據說是聖經裡曾預言耶穌復活後會由橄欖山經過黃金門重回耶路撒冷聖殿山,所以後來的回教統治者便把黃金門封了,等耶穌摸門釘),便只有經城北的獅子門出城,離開聖殿山時又遇上大班來旅行的巴勒斯坦小學生和初中生,他們遇到外國遊客都十分熱情興奮地打招呼,看來聖殿山上除了有幾個揹著M16步槍的以軍在瞎逛外,這裡仍是一處寧靜和平的回教聖地,一點也沒有山下舊城裡滿街軍警荷槍實彈煞有介事的緊張氣氛。


聖殿山金殿 - 巡邏中的以色列軍警

離開舊城後,跟著便到對面的橄欖山登山,橄欖山對著聖城的山坡上是一大片密麻麻的回教和猶太墓地,據聞是他們相信死後如能葬在聖殿山旁,在審判日復活時會快人一步上天堂,想是住得越近越容易升天吧?不過到了今天,遲生者只能望山興歎,因為山坡上可以挖洞的地方都給先人住滿了。

登上橄欖山先要經過傳說是聖母瑪利亞的墓地,然後要氣呼呼地爬上一條彎曲陡鈄的山路才能到達山頂的觀景台,在那裡可以清楚看到耶路撒冷舊城全景和山下那大片的墓地,只見舊城和聖殿山的金頂就像是建基在成千上萬信眾的墳墓之上,感覺真是奇怪之極。



橄欖山猶太墳場看耶路撒冷舊城(Mount of Olives)

在橄欖山上看了好一會聖城,模仿那些名流雅士發了一會思古之幽情後,因為肚子開始打鼓便回旅館吃餅乾,才遇到同房的一個意大利大哥,他介紹我有時間可以到舊城大馬士革門外的花園墓看看,據說那裡才是真正的各各地(耶穌釘十字架的骷髏頭山)。他可是住在旅館裡的另一位奇人,早在一個月前便已來到耶路撒冷,每天睡到日上三竿,下午便到天台獨自坐著吹風等日落,晚上出去探在大學裡修讀神學的朋友,聽他說還要再無所事事地要多呆兩個星期,直到過完四月初的復活節才回家去,住咁耐真係唔悶的嗎?我差想他的遊客身份可能不過是掩飾,其實他是另有任務的神秘人物。


彈痕累累的錫安門

我在旅店午休片刻抖擻精神後,黃份前再次出動,穿過舊城南邊的猶太區,中途還在一間麵包店買了幾塊芝麻薄餅當晚餐,步出在67年中東戰爭中曾經發生激戰而至彈痕累累的錫安門,便是錫安山了。錫安山上有猶太英雄大衛王的墳墓,相傳是耶穌和12門徒作最後的晚餐和聖母瑪利亞去世之地,還有一個甚不起眼,卻是在二戰時拯救不少猶太人性命的德國人舒持拉的墳墓,能在死後安葬在聖城旁邊的錫安山,與大衛王為鄰,可說是猶太人極其罕有地贈予一名異教徒的最大光榮了。

2007年3月20日 星期二

一頓烤肉引發出來的騙案

早上起床,天陰霏雨,又凍又餓,咬著昨天早上買回來那些凍得磞硬的麵包條,越咬越不是味兒,我可是來遊山玩水,不是來瘦身減肥的啊!於是硬啃了一條麵包後,便跑到樓下的士多買了杯熱咖啡吸收熱能,心中立定主意中午一定要好好地吃餐飽的,便是因為一時被食慾沖昏頭腦,而導致等會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

