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1日 星期六

水車之城

昨天在巴爾米拉的敍利亞遊客實在是太多人了,故今天一早再跑到空蕩無人的古城裡遊玩一番,享受一下獨佔整座羅馬古城的樂趣後,才回到鎮上的小餐廳吃點早餐,然後再走到鎮裡的巴士站坐車回去西部的城市。LP書裡說巴爾米拉是沒有長途車站的,但是問過旅店老闆才知不是,他跟我說了車站的大致方向,便也不坐屈錢的士,憑著老闆的描述自行走15分鐘穿過小鎮摸到車站去,豪華大巴在11:30開車,下午1時多便回到位於貫通敍利亞南北的高速公路中間的Homs市長途車站。

Palmyra, Great Colonnade & qala'at ibn Maan (Arab Castle)
Palmyra, Monumental Arch, 一句話 - 人影都唔見隻


我隨著巴士乘客一同下車,然後自己戇居居地在車站四圍望,想找找有沒有巴士是直接去北面約幾十公里遠的水車之城Hama,可是這個長途車站偏偏沒有這些短途的接駁交通,有一位剛才同車的大叔見我下車後這麼久還在發呆,便過來問我要去那裡,我便說要去Hama,於是他便拉著我到車站外的公路邊截面包小巴,截到小巴後還幫我跟司機說要去Hama的小巴站,今天出門又遇到熱心人指路了,真是好彩。

這些市內的面包小巴一程只收4鎊,真是便宜之極,不過因為是給一般市民在市區內交通代步,故沒有預期會有外國遊客拿著個大背包擠進車內小小的座位上,故我只有把大包一直放在膝蓋上,本以為Hama的小巴站應在附近不遠,可是面包車一路上客落客,在市內兜來兜去,兜了成20分鐘才去到Hama小巴站落車,差點便在車內給自己的大包壓扁了。

本以為去Hama的小巴會像是香港的16座小巴車,可是來到車站才發現所謂的小巴車還是面包車(即是香港的客貨Van),只是座位比剛才跑市內的面包小巴稍為闊落些少而已,在售票亭買了車票後又再擠進車尾的座位上,不一會便客滿開車,想當然大包又是壓在膝蓋上,這次還是一壓便是大半個鐘,間中還要把大包挪開讓其他乘客在中途上落車,直到2時來到Hama的車站下車時,才發覺雙腿已給壓得發麻,腳仔軟軟地落車,沒差點便仆在地上。

下車後拿出LP內地圖一對照,才發現不知身在何方,只好四圍問路如何走入市中心,幸好在車站對面小公園旁邊有個在洗車的的士司機給我指路,認清方向後我便沿著一條下山的直路走了約半小時來到Hama市中心,就住進市政廳對面的Rida Hotel的大房裡。


Hama 市中心公園的大水車

我一放好行李便跑到樓下的Felafel餐廳吃包當午飯,然後便去河邊看Norias水車,Hama市的舊城區和河邊都有不少草地和公園,加上河邊不時有的古老木頭大水車在吱吱聲地轉動,我想Hama可算是中東一眾阿拉伯國家中最漂亮的花園城市了,沿著河邊看水車時,還見到一些細路放學後在水車旁邊玩跳水來避暑降溫,水車旁的小湖頓時變為免費的兒童水上樂園。走回旅店時已是黃昏時份,這時又見到不少家庭一家大細來到河邊公園霸位,他們在草地上鋪了塊地毯便坐在上邊飲茶聊天,原來一坐便是一整個晚上,我想大概是晚上沒有甚麼娛樂節目,難得市中心便是一個現成的大花園,居民便寧願到公園裡乘涼玩耍,總比屈在家裡看電視強得多吧!

在大水車旁嬉水的細路, 正在表演插水絕技, 見我影完相便都湧過來看自己的插水英姿
河邊的大水車


回到旅店便遇到同房的兩個韓國和一個澳洲哥哥仔,那對韓國哥兒正好在廚房裡煮晚飯,便邀請我和澳洲仔一起吃飯,而他們竟然是在煮白飯和午餐肉炒蛋,還有罐頭吞食魚和韓國泡菜送飯,有點似大學宿舍裡弄的簡單飯餸,雖是簡單,但是太久沒有吃過白飯了,算是嚐到一點家鄉風味吧!因為我唔好意思白吃人家,便跑到樓下士多買了支敍利亞牌子的可樂在吃飯時一齊飲。

飯後大家坐在飯枱聊天,才知他們三人都曾在軍中服役,韓國人就是剛從部隊中退役後拿工資出來旅行,明天便要去黎巴嫩玩,而澳洲仔則官拜陸軍少尉,因為澳洲少人參軍,故澳洲政府只有高薪招兵,他搵夠錢後便繼續讀大學,今年休學去歐州探女朋友,順道到中東旅行,然後再回澳洲畢業搵工,他說明天要去巴爾米拉,跟著再坐巴士去敍利亞東部,看看能不能過去伊拉克走走...伊拉克?你唔係要過去打仗趁熱鬧呀?(2008/5/12)

2007年4月20日 星期五

沙漠遺城

在約旦和敍利亞才十天,我便去過3座羅馬古城的遺跡(Petra, Jerash, Bosra),如果把已進化成現代大都市的安曼和大馬士革,這兩座前身也是羅馬古城的城市也算進去的話,那麼我便算到訪過5座羅馬古城了。雖然是來到了中東阿拉伯世界的心藏地帶旅行,但是阿拉伯回教文化的名勝就只去過大馬士革古城裡的烏拉瑪底清真寺和奧圖曼總督府,搞到在約旦和敍利亞看來看去的好像都只有古羅馬遺跡而已,感覺有點怪怪的。

