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8日 星期六

暢談廣東話

因為昨天周五晚上貝魯特市內的清真寺都開大擴音器做禮拜,搞到難以入眠,故今早又照例遲了起床,一起來便發現那班人多勢眾的韓國人終於拉隊離去,今晚就再冇人爭廁所,和在天台霸位晒衫了。跟著我又到三文治店吃午餐,再到中央郵局寄明信片回家,連續吃了好幾天三文治,老闆已認得我這個香港來的熟客仔了,不過今早在店裡來了一個高大靚仔的後生仔在Bar枱後賣三文治,原來他是老闆在讀大學的兒子,周未從學校回家幫手看店,他可是三文治店的第三代傳人來。

中午回到旅店,在廚房又遇到香港小姐在煮簡單的午餐,便在廚房和她聊聊天,說到她在土耳其和敍利亞的旅遊經歷,這時旅店老闆突然跑進來泡特制薑茶給剛到埗的兩個日本妹,順便豎起耳仔在旁聽我們說話,於是香港小姐便說老闆又使出泡茶扮細心的招數來溝日本妹了,老闆一聽到馬上臉色一變開溜了。為何老闆會有這個閒情逸致來聽兩個港燦必哩巴喇地講廣東話呢?一個阿拉伯佬又點會聽得明呢?原因很簡單,就是他以前曾經有個香港女朋友,和他一起在貝魯特經營這家旅店,經過幾年的日夕相對,所以現在還會記得一點廣東話。

但是就算能聽懂一點廣東話,成日要留意著香港小姐的一言一行又是為何呢?因為那位香港小姐也確實與一般遊客不同,普通旅客頂多是住上三五天便會離開往下一站進發,但是香港小姐是有舖癮在一個城市長駐慢遊,於是我想老闆一定是自作多情會錯意,以為香港小姐是故意留下來等他追,但實情是香港小姐對老闆一點興趣也沒有,故老闆便成日吼住等機會找突破點,香港小姐對他又愛理不理,兩人就好像在玩一個平衡遊戲般,所以當我來到旅店住下時,我身為香港同胞便很榮幸地被拉埋落水暫且充當一陣擋箭牌。

因為老闆成日望實,所以我便約了香港小姐下午稍後到市中心的星巴巴飲咖啡,費事吹水也要給人成日盯到實,我們出門落樓梯時遇到一個今天剛到的韓國女仔問路,她問我們怎樣去市中心BCD,說不定等一陣又會再遇到。


唔好睇得杯星巴巴咖啡和個芝士批咁簡單,加埋背後以數億美元堆切而成的迪迪尼式歐陸小鎮場景和連綿幾十年的戰亂歷史,能夠悠閒寫意地在貝魯特市中心嘆下午茶,其實得來豪不容易。

我們坐在星巴巴門口的露天茶座嘆著好久沒有飲過的美式凍咖啡和藍莓芝士批,香港小姐說星巴巴的咖啡實在是賣得太貴了,於是我又發揚反過來想的思考邏輯,說近年黎巴嫩一直政局緊張,搞到本應是旅遊熱門景點的市中心人氣底落,水靜鵝飛(因為遊客和投資者都已被嚇跑了),這刻咖啡店裡也就只有一兩枱客人,在慘淡經營著的咖啡店仿佛就是專門為服務我們而開門營業,若再加上如包場般獨享市中心裝潢得古色古香的優雅環境,那麼單是這一杯小小的咖啡裡所隱藏的經濟和政治成本(幾十年的戰亂,數億美元打水漂的重建費),相比下那幾塊美元的咖啡錢實在是微不足道了。

我們悠閒地飲飲咖啡聊聊天,由中東的旅遊經,說到香港打工仔所謂的中產生活,當然更少不了香港小姐在中東旅遊時如何受到一眾阿拉伯大小麻甩佬的熱情注視,例如香港小姐平日在貝魯特市內踩單車,在路上突然會有人扔一朿玫瑰給她示愛,阿拉伯男士追女仔的方式真是意想不到的直接兼搞笑。

聊到黃昏時果然又遇到那個韓國女子,她見我們坐在咖啡店外的茶座上嘆咖啡這麼過癮,便又買番杯咖啡坐在隔鄰枱歇歇腳,這時香港小姐剛上洗手間,韓妹便問我香港小姐是不是我女朋友,咁都可以搞錯?我答曰我那有這個褔份呢?講次序有排都未輪到我啦!(至少旅店老闆一定排先過我),跟著香港小姐回來後,又悄悄地叫我坐過隔鄰枱去溝韓妹,我真係唔明白女士們是怎樣思考的?


