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7日 星期六

全日食

因為昨天太早去睡,今天一早便醒來了,今天的活動就是食和Hea(懶),今天最有貢獻的事莫過於是吃過早餐去了剪頭髮,中午時份小鎮理髮店就只有老板一個人在開工,所以要等他剪埋上一個頭才輪到我,可是大家言語不通,由講價到剪甚麼髮型都要靠指手劃腳來表達,我手指指地把價錢減了一半到E£15,慶幸是剪出來的髮型和我要求的差不多,至少沒有被剃成光頭。

Hea了幾天的海邊小旅店, 日日吹吹海風, 聽下海浪聲, 飲下奶昔, 休養生息, Dahab, Sinai

剪完髮便去上網,等了近一個月那間網上代辦伊朗簽証的公司終於有回覆,說簽証已獲批準了,可以到土耳其伊斯坦布爾領使館憑密碼領取,但是卻要我再額外再付EUR22才把密碼給我,真係擺明屈錢!

嘩!好大浪呀! Dahab, Sinai
躺海灘café的梳化上飲生果奶昔,正!

下午就在旅店的海灘café飲生果奶昔,看書和寫遊記,懶洋洋地又過了一個下午,黃昏逛完超市後便去吃阿拉伯烤雞飯,又平又好食,晚上又回到旅店的café飲茶睇月光,如是者今日真係由天光食至天黑,我想如果再繼續這樣暴食多一個星期,豈不是要變成肥仔熹。(2008/1/6)

好好食的烤雞飯
晚上仲可曬下月光! Dahab, Sinai

2007年4月6日 星期五

西奈山

唔驚唔覺,今天便是Easter Friday復活節星期五了,耶路撒冷那邊應該會是擠滿遊客,人山人海吧!不過凌晨2時在西奈山腳下的小鎮街上卻是冷冷清清的空無一人,就只有我和德國人Philip兩個拿著電筒,在微弱的月光下摸黑沿著公路往西奈山出發,雖說這裡已有海拔一千多米高,可是在半夜裡卻一點也不覺得冷,倒希望在日出時份西奈山頂也不會太冷吧!

當我們剛從公路轉入往西奈山的路口時,便有幾台旅遊大巴在身旁呼嘯而過,想來都是要到山頂看日出的旅行團,今天山上應該會很熱鬧吧?來到山腳下的遊客中心,便碰到一班剛下車的黑人遊客(好像是從肯亞來的),圍著幾個剛開檔的紀念品攤檔在哇哇叫,還以為他們找到了甚麼寶貝,經過才知道他們在搶購帽和圍巾,可能是怕等會在山上太凍吧?

過了遊客中心便是St Katherine修道院,再前面便是登山道的分岔口,一邊是攀爬3千多級石梯的“天國之階梯”,另一邊則是較平坦易走的“駱駝之路”,我們想也不想便選擇了後者,不過只要一踏上駱駝之路,不管你到底騎不騎駱駝,中途除了要小心腳下不要踩到新鮮熱辣的駱駝地雷外,一路上還會受到駱駝兄弟們萬分親切的招待和熱情問候,包保由上山煩到你落山為止。

我們一路聊天一路上山,駱駝之路中段是一大段“Z”形上坡斜路,每轉幾次彎便有一間小石屋茶館,為登山者提供歇腳小休的地方,不過這裡出售的飲品零食也是登山價,上得越高便賣得越貴,當我們走了大半時Philip終於忍不住要幫櫬,他買了一支細樽裝芒果汁飲,連我也順便買了一支來試試,雖然是幾好味道,不過一支便要成E£10,真是好貴!過了一會爬到另一家茶館時,我們又抵受不住果汁的誘惑,不過這次由我來講價,結果一支只要E£5,足足半了一半,Philip見狀連說好抵,一連便買了兩支來飲,還說以後都要試下講吓價。

過了“Z”路段便來到貼著山壁而上的曲折山道,這時我們已超越了剛才坐旅遊巴士來,比我們早上山的旅行團大隊了,但是因為山路窄狹,每當追上載著遊客上山的駱駝時,便要花點耐性跟著駱駝屁股小心前進,隨時提防前面會爆放地雷,並要把握機會隨時爬頭。

在凌晨5時終於來到山上一塊蓋了幾家小茶館的小平地,跟著再上幾百級石階便會到頂峰了,因為還有一點兒時間才日出,為免要在山頂上吃西北風,我們便鑽進其中一家茶館喝杯熱茶避風,裡邊已有一批年青人在等著,他們都是從美國在朝聖的學生,到時候差不多我們大伙兒便出發登頂去。

