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2日 星期六

走馬看花

今天又要遠行,離開逗留多天的伊斯坦布爾,往東邊土耳其中部山區小鎮番紅花城Safranbolu去,同行的還有Sandy姐,我本以為她先會在伊斯坦布爾待上幾天才到其它地方遊玩,但是她昨晚知道我今早便要離開,便又跟我到番紅花城,想是可以有人陪行,是以免卻旅途中導向尋路的麻煩吧?

一早起床時,Sandy姐才發現她昨晚佔了同房一個日本仔的床位,搞到日本仔昨晚回來時要臨時摸黑搬到别處,真是醜怪了。平常我一個人從起床吃完早餐到出門只需花半小時,但是這次我們吃過早餐收拾行李便花了一個鐘,要趕頭趕命的跑去坐電車,再轉地鐵到市郊的巴士總站,幸好我初來伊斯坦布爾時已走過這條路線一次,省卻了找車站認路的時間,很順利便來到巴士總站,只是在找Metro公司的站台時有點難度,但還是剛好趕上9:30開出的巴士,萬幸是巴士還有空位,可讓Sandy姐即場買到車票,要不然她可要自己坐下一班車了。

土耳其的巴士是會安排男女乘客分開座位的,所以要對號入座,我因為早一天便買了票,所以便坐在車頭,Sandy姐就坐在中後位置,一路和鄰座的小姐聊過不停,巴士駛過了博斯普魯斯大橋後在10:30AM左右來到亞洲城區Harem的長途車站上客,早知我們便也在Harem車站上車,這樣我們便可以9時多才出發坐電車到渡輪碼頭,慢慢坐渡輪到Harem兼順便遊船河吹吹海風。

我在巴士上一直睡覺,不知不覺在下午4時左右便來到番紅花城外的巴士站,這班巴士等會便要開回安卡拉和伊斯坦布爾,故我們在車站等了一會便有一輛Metro小巴送了一批要坐車的客人過來,然後我們便坐這班小巴回到番紅花新城裡的Metro售票處。來到市內的售票處我們便順便問問有沒有去哥樂美和Amasya的班次,但是這小城市就只有開去安卡拉和伊斯坦布爾的班車,看來Sandy姐要改改行程先到安卡拉轉車了。

在土耳其裡坐了好幾次長途巴士,我所見的旅客都是要去大城市營生辦事的男人居多,當中有要出去大城市讀書和工作的年青人,他們坐車時都是由爺爺,老媽至小弟妹等一家大細的陪著來到車站送行,另外就是要到城裡辦事的老伯,今天等車時我便見到一對老夫婦坐的士到來,開的士的司機也是個上了年紀的老頭,看來也是同在小鎮裡生活相識了幾十載的老朋友了,老太太拉著老伴依依不拾的細語,仿以是有千言萬語的離愁別緣要趕在老伴登上巴士前細訴,我在中國內地也時常坐長途巴士旅行,可是甚少在車站見到這樣重別離的場面,可能是大家對出門遠行打工一年半載已習以為常了。


從新城走到舊城途中所見

巴士公司的職員告訴我們這裡沒有巴士到舊城小鎮裡,著我們坐的士,不過聽說舊城就在新城往山下走2公里就是,於是我們便不坐車,沿著公路走到舊城去,雖說是下山路,但是在炎熱的太陽下背著大背囊行半小時還是熱死人的,下山途中可以從高處看到舊城裡的星羅棋布的奧圖曼式小農舍,沿路還遇到友善的少年和老伯路人給我們指路。走了好一會便來到舊城市中心的小廣場,廣場裡有一間小小的遊客中心,裡邊的職員給我們指路和送了份舊城的旅遊地圖,我們按著地圖找到了Bastonui Pension,可是來到旅店才知已經客滿,老闆便叫一個在旅店裡幫手的少年帶我們到他附近另一家新開的小旅店,新旅店建在山坡上,在房間和露台都可以看到山窩裡整座古老小鎮,而且每人的床位才收YTL10(HK$60),旅店裡還有廚房可用,真是超值。

帶路的少年原來是旅店老闆的姪兒,今年正在讀高中二年班,又拿出手機給我們看看他女朋友的相片,我們讚他的女朋友長得很可愛,但是那小子卻說他不是太喜歡她,因為女孩子很麻煩喎,聽了真是無言以對。跟著他又帶我們回到廣場上的超市和雪糕店,我便買了當地名產番紅花雪糕杯給大家一起吃,就當是遲來的下午茶點。


黃昏時份舊城裡的一角

少年跟著便趕回家去吃晚飯,我和Sandy姐便在市集裡溜了一圈,Sandy姐對一切食物和甜品都感到十分有興趣,一見到糖果店櫥窗裡的甜品糖果就算不買也要拍照留念,市集裡買的多是旅遊紀念品,不少都是以本地特色的奧圖曼小屋為賣點,由迷你模形屋仔到雪櫃門的磁石門貼都有,Sandy姐看得雙眼發光,大有要全部都掃回家中收藏之勢,幸好我馬上拉她去一家小餐館吃晚飯才能逃離市集,跟著到超市買點蘋果茶,橙汁和即食湯包回旅店當消夜。