雖然至今已看過很多古羅馬遺跡,但是今天的目的地仍舊是羅馬古城,就是與約旦Petra佩特拉齊名,在敍利亞中部沙漠中心的綠洲古城Palmyra巴爾米拉,巴爾米拉曾經是羅馬帝國最東端的附庸國,因為正好在絲綢之路上和東鄰的波斯帝國接壤,精明的巴爾米拉商旅遊走周旋於兩個敵對帝國之間,為這座沙漠中的商旅城市累積了巨大的財富,並興建了宏偉的神廟和羅馬式城市,可是最後統治巴爾米拉的女皇決心要擺脫羅馬帝國的控制,結果巴爾米拉在公元3世紀被羅馬軍團的無情戰火所毀滅,隨著阿拉伯回帝國的興起和羅馬帝國的衰亡,巴爾米拉從此陷於衰落,以至最後在10世紀拜占庭時代因住民棄城離去而被世人遺忘,直至19世紀再由一名熱衷於中東文化的英國貴族女士Lady Jane Digby“重新發現”,重此成為敍利亞最受歡迎的旅遊目的地。

別過旅店同房的瑞士大哥後,在早上8時左右跑到爛尾清真寺前的大馬路,截了輛面包小巴到大馬士革另一個主要長途車站Harasta,這次當然醒目直接去找私營巴士公司買票,買車票時說是9時開車,可是實際上卻要等到10時巴士才開出。出發時巴士上的服務員小弟問我要了護照,原來出站時會有警察上車登記要去東部沙漠的外國人資料,可是檢查離站後行車好一會也沒有把護照還給我,要我主動開聲討回護照,我只是要坐一程巴士而已,千萬可別把我非常重要的護照不小心給弄丟!

豪華大巴在沙漠公路上跑了兩個小時便來到巴爾米拉鎮的外圍,就只有我和另外幾個本地人下車,巴士跟著還要繼續去敍利亞東部的目的地,如果再沿公路往東開半天,便會去到現時亂到九彩的伊拉克邊境了。巴士停車的地方有幾家公路小飯店,我一下車便有個大叔過來拉客,初時見到他的車子是一台古董平治中巴,還以為公家的巴士司機,後來再問才知他是個體戶的士司機,那麼這台古董巴士便是我坐過的最大台出租車了。

大叔問我要去那家旅店,我卻說約了朋友在古城旁的博物館外等,其實小鎮的幾家旅店都集中在博物館旁邊,我這樣說是不想給的士司機借機扮作帶客人到旅店,屈旅店給他介紹費回佣,然後被旅店再把回佣成本經房租轉嫁到我身上,不過司機也不笨,車費收貴一點便是,但車費總共才不過是50鎊(US$1)而已。

本來想住的Citadel Hotel,但旅店的大房床位都給日本人住滿了,便只有到附近另一家小旅店Sun Hotel住,不過便宜的床位都在地窖裡密不透風的小房間內,和之前在大馬士革住了幾天的舒適老房子旅館可真是差天共地了,住在這裡頂多只能捱上一個晚上,不過我想來巴爾米拉就只是看看古城,能玩上一天已經十分足夠了。


殘存的石柱陣, Temple of Bel

吃過午飯後便去旁邊的古城遊玩,因為今天是周五假期,古城裡外來了大批來自西部城市的敍利亞遊客,造就了平日在中東古跡旅遊時難得一見的人氣鼎盛境況,我在Temple of Bel裡又碰到之前在Wadi Rum坐巴士時遇過的法國夫婦,他們也是今天才從大馬士革過來,真是有緣份了,我們便約好黃昏前一起坐車去古城外邊的地下古墓和山上的堡壘遊玩。

Tetrapylon, 石柱長廊中心的十字路口
人氣鼎盛!
羅馬古城, 又係石柱長廊


我在古城的遺跡和石柱長廊裡遊蕩穿梭,胡混至4時便回到長廊起點的拱門等那對法國夫婦,我們包了台60年代的Volvo富豪轎車跟著大隊驅車到古城外邊的三兄弟地下古墓參觀,遊客若要隨著古跡管理員在每天黃昏前帶隊去城外參觀,都是要自行安排交通的,而在這偏遠沙漠中的落後小鎮裡,出租小車都是些60年代左右的歐洲N手老爺轎車,甚麼平治,富豪,雪鐵龍的中古車款都有,於是便組成一列中古車隊浩浩蕩蕩地往城外的沙漠出發去。

Volvo富豪老爺車

出發後我才知道遊古墓是要事先另外買票的,Volvo車的司機卻說沒票也沒有問題,因為負責帶隊開門的古跡管理員和他是老友,只要他打過招呼便成了,不過法國大叔臨場卻說不想鑽地洞便把門票轉送給我,真是好人了,我便陪法國大嬸隨同大隊鑽進空蕩蕩的地洞裡參觀,而法國大叔就寧願留在外邊研究這些給歐洲主人遺忘在沙漠裡的老爺車。

城外的貴族古墓

鑽完地洞後我們又坐車到城外山上的阿拉伯堡壘參觀,但沒有等到日落便下山回去,那對法國夫婦還要到古城遺跡裡等黃昏看日落,真是浪漫了。我在烈日下走了一整天路後已感到很累,寧願早點回旅店沖涼吃飯休息,跟他們說了再見後便先回旅店去。回到旅店老闆問我要不要在店裡吃晚飯,說是由他母親做的住家飯餸,100鎊能吃到的只是素菜白飯,不過連續吃了一個月的烤肉卷,能夠吃一頓素菜清清腸胃也好。