在5:30日出前一刻來到山頂,上邊有一間小教堂和一個小平台,我和Philip就趕在旅行團大隊人馬殺上來前在平台霸了個好位置看日出,竟然也在這裡碰到一個香港來的朝聖旅行團,難得有同鄉當然要打過招呼,他們也是午夜從開羅出發趕到今早登山的,跟著早上還要趕回開羅,行程匆匆果真有香港鴨仔團的特色。今天天朗氣清,山頂上寒風蕭颯,不過卻無礙一眾來自五湖四海,國家、膚色、語言、甚至連教派和信仰都不同的人們遠道前來,不到一會山頂便擠滿了興奮的遊客,萬分熱切地期待片刻便要降臨大地的復活節第一絲曙光。


西奈山, 復活節受難日的日出, Mt Sinai

雖然西奈山是傳說當年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後,在這裡接受上帝十誡的地方,肯定是基督教裡十分重要的聖地,可是今天復活節不是應該去耶路撒冷行苦路,望彌撒才算應節的嗎?故我們對今天竟然會有這麼多遊客前來攀山感到有點兒意外,不過對朝聖者來說能在一個特別的節日裡,到心中聖地走一趟實在是一件令人激動心弦、萬分期待的事情,也難怪昨天山上沒有多少遊客,因為這幾天要來爬西奈山的人都會選在復活節這天登山了。所以當來到日出一刻時一眾教徒都顯得十分興奮,一些朝聖旅行團還在山頂上唱聖詩、頌聖經和做禮拜,一時間小小的山頂變成了一個露天小教堂,能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聚首在此一同迎接復活節,實在是令人難忘的經歷。

復活節受難日,西奈山上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朝聖的信徒, 高D, 會唔會接近神多一D? Mt Sinai

太陽出來後不久,各位旅行團團友朝完聖便匆匆下山,趕著要坐巴士回開羅去,不一會山上便恢復平靜,到後來更剩下我和Philip還待著,我們想既然遠從千里前來登頂,為何不多留一會享受一下絕嶺高峰上的風光呢?曙光照耀下四周火紅般的山嶺也是十分壯觀啊!而且我們剛才也走得累了,時間又多著,便各自躺在石頭上烤太陽小休片刻,直至7時許才施施然地下山去。

曙光照亮了西奈的群山, Mt Sinai

下山中途Philip終於可以在光天化日下見到駱駝了,便十分高興地隨便為一隻登山路過的駱駝拍照,那知拉駱駝上山搵生意的小伙子卻纏他拿小費,Philip想不到影張相都要被屈錢,當然不肯輕易就範,那小子因為趕著上山搶客也先顧不得這麼多,拿不到錢便轉身上跑山去。本來以為這事就此了結,可是我們又行了約半個小時,突然聽到後邊有人在大叫大嚷地追趕過來,回頭一看卻又是剛才討錢不逐的小子拉著駱駝飛奔而來,仔細一聽原來那小子邊跑邊叫著“Money”,想是他來到山頂上發現遊客都已走光,今天遲了起床出來搞到白行一趟發不了市,便趕忙衝下山來屈點“肖像權費”也好,真是發錢寒到極了!最後Philip萬分無奈地付了半鎊才能打發這位契而不捨的駱駝小子。

西奈山的登山徑, 和我一起摸黑登山睇日出的德國大哥, 當日我們一共走了8小時山路,早上回到St Katherine鎮時已累得半死, 下午還要分別坐巴士到Suez和Dahab

終於回到山腳,本想要進去St Katherine修道院參觀一下,可是每逢星期五休息而緣慳一面。想當然停在遊客中心外的白牌的士又是開天殺價,不過是在來了埃及十來天後便已習慣了這些不可理喻的遊客天價,反正我們是由今天凌晨2時多便開始行路,到現在10時左右都差不多行了8個小時了,雖然現在的太陽還未到中午便經已熱力十足,但也不差再走半個小時回到鎮上。當我們來到公路口時剛好有一輛農夫車經過,我便試試截順風車看看,那台農夫車果然停下來,開車的是一個十分友善的大叔,回到鎮上也不收我們車資,反而Philip覺得不好意思硬塞了E£10給他。

西奈山下的St Katherine Monasery, 始自4世紀拜占庭時代, Mt Sinai

回到旅店取回行李後,我們又到昨晚的餐廳吃午飯,然後到巴士站買下午1時的車票離去,Philip要回到Suze,然後再回去住在運河旁邊的阿姨家裡,而我則要坐另一班同時出發的巴士到東邊的Dahab。他的阿姨在18年前便嫁到埃及,一直住在運河旁的一個小鎮,他每年都會和家人到埃及探親兼度假,不過來了幾次便發覺困在小鎮整天只對著運河看船實在是太悶蛋了,便趁復活節借機丟下老婆和孩子出來爬山,我便提議他再過幾年等孩子長大後,便可以帶他們一同去爬山郊遊,到時便不用天天數船仔這麼無聊了。