飲了杯熱咖啡後整個人都暖和起來,反正都已跑出來了,也不顧外邊一直是烏天暗地下著毛毛細雨,便到旅店對面同是位於雅法門旁的大衛王城堡博物館(Citadel & Tower of David)參觀。在前台買過票後,賣票的小姐說11點左右會有一趟英語導遊團,叫我可以先到上面城樓裡的小戲院看一套介紹耶路撒冷的短片,然後再回到大堂等齊人出發。果然睇完戲回來,已有幾個老外兄弟在等候,跟著便有位花白大鬍子胖叔叔導遊出現,花了個多小時帶我們爬上爬落遊遍這座古堡,在差不多完畢時我們經過一個小男孩石像,胖叔叔說這是義大利送來的大衛像copy,本來義大利想要把文藝復興時期米開朗基羅大師的大衛像翻造一個送過來,可是博物館怕傳統的以色列人一時間接受不了一個性感祼男石像擺放在聖城裡,便要求義大利那邊換了一個有穿衣服的小童石像過來,看來香港的某審裁處的官老爺們在地球的另一邊也有知音啊。

導遊完畢後我再留在城堡內四處探險,玩夠本出來時已是下午時份,這時還是天陰雨濕,行了兩三個小時後實是又累又餓,便想找過正常的餐廳正正經經的吃頓熱飯,不想再乾啃Felafel,便到阿拉伯區的市集找東西吃,剛好經過昨天買Felafel的小餐館,大叔老闆見到肥羊經過,便臉上堆著笑容熱情地把拉我進店裡坐下,我也不問清價錢點了一枱烤肉和沙律狂吃,吃飽後付鈔時才知出事。



一頓普通的烤肉,卻引發了一次意想不到的難忘經歷


食完後當然要找數,阿拉伯人做生意的一般有錢收都會飛撲過來,不過這個老闆行為有點兒反常,三催四請都不過來收錢,又不肯講清楚要幾多錢,只找個幫手看店的小孩過來敷衍我,正當我在想難道這餐不用付錢時,那小孩才拉我到舖面前結帳,那個老闆古古惑惑的看了我一下才跟我說了價錢-NIS120,即是HK$240,真係好貴喎!不過唔食都食咗,也只有乖乖地付鈔,只是見那大叔在錢紙收手時露出一個貪到漏油的奸笑,我立時便知這趟做了肥羊給人宰了。

離開這黑店後我馬上到別的店子格價,果然發現給收貴了一倍錢,雖然說剛才那餐的份量多得離奇,飽得差不多撐破肚皮,到了晚上也可以不用吃晚餐,但也不用收貴一倍啊!可以肯定是給宰了,便跑回黑店到找那大叔理論,他當然擺出一派錢都到了手,你又奈我如何的態度,以為只要在錢箱裡拿出一個NIS10銀仔便能打發我走,為了討回公道,於是我便採取如下行動:

一、發爛渣:大聲叫嚷,說悔不當初一廂情願誤信回教徒都是友善好客,真誠待人的民族,原來也是會宰遊客的;
二、唱衰:向正在店裡一對以色列女士說這裡有宰客的習慣,而她們果然也不知道正在吃的東西的價錢是多少,搞到老闆不能屈她們錢;
三、賴死,就是繼續坐在剛才吃大餐的位子上霸佔著枱子,一副你不回水不肯罷休的樣子;
對付無賴,也只有用耍無賴的辦法了。

結果給我在店裡亂搞一通後,連旁邊的商戶也開始聚過來八卦看熱鬧,那老闆本以為我收了點兒錢後只會再隨便吵鬧一番便會沒趣地自行離去,但是過了大半個鐘我還是認真地一個人霸著整家店子胡鬧著,搞到其他肥羊遊客也不敢進來光顧,他才知道要認真對待,便百般無奈地多拿了NIS20還給我,但我還是說未夠數不肯了事,這時他卻已失去討價還價的耐性硬把我推到店外去,當我正準備再擠進店裡繼續耍無賴時,店裡一名伙計怕事情鬧大搞出事來,招來那些惡死的以色列軍警干涉就不好辦了,便從冰箱裡開了支值NIS10的鮮果汁塞給我算是額外賠償。