晚上的市中心, 冇嘜人到, 影相啱晒, Beirut Central District

晚上回到旅店,老闆又繼續金精火眼咁昅實香港小姐的一舉一動,又借頭借路跟到廚房偷聽我們吹水,我想這幾天我們一定幫他回憶起不少廣東話了,不過我明天便會和澳洲仔和法國仔開車去黎南自駕遊,最後的障礙終於撤去,經過多天的聽覺重溫,明天老闆應該可以鼓起勇氣,直接找香港小姐練習廣東話了。(2008/7/7)

2007年4月27日 星期五

新舊地標

去旅行的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天天睡至日上三竿才起床(前提是不必趕搭早班車),中午時份才出門步行去超市,順便借了旅店的LP土耳其去影印,臨行前發現那本LP中間部份給人撕走了,便先向老闆報警,以免他以為是我弄壞他的珍藏。我在旅店後邊的美食酒吧街上找到一家文具兼影印店,印一張A4紙要成LL250(黎巴嫩里拉),即是約HK$1.5印一張,因為我自己那本LP中東對於東土耳其的交通住宿資料十分缺乏,所以光是影印便花了我幾十塊港元了,真夠貴了。本來還想在去超市時順路到旅店後山的豪宅區參觀一家由本地名門仕族豪宅改建的藝術館見識一下,可是今天因沒有展覽而並沒開放,真是可惜,不過光看人家豪宅的門面便能領教何謂真正的豪宅,相比之下香港那些千萬豪宅也真是小兒料了。

Beirut - Sursock Museum, 真正的豪宅氣派

午睡至4時左右,便步行至迪迪尼市中心的中央郵局想寄張明信片回家,近年我每到一處旅遊,都習慣找個地方寄張明信片回家,其實以現今互聯網之發達,基本上用電郵和MSN便可以世界通行,隨時on-line了,現在去旅行根本上已不用靠寄信和明信片這種古老手法來跟家人朋友溝通和報平安,但是我總覺得現今甚麼東西都放在電腦裡,連一點質感也沒有,那有以手寫明信片寄回家去的那總感覺實在呢?

Beirut - 白天的市中心, 一樣是小貓三兩隻, Beirut Central District
Beirut - 人氣欠住的主因之一, 市中心隨處可見的水泥路障, 等你仲以為誤闖戰區 Beirut Central District


可是我剛過5時正才施施然來到中央郵局,郵局剛好關門下班,只好明天再來。跟著便往西穿過城區步行到地中海邊的白鴿石看日落,中途一處下坡路上剛好看到聞名海外的貝魯特的新地標-Holiday Inn假日酒店大樓,便想為這座在內戰中搞得外牆上佈滿各式大小口徑的炮彈孔,給炸剩一座水泥空殼子的危樓拍張照(其實整個貝魯特全城所有建築上都是滿佈子彈窿,但只有Holiday Inn能晉身為新地標),可是這時前邊路口哨站的M113裝甲車裡突然彈出幾個士兵拿著M16步槍指著我沖過來,說這裡的軍事禁區,不可拍照,作為一個外國遊客,我只不過是為貴市的著名地標影張相罷了,反應駛唔駛去到咁誇張呀?

Beirut - 彈痕滿佈的假日酒店, 見證著80年代起的激烈內戰

穿過城西曾經繁華一時的商業區,再經過一處門外泊滿通用GMC的SUV車隊,和有大批政府軍和M113裝甲車列陣的政黨總部門外,轉個彎便是臨海大道和貝魯特的舊地標-白鴿石,這時日落將至,有些來自中東其他國家的遊客一家大小的在海崖上對著在海中間看似足手可及的白鴿石拍照留念,還有些為遊客影相和賣明信片的本地人在討生意,而在對正白鴿石的臨海山崖上還開了幾家餐廳Café,想是靠日落海景賺遊客錢的,附近不遠戒備深嚴的政黨總部還是一派劍拔弩張山雨欲來之格,但不過是轉個街口在白鴿石便是一派輕鬆悠遊的渡假氣氛,一街之隔,搞政治的和做遊客生意的各有各忙,自得其樂。

在白鴿石看完日落便起行走回旅店,可能是我缺乏想像力的關係,怎麼看白鴿石半點也不像白鴿,況且附近連一隻白鴿都沒有,真不知為何得“白鴿石”之名?白鴿本應使人聯想到和平的象徵,可是近幾十年來以白鴿石作為地標的貝魯特都沒有享受過片刻的和平安寧,反而是“新”地標-歷盡戰火洗禮而仍能高居臨下地屹立於鬧市中心,外牆遍佈各式口徑槍炮子彈窿的假日酒店大樓,更能代表貝魯特多年來的戰亂履歷,貝魯特這兩個一正一反的新舊地標,高低落差也真夠嗆了。