St Katherine的East Delta公司長途巴士站, 西奈山

巴士在臨出發前,竟然還有一個老外單車友拼死地衝刺過來趕坐車,原來他要趕在今天到Nuweiba坐船去約旦,不過就算加上他巴士上也不過只有幾個乘客而已,巴士經過西奈山的山谷和沙漠,在下午3點便來到紅海邊的小鎮Dahab。我和另一個老外青年同在巴士站下車後,他便坐白牌車到海邊的村子去,我見LP的地圖上標示車站到海灘的距離大約只有1公里路程,便打算頂著烈日背著大背囊走路過去,那知一共走了40分鐘才到達海灘村子外圍的酒店爛尾樓,即是又無謂地多走了3,4公里路,搞到我行到周身大汗全身濕透,真是累上加累。

本來想到最出名的7Heaven旅店住,可是那裡正常的房間都已客滿了,就只剩下天台的又熱又吵的茅屋仔,唯有再找別的地方住,結果在海灘警署旁找到了一家又便宜又安靜的小旅館落腳,終於可以沖番過涼(可惜是咸水),把一身沾滿臭汗沙塵的衫褲換去洗,然後好好地睡上一覺,如此經過漫長的一天,真是累死人了。(2008/1/6)

2007年4月5日 星期四

風塵僕僕

早上9時出來又去運河看船,不知為何今早的風刮得特別大,到11時從旅店出來到街邊大排檔吃Taamiyya午餐時,街上已吹得沙塵滾滾,雞飛狗走,狂風夾雜著沙粒和垃圾起勢地往途人的面上刮打,眾人只有抵下頭來四處奔走找地方躲避,一派山雨欲來塌天般的勢頭,我想今天必須要盡快離開此地才好。

正在進入蘇伊士運河的巨無霸油輪, Port Tawfiq, Suez Canal
Arafat Hotel, Port Tawfiq, Suez Canal

中午坐小巴回到市郊的長途巴士站,這時風沙稍為減弱,起碼還能看到太陽,我到售票處想買下午2點到西奈山St Katherine的車票,可是售票的大叔說要到下午1時起才會放售該班巴士的車票,我便只有在候車室坐下玩數獨打發時間。等到1點又再到售票處前排隊,只見售票處前人山人海一遍混亂,搞了好一會才知道那個售票窗是賣那一間巴士公司的車票,差點兒便排錯了隊,而排隊時前面不時有些女士直接到售票窗口插隊買票,原來在埃及不論男士在排隊做甚麼,女士都有優先權不用排隊的,誰說阿拉伯國家是男人大晒,女人也可以享有特權啊!

等到2:00PM終於開車出發了,巴士經過穿過蘇伊士運河底下的隧道來到西奈半島,再沿著西奈半島的海岸公路往南走,可以看到隔著紅海對面的非洲大陸上空已被一層厚厚的沙塵雲籠罩著,看來是有一股烈風從撒哈拉沙漠深處刮起,揚起一幅巨形沙牆勢不可擋地橫掃整個埃及尼羅河流域,沙塵暴直吹至紅海邊緣才暫被海洋所阻,怪不得今早在Suze那邊的風沙刮得遮天蔽日這麼厲害了。

因為西奈半島南端一大片地區是野生保護區,巴士一路上經過幾個檢查站,其中一個還有守衛上車來檢查外國人的護照和收保護區的入場費,到了晚上7:00PM左右才到達St Katherine鎮,我和巴上上的一個德國大叔下車時遇到一個從El-Malga Bedouin Camp過來接客人的小伙子,他原本等待的幾個老外客人剛才提早下了車去了鎮外其他的旅店住,於是我和那個德國人叔便跟他回去營地去。

那個德國大叔叫Philip,趁著復活節假期帶孩子到埃及探親,自己就偷了一兩天時間到郊外行山,我們兩人一同住入營地小石屋的一個房間,房間地上就只有幾張床褥,幸好我們兩人都自備睡袋,晚上才不用捱凍。

本來還想在旅店裡吃晚飯,可是伙計說現在造飯起碼要等上一個小時才有得吃,故我們便到外邊的餐廳吃雞飯,在餐廳裡還遇到一個德國女士,她說今早登山時一路就只有她一個遊客,自己一個人在山頂上看日出,好係成座山都係佢咁。