這時我見倒也算是收回大半損失(約NIS40),也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順手把那支果汁送給了剛才那個給我倒茶遞水的小男孩後才揚長而去。想來今天這一鬧,得益的不是那個宰遊客的貪心大叔,更加不會是當了肥羊的我,而是那個在這黑店裡做童工的小男孩,獎品是他平日有得睇,冇得飲的果汁一支,但那壞鬼老細會不會在他的工資中克扣回果汁的成本就不得而知了。

2007年3月19日 星期一

苦路哭牆

雖然昨晚坐了十幾小時飛機,又凍又累又煩,但是夢想了這麼多年後終能排除萬難來到聖城耶路撒冷,心中興奮之情實是難以壓抑,隨便睡了幾個小時便在清早7點醒過來,發現肚子在咕咕作響,在房間露台看到樓下有檔車仔賣麵包,便跑到樓下買來當早餐,不過買幾條硬崩崩的麵加一杯在旁邊士多買的熱咖啡便要NIS10(HK$20),這時才發現以色列的生活費真係好鬼貴。

因為清晨的街上還是十分寒冷,我便回到旅店大廳坐在火爐旁邊的梳化食早餐,坐定定時舉目四顧,發現大門旁邊有一道木樓梯,便又跟著爬上去探險,原來可以直通頂層天台,因為旅店所在的雅法門位於舊城西邊的一座小山上,故在天台上可以清楚望見舊城全景,從左邊的聖塚教堂,中間的路德會贖罪者教堂,到右邊的聖殿山金殿,都能一目了然,老闆還在天台上放了幾張爛凳供人閑坐觀景,是以我在以後無聊時便會爬到天台上看看風景來打發時間,實是心曠神怡。另外天台正中還有一間小屋,門外零碎地攤了些幼兒玩具,原來老闆一家也是住在天台上,想是因為這裡旺中帶靜之餘,還有無敵聖城靚景呢!



耶路撒冷 - 夕陽下的舊城區,右邊是聖殿山金頂,右邊是路德會贖罪教堂(Lutheran Church of the Redeemer)

吃過早餐便乘興出門到舊城內溜躂,現今的聖路撒冷的城牆和城內的老房子大都是奧圖曼帝國時期興建的,街道小巷都是由長方形的石板舖成,不過經過幾百年來人來人往的踐踏後,石板表面都給時間磨得滑溜溜的。因為時間尚早,那些多是阿拉伯人經營的旅遊紀念品商店才剛開門,不過店員見到有一早便有水魚(即是我)經過都不想輕易放過,少不免要來點拉拉扯扯,而且舊城內九曲十三彎的小巷四通八通,兩旁的商店賣的都是差不多一模一樣的旅遊紀念品,初到舊城實是難以辨認方向,是故我在舊城裡轉來轉去,花了一點時間才能找到聖塚教堂,還好是趕在中午的朝聖旅遊團前頭,免除往人潮裡擠迫之苦。

聖塚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相傳是當年耶穌基督受難釘十字架和復活的地方,在大圓頂教堂內還有一座古舊的小教堂,應是原來在千多年前拜占庭時代興建的聖塚教堂,外邊的大圓頂教堂和相連的建築群都是後來陸續加建的,但若要追根究底,這聖地也是在耶穌基督死後幾百年才由當時羅馬帝國的東正教會所認定,而事隔二千年後,說實在也是難以考証耶穌基督受難,埋葬和復活升天的地方何在,只是後來教會說是在舊城西邊的一處山頭,然後大家都接受了這個說法相信便成了,跟著在往後的千多年來,信徒絡繹不絕的遠道前來朝聖,我想不論聖地其實在那裡也不要緊,他們對信仰表現出來的虔誠和執著才是最重要的吧!