Beirut - 日落時份的白鴿石 Pigeon Rocks

晚上8時才回到旅店,從今早去起市來回走了1.5小時,下午去寄明信片和白鴿石來回又走了3個小時,今天真是行過夠本了。我又在三文治店吃了晚餐,回到旅店的客廳竟然又碰到之前在敍利亞遇過的澳洲仔,他正和昨天與我同去巴別古城的法國仔坐在客廳梳化上飲啤酒,法國仔在巴別只住了一天便回來,說那裡天氣差拍不到好照片便早點回貝魯特,那知下午一回來便即天色放睛,陽光普照了。

其實今早起床時我已見到隔鄰床上多了個大背包,和澳洲仔的背包非常相似,但估唔到咁快又再見面,我問他不是要去伊拉克邊境探險的嗎?原來他在巴爾米拉玩了兩天便回去Hama,怪不得這麼快便來到貝魯特了。也因為所有Cheap精背囊友到了貝魯特都只會到長途巴士站旁的平通全城的Talal旅店住,所以我們三人又十分有緣地再碰上了,聊天時說到旅店老闆有一台韓國進口的小車可供住客租用,這兩天剛給一班美國遊客租了,我們便說不如過兩天等車子回來後,問老闆租車到黎南作自駕遊去。(2008/7/3)

2007年4月26日 星期四

巴別神廟

平日在香港看電視的新聞報導,每當提到以色列的新聞,間中都會聽到黎巴嫩貝卡山谷的大名,通常內容都是說山谷裡邊有一幫為非作歹的野蠻恐怖份子盤踞著,整天價日有事無事便向南方鄰居以色列射幾支火箭炮當打招呼,迫使以色列要無奈地略作反擊以示懲戒,比如是稍作空襲炸掉幾間鄉村農舍,大陣仗點便如2006年夏天把整個黎巴嫩炸個稀巴爛,這就是今天我和兩個美國法國老外青年要去的地方,不過不是要入伙真主黨,只是想去古羅馬的太陽神聖城-巴別神廟(Baalbek)看看而已了。

我們三人先坐面包小巴到貝魯特南邊的“Airport Bridge”轉小巴到貝卡山谷,顧名思義“Airport Bridge”應該有座通往機場的橋,可是只見路中心有一片長長的大地盤,可能是在06年時給以色列人炸掉吧?小巴站頭的大叔見我們三個外國遊客,便膽粗粗問我們要不要包一輛小巴去貝卡山谷,真係當正我們是大鄉里出城。我們坐上小巴往貝卡山谷出發,離開貝魯特後便駛上高速公路,可是跑了一會車子便慢下來,隨著車龍拐進了旁邊的小路,原來高速公路橫跨一處山谷的大橋在06年的空襲中給炸掉了,便只有走回舊路繞道而行,期間山路上險要位置還有不少黎巴嫩政府軍的關卡哨站,除了大堆沙包和鐵絲網外,還放了不少老爺T55坦克和M113裝甲運兵車坐陣,士兵就拿著手上的M16步槍目光呆滯地檢查著往來的車輛,煞有介事般的。

小巴來到貝卡山谷裡的巴別鎮,法國仔說要找旅館住一天,美國仔就說要自己一個人在鎮上看看,就只有我一個人去找旅館老闆介紹可以弄到減價門票的地本人,反正老闆連那人的名字都寫了給我們,不要浪費嘛!我在小鎮裡一家Kebab快餐店吃午餐時,順便向伙計打聽那位名人的下落,其中一個後生仔伙計很熱心帶我穿過橫街小巷來到鎮裡一座市政廳模樣的大樓,說我要找的那人便在裡邊辦公,於是我便盲摸摸地走進去,才知那位本地人好像是鎮長之類的大人物,其中一個職員見我在找那位名人,便跟我說他不在辦公室,還說“Same price, same price!”看來之前肯定有過不少遊客和我一樣白撞過來找他混便宜門票了。

既然混不到門票,便只有真金白銀去巴別神廟古蹟買票入場,和其他中東的古蹟一樣,這裡也是沒有多少遊客,基本上又是我一個人包場般,只是今天天陰不利拍照,實是有點可惜。正當我在前庭廢墟的樓梯閒蕩時,有兩個穿著教會校服的初中女生過來問我有沒有見過她們的老師和同學,想必是出來學校旅行時走丟了,我便拿著門票背面印著的古蹟平面圖告知她們那裡是出口,應該可在出口找到在等她們的老師。這兩個女孩子一口流利純正的英語,實是今我印象深刻,因為今時今日在香港要找個中二女生能有足夠的膽量用英語向外國人問路,在我們那個吹捧兩文三語,但是兩頭唔到岸的實驗室白老鼠教育制度下,應該沒剩多少個初中生能辦得到吧?更何況一次同時找來兩個呢?