從山上堡壘看Palmyra古城和綠洲

吃飯時老闆又借了我的LP去看,一看到一篇關於巴爾米拉旅遊業的激烈競爭而引發的不良經營行為,便開始大發牢騷,說鎮外公路口的一家旅店給了長途巴士司機回佣,巴士只讓旅客在那間旅店門口下車,然後由伙計用各種謊言和手段搶生意,搞到鎮內的旅店生意越來越難做,這時我才記起下午在外邊的小餐廳吃烤肉卷時,伙計也跟我說Sun Hotel的住家晚飯“很髒很難吃”,千叮萬囑叫我不要以身試險,他們餐廳賣的食物才是既好味又夠衛生的地道敍利亞美食芸芸,看來靠吹牛耍手段來爭生意的不止是鎮外那家旅店吧?

吃完晚飯時又有一個印度裔的澳洲哥哥仔坐的士來到旅店投宿,老闆開價地窖的床位一晚要200鎊,同樣的床位竟比我今早入住時還貴了50鎊,當老闆叫伙計送印度哥仔到地窖的房間時,他才悄悄地摸出去付回佣給在門外等收錢的的士司機,虧他剛才還說到自己是激烈競爭的慘痛受害人,實情是被屈錢的遊客才是的最終受害者吧!(2008/5/11)

2007年4月19日 星期四

千年劇場

今天的計劃是去敍利亞南部Bosra看古羅馬大劇場,Bosra在大馬士革南邊,正在安曼至大馬士革高速公路沿線附近,如果之前在安曼找到到大馬士革的一天過境旅行團,本來可以在同一天內順道遊覽Bosra大劇場的,不過最後都是自己坐車過關直接去了大馬士革,故只有另外找一天時間從大馬士革坐巴士去Bosra玩了。

早上7時起來,外面雖然陽光普照,但是卻刮著陣陣強風,風力就好像香港掛著8號風球般,只有頂著風沙趕到Baramke車站,可是在車站內卻找不到去Bosra的巴士,原來我走進的國營巴士站還未開工,幸好有個本地人好心帶我去旁邊的私營車站,剛好趕上去Bosra的巴士,巴士用了約2小時便來到Bosra鎮,我錯過了羅馬大劇場的停車點,跟著巴士便直接跑到市鎮裡的總站停車,雖然下車後要多走幾分鐘才回到大劇場,不過這樣也好,可以先找到巴士站和買好中午12時回大馬士革的車票,不用等會回程時趕著周圍搵車站和不用怕買不到車票回去。


大劇場前, 由白馬拉著的白色馬車, 不知還有沒有白馬王子和白雪公主呢?

走了一會便來到大劇場前的廣場,只見有人驅著一輛白馬拉著的白色馬車來到廣場上,想是專為遊客拉馬車的生意吧!廣場旁還有一家茶座,我見正有一對老外男女遊客在吃早餐,應該也已開門營業了,便過去點了杯熱咖啡暖暖肚,順便和他們聊聊天,原來這對男女是自波蘭一路開著小車自駕遊中東的,那位書生大叔是大學教授,而女孩則是他的學生,看著女孩在旁邊一臉仰慕地看著教授和我聊著旅途上的趣事時,我想如能在年過半百後,仍有年輕貌美的女生相伴開車同遊千里,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跟著我們便各自進去古羅馬劇場遊玩,為甚麼要老遠跑來看這座劇場呢?因為一般羅馬劇場都是依山而建來節省建築成本和時間,但是Bosra當是貴為羅馬帝國阿拉伯行省的首府大都市,但所在的敍利亞平原上剛好沒有半座山丘,所以便要只有在平地上蓋出一座超巨形15,000座位的大劇場,可比香港12,000座位的紅磡體育館還要大,以當時來說可真是一項橫空出世的大手筆工程了。而幸運地這座大劇場自公元2世紀建成後的1,700年來,一直沒有受到改朝換代的戰亂和天災地震等因緣而崩壞,反而在回教時期被加固成為一座堅固的堡壘,中間半圓形的劇場由外邊的眾多城樓所包圍,遊客從“城門”買票進入城堡後要摸黑穿過一條暗無天日的隧道,跟著一出來便是宏偉的露天巨形劇場,感覺就好像穿越時光隧道般,一瞬間便會到一千多年前的古羅馬時代,如果看台上坐滿正在看戲的羅馬人,而台上正有些羅馬的演員在上演著古希臘的史詩悲劇,我也不會感到一點兒的驚訝。


從堡壘的暗黑隧道裡爬出來, 便是15,000座位的超巨形露天大劇場, 好像一下子回到古羅馬時代般, 感覺難忘!

除了剛才那對波蘭情侶外,來劇場遊玩的遊客真是寥寥可數,多是在古舞台上轉個圈便走了,就剩下我一個人坐在看台上靜靜地發白日夢(因為還未夠鐘坐巴士回去大馬士革),這時有幾個本地的清潔工人進場打掃,搞了一會便停下來坐在看台上吹水偷懶,跟著一個管工般的大叔突然跑到看台旁向工人大聲喝駡,雖然我聽不懂大叔在罵甚麼,但想是叫下屬不要借機偷懶,順道也向我這個遊客聲演一次這座古羅馬劇場至今仍保持完美的聲效,真要多謝他們的演出了。

坐巴士回到大馬士革Baramke車站,在車站出站時遇到一個完全迷失自我的老外大叔,見是老外遊客便問他可需要幫助,完來他也是剛坐巴士回來大馬士革,一樣是一下車便搞不清方向,於是我便帶他走到附近貫穿大馬士革市中心的大道,他一出來便見到所住的高級酒店大樓,便不用我再帶路了。


大馬士革古城裡人山人海的“雪山”雪糕店,D雪糕堆到成座雪山咁高!
意想不到大馬士革古城裡仲有西式的糕餅店,朱古力蛋糕上仲有一片奇異果呢!