聖塚教堂內


聖塚教堂內朝聖的人潮


聖塚教堂其實是苦路Via Dolorosa的終點站,從城東的獅子門起,穿過舊城中心的街市後到達西邊的聖塚教堂,如果大家對聖經的故事有點兒了解,都會知道耶穌基督人生最後的一段路是背負著沉重的十字架,在圍觀的人群中間從耶路撒冷走到城外刑場就義,並在痛苦中死去,而他所走過的最後一段路便是基督教中的苦路。

當年他曾在苦路中途多個停留的地方(據說是十字架太重和一路上都給施刑虐待之故,詳情請看看聖經和電影受難曲等),後人都順序編號地修了紀念碑和小教堂,二千年後的今天便成為了遊客和朝聖信徒來到耶路撒冷必須要走一趟的旅遊路線,不過今天來走苦路的一般都不用受苦,大多是跟著導遊領隊拿著數碼相機四處亂拍的老外遊客,只有少數十分虔誠的人才會租個十字架背著從頭到尾走一遍苦路。



聖塚教堂外的十字架, 要不要背著十字架走吓苦路?

苦路經過在今天耶路撒冷舊城北部的回教徒區和基督徒區,中間會經過一個阿拉伯人街市,我在那裡一家小食店買了一個Felafel三文治,然後走到舊城北門大馬士革門外坐下吃午餐,邊吃邊想一個三文治包便要收NIS10元(HKD20),真是太貴了,而且總不能在跟著的一星期內天天早午晚都是乾吃這些冷冰冰的麵包三文治,天寒地凍,得想個辦法弄點別的熱東西吃才成啊!


聖路撒冷舊城的大馬士革門

一早起來便跑了一個早上,下午便回旅店洗澡和睡午覺,到四點多才再跑出來到猶太人區看哭牆。哭牆原本是猶太人聖殿山西邊的城牆,不過在羅馬時期猶太人起義失敗後,聖殿第二次被毁,猶太人被流放到廣大的羅馬帝國的四處永遠不得返鄉,經過二千年宗教和政權交替變更,聖殿山剩下還可辨別為當年猶太人的聖殿遺跡就只有這面僅存的殘牆了。

所以當上世紀40年代未期猶太人經歷過納粹德國的屠殺後回到應許之地,距離上次被逐離國二千年後第三次回到故土建立自己的國家,然後在1967年再在中東戰爭中擊敗約旦奪取整個舊城區和哭牆,這面代表著他們過去一直流離失所悲苦日子的殘牆理所當然地成為現今猶太人心中的聖地,對著哭牆回首過往所受的苦難而傷心悲哭也是理所當然的了,所以現在這裡整天都可以見到穿著傳統猶太教禮服的以色列人,一家大小拖男帶女的前來對著哭牆朝聖和祈禱,曾經失去過的,現在才會格外珍惜。



耶路撒冷 - 哭牆 (Western/Wailing Wall, Jerusalem Old City)

對我們這些外來的觀光遊客,作為局外人實是有點難以明白教徒心中那份到聖地朝聖的激動心情,不過耶路撒冷有著數千年的歷史,除了聖地外還有很多出乎意料有趣的地方可以參觀,其中一個便是哭牆腳下的地道。以色列人為了尋找更多過去聖城和聖殿的歷史,便在聖殿山山腳下挖掘地道作考古研究,現在還向遊客開放以展示二千年前猶太人時代聖路撒冷城的一些古老面貌。

不過參觀是要事先買票預約,再在指定時間跟隨導遊入內,幸好我在下午5點左右來到時剛巧碰上今天最後一個英語導遊團,便馬上買票跟團鑽進地道裡,地道連接城北苦路一個不起眼的山洞出口,出口處還有兩名荷槍實彈的形男保安全程護送我們回到哭牆廣場後才能散隊,回程時發現黃昏6點過後舊城裡差不多所有商店都已關門,城裡靜悄悄的跟戒嚴霄禁差不多的,所以眾人都不敢久留快步趕在天黑前回家去。