Baalbek, Six Columns of Temple of Jupiter

我來到神廟大殿高台上僅餘下的六條巨石柱下,背靠著其中一條巨柱坐下歇歇腳,拿出帶來的史力加朱古力條當下午茶點,建自公元1世紀的巴別神廟在一次地震中被摧毁,原本高台上供奉太陽神的神殿完全倒塌,就剩下這六根每條各重800噸的巨石柱,經過近2千年而仍能屹立不倒,就暫且權充我今天郊遊嘆下午茶的梳化靠背,這時停下來一想才發現差不多每次我去到一個羅馬古城遺蹟遊玩,總會吃一次史力加朱古力條,反而平日在香港就是幾個月也不會吃上一次,想是要到旅遊時才會有這樣吃朱古力條的悠閒心情吧?

Baalbek, Temple of Bacchus

下午就剩下我一個人坐小巴回貝魯特,除了在檢查站稍為停車被查,和因為高速公路的橋樑被以軍炸斷而要繞道外,基本上一路暢順地便回到貝魯特市區,上年以色列對黎巴嫩的基建公路狂轟濫炸,說是要切斷真主黨從敍利亞邊境偷運火箭軍火到黎南山區向以色列發動攻擊,但其實際效果除了是使人要多花時間繞道外,交通還是一般的暢通無阻,根本不能達至所謂切斷真主黨的補給線的目標,結果只是要浪費黎巴嫩人花更多的時間和金錢去重建這個早已被幾十年的戰火摧殘透徹的國家吧!

回旅店前自己一人跑到附近一家小餐廳正正經經地吃了頓黎巴嫩菜以慶祝自所謂“恐怖份子”的山谷巢穴全身而退,其實貝卡山谷裡的半天遊所見,除了沿途由以軍空襲所遺留下來的斷橋廢墟,黎巴嫩軍方嚴陣以待的哨站,和隨街可見的烈士畫像和真主黨的藍色六角形捐款箱外(因為真主黨不是政府,不能收稅,名義上便只有靠人民自發捐款支持),但就是連半個恐怖份子的影子也見不到,山谷裡只有友善隨和的平民百姓,在窮困肅條的鄉間小鎮裡和平地生活著。


食番餐好定驚,其實只是找個借口唔駛日日食三文治吧!

回到旅店的小客廳裡,竟然又遇到前幾天一同坐巴士到來的日本情侶,便問他們的黎波里好不好玩,答案是個“悶”字,跟著又見到兩個韓國妹過來問在前台玩MSN的伙計仔找藥房,當然是雞同鴨講,原來她們是感冒了,我便回房間拿了點感冒藥給她們,免卻她們在晚上摸到街上找藥房,就在這時香港小姐又出現了,看來她好像整天沒有去甚麼地方玩,不知這間旅館究竟對她有甚麼吸引力呢?

她劈頭便問我咁好心送藥幫人是不是想溝韓妹,我便說我只是一番好意而已,她聽了後便說在旅行時也發現了一個道理,就是平時越是計較想省錢,但總會遇上一些情況買貴了東西,又或是花了冤枉錢和時間,結果是把先前辛苦省下的錢花掉,得個吉(扯平),久而久之便學會了隨遇而安,不要太過計較,反而在平時能主動釋出善意幫助他人,也會在遇到困難時有其他人出手襄助,渡過難關。

說著說著又講到今天在貝魯特街上見到不少名貴房車通街跑,不是甚麼平治,寶馬,凌志之類的歐日的最新款名貴房車(美國車不在此列內),就是越野路華之類的貴價SUV,可是一到市外的山區便都是些7-80年代的老爺平治房車和福士貨Van仔(證明德國貨還是最耐用的),差異真大。香港小姐便說在蒲吧時認識一些黎巴嫩年青人,大都是依靠在歐美的有錢親友接濟,他們一有錢便都花在夜遊事業和名車消費上,所以搞到通街名車跑,和造就市中心開了不少的高檔餐廳夜店,我說這大概是那種有錢便要及時行樂的心態吧?想是大家都給炸怕了,就是不肯花錢重修彈痕壘壘的房子,故貝魯特大半的人還是住在危樓裡,不過有部靚車都好,就是萬一再發生戰亂時最少可以開著部名車(即是全副身家)走難,而且開著台名貴房車可能會跑得快點呢!(2008/7/1)

2007年4月25日 星期三

中東迪迪尼

早上9時多起床,落到樓下接待處見到老闆,便就昨夜玩煮飯嘈到半夜的事跟他說聲抱歉,下不違例(事實是因為煮完又要洗,真係好麻煩),跟著便到公路對面的一家三文治店吃了個炸西蘭花奄列三文治,回到旅店遇到一個同房的美國大哥Ryan,便一同出去找超級市場,中途穿過旅店後山的基督徒豪宅區,爬樓梯時竟然有個阿伯問我要不要租房子,真是夠奇怪了。