晚上9:30左右回到旅店時又遇到一對德國夫婦,他們是在開羅的德國和英國國際學校裡教書,也是趁放假出來西奈山行山的,Philip想不到竟然在西奈的山卡罅會遇到這麼多德國同鄉,便十分高興和老鄉們聊天,只是我們待會凌晨2時還得要早起出門去爬山,便只有飲杯茶聊了一會便要去睡覺,就連晚上旅店老闆邀請我們參加他和朋友飲茶吹水的營火聚會也去不得,真是可惜了。(2007/12/30)

2007年4月4日 星期三

大運河

一早起身收拾行裝,隔鄰床的一名瑞士老外阿伯無厘頭地問我的英文是在那裡學的,初時我還以為他一直聽唔明我的英文,原來他是想說我的“英文說得好,不像是亞洲人”,可能他在旅行一直碰到的中日韓遊客們都只會說“Yes, No”之類的單字,所以便Label了所有亞洲人都不能口出成“英”文,難得見到我會講幾句英文便大驚小怪了。而且看來我的小學生英文水平不單止能蒙騙瑞士阿伯,連同房的日本和韓國人都能騙到,他們見老外都話我英文好,便都問我是不是曾在外國留學,我便只有跟他們說我是百分百港產,絕無添加外國成分。

同房的那個日本小姐一襱黑衣長裙的打扮,全身的行李就只有一個小背包,原來她10個月前自日本出發,經中國,中亞,來到中東埃及,跟著還要到土耳其和歐洲,而且她的英文也是止於單句表達,不過也能跨越語言障礙,身無長物地旅行萬里,真是十分的灑脫自在,誰說一定要英文好才能去旅行呢?

另一個韓國哥哥仔今天就要坐飛機回韓國,臨回家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把一頭金毛染回黑髮,以免回家給十分傳統的老爸罵,故一早起床便躲在廁所裡染髮,但直到中午我們三人約好一起吃Shwarma午餐時,他仍然是一頭金毛,看來他可以大安旨意明天回家捱罵了。

午餐過後我回到旅店取回行李離開,在旅店前台竟然碰到一個以色列大哥,真是稀客也,故順便問他以色列放Passover節(剛好是復活節)會不會有很多人湧到埃及渡假,他便說自2005年西奈半島南端Sharm el-Sheikh發生針對以色列遊客的炸彈襲擊後,以色列人便不敢再到埃及旅行了,自此西奈半島沿岸以以色列遊客為主要客源的潛水渡假勝地都沒再出現過迫爆的情況,因此我也不用擔心復活節期間西奈會有太多遊客。

打的到Turgoman長途巴士站,上車時說好了E£10車費,點知那個司機好像不知道巴士站在那裡,中途還要停車問路,在開羅市區東轉西轉才來到Turgoman車站,可是落車時他卻要我付E£15,說是他不知道巴士站原來搬到這裡來,我想你既然是本地的士司機,怎會連長途車站搬家了-這種的士司機必須知道的基本知識都不知道呢?就算是問路,你話的士台月費能不能問乘客額外收錢呢?最後我只多付了E£1便跑了。

來到巴士站時剛好有一班車要開到Suez市,即是蘇伊士運河紅海出口的港口城市,巴士跟著到機場附近的車站上滿客後,便直駛上沙漠高速公路,差不多兩個小時後便來到Suez外圍。當我在車上探頭張望要在那裡下車時,旁邊幾個會說一丁點英語的青年便夾著阿拉伯文問我要去那裡,我說要去運河口Port Tawfiq的Arafat Hotel(其實Port Tawfiq和Arafat Hotel究竟在Suez市的那一角落我都不知道,因為那本LP關於蘇伊士運河就只有一頁紙咁多,資料真是簡單到飛起),於是他們便指手劃腳地跟我說要在市郊的巴士總站外下車後再轉乘貨Van小巴,本來我還想問下巴士司機要在那裡轉車,可是這時有一個正在下車的乘客發現放在車底行李廂的東西丟了,不知是被人錯拿還是偷去,便跟巴士司機吵起架來,司機叔叔便熄匙停車專心吵架,於是那班後生仔都只有提早下車,還叫我跟著他們轉車入市區去。

小巴跑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到市中心,跟著他們又指我到附近的小巴站轉乘到Port Tawfiq的小巴,於是我又盲沖沖地坐上一架應該是去Port Tawfiq的小巴,跟司機說要去Arafat Hotel,司機點頭作知道狀(唔知這間旅店是否十分出名,點解這裡人人都知道?),車子行了約十來分鐘,司機便停車叫我下車,果然發現我正身在Arafat Hotel門外,在一本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旅遊書和沒有地圖和阿拉伯地址指引下,加上雞同鴨講指手劃腳的一番問路,中途竟然沒有出過甚麼亂子便平安抵達目的地,真是奇蹟了。我想其實是全賴本地人們熱心無私的幫助,這趟出行我才能這麼順利,大概只有在忙於賺遊客錢的開羅,樂蜀等遊客區外,外地旅客才能有機會接觸到普通的埃及人,和直正感受到他們對外國遊客的友善和好客。