夜遊雅法門 Jaffa Gate

晚上10點過後才抵達以色列Ben Gurion機場,Ben Gurion在特拉維夫和耶路撒冷中間,晚上仍有通宵火車到特拉維夫,但是到耶路撒冷的巴士就只行駛至晚上10點,所以在11點從機場海關出來時尾班巴士早已走掉,只好在離境大堂裡四處遊蕩,試圖找張空長凳訓睡袋過夜,卻意外地發現還有些24小時服務到耶路撒冷的專線的士,正!有車走就不用睡機場了,我便馬上去ATM提款,可是以色列那些所謂Visa/Master全球連線的ATM不知是否在周日晚上要放假睡覺休息,搞來搞去不是不接受Master提款咭,便是說Visa信用咭連線失敗,但是總不能坐霸王的士嘛,便只有動用身上帶著的美金,幫襯那些搶錢兌換店換了USD50的NIS,可是剛換完錢再試ATM時卻又能提款了,真是吹漲,那些美金現鈔是預備在那些沒有國際聯綱ATM的國家裡使用的啊!

深夜從機場到耶路撒冷的專線士一程收NIS45,即是約HK$90,想一下在香港由市區坐的上去機場起碼都要百幾二百大元,那麼以色列坐的士不是好便宜嗎?但大家千萬別給“的士”的大名懂胡塗,那些可是Sherut的士,即是Share Taxi,就好像從前深夜時份係旺角去屯門那些泥孟的士咁,要坐滿人才開車,Share Taxi在中東可是十分普遍,這是因為以色列物價高昂,而其他中東國家的人民收入又普遍偏低,故要湊夠幾個互不相識的同路人來分攤車費,當然各地也有正常的士,可是就收費貴得多了。

本來我和幾個猶太老鄉坐在一輛Van仔的士上等開車,可是等了好一會都不見有其他人來坐車,於是那幾個猶太老鄉等得不耐煩便跑去坐普通的士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呆在車上,那麼不是有排等?反正都是等,不如下車回機場大堂去方便,站頭那當值的小子見連最後剩下的客人都要走開,到口的肥肉眼看要溜掉,便十分不滿地問我要去那裡,我心想我可是付錢給你們賺的大爺,連去廁所都要問長問短嗎?那傢伙叫我在10分鐘內回來,說馬上有車要走了,可是當我回來時他卻悻悻然地跟我說剛走了一班車,叫我回大堂等天光,只是我見他眼神不正,言詞閃爍,而且那有可能在沒有航班抵達的情況下一下子變出十幾人來坐車呢?心知其中有詐,便賴在車站不走,果然跟著便有輛去耶路撒冷的Van仔的士過來接客,差點便給那態度差劣的傢伙西遊了。

雖然說是的士,可是運作上比較像香港的亡命小巴,深宵時份途經空蕩蕩的高速公路,除了間中有些手持M16的以軍站崗和Road Block檢查站外,四野空空如也,Van仔的士先到耶路撒冷新城區落客,然後還要我在中途換到另一輛Van仔的士,經過一輪兜兜轉轉後,最後差不多搞到3點才把我送到舊城的雅法門,下車時司機還不想找零錢NIS5(HK$10)給我,又要我賴在車門攤大手板才肯還錢,唉!第一晚來到中東便咁鬼煩,以後仲有幾個月,點辦?

意想不到,3月中以色列的深夜是十分寒冷的,想來只有10度多點,好凍!便馬上鑽進城門跑到古城裡找住宿,可是半夜三更又沒有酒店預約(因為本來計劃是訓機場),走了幾家便宜的旅館不是重門深鎖,就是有人應門的老闆也不知躲在那裡睡覺了,於是我在凌晨時份獨自一人在這座二千多年歷史的古城裡的石街小巷中四處亂撞找旅店,夜欄人靜時迷失在聖城古老的街巷之間,感覺就好像回到千年前古老的基督教時代,一個人迴盪在古城過去的時空之中。

當我以為中東旅行的第一晚便要露宿街頭之際,幸運地給我在雅法門旁找到一家還有人應門的旅店Petra Hostel,這是一間上世紀舊酒店改裝成的經濟小旅店,裡面只有大通舖式的床位,正合吾意也!於是我一住便住上了一個星期,奇怪是這裡明明是耶路撒冷,Petra不是在約旦的嗎?