一路上和Ryan聊天,原來他正在寫一編關於美國人從歐洲至中東旅行的研究論文,他從德國出發,經過巴爾干半島,希臘,土耳其,敍利亞一路遊歷了幾個月後來到黎巴嫩,我問他旅程中有何發現,他便說美國人對中東回教國家的普遍認知和他在旅程中的實際體會是截然不同的兩面,只是要一邊旅行一邊做功課,把旅遊的樂趣和交功課的壓力混在一起,時間一久便感到十分疲倦,故他已買了後天周五的機票經倫敦回西雅圖。我們在空調的大形超市內享受中東難得的shopping樂趣,還說好不好買支紅酒和意大利粉回去旅店做晚餐,但最後我只是買了幾條史力加朱古力條和冰凍的鮮橙汁回去,因為我實在是懶得再進廚房了。


日落下建設不斷的市中心 Beirut Central District

買好東西回到旅店後,因為有點頭痛便又去睡午覺,睡至日暮西山才起來,便步行至附近的市中心找吃晚飯的地方,旅店距離市中心只有十分鐘不到的路程,不一會便來到,只見時近黃昏大街上店舖都已落閘關門休息,中心市裡都是些復修過的19世紀未期混合了奧圖曼和法國風格的古老建築,貝魯特城區經過多年內戰摧殘,原本充滿歐陸色彩的老城區已被破壞得體無完膚,直至90年代內戰平息後,黎巴嫩政府便著力重建貝魯特市中心,務求成為黎巴嫩自戰火灰燼中重生的地標工程。

只是我當來到市中心時,卻發現這裡的歐陸風格的老房子雖然是重建得美倫美奐,燈火通明,但是街上卻行人稀疏,樓房上層和地下的店鋪都是烏燈黑火,十室九空,人氣欠奉,就像在晚上走進了已關門的迪迪尼式主題公園裡人工復制的歐陸小鎮大街上,就是欠了迪迪尼的米老鼠的晚間大巡遊和放煙花環節,感覺真是超現實。


小貓三兩隻的市中心, 重建得美侖美奐, 但因戰亂不絶, 人氣欠佳, 商店十室九空, 被嘲諷為粉飾太平的迪迪尼式主題公園建設

來到市中心的中心鐘樓廣場,這裡有幾家高檔次的西餐廳,一家名牌雪糕店連鎖店和一家星爸爸咖啡店,當然也是伙計多過行人,店裡燈光火著但是冷清清的沒有幾個客人,我過去其中一家餐廳看看餐牌(超貴!),順便問問伙計為何沒還沒有客人,他便說本地客人大都是晚上10時後才出來吃喝玩樂,到時就不會這麼冷清了。

最後我還是回到旅店對面的三文治店吃晚餐,回到旅店前台時又遇到美國同房正和另一個法國仔坐在梳化飲啤酒(冇錯!是真正的啤酒),聊天時說起大家原來明天想要去貝卡山谷的巴別古城Baalbek,正坐在一旁吸水煙的旅店老闆聽到便告訴我們明天如何坐車去貝卡山谷,還教我們到時去找一個當地人,說可以減收入場費,咁著數?到時真要即管試試。(2008/6/15)

2007年4月24日 星期二

人多好辦事

早上8時起來,和瑞典女孩說再見後,便到樓下的麵包店買麵包當早午餐,跟著回旅店付清房費和問了每天早上開往黎巴嫩貝魯特的巴士車站位置,10時左右便來到市中心水車公園對面等車,只見除了幾個本地大叔大嬸外,還有6,7個日韓背囊後生仔女也在等車。

巴士在10:30才來到,上車後循例由跟車的細路收車錢,因為今天乘客不多,司機便要比平日多收50鎊(US$1)車費才肯開車,我和一些本地乘客都乖乖付了錢,但是那班日韓背囊友卻囉囉唆唆地說要收平點,先是那對日本情侶因為會中途在的黎波里下車而收原價250鎊,跟著那班韓國人又繼續耍賴說自已是冇錢的窮學生,最後成功屈到司機每人減價50鎊只收250鎊,成功顯示團結就是力量的威力。

看這班韓國人展示齊心講價的集體力量,想必是久經戰陣的慳錢精明背囊友,應該是很醒目的吧?可是跟著在敍利亞海關排隊等過關出境時,我拿出上周入境時由敍利亞海關發出的出入境卡準備交回清關,卻發現他們把剛才司機在車上預先分給我們填寫的黎巴嫩入境登記卡當成敍利亞的出入境卡,咁都可以搞錯?難道連卡上用英文印的國名都看不懂?我便提醒他們拿錯卡了,想不到他們竟然全隊人又跑回巴士上,原來是把敍利亞的出入境卡都放在大背囊裡頭,跟著又要回來從新排隊,真是浪費全車人的時間。