在旅店住下後便出外搵蘇伊士運河和LP傳說中的超友善遊客中心,找了一會才發現原來Arafat Hotel正好就在蘇伊士運河的紅海入口旁,怪不得上次那個英國單車大叔叫我一定要到這裡住了。遊客中心裡只有一個師奶在煲電話粥,見我在門口窺探才趕緊放下電話開門營業,原來這裡每個月只有不到十個遊客到訪,師奶見難得有客到便十分殷勤地招待,想是因為終於不用只對著電話筒說話了,也難怪在LP裡會有這樣好的評語。


黃昏時份在運河公園乘涼的市民, Suez

師奶說因為每次運河出入口的航道只能單向開放,等船隊到達中間的幾個大湖才會放行另一邊的船過來,而一般來說從紅海到地中海的一趟船要花上15小時,所以每天要隔上幾個小時運河才會有船隻經過,但每次一來便會有好幾十艘船,她還跟我說了通航的時間表,只是不保証今天下午會再有船經過了,我便只有去運河公園等運到。此外她還千叮萬噣不要向運河內裡的方向拍照,只能向紅海出口拍照,若給巡邏的警衛抓到可是要沒收菲林和相機,只是兩邊其實都只能望到一片運河水和對面光禿禿的沙漠,真不明白這條無厘頭規例對國防安全會有甚麼反間諜的效益。

晚上駛經蘇伊士運河的巨形貨櫃輪, Suez

果然跟著整個下午待在運河公園裡,連一隻舢舨都沒有見到,故便回去旅店沖涼休息,等到晚上出來到旅店對面的大排檔吃Kebap晚飯時,才見到有船從地中海Port Said方向駛過來,便連忙跑去運河公園看船,這時公園已有一班本地市民一家大細的出來乘涼和看船,還有一班無聊的飛車黨沿著運河旁的直路鬥快和玩電單車,我就坐在運河堤堰上看船,果然輪船都是一艘接著一艘絡繹不絕地駛過,而且不是巨形貨櫃輪就是超級運油輪,真是何其壯觀哉。(2007/12/26)

2007年4月3日 星期二

冰凍列車

今早要坐火車回開羅,在旅店天台吃早餐時遇到兩個好似仲未瞓醒的英國大學生正在享受豐富的免費早餐,他們說剛惠顧了旅店安排的阿斯旺和阿貝辛比3天遊,只包交通和住宿總共要£750,即係差不多每人要HK$500,還問我這個價錢貴不貴?我心想之前我從開羅坐火車到阿斯旺,再到阿貝辛比再回到樂蜀,自遊行一共玩了三天包車包食包住包門票也是才花了£400多點,看樣子他們的錢好像花得有點冤了,而他們也開始感覺到一點冤大頭的味道,但既然米已成炊,就只有跟他們說這個價錢也算是不錯,好讓他們玩過心安理得。

樂蜀火車站

跟著又遇到前天一同去帝王谷的那對英國肥廋大叔老友,見他們大汗淋漓有氣冇力地爬上天台吃早餐,一問才知他們今早天還未光便爬起床走路到北郊的Karnak神廟參觀,說要在太陽出來前趁清涼去散散步,順便可以在神廟剛開門沒人時進去玩過夠,而且剛才也是走路回來的,來回一共走了2個小時,就是要去神廟看日出,真想不到這對大叔還有這樣的魄力。而且這個出行方法既健康,又省錢,還可以獨享整個神廟而不用和其他遊客迫餐慒,返來還可以吃過早餐後再去打過瞌睡,等我下次有機會都要效法一下先。

吃過早餐後便坐Van仔小巴去坐火車,車程一共要10小時,本以為2等車廂應該沒有甚麼空調,點知在車上越坐越凍,偏偏風褸卻放在大背囊的低部,只有硬吹了10小時的冷氣,到晚上回到開羅時已經雪到成條冰條般落火車,諗唔到大熱天時係撒哈拉沙漠坐火車都會咁凍。

晚上坐地鐵回到Sadat廣場,再回到幾天前住過的Mermaess旅館,可是伙計說大房已經客滿冇位了,我便只有到外邊找其他的旅店,結果就在Talaat Harb廣場旁邊的Lialy Hostel的大房住下,不知是否因為臨近復活節的關係,今天來到開羅的遊客特別多,我剛好是最後一個住進大房的背囊友,另外兩個遲來的老外就只有兩個人合住一間兩人房了。