回到旅店Sandy姐又問我有沒有旅行用的萬能插頭,原來她從澳門出發時竟然沒有帶插頭出來,故無法為她的數碼相機充電,我便把自己的插頭借給她,但不知分道楊鑣後她怎麼辦,大概是一路上都要問人借插頭吧?晚上少年又帶了一個日本女生和四個土耳其的旅遊巴士司機到來入住,那位日本女生昨晚已到番紅花城,明早便要坐車到哥樂美去,於是Sandy姐便說明天要跟日本女生一起走,即是她今天只能在番紅花城住上一晚便算,我問她那麼不是沒有時間在番紅花城裡遊覽嗎?她說明天只好大清早爬起床跑到小鎮上轉個圈便算,這樣她坐車來回番紅花城的交通時間,比她留在小鎮上的時間還要多,如此走馬看花,實是白白浪費了難得遠行旅遊的珍貴機會,真是十分可惜,我想她如果真的怕麻煩不想自己坐車,便倒不如跟旅行社的7天鴨仔團好了。

少年會在旅店裡過夜看店,我們便和那班土耳其司機一同坐在小飯廳的梳化上看電視,今晚電視正在直播一個歐盟國家的音樂比賽“Europe Vision”,各國都有一個參賽名額,表演後再由電視觀眾用手提電話發短訊投票,因為土耳其都有一名歌手參賽,房裡的土耳其同胞都盯著電視等土耳其的代表出場打氣,土耳其的參賽者是一位俊男歌手,他在台上邊扮形邊高唱著“Shake it up!”,後邊就有四名穿著三點式舞衣的性感美女扭著蛇腰在後邊跳著肚皮舞伴舞,看得一伙土耳其司機如痴如醉神迷顛倒,那知跟著的投票結果出來時土耳其竟然投票給亞美尼亞,想是大家只顧雙眼都盯著伴舞的性感美女,而忘記要發短訊投票的緣故。

我和Sandy姐一邊看電視一邊弄蘋果茶和煲即食湯,那知大家都顧看著電視以為對方在睇火,結果那煲即食湯煮到滾瀉我們才扑過去熄火,弄得灶頭上一塌胡塗,為了吃幾口熱湯搞到手忙腳亂,得不償失。Sandy姐喝過湯便去睡覺,那班土耳其司機跟著又跑去外邊夜蒲,我和少年就繼續攤在梳化上看比賽,直至凌晨1:30才去睡覺,明天一於要以自然甦醒法睡飽才起床。(2008/10/19)

2007年5月11日 星期五

遊皇宮

今天去Topkapi皇宮遊玩,當然又是一大早剛開門便來到皇宮,早上的遊客不是太多,想是都跑到蘇菲亞清真寺去,午飯後才會到皇宮遊覽。進入皇宮城門後是一大片樹林和草地的皇家園林,跟著才是皇宮的中庭,左邊是御廚房,右邊是後宮Harem,中間大門後邊才是皇宮內庭禁苑和御花園。

舊皇宮Topkapi Palace, 內城城門

我先到御廚房內參觀,長長的御廚房頂上有列煙囪,看來當年皇宮裡肯定有很多張嘴要餵飽,不過御廚房裡都注目的展品不是那些用來煮大鑊飯的巨形廚具,而是那些始自宋未,元,明,清朝代的中國陶瓷,全都是價值連城的國寶級珍品,這些都是幾百年前經由海上絲綢之路外銷至西洋,我想當年奧圖曼皇宮應該買了不少中國的陶瓷器皿充當日用的餐具,要不然經過幾個世紀的耗用後還會剩下這麼多珍藏供起來展覽呢?

舊皇宮Topkapi Palace, 御廚房的煙囪

看完了明清陶瓷展後才進去皇宮內苑遊覽,首先必定要到Treasury皇室藏寶庫看看那些價值連城的珠寶和承繼自拜占庭的基督教聖物,人同此心,想當然所有來到皇宮的遊客都一窩蜂地擠到藏寶庫排隊參觀,我在人海之中有幸看到大堆寶藏當中有一顆86卡的巨形鑽石,一把本來是送給伊朗皇帝鑲滿寶石的匕首,還有相傳是聖約翰(St John the Baptist)的鑲金手骨聖物,想到二千年前的聖人現在只剩下一截前臂手骨,相傳羅馬教廷另外還保存著聖約翰的頭骨,那麼遺體其他部份都跑到那裡去了,剩餘的骨頭不會全都給狂熱的信徒搶回家中當作家傳之寶般供奉著吧?想起來其實是挺恐怖的。

舊皇宮Topkapi Palace, 大內的前門
大內的前門, 當年蘇丹御座就是設在前門的亭下接見臣民和外國使節

另外在Treasury的最後一間房間的一角有一個露台,可以俯覽皇宮對下的博斯普魯斯海峽的無敵海景,遙望金角灣對岸的歐洲新城,隔著海峽的亞洲新城,和連接歐亞大陸的博斯普魯斯大橋,風光宜人,很多遊客看完滿室的金銀珠寶後都會駐足在此看看海景,逗留良久才離去。