敍利亞海關檢查站, Aabboudiye, 敍利亞/黎巴嫩邊境

連巴士都辦好了出境手續,司機也不等那班韓國人開著巴士在車龍裡排隊等過境,不一會那對日本情侶也跟著回到巴士上,但等了好久還未見那班韓國人,原來當他們終於一齊辦好了出境手續從海關出來後,卻發現巴士“不見了”,便驚惶失措地在出境車場裡四處奔跑找車,卻沒有人懂得走到車龍前邊看看,我便向跟車的細路指指在後邊發晒癲的韓國人,那細路便笑著跑過去帶他們上車,跟著便剛好輪到我們的巴士過關出境,時間咗咗好。

來到黎巴嫩海關,一如所料大家都能順利拿到免費的旅遊簽証,這樣一來每人便省了US$34的簽証費,比起剛才一眾韓國人團結一致跟司機死賴活賴才屈到每人慳US$1車錢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了。在黎巴嫩入境時要在入境卡上填上黎巴嫩的住址,這些都是平常出入境必然的程序了,但是這班日韓大哥大姐同樣忘了準備,眼看他們又要翻行李找出旅遊書尋找貝魯特旅店的地址,為了不要再浪費無謂時間,我便叫他們全都跟我填上貝魯特長途車站旁的Talal旅店的地址算了,反正我估計他們跟著也是要去這間全貝魯特最便宜的旅店住,這也不算是亂填吧,可是那對日本情侶還是死腦筋要找旅行書裡的黎波里的旅店地址,日本人辦事不論事情大小都是同樣一絲不苟的認真,真令人佩服。

搞到下午2時巴士才駛出邊境檢查站,算是正式進入黎巴嫩國境了,光是在邊境排隊等過關便花了成兩個多小時,怪不得一般旅客都寧願多花點錢跑大馬士革和貝魯特的高速公路過關了。巴士跑了一會便在一條小村子外停車,原來有一位大嬸要在這裡下車,不知為何竟然有一對韓國男女生也跟著大嬸下車,原來要是和大嬸接車的親友打招呼,大嬸和他們只是在巴士上坐在旁邊時剛認識,但是那對韓國男女卻能九唔搭八地跟著人家下車扮熟,咁又可以玩了十幾分鐘,直到車上另一名大嬸等得不耐煩發火,向著他們大吵大嚷咆哮要馬上開車離開,那對韓國兩小無差才施施然走回巴士,難道他們以為這是旅行團的巴士包車嗎?真係唔知係無常識還是戇居了。

如是者拖拖拉拉地坐了大半天巴士,要到下午5時才來到貝魯特市中心的長途車站下車,因為怕那班韓國人搶佔了旅店的平價床位,我一下車便馬上跑走去附近的Talal旅店爭頭位,不用10分鐘我便找到旅店了,在旅店的接待處裡又見到前幾天在Hama遇到的韓國兵哥,他一見我到來便問有否見到他的同伴,原來他已為那班韓國人訂了房間,過了一會又有一個法國大哥到來投宿,這時旅店的老闆才剛好安置好先前來到的一班美國遊客,那班韓國人才摸到旅店來,足足比我遲了成15分鐘,真不知道他們成班人剛才又遊到那裡去?

因為韓國人多,老闆視之為大客仔,便優先招呼他們到房間去,人多果真是好辦事,之後才發現只剩下一個床位,那位最遲來的法國大哥說先前已打電話過來訂了床位,但是老闆卻找不到他的訂位紀錄,便說可以讓他特價US$4睡在接待處的梳化上,而我最後就住到頂樓房間的床位(US$6)。在黎巴嫩基本上是美元和黎巴嫩里拉通用,就算是旅館的住宿費,到餐廳吃飯,去超市買東西,坐巴士和入場費都可以收美元,連ATM也可以選擇吐出美元和黎巴嫩里拉鈔票,作為到此一遊的遊客,當然是用美金最實際了。

到外邊一家三文治店吃了晚餐回來,竟然在旅店遇到一個香港姐姐仔,真是意外了,跟著才醒起之前在安曼,大馬士革和Hama一路上便曾聽過其他遇到的旅客提起有一個香港女子在敍利亞玩了幾個月,難道就是她?只是聽人們提起這位香港女子時神情都是怪怪的,今天一見才知為何,因為這位小姐竟然只穿件短袖T裇和短褲,露出一對美白雙腿在旅館裡晃來晃去,搞到旅店老闆和伙計一直目不轉睛地“偷看”著,在保守的阿拉伯國家裡能有這樣的勇氣和膽識穿上這套驚天地泣鬼神的“性感裝束”,真是要為我們香港女性敢作敢為的勇氣引以為傲啊!