開羅市中心, Midan Talaat Harb, @ Lialy Hotel

本來還以為自己運氣好能夠在廉價的大房裡佔了最後一個床位,可是當眾人晚上關燈睡覺後才知道大鑊,4月初開羅的晚上還是比較冷,不知是否特別適合蚊子滋生,入夜後蚊子便空群出動覓食,於是大家在床上都被蚊子叮得輾轉反側冇覺好瞓,結果我整個晚上都在拍蚊,更創出一個晚上死了十幾隻蚊的新記錄,搞到滿手鮮血,十分恐怖。(2007/12/25)

2007年4月2日 星期一

埃及神廟遊

一大早出門時跟旅店職員說要走博物館,其實是去Happy Land旅店參加去Abydos和Dendara的一天遊,因為早到了便到天台的餐廳飲杯茶等出發,遇到一個說話陰聲細氣姿姿整整的愛爾蘭大叔在吃早餐,原來他也是今早一同去Abydos和Dendara的,看來我前天寫在冰箱上的字條小廣告果真奏效,等會退錢有望了。

除了那個愛爾蘭大叔外,還有一名德國柏林的女大學生參加了一天遊,連同那兩個由頭包到腳的韓國女孩,我們6個人坐上一台很有形的豐田貨Van出發,車子開到樂蜀北郊加入每天早上的護送車隊,浩浩蕩蕩地沿著尼羅河往北出發,車隊中主要是開往洪加達的豪華大巴旅行團,只有少數車輛要到Abydos和Dendara觀光的,全程都由手持AK47的軍警坐在農夫車一路跟隨護送,而沿路各城市村鎮的大小路口都有本地的警察民兵預先封路警戒,因此原本要上班上學的正常交通,都要讓路給坐在空調豪華旅遊巴的外國觀光客先行,於是沿途都見到大塞車和大隊長龍等著過馬路的市民,這趟出遊可是認真大陣仗了。


豪華Van仔, Abydos

在車上無聊,眾人便聊聊天打發時間,坐我後面的愛爾蘭大叔原來在曼谷教了幾年中學英文,經常在亞洲四處旅行,知道我是香港人後又照例問下1997回歸中國,又說之後想到中國教下英文,講講下他又說到中國的一胎政策,說中國人傳統重男輕女,人們都只想生男孩,這樣再過多幾年後便會男多女少囉?他越說越興奮,竟然說到時男孩子長大後都找不到女朋友,便只有攪Gary了,那麼將來中國可不是基佬天堂“Gay Paradise”囉!怪不得看他樣子恨不得馬上跑到中國教書了。

神廟門口的巨石柱, Abydos Temple

早上7:30AM出發,要到11:00AM才來到Abydos,坐車便花了3個小時,這才覺得今天的空調豪華Van仔一天遊,在退錢後實收E£115(HK$160)確實是抵到爛,而且Abydos和Dendara的入場費每處只要E£25,比起樂蜀超貴超擠擁的旅遊點來說真係超值。Abydos外邊看來真是平平無奇,可是內裡另有天地,深邃陰暗的長廊柱陣之間,偶然從天花上的小天窗透出一縷陽光照明,這裡的浮雕和壁畫也保存得比其他的古蹟好,加上遊客不多,才可以讓人們漫步其間細意欣賞。

法老王與神明, Abydos Temple
神廟內的石柱陣和壁畫, Abydos Temple
皇后和皇子, Abydos Temple

下午1:00PM才開車到Dendara,光從外形看Dendara可比Abydos宏偉有形得多,我先圍著Dendara大殿外邊轉一圈,竟然還遇上一對在阿貝辛比見過的法國夫婦,便一起在大殿外遊玩拍照,大殿的後牆上還有一幅大壁畫浮雕,內容是古羅馬皇帝竟然做了法老王,並向埃及的神靈奉獻祭品,原來古埃及的神廟都可以好fusion的。此外Dendara大殿前庭還有24根巨石柱,在門口兩邊各有12根,各代表上午和下午的12小時,原來早在古埃便已用每天24小時的計時方法,而每根巨石柱上都頂著一個女人石頭像,便是古埃及的Hathor女神。

神廟外的石刻, 餵餔法老的女神, Temple of Hathor, Dendara
24條巨石柱, 柱頂上是女神像, Temple of Hathor, Dendara