回旅店時順便到市中心一家當地十分出名的朱古力店(Ghraoui)買了些朱古力,等晚上可以邊吃邊上網找土耳其的旅遊資料,可能近過多月都是吃史力加這些超甜超肥能量朱古力條,便發覺這些敍利亞名店的朱古力可真是香滑可口,十分好吃,我還留了幾顆給借LP給我影印的同房瑞士大哥吃,不過他當然是說瑞士老家的朱古力更好吃啦!因為明天便要離開大馬士革到沙漠裡去,故晚上又跑去古城的市集吃“雪山雪糕”,跟著又在古城裡的一家餅店買了塊西式蛋糕,再帶回Kebab店叫了條烤肉卷和一杯紅茶好好地享受一番。(2008/5/5)

2007年4月18日 星期三

中東的中心點

早上到街角的一家小茶館吃早餐,跟著便去附近大街的敍利亞商業銀行排隊換錢,才發現敍利亞已經有Visa聯網的提款機服務,不過用的人不多,排隊時遇到一個住在同一旅館的馬來西亞男生搭我換US$10的敍利亞鎊,他跟我說之前在敍利亞玩了一段時間後再跑到黎巴嫩,昨天剛從貝魯特用過境簽証回大馬士革,等會便要坐巴士到北面的Aleppo再到土耳其去,他還說一般外國遊客經貝魯特-大馬士革的高速公路去黎巴嫩都要付US$16買簽証,但是如從中敍利亞的Hama進入黎巴嫩便不用付簽証費。我剛來到敍利亞才一兩天,但是遇到的背囊友個個都要去黎巴嫩玩,加上馬拉仔的免費簽証方法,搞到我也不安於室,都想順道去“立立亂”的黎巴嫩行吓。

跟著去舊城裡的烏拉瑪底清真寺,清真寺本是拜占庭時代的大教堂,到6世紀時剛信奉回教的阿拉伯人擊敗敍利亞的東正教拜占庭軍隊後,便以大馬士革作為這個新興回教帝國烏拉瑪底朝的首都,既然成為新帝國的中心,便要有一座體面的代表建築作為新帝國的信仰象徵,想當然便現買現用把原先的基督教大教堂頂上的十字架折去,一改成為當時最大最漂亮的清真寺,而一改便是13個世紀。來到清真寺門口想入內時,卻給看門人攔著,原來是要買門票,可是門外卻不見有售票處,原來售票處就在清真寺旁中世紀擊敗十字軍的回教英雄薩拉丁的墓旁的一間小房內,那間小房門口只掛了個遊客衣帽間的牌子,誰又會估到是清真寺的售票處呢?


Umayyad Mosque, 始建於7世紀的拜占庭大教堂, 在大馬士革被回教軍隊佔領後, 才改為清真寺

其實所有人都可以進入清真寺,不過都要脫了鞋光著腳入內,看門的大叔叫我把涼鞋放在門口寄存,只是外國遊客在離開時要給點小費才能領回鞋子,算是參觀清真寺的附加費吧!在清真寺內見到不少的敍利亞遊客在朝聖兼遊覽,當中不少是全身素黑聯群結隊的女仕們,雖然她們是由頭包到落腳故無法看到面紗後的容貌,但是光看撐暴的身形和師奶聊天時高聲闊論的哇哇叫聽,便知是一個趁閒時出來活動聯誼的師奶旅行團了。

朝聖旅行團, Umayyad Mosque

離開清真寺後我又胡亂地在舊城內亂轉,先是來到由奧圖曼時代駐敍利亞總督府庭園改建的博物館,跟著又沿著迷宮般的老街小巷來到舊城東邊的基督徒老城區,再沿著東邊古城牆回到舊城西邊的古堡,行得累了便在古堡外護城河邊的花園咖啡館坐下飲杯咖啡歇歇腳,咖啡館是由一個從荷蘭來大馬士革搞舊城環境保護的NGO所開的,這間咖啡館所在的小花園便是他們舊城改造的傑作。

舊城區基督徒區一各, 街角上掛著國會選舉的宣傳橫額, 原來敍利亞也學人搞民主選舉

飲過咖啡後又回到清真寺外的小廣場,廣場連接著一個有蓋的長街市場“Souq”,只見不少師奶從市集買完東西出來後,手上都會拿著一個雪糕筒吃得津津有味,我便走進市集裡沿著吃雪糕的人群尋找,不一會便找到一家門外人山人海,店內也擠得水洩不通的雪糕店,店內的雪糕堆得像座小雪山般,等我又即刻買杯試吓先。

大市集 Souq al-Hamidiyya

下午4時多才回去Kebab店吃午餐,老闆忽然問我是否從香港來,其實我昨天便已跟他的伙計提過,原來今天敍利亞足球隊到了香港和港隊比賽,想當然港隊又是輸波收場,於是老闆便借頭借路在我這個香港人臉前為敍利亞贏波攞下威風晒晒命,之不過贏了香港隊又有幾叻呢?想是他太睇得起我們香港人的足球了。

之後又去網吧上網,竟然又碰到在埃及阿斯旺和樂蜀遇到的那兩位韓國小姐,那兩位小姐已經完全丟開當初在埃及由頭包到腳指尾的拘謹,甚麼頭巾長袖衫都換掉了,其中一位還十分自在地邊上網邊把腳放到椅子上捽腳指,看來她們經已完全適應了中東的生活。她們在離開時才見到我,聊了幾句才知她們今天剛從安曼過來,竟然又是住在我那家旅館裡,看來將來還有大把機會碰面呢!不過千萬別給我再撞見些“無拘無蓄”的小動作就好了。


大馬士革 - Al-Rabie Hotel 的庭園, 一所改建自奧圖曼時代古舊民宅的小旅館, 正!