大家同是香港人,難得在中東異鄉相遇,就一定要以“違久”的廣東話吹吹水才過癮,便坐在接待處的梳化聊天,她原來在香港是中學裡的英文老師,年初時辭職後便一個人跑到土耳其旅行,在土耳其玩了3個星期後又到了敍利亞弄到一個居民簽証遊玩了3個月,光是在Hama便住了成1個月,只是比我早一點來到黎巴嫩。跟著她又問我為何要到中東旅行,是否又受了甚麼剌激,比如是和女朋友分手之類?嗄!我想不一定是要受到剌激才可以出來旅行吧?唔通她是說她自己?

聊到晚上11時她突然又說要煮夜宵吃,又問我要不要也吃一點,不過要幫手洗碗喎,對我來說洗碗洗鑊當然是easy job啦!難得有香港女仔會在異鄉煮飯給你吃,就算在香港會入廚房煮飯的女仔也都差不多絕種了,咁就真係要試吓她的手勢,點知...

平夜三更邊玩煮飯仔邊用廣東話吹水,搞到那位旅店老闆大叔一直眼金金咁望住我們,想是我們實在嘈到有點得意忘形了,於是我便趕快洗完碗回去頂層房間睡覺,不要阻住人家晚上收工休息好了。(2008/6/1)

2007年4月23日 星期一

反過來想

今天天陰有雨,所以決定留在Hama的旅店裡休息一天,待明天天氣好轉才坐巴士到黎巴嫩貝魯特去。

因為餘下的敍利亞鎊已經不多了,今晚便要付清這幾天的旅店住宿費和昨天的旅行團費,趁有空閒便到附近的國營敍利亞商業銀行換US$20的敍利亞鎊,之前在大馬士革的銀行只不過排一會隊便換好錢,可是在這裡的銀行卻要我跑了三個櫃台,找四個不同的職員(經理,主管,櫃台職員和出納)簽名才換到錢,一個非常簡單的工作要分給四個人做,雖然好似好冇效率,但如能反過來想,換那US$20便有成四個人招呼我,真是重未試過有咁尊貴的銀行服務了,而且事實上偉大的官僚主義果真能夠創造就業,協助解決敍利亞的失業問題,真是一大德政。


好好食的甜芝士糕點

下午無所事事便去睡午覺,睡醒便去樓下的甜點茶店吃甜芝士和飲下午茶,近日天天都去茶館食甜品,因為聽說往後的黎巴嫩和土耳其等國物價高漲,便把握留在敍利亞的最後幾天多吃幾頓,飲多幾次下午茶好好享受享受。

晚上又見到瑞典女孩,她今天沒有去家訪,而是跟了旅店的旅行團去Apamea和騎士城堡,同樣她也看到城堡裡拍古裝片的“戰爭大場面”,說真是好玩了。她明天也想參加旅行團到郊外沙漠看拜占庭時期的城堡,可是卻說連續兩天都參加旅行團實在有點兒超支,我便說在敍利亞包車一天遊每人才不過US$14左右,要是放到黎巴嫩,土耳其和東歐就不止了,如果在她老家那US$14還不知夠不夠坐10分鐘的士呢?這樣反過來一想她便不覺得貴,還覺得十分超值呢!(2008/5/26)

2007年4月22日 星期日

相同的問題

今天參加了旅店的一天遊旅行團,今天要去的地方是敍利亞西部山區的羅馬古城Apamea和十字軍城堡Crac Dac Chevaliers,早上9時來到旅館樓下坐上面包車,團友就只有我和另外一對法國哥哥加泰國女仔的情侶,本來應有第四個客人,可是臨時拉肚子來不了,我便坐在車頭司機位旁,費事阻著人家在後面拍拖。

Hama城西邊的亞敍利亞嶺再往西去便是地中海,當海風帶來的潮濕空氣遇上亞敍利亞嶺的高山屏障時便會聚雲成雨,在雨水的滋潤下山嶺裡可是森林滿佈,連帶山腳下的平原也是綠草如茵,在4月下旬春天時份坐車進入山區,只見沿路四野翠綠,野花盛放,真不像是中東的沙漠乾燥氣候應有的景像,我這才知道為何敍利亞這個位於中東沙漠邊沿的小國家,為何能在天然資源缺乏的環境下,仍能支持著2千萬的龐大人口(和台灣人口差不多),依靠的就是地中海氣候帶來的雨水和亞敍利亞嶺山腳東邊下的一條窄長草原帶上的耕地了。


草原中的羅馬古城, Apamea
長長的石柱廊, Apamea


當年羅馬帝國東部阿拉伯行省的城市,都是建在這條沿著地中海東岸由北至南伸延的山嶺腳下,由曾有上帝之城之稱的安條克Antioch(即今天土耳其東南角的平凡城市Antakyka)起,一路上還有Apamea,Damascus,Bosra,Jerash,Phladelphia(Amman),Petra等一系列城市遺跡,當中只有大馬士革能經歷千年以來多次帝國興衰而繁盛至今,也有如安曼般能在衰落後成為原地重生的現代都市裡的歷史點綴,但大部份都已成為了郊外的旅遊景點,而當中都最為人跡罕至則是我們今天專程前去,位於一座青綠山頭上的Apamea古城,就在山上茂密草原中間剩下一道白色花崗岩建成的石柱長廊,標誌著這裡曾是一城繁盛的羅馬古城。