下午6:00PM回到樂蜀Happy Land旅店散隊,那兩個韓國女子說也要到我住的旅店看看有沒有便宜的房間,中途經過的民居小街上有竟然搭了一個聖誔老人小舞台,前面地上用泥沙堆了個泥羅河模型和放了好幾排座位,旁邊還有幾個小孩子在玩耍,看來像是有個兒童生日會之類將要舉行,我便打算拿出相機拍張照片時,在旁邊玩耍的一個小男孩見我正要拍照,便跳蹦蹦地彈過來攤大手板嚷著“£2! £2!”收錢,噢!咁都要屈錢,真是無癮之極了。看來樂蜀的兒童生活在這個以痛宰遊客為生為榮的地方,在耳濡目染下都被培養成連生日會也趁機來屈遊客錢的市儈小魔怪,結果連一點童真都沒有了,眼裡剩下的只是錢而已。

回到旅店時,前台的兩個後生仔伙計對著我大叫大嚷屈我弄丟了房間鎖匙,可是我說明明早上已把門匙交給前台了,於是他們便從櫃台裡把匙牌拿出來給我看,果然匙牌的鎖匙圈上沒有鎖匙,正當他們又要發爛渣之際,卻意外地發現鎖匙原在就在櫃台後的地上,所謂丟了鎖匙其實是從鎖匙圈鬆脫掉下來吧!虧他們還能惡人先告狀,有事時只會怪責人家,但當知道是自己理虧怪錯人後卻悻悻然當無事發生,這班友仔唔止剩係識屈遊客錢,而且EQ又低又無禮貌,今時今日咁樣的服務態度點得咖?

洗過澡後正要外出吃晚飯,竟然在前台遇到一個自稱是第二老闆的大叔,閒聊幾句後我便好心提醒他要好好修一下鎖匙圈,以後不要再丟失鎖匙了,和順帶反映一下這裡員工的服務態度。

飯後回到二樓的房間,那兩位韓國女子竟然已搬了過來,原來旅店的兩人房都已經住滿了,故我今晚便多了兩位同房,不過其中一個女孩發現她的數碼相機失靈,今天在Abydos和Dendara拍的照片都報銷了,而且她的同伴還要頭痛發作,只好分給她們一點Panadol止止痛。當萬事停當正要睡覺時,便聽到樓下的二當家發火鬧人的聲音,不知是誰人慘被餵食貓面,報應來得可真快啊!(2007/12/25)

2007年4月1日 星期日

帝王谷

早上到旅店屋頂吃免費早餐,一起吃早餐的大都是英國遊客,看來旅店的英超策略果然奏效,又碰到昨天丟了護照的香港同胞,他今早剛玩完熱氣球,下午便要去阿斯旺,至於補辦護照証件就打算得到下周回開羅再去辦,只有祝他好運了。

吃早餐時伙計已不斷問我要不要參加等會便出發去帝王谷的一天遊,我卻反問租單車一天要多少錢,不過吃早餐時看到晴空萬里,今天踩單車肯定會熱死人,故吃飽早餐下樓時便問伙計能不能減團費,伙計見樓下的面包車馬上要出發了,於是便叫我付E£50的團費上車,比原本正價E£75的團費慳了三分一,伙計還千叮萬噣不要跟其他人說我有特價優待。

這次一共有兩台面包車,團友都是從附近的廉價旅店湊併一起的,我坐的一台都是英國人,是一對阿叔阿嬸老夫妻和一對十分老友鬼鬼的肥瘦阿叔組合,另加上一個很漂亮的韓國女生,另一面包車裡除了一對印度夫婦外,全都是韓國女生,點解埃及會有咁多韓國人來旅行呢?點解我要和班老外坐在同一台面包車上,唔係同班韓國女仔一齊坐呢?

美其名是旅行團,當然有一個導遊跟車,所謂導遊不過是一個懶洋洋的埃及肥師奶,她除了每到一個地方給我們簡單地解說幾句外,主要的工作就是給我們買門票和安排入場,其餘時間就是和司機和其他導遊同行聊天吹水,我們就只有靠自己的感覺在帝王谷的山洞和神廟古跡裡亂轉一通,四處遊蕩。

帝王谷和樂蜀只是一河之隔,可是樂蜀和對岸之間卻沒有橋樑連接,先要開車到南邊老遠的市郊才可以過橋,光是遊車河便花了大半個鐘,果然越近中午太陽便越是火熱,車子來到帝王谷入口時還得爬上一段S形的山路,只見有一個老外打著赤膊騎著單車,頂著火熱的太陽下吃力爬上坡,便暗自慶幸今早我沒有發神經去租單車遊帝王谷了。