晚上問同房一個來大馬士革學阿拉伯文的瑞士大哥借了他的LP敍利亞出去影印Palmyra和Crac des Chevaliers的內容,剛好旅店旁邊小街的文具舖裡便有影印機,感到住在這家小旅店真是太方便了。回到旅館時竟然又碰到在Petra和安曼Cliff Hotel裡遇過的愛爾蘭哥仔,和之前在埃及和Wadi Rum坐中巴去Petra時遇過的那對法國夫婦,加上剛在網吧裡重遇的韓國女子們,在一天內便差不多都碰上所有曾在中東旅行時遇過的同路人,我想這可能是實在太少人會到敍利亞旅行,而來到位於中東中間的敍利亞又必定會在大馬士革待上幾天,而大馬士革市中心也就好像只有這一家旅店般,使到所有去中東旅行的人在途經敍利亞時,都一定會在這家小旅店中再遇上的,這是因為中東原來是意外地細小,還是大家都剛好來到中東中心點的中心呢?(2008/5/1)

2007年4月17日 星期二

順利過關?

本以為去敍利亞又會是一趟波折重重的漫長旅途,光是回想不久前從埃及去約旦那趟超慢的“Slow Ferry”就怕了,今天要去連能否辦到入境簽証都不知道的敍利亞,對中途會遇到多少麻煩已變得無所謂,最重要是能混入敍利亞不用打回頭,可以繼續我的中東旅行。

早上7時起床出發,臨走前我請Samer給我把往敍利亞途中要經過的地名用阿拉伯文寫在紙條上,又請他給我弄了杯熱咖啡提神兼送餅乾當早餐,付房租時也把這兩天的咖啡錢結清,可是Samer說只要付今早的咖啡錢就成,算是臨別前請我飲杯咖啡吧!Samer可是這次中東旅行中繼Leo後第二個請我飲嘢的人,真係多謝晒!

打的到Abdali巴士站再轉中巴車到邊境小鎮Ramtha,巴士上滿載到Irbid大學城上學的青年學生,離開安曼約1.5小時後,巴士駛離高速公路在大學城放下一大班學生,車上就剩下我和幾個老鄉大叔大娘,跟著巴士沿著鄉下公路開了一會便在一處路口把我放下,司機叫我在這裡轉面包車到Jabir邊境,一下車便有幾個開面包車的大哥過來,不過不是為了拉客,而是要我給他們拍照,才玩了一會便有幾個老鄉在路口落巴士,但是加起來才只有4個人,面包車是要湊夠6個人坐滿才會開車,那班面包車司機便叫我多買一個位來早點開車,又真會找藉口弄錢。

面包車沿著小路穿過一片廣闊的草原,貝都因牧民的營帳和羊群疏落地散怖其中,過了一會車子又回到安曼至大馬士革的高速公路,車上乘客都在這裡下車,跟著司機就直接送我到邊境口岸去,可是在口岸檢查站卻不讓面包車進去,原來這個關卡只容許旅客連人帶車過境出關,即是我不可以徒步過境了,不過把守的警衛見我一個外國遊客戇居居不知規舉,便讓我先在關卡閘口等,還給我找了一台剛好還有一個空位的約旦過境的士讓我坐車出境,真是好運。

在安曼的長途車站,出境到敍利亞的巴士和的士為了怕麻煩都不會接載沒有敍利亞簽証的乘客,不過在出境的關卡給關員硬塞上一個無簽証的遊客就沒法子了,司機百般無奈地把我帶上,先送我和另外三個大叔乘客到約旦海關辦好出境的手續,我順便把身上剩下的JD20大鈔換回美元,剛換好錢司機便趕著招呼我們上車出發過境到敍利亞,但是半路中途又在免稅店停車買了大批香煙塞進車尾行李箱裡帶過關,情況就像港人從羅湖返香港時擠在免稅店搶香煙帶回港般,想來世界各地過海關都會有這種帶水貨慳稅的經濟行為吧?


約旦敍利亞邊境的檢查站

的士終於來到敍利亞的邊檢站,我跟司機說等會不用等我過關,司機便收了我US$3車費,剛才的車程加起來都不知有沒有1公里,按里數計這程車都幾貴。我直接走到入境大堂裡的外國人窗口,拿著特區護照問當值的大叔如何申請入境簽証(Visa on arrival),大叔便問我是從那裡聽回來可以辦落地簽証的,我便說香港沒有敍利亞領事館,然後吹牛說是開羅那邊的敍利亞使館人員教我來邊境即場申請簽証的,那位大叔跟著又問了我幾個幹嘛要去敍利亞,要去那裡玩之類的例牌問題,然後從櫃台裡摸出一份黃色表格出來叫我填,跟著再去後邊的銀行付錢,哈!這不是已受理我的簽証申請嗎?有冇咁順利呀?