寶藏廳內的露台裡可以看到Bosphorus海峽
御花園一角
蘇丹寢宮內的庭園和水池
蘇丹寢宮牆上的瓷磚裝飾

看完擺滿幾個大廳的金銀珠寶,見識過以傾帝國之力窮幾百年時間累積下來的國寶後,凡人都會感到目眩神迷,所以我要先在御花園坐下曬曬太陽小休一會,回回神後才繼續到後邊的皇帝寢宮枕,武器庫,和另一邊要額外買門票的後宮Harem參觀,當中以奧圖曼後宮的金浴室最特別,其實所謂的金浴室是以白色大理石為基調,黃金只是用作裝飾,唯一由黃金打造的用具就只是金水龍頭,雖然使用的黃金不多,但是在天花透進來的日光下顯得十分柔和自然,使人產生一種想馬上在這裡享受一下土耳其浴的念頭,想起之前看電視廣告中香港那個連肥仔球王都享用過的純金廁所馬桶,比較之下還是奧圖曼皇室的品味和氣派高出上千萬倍了。

Harem後宮門口
Harem, 鑲金的浴室
Harem, 皇后的客廳

看完黃金浴室後便離開皇宮,從下午蜂擁而至的旅行團遊客堆中擠出來時已是下午3時多了,我從早上一直玩了大半天還沒有吃午飯,就只在御花園閒坐曬太陽時吃了條士力加朱古力條,這時已餓得半死,便馬上跑到地下水窖旁商業區的快餐店又吃了頓燒雞翼餐,4時多回到旅店沖涼休息,那知洗了一半時竟然停電了,可知我是在地下室的小浴室裡,這裡的天花並不像剛才皇宮後宮的浴室頂上開了幾個天窗來透光,只好摸黑把身上的肥皂沖掉算了,只是在狹小的浴室內摸黑穿回衣服時還差點滑倒,真是超高難度。

Divan Yolu 大街, Sultanahmet, 去完皇宮還要出來買明天去番紅花城的巴士票
在我住的Big Apple Hostel頂樓餐廳裡, 可以見到Sultanahmet的老房子後,便是分隔歐亞大陸的Sea of Marmara
我住的Big Apple Hostel頂樓的海景餐廳

3月份在香港出發前在旅遊人生網站的留言板中遇到一個澳門女孩Sandy,她說會在5月時到土耳其旅行,便約好了在伊斯坦布爾會面,可是她的出發日期改來改去,搞到我還以為她無法如期成行,那知後來她又說已買好了機票,便在網上約好了在今天黃昏6時她一抵達伊斯坦布爾便過來旅店找我,於是我便坐在旅店頂樓的小餐廳寫著遊記等待,一等又等又個多小時。

等到日落西山,我又開始肚餓了,正想不等她自己出外吃晚餐時,那位小姐才施施然來到,原來她在澳門出發時忘記從網上抄下旅店的地址,又要慳錢沒有買LP,只是在出發前幾天臨急從網上隨便找了些旅遊景點資料,所以在伊斯坦布爾落機後才發現不知道見面的旅館在那裡,於是便花了很多時間問路,想來她能夠找到這裡也夠厲害,虧我剛才還以為她放咗我飛機。


飯後甜品

跟著便帶Sandy姐出去電車路吃晚餐,飯後她看到餐廳旁邊有一家甜品店便又嚷著要吃甜品,我們便坐在店外電車路旁的茶座上吃蛋糕和飲蘋果茶,這時剛有四名東方男女遊客路過,聽到我們聊天便用廣東話打招呼,原來他們也是今天剛來到伊斯坦布爾旅遊的香港人,之後便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當他們知道我是辭了工出來,打算花幾個月走絲綢之路旅行回港時,表情詫異到連嘴都O晒。之後他們四人還要去逛夜街和試吓土耳其浴,我就介紹他們去附近大巴扎旁的土耳其浴室,我和Sandy姐就先回旅店休息,準備明天一早坐巴士到土耳其中部的番紅花城去。(2008/10/13)

2007年5月10日 星期四

不期而遇

早上8時多便爬起床,在旅館吃過早餐後便衝到蘇菲亞博物館去,在9AM開館後15分鐘便來到門口,發現已有一大班老外旅行團遊客搶先到達在內遊覽參觀,門外還有大批的遊客等著買票入場,一早開門便已是人山人海大排長龍,想是因為已有1500多年歷史的蘇菲亞大教堂,經歷了千多年的風霜洗禮,幾朝的帝國興亡,作為東正教聖殿見證君士坦丁堡的淪陷和拜占庭帝國的滅亡,及後重生為清真寺見證奧圖曼帝國的興起和衰落,它過去所有的榮耀和悲劇故事,為蘇菲亞大教堂蘊釀出一種非凡深厚的歷史魅力,使它成為伊斯坦布爾最著名的地標和最受歡迎的旅遊熱點了。