晚上從Petra Hostel房間露台看到的耶路撒冷舊城街道

2007年3月18日 星期日

向聖地出發

2007年3月18日,我懷著興奮但又忐忑不安的心情登上香港直航特拉維夫的以色列航空公司客機,向西方三大宗教的聖地耶路撒冷出發,開始我期待以久的中東之旅。

一如以往,我這次也是毅然辭掉工作跑去旅行,其實這次中東之旅是構想自03年底,當時從西藏旅行回港後不久便遇上SAR而一直找不到工作,一年以來賦閒家中無所事事,等到心灰意冷之際便想豁出去再去一次勁長的旅行,打算到中東,東歐和俄羅斯,再坐西佰利亞鐵路回中國,然後回港轉行喳的士,那知在開展準備工夫後不久,我卻意外地找到了工作,於是到中東旅行之事便不了了之,如是者直到我在職場裡胡混了3年多後,在07年初才再次下定決心去中東一行,不過因為搵食艱難關係,只能計劃去3到4個月,而這也可能是我以後10年內最後一次遠行了。(因此奉勸各位,不要學我一樣隨隨便便地辭掉工作跑去浪跡天涯,代價沉重!)

因為以色列的入境蓋章,護照,天氣和行程的各種因素,我要先到以色列,然後再坐飛機到埃及,便只有坐以色列航空的飛機,雖然是由香港直航特拉維夫,不用中途轉機,但是卻有另外更加麻煩的東西,就是過份小心的保安程序。因為以色列自建國以來經常和鄰居打架,次次都打贏,得罪人多,便怕人家搞些小動作來報復,例如派些死士上飛機劫機或是放炸彈來過同歸於盡,所以以色列航空公司的客機在登機前會為乘客的行李進行驗屍級別的檢查,因此旅客要提早3小時來到機場Check-In。

我在候機室的以航閘口前排了好一陣子隊等候登機檢查,當輪到我時負責檢查的以色列小伙子見到我的大背囊便大叫頭痛,因為一般旅客的行李篋只要拉開拉鏈,隨便用探測炸藥的檢查棒一掃便完事,又快又省時,但是我的大背囊卻要從上到下把所有的事先包好的東西挖出來逐一查驗,如是者經過一輪費勁的翻袋倒籠,最後當然找不到危險的東西(因為我不是恐怖份子嘛!),但是之後我還要順序把東西一件一件的塞回去背囊裡,因為背囊空間有限(只有35L),各項物品的放置都經過小心的計算安排,亂了套便會放不回去了,當我成功把所有東西都塞回去後,再為背囊包上背囊套時,那小伙子問我去以色列幹嗎要為背囊包上防水用的背囊套,我便說之後我還要去中東玩,那是用來防風沙的,他聽了後露出十分羡慕的樣子,說能去中東Backpacking真好玩啊!

從香港到以色列大約要12小時,本以為上機後可以一覺睡到落機,可是機上大半的乘客都是以色列人,而以色列人是繼中國同胞後,只要幾個同鄉聚在一起便能吵拆天的民族,更何況是難得機上有百幾個同是懷著興奮心情回鄉的同胞呢!於是一路上興高采烈,不亦樂乎!只是到達特拉維夫剛好是午夜,他們吵鬧完後還能回家睡覺,但是我落機之後到耶路撒冷的巴士剛好收工,大有可能要在機場呆等天光,連有冇地方過夜睡覺都不知道呢!



直航以色列的班機, 香港, 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