不過唔好咁快開心住,有表填不一定能混到簽証的,等到一陣付過錢拿到簽証入到境才開始高興吧!於是便趕快填好表跑到後邊的小銀行換了US$33的敍利亞鎊,然後拿著錢回去交表,那位大叔看著那堆敍利亞鎊問我幹甚麼,哦!原來我還得去後邊買郵票,再拿郵票回來貼在護照上蓋章,經過一輪跑來跑去,總算辦好了入境簽証,真是高興!

辦完簽証出來,剛才那輛約旦的士已經開走了,我便走到前邊的關卡正式入境,守關的士兵見我一個人背著包走過來,便有一個會說英文的長官出來問我的車子去了那裡,他一聽說是約旦的士“放鴿子”便鬆了一口氣,讓我在這裡截順風車,這時關卡外邊有一個敍利亞老鄉帶著一個小孩過來問我要不要花1,000鎊坐他的老爺面包車去大馬士革,1,000鎊即是約US$20,可比普通從安曼坐的士到大馬士革貴上一倍,他見我冇反應便說可以減價至300鎊送我到附近城鎮轉巴士到大馬士革,我想現在才是早上11:30過點,反正還有大把時間,當然唔理他開天殺價啦。

等了一會便見5個老外後生仔背囊友包了台約旦的士過關去大馬士革,不過車子已塞得滿滿,當然冇位座啦,幸好再過一會便有一台敍利亞的士還有一個空位,500鎊送到大馬士革市中心的Baramke長途車站,一路上跑高速公路暢順無阻,下午1:30便來到大馬士革,由約旦出發到來到大馬士革市中心才不過5個小時左右,比坐直通大巴所需的7至9小時還要快(因為要等埋其他乘客過關嘛!),今天的好運竟是接二連三而來,旅途過關都十分暢順,真是意想不到了。

在入城途中我又見到剛才那幾個老外後生仔給約旦的士司機丟在市郊公路旁,初到貴境人生路不熟,真係唔知他們之後坐的士入市區又要被人屈幾多錢了,想來就算是在安曼找到遊客合伴包車也不見得一定順利。

想當然Baramke這種阿拉伯的長途車站又是鬧哄哄的一片混亂,我搞了一會才認清方向,走了約半個小時便來到舊城旁的市中心,就在那座矗立在市中心巨形爛尾清真寺的灰色水泥空殼子對面的一條小巷裡,找到了一間源自奧圖曼年代老房子改建的小旅店,剛好大通舖裡還剩下一個床位,真係好彩了,看來今天的運氣還未用完喎。


大馬士革市中心小巷裡的奧圖曼老房子旅館, 和大街對面爛尾清真寺的水泥架子

晚上去外邊上網時突然聽到外邊碰碰作響,剛好我的位子正對著窗戶,抬頭一看便見外邊夜空上的綻放著一枚枚閃耀璀璨的煙花,難道是要為我順利來到敍利亞而放煙花慶祝,一問網吧老闆娘才知今天是獨立日假期,怪不得下午時市內的交通和行人都這麼少啦。

跟著又到旁邊的一家Kebab店吃烤肉卷,店裡門口上竟然掛著台42寸LCD大電視,我剛開始吃晚餐時店裡便來了一大票人,原來是來看英超直播曼聯對鍚菲聯,一開波朗尼便入波了,成班大叔即時起哄,原來Kebab店的老闆正時英超球迷,怪不便會落重本買台LCD大電視放在店裡,而且還會開到咁夜了,因為要和一班球迷街坊一整睇波嘛。

回到旅店準備睡覺,意想不到竟然又碰到那個瑞典女孩,這可是第三次碰面了,我一說起今天一連串的好事,如順利在邊境混到敍利亞的2星期旅遊簽証,晚上看到放煙花,又有曼聯直播送晚飯,真是高興到不得了。她便說起幾個月前在瑞典申請敍利亞簽証時的相反經驗,說敍利亞大使館的人當時差點把她的護照弄丟,而當時她在三天後便要飛去利比亞,雖然經過一輪麻煩後使館人員終於在一大堆護照裡找回她的護照,可是護照在臨出發前差點丟了而又再失而復得,也真是夠驚嚇了吧!這可是她多次旅行中最壞的經歷,只是在出發前發生在自己國家裡。她說每次搞簽証和過境時都很怕面對官員的查問,而她明天便要坐巴士去黎巴嫩,正在擔心著入境辦簽証的事情呢,我便說我今天都這麼好運,只要有信心,明天妳也一定能順利過關的。(2008/4/21)

2007年4月16日 星期一

羅馬古城

經過多天睡至日上三竿,今天終於不再以自然甦醒法起床,鬧鐘準時7:30便把我叫醒,我便趕緊摸出門到街上找Share Taxi去Abdali長途巴士站,周一早上滿街都是趕著上班上學的民眾,繁忙時間便不用想坐的士了,結果我在Share Taxi站旁找到了一個到Abdali的巴士站,便跟人排隊逼巴士,不一會便去到Abdali車站,不過剛好送車尾走了輛去北部Jerash的中巴車,便去旁邊的茶水檔買了杯熱咖啡等下一班車,可是因為買咖啡的客人太多,等了好一會我的咖啡才煮,去Jerash的中巴車便要馬上開了,只好小心翼翼地拿著杯滾熱辣的咖啡上車出發。

上車才發現車上的乘客大都是年青男女,原來都是去北部的大學城返學,中巴車出了安曼市後一路沿著高速公路跑,到了大學城後大半的乘客都下車了,跟著車子便駛入小路,還未到9:30便來到Jerash小鎮,當見到羅馬古城便在公路轉彎處的油站叫停下車,想不到自己從安曼坐車來Jerash古城原來是這麼容易的,那麼明天自己坐車去邊境應該不會太難吧?