從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內所見的藍色清真寺
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 Imperial Gate, 大殿的大門和上面的聖像, 1453年, 君士坦丁堡城破之際, 城內的貴族和平民都湧進教堂內避難, 還迷信天使會手持利劍從天而降來保護他們免受異教徒軍隊的傷害, 可是當土耳其士兵打破教堂大門時, 天使下凡的神蹟並沒有發生, 難民們都成為了土耳其人勞役和販賣的俘虜, 而蘇菲亞大教堂也被改為清真寺, 新月取代了大殿圓頂上屹立了800年的十字架

Aya Sofya的希臘文意思就是“Church of Holy Wisdom”,穿過Imperial Gate帝皇之門,便是宏偉的圓穹頂大殿,雖然大殿的圓穹頂正在進行復修工程,約有四分一的圓穹頂被從大堂地面一直伸延至頂的鋼架所掩蓋,不過光是站在始自拜占庭時代的大理石地板大堂上,向上仰望巨大圓穹頂下創造出來的高闊空間,只見圓穹頂上的可蘭經文似是遙不可及,一縷縷光柱從圓頂環座下的天窗透射進大殿裡,感覺就像是神光透過天堂雲間的隙縫照耀到塵世凡間,凡人們彷如走進了接近神的領域,藉以讓透自天堂聖靈智慧之光輝洗滌信徒們的心靈。

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的大殿內, 人山人海的遊客, 還有四分之一的空間給復修大殿圓頂工程的鐵架佔去, 需是有礙觀瞻, 但也是無可奈何, 只有等復修完畢後再來, 也為將來再去土耳其留個借口
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 標示聖城麥加方向的黃金神壇和神壇上的貓

奧圖曼帝國於15世紀佔領了拜占庭最後的都城君士坦丁堡後,把這座千年之都易名為伊斯坦布爾,作為伊斯蘭帝國的新首都,奧圖曼蘇丹命令把蘇菲亞大教堂改為清真寺,牆壁上原有的基督教聖像鑲石圖案(Icon mosaics)都被泥灰塗層所覆蓋掉,伊斯蘭教特色的幾何圖案和可蘭經文取代了聖像成為了清真寺內唯一的裝飾,直至19世紀奧圖曼皇帝為重修日漸破落的蘇菲亞清真寺,受委託監督復修工程的意大利建築師才偶然重新發現塗層下的古老基督教藝術瑰寶,但是要直到20世紀初土耳其共和國成立後訂立政教分離的世裕化國策,現代土耳其國父Ataturk才把蘇菲亞清真寺改為博物館,這些穩沒了好幾個世紀的壁畫才有機會重見天日和開放給世人參觀。

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 神壇頂上半圓拱頂的聖母聖子聖像, 因為回教反對崇拜偶像, 奧圖曼皇帝下令把蘇菲亞大教堂內改為清真寺後, 把所有的聖像都以泥灰掩蓋, 直到20世紀共和國政府把清真寺改為博物館後, 這些被埋藏了500年的聖像才能重見天日
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內的耶穌及羅馬帝后的聖像

我在蘇菲亞博物館遊玩了一整個早上,直至中午12時多行到腳軟兼肚餓才離開,吃過午飯後坐了幾個站電車到半島北岸金角灣的火車站,先到火車站內的小博物館看看,然後走到附近的Yeni Camii,土耳其文的意思是新清真寺,不過新清真寺也是建於17世紀,以超過三個世紀的歷史來說不能算新,但和鄰近始自古羅馬時期過千年的偉大建築相比,以新命名也不算過份。

中午時份蘇菲亞博物館外的公園花田和藍色清真寺
金角灣畔的新清真寺外, 賣白鴿飼料的小攤檔, 和紛飛亂舞搶食的白鴿

在新清真寺門外看了一會遊人餵白鴿,發現旁邊的香料市場已變為了遊客的露天茶座,跟著便走過了橫跨金角灣的Galata大橋,大橋上層中間是電車軌,兩旁是車道和行人道,不少男人就在上層行人道上釣魚,可是我見到他們釣到的都是些小魚毛,大概只夠拿回家裡餵貓仔而已,大橋下層兩邊都是些貴價的海鮮餐廳,這些天價海鮮大概也是搵遊客幫襯的,走到大橋中段才是讓航道穿過的橋洞,橋洞兩旁連接上下層橋面的樓梯外牆給漆上巨大的土耳其國旗,十分醒目。

金角灣Golden Horn Bay上的渡輪
金角灣, Galata Tower和連接對岸歐洲城區的Galata大橋, 橋上整天都有大班的男人在釣魚, 可是只見收獲多是魚毛幾條, 橋下則是高級餐廳和酒吧, D海鮮貴到嚇死人
橫渡Bosphorus海峽的渡海輪上所見, 蘇里曼清真寺的巨大圓頂和宣禮塔主導了舊城區的天空線

在橋上轉了一圈後又回到火車站旁的渡輪碼頭,可是剛好錯過了4點開往博斯普魯斯海峽對岸的亞洲城區Harem的渡輪,便先到馬路對面一家Café吃了個朱古力杯當下午茶,然後再到碼頭坐渡輪到亞洲城區Uskudar,自製午間遊船河。來到Uskudar才知道碼頭旁邊有個海濱小公園,海濱公園可以看到橫跨博斯普魯斯海峽連接著歐亞大陸的吊橋,不少上年紀的大叔坐在公園的長櫈上曬太陽吹海風,也有些大叔帶著孩子在岸邊釣魚,我在公園也想找座位坐下感受一下吹吹海風看看海景的那種自在時,竟然又遇到一名同是住在大蘋果旅店地下室的日本女生,她今早退房時說是要南下到海邊小鎮Fethiye,大概是要去地中海遊船河吧?