帝王谷入口處照例有一個巨形遊客中心和泊滿空調旅遊大巴的停車場,只見人山人海的四處都是等著入場的歐美旅行團,我想一百年前帝王谷內的古代法老王陵可曾是西方考古學家的淘寶洞,這裡可曾出土過圖坦卡門的寶藏呢!但到了今天已變成了全世界遊客到埃及必遊的王牌旅遊點,以前來挖寶的老外今天反過頭來變成來付入場費進貢的遊客,雖然各個帝王墓穴內的黃金寶藏早已被幾千年來不斷光顧的盜墓者和考古探險隊淘過清光,但是對住在對岸靠這無敵旅遊業來養妻活兒的埃及人來說,帝王谷可真是名符其實的金山銀礦。


火熱太陽下的帝王谷

之前聽人家怎樣地吹誇帝王谷如何厲害,必遊芸芸,可是來到只見谷內人頭湧湧的熱鬧非常,雖有多個法老王的墓穴開放給遊客,可是普通套票只供參觀3個王陵,而最著名的圖坦卡門王陵卻要再另外買票,但是圖坦卡門的寶藏早已搬到開羅的埃及博物館了,於是大多數的遊客都是擠在近山腳的那幾個較著名的Ramses幾世的王陵外排隊參觀,只是王陵洞穴原先的設計是供法老王有個安靜的地下行宮等待來世,而不是供成百成千的遊客同一時間擠進來旅遊的,加上陵內的珍寶早已被洗劫一空,於是空蕩蕩的陵內就只剩下些殘存的壁畫供遊客來感受當年王陵的奢華氣派,只是小小的洞穴裡實在沒有多大的活動空間,加上空氣不流通之餘人又實在是太多了,各人進去後不用10來分鐘便都趕緊從洞內中鑽出來抖氣,忽然覺得在埃及的古蹟旅遊,不論在人海和收費方面都十分有祖國的黃金周feel,真是使人感到格外的親切。

在帝王谷之後又有兩位斯洛文尼亞的女孩中途加入我們,她們一路從東歐騎電單車經過土耳其,中東來到埃及旅行,她們跟著還要再去利比亞和突尼斯去,我們問她們為何今天不自己開車到帝王谷玩,她們便說因為開電單車的時間實在是太長,騎得太累了,倒寧願付點錢舒舒服服的坐面包車四處參觀,順便坐下休息下好過。


Funerary Temple of Hatshepsut 前的台階
Funerary Temple of Hatshepsut 裡看守的大叔

跟著我們又到Funerary Temple of Hatshepsut和Funerary Temple of Ramses III遊玩,本來今天的行程包括3個地點,除了帝王谷外還有上述的其中一間神廟和皇后谷,可是剛才各人到了帝王谷後發現名氣大的地方也是不過爾爾,加上我先前又向導遊推波助瀾說想要去那兩間神廟,導遊姐姐也寧願去神廟好過皇后谷(想是因為可以光坐在神廟入口等我們自己去玩,好過要在皇后谷內冒著太陽帶我們四處找山洞鑽),於是便在Funerary Temple of Hatshepsut裡讓我們投票決定餘下是要去Funerary Temple of Ramses III還是皇后谷,美其名是體現民主,尊重客人,其實只是臨時改變行程的把戲。

Funerary Temple of Ramses III
無頭神像
重門深宮

玩完今天的行程後,大家本以為可以直接回旅店休息,面包車卻送我們到附近的手工藝工廠作“免費參觀”,導遊姐姐說是讓我們有機會了解本地傳統文化的手工藝制作,其實又是定點抽佣購物,不管貴客是否有打算參觀購物,車子一停便是大半個小時,只有幾個團友無聊才進去轉了個圈,於是大家便戇居居地在車上呆坐聊天,先是從今天我們那位導遊的專業服務態度說起,說她一路只顧著和同行聊天,和整天都說時間不夠來催我們趕快完成行程,最後卻不知從何來了大半個鐘的時間來購物,跟著大家便順便交流一下在埃及旅遊時遇到的各種屈錢的經驗,最後大家的一致結論是埃及的旅遊業者都把外國遊客當是羊牯,十分之乞人憎。

回到市區後今天要做的最後一件事是要買後天到蘇伊士的長途巴士車票,可是卻發現原本在樂蜀神廟停車場旁的巴士售票處給遷拆了,好在旁邊正好有一間政府遊客中心,過去一問才知道售票處剛搬到火車站旁邊,便又要走過去火車站買車票,那知巴士公司現在只肯預售到蘇伊士的夜間長途巴士,至於早班的巴士票就只有出發當天才會在車站出售,而且原本到市郊巴士站的免費接送小巴也要另外收費,因為我很怕坐夜晚的長途巴士,所以最後還是到旁邊的火車站買了後天早到回開羅的2等火車票算了。(2007/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