哈德良門 Hadrian's Arch

繼前天下了幾場雨後,這兩天安曼一帶都是天陰陰的,偶爾天公還會灑幾點雨下來,剛來到Jerash古城天色也是陰沉沉的,不過就在古城入口前便有一大片黃黃的油菜花襯托著後邊的哈德良門,總算為古城加添了點生氣。

因為早到,入場售票處也是冷清清的,意外是古城門票竟然比LP裡的標價加了近一倍價(JD5加至JD8),看來近年美元貶值之快,也開始影響到中東的旅遊業了。入場後穿過哈德良門(古羅馬帝國的五賢帝之一),便是一座賽馬場Hippodrome,外邊還掛著一個廣告牌說每天中午都有復古的羅馬軍團表演,應該會幾有趣吧?不過剛才的門票實在有點兒貴,如果唔係我都會仲有Budget再睇下表演的。

從Hippodrome出來便遇到一個泰國大叔遊客,在來中東的遊客中他可真是稀有品種了,不過這位大叔行程可比鴨仔團還要緊迫,他問我知不知道這裡下午有沒有巴士到死海那邊,原來他想一天內搞掂Jerash和死海遊,雖然約旦是一個很小的國家(坐巴士從南端的Aqaba跑高速公路到北端敍利亞邊境關卡不用半天時間),但這裡的公共交通都是以首都安曼為中心點,我想他趕時間的話應該先在安曼包的士才出來好了。這時便聽到入場處傳來一陣陣強勁的喧鬧聲,後邊竟然來了一大班約旦的中小學生來旅行,當中一大半都是女生,不知是否為一年一度的學校旅行而感到格外的高興,成百名女生聚在一起高聲嬉笑玩鬧,在中東旅行平日都沒有機會見到幾個女仔,但這時一大群女生跑出來便有這樣驚人的震撼力度,還是避之則吉走為上著,趕緊鑽進前邊的古城裡去。


橢圓形廣場的石柱陣
石柱走廊Cardo Maximus (一)

賽馬場後邊有一個巨形橢圓形石柱廣場Oval Plaza,廣場後邊連接著一條長長的石柱走廊Cardo Maximus,這些石柱長廊都是羅馬古城的標準配置,要知道一座羅馬古城的大小和繁榮程度,只要看看石柱陣的長度和有多少根石柱便可知道一二,想當然就是石柱越多便越有富貴,所以按當時的標準來說,能夠蓋了個超大石柱廣場和這條長長的石柱走廊,再加上一座賽馬場和南北兩座劇場,便說明Jerash當年的財力有多雄厚了,加上羅馬帝國滅亡後這一帶沒有多大發展變遷,所以過了千多年後Jerash仍是世界上保存得最好和最有規模的羅馬古城之一。

石柱走廊Cardo Maximus (二)

石柱長廊陣的西邊山上還有一大片神殿的廢墟,其中一座神殿在羅馬後期被改為基督教堂,但現在只剩下幾根參天巨石柱,和在門口攞檔賣紀念品搵食的老鄉,其中一根石柱基座有一條剛好可橫放入手掌寬的石縫,有一個阿叔便專門在這裡為遊客“講解”,然後拉著遊客手把手塞進石縫,再用力推上面的巨石柱,這時遊客便會感到手掌剛好給石柱壓住,我在旁邊看那班老外遊客玩得幾過癮,不過條石柱整天給那個大叔在推搖,滴水成河,誰知道那一天石柱會給阿叔推到移了位,真的把人家的手壓扁了呢?

Synagogue Church 的參天巨石柱
係時候拜神了(注意右下角), Synagogue Church

在古城裡玩了大半天便離去,經過賽馬場時見到幾個古羅馬士兵全副武裝站在門口招徠遊客,原來下午2時還有一場復古戰爭表演,看到場內古看台上坐了一大班學生,想是為學校旅行的加場表演吧?我見當中還有一個老外阿叔在門口指揮著一班士兵拉著一班歐美遊客入場,原來那位阿叔便是訓練這伙古羅馬士兵的教頭,這位阿叔可是瑞典人仕,因為著迷於羅馬帝國的歷史和專心鑽研羅馬軍團的戰術,後來更成為研究古羅馬軍團的專家,曾在多套有關古羅馬戰爭的荷里活電影和電視劇裡作軍事指導員,更在約旦的Jerash古城建立了研究古羅馬軍團的訓練基地,順便訓練了一班本地人表演古羅馬戰爭來賺點遊客錢,想來中東多國都有不少羅馬古城的遺跡,但以場地(夠大,交通又算方便),旅遊業發展(人氣夠旺)和政治經濟穩定(社會比較開放,人工又不太貴)的因素來說,就只有在Jerash搞這行生意最合適不過了,我只在門口“偷拍”了幾張相便閃了,不過如各位有機會到約旦Jerash,記住入場睇下表演,回來後跟我說說好不好看啊!

春回大地, Church of St Theodore 的廢墟
古羅馬軍團的真人Show, Hippodrome
大群來旅行的女學生, 哈德良門

臨離開時又遇到一個在Petra Valentine Inn裡遇過的法國仔,想不到又在這裡碰頭,跟著我去坐中巴回安曼,先上了一台中巴車,上車時問明是去安曼,可是才行了兩個街口便把我放下轉車,原來司機是載我到“去安曼的車站”,真係搵笨,越發覺得約旦D巴士佬真係冇乜好人。坐巴士回到安曼的Abadli車站,又想學今早一樣坐巴士回市中心,點知因為認錯巴士車頭的路線牌上錯車,車子上了一條天橋後穿過了一條隧道(這時才知原來小小的安曼城也是有行車天橋和穿山隧道的),我又不知給車到安曼市的那裡去了,便趕緊在隧道口另一端的天橋下車,心想乜今早去Abadli幾時有經過一條隧道的呢?