在亞洲城區Uskudar的海濱公園, 和橫跨Bosphorus海峽的跨海大橋

我很奇怪為何她到下午還待在伊斯坦布爾,當然她在這個不是旅遊點的海濱小公園遇到我也感到很意外,原來她是買了從Harem晚上9時的夜班長途巴士票,可是預錯時間一早便退房出來,下午無處可去便從Harem坐巴士來到附近的Uskudar看海等到晚上,她問我能否給她帶封便箋回旅店給今早趕不及說再見的日本朋友,便拿出紙筆放在膝蓋上寫信,我便請她到碼頭的茶座飲杯熱茶,讓她可以在枱上慢慢寫信。

雖然5月初的伊斯坦布爾正是春未夏初天氣比較暖和,但是大家吹了好一陣海風後都感到有點涼意,這時正好飲杯熱茶暖暖身子,飲茶時她說本以為要獨自在公園等上好幾個小時,正感到孤單之際竟然意外地碰到“熟人”,還陪她喝茶聊天,覺得今天十分幸運,我想大家雖是旅途上萍水相逢的過客,但在孤獨寂寞時能與友人不期而遇,確是旅行中令人欣喜的小插曲。

和她聊到下午6時才跟她道別,先坐船到對岸歐洲新城區Kabatas碼頭,那裡剛開通了一道登山地鐵專線到山上的Taksim廣場,廣場相連的Istiklal Caddesi(獨立大道)可是伊斯坦布爾的潮人集中地,Istiklal大道過去是19世紀時期奧圖曼帝都的歐洲新城的中央大道,大道兩旁有不少漂亮的古典歐式建築,當中不少還是歐洲列強的大使館,近年伊斯坦布爾政府還特意復修重開大道上的19世紀古董電車,除了緩緩行駛的電車外,大道已順應潮流闢作為行人專用區,這時正是下班時份,不少年青人都趕到大道上開始夜蒲,人山人海擠得水洩不通,好不熱鬧。


渡海小輪, Uskudar
潮人集中地, Taksim歐洲城區的商業步行街, 古老電車, 人山人海
是日晚餐 - Kebap + 焗薯雜菜 + 飯, 發現土耳其餐越食越好味

我一直跟著人潮走到山下的Galata大橋,再坐電車回到Sultanahmet區的餐館吃晚飯,回到旅店後把日本女孩的信交到同房的日本仔手上,他說早上本以為錯過了道別的機會,那知到晚上竟然還能收到她說再見的信件,真是意外驚喜了。如是者我今天也意外地做了一趟信差,而且還“使命必達”,順利完成任務呢!(2008/10/7)

2007年5月9日 星期三

忌水日

今早沒有靠鬧鐘自己也懂得爬起床,想是已習慣了早睡早起的旅行生活了,為何沒有用鬧鐘呢?事緣是同房有一個澳洲女孩早上要趕飛機去歐洲,但是她的鬧鐘剛好壞了,便借了我的鬧鐘用,因為她是在網上買了廉價航空Easy Jet的機票,但是起飛的機場可不是有地鐵線連接的國際機場,而是不知在市郊那裡的小機場,所以要提早趕過去,笑說道:“Easy Jet, but not easy to get to the jet…”

早上的Sultanahmet, 聖蘇菲亞大教堂旁的老城區, 多是建自十九世紀的老房子

9AM吃過早餐後我先去蘇菲亞大教堂旁邊的Basilica Cistern地下水窖遊玩,這座水窖是羅馬皇帝君士坦丁建城時興建的市政設施之一,一直沿用到近代有了自來水系統後才停用轉為博物館,水窖內由上百根巨石柱支撐著天花,在射燈照明下昏黃色的柱陣倒影在平滑如鏡的地下湖面上,宛如是一座懸浮在陰界冥湖上的地下宮殿,隱隱地透著一股古老而陰森的氣氛,如非親身走到地下水窖裡,又樣會想像到在車水馬龍的繁華鬧市底下,竟藏有一個千多年歷史不見天日的古老水窖呢?