中世紀的回教徒對抗十字軍聖戰的古堡
Crac Des Chevaliers, 騎士城堡的高厚城牆


跟著我們又去參觀一座中世紀的阿拉伯城堡,然後在山路上再坐了個多小時車,來到今天旅行的最終目的地-騎士城堡Crac Dac Chevaliers,騎士城堡是十字軍東征時代由十字軍修建的軍事要塞,因為從來沒有在戰爭中被攻破而能保持完好,不過在幾百年後的今天便已成為中東裡絕無僅有的中世紀式歐洲城堡景點,是來到敍利亞旅行中不可錯過的目的地。甫進城門便見到一大班穿上中古時代盔甲的士兵,初時還以為他們是城堡裡玩角色扮演賺遊客錢的城堡職員,但是只見他們懶洋洋地坐在城牆上吃午飯,再看到放在一旁的電影設備,才知道他們是拍電影的茄喱啡,跟著我在巨大的城堡內一邊遊玩,一邊看他們拍古裝片作餘慶節目,真是超有中古氣氛了。

在城堡內拍戲的古代士兵
Crac Des Chevaliers, 中世紀時十字軍的要塞


在城堡裡遊蕩時竟然又遇上之前在大馬士革巴士站遇過的意大利阿伯,原來他今天跟著另外兩個法國仔坐小巴來玩,不過法國人今晚要在山上城堡旁的小旅店留宿,他今天要自己坐小巴回Homs去,真是有點擔心他會否再在車站裡迷失方向。

下午4點在城堡旁的小旅店裡找回面包車司機開車回去,要到6點黃昏時份才回到Hama市,在旅館裡又遇到那位瑞典女孩,她今天剛從黎巴嫩回來,我們便一起去一家烤雞餐館吃晚飯,坐下來她只叫了些蔬菜沙律和麵包,才知她原來是素食者,我便只有自己一個人食晒隻烤雞,真係好鬼飽。

吃飯時我們聊聊旅遊經,先是她說從黎巴嫩回敍利亞的巴士上,遇到一個本地阿叔想請她明天到家裡作客,但是她既想去但又怕安全問題,因為她一路遇上本地男士搭訕都說自己是和丈夫一同旅行以避開“狂風浪蝶”,但是現在人家是邀請她和“丈夫”一齊去家裡作客,便擔心不知從那裡找個“丈夫”出來,至少不可能找我啦!跟著又從敍利亞現在掛滿通街通巷的選舉標語,從做show給西方世界看的假民主選舉,一路說到東西方的政治發展分野,和現今北歐國民對實行多年的民主政治失去興趣和冷漠,我便說當人們習慣擁有後便會視之為理所當然,未曾試過失去和沒有付出過爭取的努力,又怎會懂得珍惜呢?

跟著我們又再談到之後的土耳其行程安排,她要經土耳其取道東歐回家,我便說在網上約了個同是去土耳其旅行的澳門女仔在5月在伊斯坦布爾碰面,她便十分興奮地問我那個女孩是不是很cute的,又說她也要上網看看能否也找到個靚仔跟她一同旅行,真係咁都比佢諗到?後才知道她原來是一個短編小說作家,她有一篇故事剛給收錄在一本瑞典著名文學出版商的選集裡,還在考慮好不好趕在下月回家出席新書出版的酒會,怪不得她有這麼好的想像力了。


晚上的大水車

飯後我們又去市中心的水車公園逛了一會遊藝會,才在人堆裡擠出來回旅店去,這時便有三個本地女生突然在馬路邊冒出來拉著她聊天,幾個女子一聊便是半小時,真是長氣。瑞典女孩和那些女生之前並不認識,不過本地人對外國遊客都十分好奇和熱情友善,尤其是對單獨出來旅行的西方女士更是有興趣,故她在中東旅行期間時常都會在路上給人拉著問長問短,不過問來問去都是那些你叫甚麼名字,結婚未有,在家裡有多少人,做甚麼工作,為甚麼出來旅行之類查家宅的問題,又難得她喜歡跟本地人聊天溝通,要是給我天天都遇上相同的問題,可真是會給煩死了。

送她回到旅店後,我又獨自溜到街上的網吧上網,回旅店時又遇到幾個本地男孩截著搭訕,當然又是問我叫甚麼名字之類啦!不過我這次決定反客為主反問他們問題,便問他們叫甚麼名字,5細路當中4個都叫Mohammed,不單止問題天天一樣,原來就連問問題的人的名字都是一樣的。(2008/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