下車後下了天橋沿馬路走進民居,邊四處張望看看有沒有甚麼認得的地標,心中想著難道每次來到安曼都難逃在市區裡迷路的命運?幸好才行了一會便見到一座巨形的有水泥上蓋的巴士站,這東西不就是在羅馬劇場旁邊的Raghadan巴士站嗎?總算是知道身在何方,虛驚一場。

一路走回市中心的旅館,隔著馬路只見Samer哥正在旅店的露台在呆呆地看風景,可能真是近來生意清淡沒事可忙吧?回到旅店便趁空拉著Samer問明天怎樣坐車去敍利亞邊境,他說如果遊客沒有先辦好敍利亞簽証,一般過境去大馬士革的長途巴士和Share的士都怕麻煩是不會接載的,所以我只有自己去邊境過關,如能順利辦好入敍簽証,再在關卡找巴士繼續行程,大不了也可以坐巴士回安曼。他還說最好是走高速公路連接著新開的Jabir關,不要試走舊公路的Ramtha關,因為Jabir關是大關卡和較為外國遊客常用,起碼那邊的關員有較高的機會曾見過我這本奇呢的特區護照,和關員可能以前曾處理過香港人就地辦簽証的經驗,成功機會較大,Samer還叫我如果成功入敍的話,之後記住要跟他說一聲,等以後再有香港遊客問他時可以幫忙,真係好人了。


安曼鬧市中的Cliff Hotel, Samer哥正站在旅店的露台上癡癡地呆望街景

晚上我座在旅店客廳飲杯熱朱古力和看Samer跟一班日本遊客玩UNO,遇到一個澳洲和一個敍利亞青年,幾個人便一齊聊聊天,那個法國仔和我跟著都要去敍利亞,敍利亞青年也是剛在埃及旅行後過來,那個澳洲青年則剛從敍利亞過來,跟著要到以色列和埃及,看來到中東旅行的人一般都會走好幾個國家,不是從南邊埃及北上,就是從土耳其南下到埃及去的,大家一說起旅程裡的交通,便發現各人在約旦坐巴士時都曾遇到些不好的經歷,齊聲同意約旦的巴士佬是全中東裡最賤格的。

跟著又說起敍利亞的簽証,法國仔和澳洲仔都是一早便在老家辦好了敍利亞簽証,所以不明白為何香港人竟然沒法在自己國家辦簽証(聽說敍利亞駐中國北京大使館辦旅遊簽証一定要有介紹信才成),要到邊境白撞這麼奇怪,不過那個敍利亞仔叫我不要擔心,因為敍利亞自911事件後被薯仔總統封為甚麼“邪惡軸心國家”,硬是給老美妖魔化成為恐怖主義分子的天堂,於是遊客量大跌,所以最近便不明文地放寬了在邊境辦入境簽証的限制,所以我明天應該有很大機會辦到簽証的。

有Samer的教路和聽了敍利亞仔的分析,心中對明天能否順利進入敍利亞總算有個底,但是去旅行入境搞到好像是要偷渡闖關般,連能否辦到簽証都沒有十分把握,隨時要有心理準備給打回頭,到時不知是用那張4月18日從以色列回香港的機票提早結束行程打道回府,還是坐飛機到土耳其,又或是再接再厲另找口岸闖關去呢?真係諗起都煩,不過今天玩了一整天也沒有感到多少身痕,迷路危機也算是有驚無險地安然渡過,總算是好兆頭,明天只有隨遇而安,順其自然,希望也能像今天的旅行般有驚無險地順利進入敍利亞繼續我的中東之旅。(2008/3/30)

2007年4月15日 星期日

周日休息

今天是星期日,今早又是以自然甦醒法起床,這幾天睡得真過癮了,起床時見到同房的英國仔正要出門到死海玩,還問我要不要跟著一起去,可是我之前在以色列那邊已去過死海泡腳,吸引加大減,加上今天還是身痕如故,還是留在決定再懶多一天,繼續留在安曼休息。

中午又去Palace Hotel問有冇去敍利亞的旅行團,伙計說現在只有兩個人報了名,叫我晚上再過來問。因為昨晚吃的羊肉烤餅太大份到今早還未消化,便在附近一家小食店買了個Shwarma包包當午餐,然後找了一間有幾十年歷史的樓上咖啡館歎咖啡寫遊記消磿了半個下午,坐到4點幾才把先前在Wadi Musa的ATM多提的約旦錢換回美金和敍利亞鎊,又去洗衣店取回衣物,再返旅館洗個熱水澡,咁又無聊了大半日。


Al-Rashed Cafe, since 1924
埃及烤雞餐@開羅餐廳.安曼

晚上跑到之前剛來安曼曾迷路遊蕩的市場裡“開羅餐廳”吃埃及烤雞餐,然後又去Palace Hotel問去敍利亞旅行團搞不搞得成,伙計說還是只得2個人要去,即是我和另一個住在Palace Hotel裡的韓國女孩,他說想要出發也是可以的,不過就要我們兩人包車,每人要湊JD35,可是正常團費的一倍,而且伙計們講來講去都不能保証出發到了邊境後,我的特區護照一定能拿到入敍簽証,看樣子只好靠自己混入敍利亞,不要再指望跟旅行團了。(2008/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