地下宮殿Basilica Cistern, 為羅馬時期的地下儲水窖

跟著我在中午前來到伊朗領使館拿回護照,發現只給了我16天的旅遊簽証,伊朗簽証一般最長會是一個月,只是我遞交給伊朗外交部的行程就只有16天,他們便按照我的行程長短發簽証,早知便把行程寫長一點好了。

始建於16世紀蘇里曼清真寺Suleymaniye Camii

跟著我往西走到舊城中心的Grand Bazaar大巴扎,再沿著大巴扎後面伊斯坦布爾大學外的古城牆往山上走,來到位於山上的Suleymaniye Camii蘇萊曼清真寺,顧名思議這座清真寺是由16世紀奧圖曼皇帝蘇萊曼(Suleiman the Magnificent)下旨興建,和羅馬城一樣,君士坦丁堡城也是環繞著7座山丘而建的,而城市的建設者為了防衛需要,都會在城內的制高點上放置一些公共建築物作為據點,而蘇萊曼清真寺就是建在伊斯坦布爾7座山中的第3座山上。

蘇里曼清真寺Suleymaniye Camii內的大圓頂
蘇里曼清真寺Suleymaniye Camii的內庭

而為了不讓由被奧圖曼大軍所消減的拜占庭帝國所遺留下來,那座無與倫比的蘇菲亞大教堂,在強大的伊斯蘭帝國的新首都中專美,蘇萊曼清真寺便被建築成為奧圖曼帝國的最宏偉的清真寺以作抗衡,我想當時奧圖曼人要把蘇萊曼清真寺建在俯瞰伊斯坦布爾全城和金角灣的山丘上,大概是要讓帝國第一的清真寺建在比蘇菲亞大教堂更高更顯眼之處,好讓全城的臣民都能仰視山上由國王所興建的清真寺,而不會獨獨地被那具有千年神聖光輝的蘇菲亞大教堂所引吸,而帝國繼任人把藍色清真寺建在以前拜占庭皇宮遺址上也是同一道理吧?

蘇里曼清真寺Suleymaniye Camii旁如花園般的古老墓園
Aqueduct of Valens, 市中心仍保留著羅馬時期的引水道

蘇萊曼清真寺外邊是平靜的住宅社區,我在這裡一家Kebap小店買了一個烤雞肉包當午餐(YTL1),店裡的哥哥仔伙計還額外加送了杯凍檸水,這時正是附近學校的午餐時間,不少來快餐店午饍的學生哥都十分好奇地看著我這個坐在店內吃包的外國人,想是這區很少有外國遊客出沒吧?吃過飯後再去附近的古羅馬引水道Aqueduct of Valens和皇子清真寺Sehzadebasi Camii遊玩,發現就算是一座小巧古老的清真寺也是十分優雅和精緻,跟藍色清真寺和蘇萊曼清真寺等偉大建築相比也豪不遜色,真是令人讚嘆不已。

Sehzadebasi Camii 清真寺內, 就在引水道附近, 一座小小的古老清真寺也叫人讚嘆不已
Sehzadebasi Camii 清真寺內, 圍牆的門戶修飾也是十分精緻

跟著我穿過伊斯坦布爾大學區重回Grand Bazaar大巴扎,中東國家的市場都是一列列縱橫交錯的長廊,長廊兩旁開滿了各式店舖,長廊的上蓋都有一道開了無數透光氣窗的圓拱頂,而作為奧圖曼帝都的中央大巴扎,其規模應是我在中東旅行中所見過最大的,只是這個大商場經過現代化的改裝後,加入了大量的電燈照明和LCD平面大電視作廣告版,商店裡買的東西大多是些迷騙西方遊客的紀念品玩意,這個有4百年歷史的大市集已變身為一個無甚特色的旅遊紀念品商場,反而覺得是在敍利亞Aleppo的古城市集更能保留昔日原始的氣氛,好玩有趣得多了。

大巴扎Grand Bazaar
大巴扎Grand Bazaar內多是售賣旅遊記念品的商店

離開大巴扎後我特意去找在附近的Cemberlitas巨石柱,石柱是為了紀念君士坦丁堡成為羅馬帝國的新首都時,由君士坦丁大帝命令在市中心所豎位的,從公元330年君士坦丁堡建城一直屹立至今,即是差不多有1700年的歷史,我想現今世上已沒有多少建築會有咁耐歷史而仍能保持完好的,即是蘇菲亞大教堂也不過是1500多年,咁厲害就一定要親眼看看,點知來到石柱下才見到石柱完全地被棚架所包裹著,原來正在進行為期幾年的復修工程,唯有緣慳一面了。

回程路上途經Hippodrome,藍色清真寺及古埃及的石柱Obelisk of Theodosius

一直在市內遊蕩至黃昏,回到旅店已是下午6時多,由早上9時一直步行了一整天實是累透了,不過還得要拿儲了多天的衣物到附近民居的洗衣店後才可去吃飯,順便在旁邊一家小餐廳吃過晚飯,然後回到電車路的網吧把數碼相機記憶咭的照片抄到CD上,發現在網吧抄CD可比在所謂專業的沖曬店平上一半,抄好CD後我便把記憶咭內所有的以色列照片都刪除,以免月底在伊朗旅行時會引起甚麼不必要的麻煩。

土耳其一頓普通的Kebab飯餐
傍晚時份的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

搞到晚上9時才回到旅店,放好東西後才想起還要去洗衣店拿回衣物,還好是及時在洗衣店關門前趕到,當我拿著大包剛洗好的衣物走回旅店時,我見路旁有個大約6~7歲的細路彈吓彈吓咁好興奮地看著我,一見我走近便跑到前面街角後邊,我不虞有詐繼續往前行,來到街角轉彎時突然給人潑了一身水,一看原來是剛才那個細路在打埋伏,細路和他10歲左右的哥哥就躲在旁邊一家理髮店內看著我哈哈笑,原來兩兄弟是早有預謀的,大概是大哥教細佬躲在街角後的理髮店門口向我潑水,事後便扮作是意外吧!這時有兩個街坊青年經過,路見不平過來責罵了那兩兄弟兩句,只是那對細路被罵後還是一面得戚嘻皮笑臉地看著我,那個細佬還十分高興地向我伸伸脷和在店內彈來彈去,一派你吹我唔漲的樣子,大概是認為我對他們兩兄弟的小孩子惡作劇是豪無辦法吧?

我看那對兄弟應是留在理髮店暫時看店的,雖然現在店內並沒有大人,不過既然還未關門,我想老闆應該是稍作外出,等一會應會回來,我便一於站在門口裝起黑口黑面的樣子怒啤(瞪著眼盯著)那對一面得戚的細路,過了一會那個哥哥終於明白我的不軌意圖,就是向他老爸投訴,再等他老爸出手教訓他們,便想用打手勢道歉來把我送走以圖胡混過去,不過這刻知衰已是太遲,這時那個細佬也感覺到事態嚴重,由剛才還十分得意地彈吓彈吓,轉為十分焦慮地在店裡轉來轉去,等待著審判日的來臨。

果然不到十分鐘,店主大叔和爺爺一同回來,十分詑異為何店外有個被潑了一身水的東方人面黑黑地守在門口,我便指著身上給弄濕了的地方和剛洗好的一大包衣服控訴,當他們了解發生了甚麼事後,大叔馬上發火追著哥哥教訓,那位做哥哥的竟然還想扺賴指著說都是細佬做的好事,大叔聽完這些推卸負責的說話後更是火上加油地多打了幾下,細佬就嚇得哭了躲在爺爺後邊,但是馬上被他老爸從店裡扔了出去。

經過一輪教訓後,店主大叔和爺爺對我用土耳其文猛說對不起,我便指著掛在牆上的風筒,叫那個始作俑者的哥哥給我把弄濕了的襯衫吹乾,這時外邊又來了個會說英文的青年為店主充當翻譯,我便把事情始未再說明一次,說本來感到土耳其人都是很友善的,可是這好印像都給這小子搞壞了,小朋友不應這樣對待客人的,就算是惡作劇也應有個限度云云,跟著老爺爺十分抱歉地向我再三道歉,店主大叔還說可以為我剪頭髮當作補償,只是我的頭髮早已剪得很短,沒髮可剪,說著說著那小子已把我的襯衫用風筒吹乾,我想這個小子也受夠了教訓,便跟店主大叔握握手說句再見後回家去也。

回到旅店又爬上頂樓的小餐廳,我已習慣了在每晚睡前坐在枱邊寫寫旅遊日誌,剛好遇到旅店的後生仔老闆,便跟他說了剛才的潑水事件,跟著他開玩笑說今天我不用沖涼了,因為剛才在街上已獲免費招待了一次“free shower”,跟著旅店老闆的一名大叔朋友拿了杯熱茶給我飲,但是我顧著和老闆吹水而沒有接穩茶杯,於是打翻了的熱茶把枱上的紀事本和我的長褲都弄濕了,今晚不知為何水災接踵而來,由頭濕到腳都濕了一遍,大概今天是我的忌水日吧!以後出門前記住要睇吓通勝。(2008/10/5)

2007年5月8日 星期二

藍色清真寺

早上8時起床到旅店頂樓的小餐廳吃免費早餐,Sultanahmet區的老房子都建在海邊的小山坡上,故在頂樓上可以看到陽光普照下蔚藍色的博斯普魯斯海峽,早晨和暖的陽光透過窗戶灑落在小餐廳裡,好讓我在陽光與海景的陪襯下寫意地享受了一頓暖洋洋的早餐,可是一天的好開始。

早上經過蘇菲亞大教堂前的公園

吃過早餐便要去伊朗駐伊斯坦布爾的領事館辦簽証,我在網上查到領事館的地址就在伊斯坦布爾老城區裡,可從蘇菲亞大教堂徒步前往,只是不太清楚詳細位置和辦公時間,便先到旅店地下的接待處問路,一問才知旅店職員中有一個伊朗人,知我將要到他“袓國”旅行便十分熱心地給我打電話去領使館查問,還給我在旅店裡派發的旅遊局地圖上標明位置,待我可按圖索驥找到伊朗領事館。

從旅店走到老城區商業中心的伊朗領事館大約要半小時,拿著地圖十分容易便找到領使館的位置,入到領使館的簽証部排隊辦簽証,辦証的人不多,外國遊客就只有兩三人而已,當輪到我辦証時,我把從那間無良的伊朗網上中介公司花了HK$500大元代辦費買回來到簽証批核編號告訴給柜位裡的使館職員,看著他從一大堆文件中翻弄一輪後找出從德黑蘭外交部寄出的批文,看到是明確批准了我的伊朗旅遊簽証,總算可為這個麻煩難辦的簽証舒一口氣。

我照著使館職員的吩咐拿著回條到對面街的伊朗銀行再付50歐元簽証費,然後把填好的簽証申請表,簽証費入數紙和護照等復印一份,再買個膠folder一併裝好,連同我的特區護照再交給領使館辦証,待明天早上方可取回簽証和護照,雖然是知道簽証已獲批,現在只是尚欠些文件上的功夫,可是一天簽証還未確切地貼到我的護照上,還是不能百分百地肯定我的伊朗遊能按計畫進行,這刻唯一能肯定的是我在這次中東旅行中,為了到伊朗和規避各伊斯蘭國家針對以色列的無聊入境政策而多花的無謂錢,已起過HK$6,000大元了。

辦完簽証後在商業區小街上一家Kebap快餐店吃了頓燒雞翼配米飯沙律的午餐(Kanat Sis),才發覺在土耳其食住交通的物價雖比中東一般水平高出一截,不過食物的味道和選擇就好得多了,至少比在約旦和敍利亞天天咬烤肉包強得多。不知是否在中東天天都是吃烤肉等熱氣食物過多,今早發現喉嚨發炎開始擴散至口腔裡的牙肉,吃過午餐便四圍找藥房買感冒藥和抗生素,跟著又找到一家網吧上了一陣子網才回去旅店吃藥和睡午覺。

午睡至4時才再出外,先跑到藍色清真寺對面的土耳其藝術博物館參觀,館內最厲害的收藏品便是那些掛在牆上有幾百年歷史的巨形地毯,當中大都是過去奧圖曼帝國的宮廷用品,若是平鋪於地上可不是香港那些過千萬樓價豪宅的小客廳能容得下,雖說這些全人手編織的地毯是已用上了幾個世紀後,差不多要報廢丟掉時才被當作國寶般掛起來展覽,但是後人仍可從中欣賞到其細緻手工和精美圖案,我想如有機會能踏足在這些國寶級別的地毯上走上幾步,感覺必定會是“飄飄然”的。


藍色清真寺 Blue Mosque, 修建在原拜占庭帝國皇宮遺址

跟著便到藍色清真寺遊玩,發現光是坐在寺內前庭的門廊下,欣賞蔚藍天色下藍色清真寺美麗宏偉的建築便可消磨剩餘的下午,反而覺得大殿內以半圓穹形建築和牆壁圓拱頂上的精美幾何圖案太過華麗花悄,或許是這樣的豪裝才能彰顯當年奧圖曼帝國稱霸歐亞的盛世國力,只是我個人還是較喜愛其簡潔優雅的外表吧!

藍色清真寺 Blue Mosque, 多層架疊的藍色圓頂和兩旁高矗入雲的宣禮塔
藍色清真寺 Blue Mosque, 大堂內裡的圓頂天花

不少遊客參觀完大殿後,都會像我一樣坐在前庭的門廊下細味清真寺的建築,當中我便遇到一個日本哥哥仔,起初只見他給一大群從土耳其東北部城市Trabzon來作學校旅行的中學生圍著,不少女生還爭著與他拍照,我還以為是甚麼帥哥駕到呢!待圍著他的人潮散去後,他過來用英文問我是不是日本人,原來他一個人從日本跑來土耳其旅行,皆因他在加拿大讀大學時的一位同學的老家就在伊斯坦布爾,故順便過來探朋友,他的朋友十分熱情地招待他住在家裡,可是朋友的家距離市中心的旅遊區約有2小時的車程,那麼每天出來市中心參觀便要來回坐上4小時的車了,光是坐車便已累死,那會有心情四處遊玩呢?在跟他坐在門廊下聊天等日落時,又來了一頭貓過來吃他手上的餅乾碎,唔止係女生,連貓都冧得掂,佩服佩服!

藍色清真寺 Blue Mosque, 夕照下泛著金黃色的大理石外牆

日本哥哥仔說想搬到市中心的旅店住以便到城內遊覽,我便帶他到旅店區看了幾家旅店,跟著他又問我明天能不能一起去玩,可是我明天還要去伊朗領事館取回護照,便跟他說如要搬家的話明天中午可以過來旅店找我,之後便帶他回到蘇菲亞大教堂前的公園,他的土耳其朋友約了他7:30PM在那裡等他一起吃晚飯,看來他今晚還要玩到很夜才可回家睡覺,不愁寂寞。

我吃過晚餐回到大蘋果旅店,在地下大廳又碰到兩個先前在黎巴嫩貝魯特Talal旅店見過的日本仔,本想用旅店的免費上網看看香港新聞,但發現旅店的電腦是看不到中日韓文的,怪不得那兩個日本仔百無聊賴地攤在梳化上,並沒有享用免費上網的優惠了,於是我便爬到頂樓的小餐廳坐下寫寫日記來打發時間等睡覺。(2008/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