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6日 星期六

設拉子Shiraz

今晨5時天濛光便爬起床,皆因昨天經旅店買了今早6時半開往Shiraz設拉子的巴士票,落到前台check out時,看夜的老頭睡眼惺忪的在櫃台裡翻來翻去都找不到我的護照,最後花了好一會還是在櫃台的抽屜裡找回護照,真是差點給他嚇死。離開旅館走到對面馬路,揮手截停了一輛Share的士,5:45AM便來到長途巴士總站,可是入到車站裡轉來轉去卻找不到去設拉子的巴士停在那個站台,幸好在臨近6點時有一個在車站工作的大叔帶我去找巴士,原來巴士不是停在候車室外邊的登車泊位,而是停在車站大樓後邊的停車場上,怪不得剛才找不著邊了。

雖然巴士說是在早上6時發車,可是和一般發展中國家的巴士服務一樣,巴士還是等至6:30客滿才開車,枉我剛才還擔心在趕不到巴士。因為太早起床還未睡醒,故一上車便倒頭大睡,全程車都是在半暈迷狀態下度過,下午2時左右巴士便來到設拉子,下車後我隨著其他乘客走到車站外邊的,原來各人都到的士站坐的士離去,不過我見那伙的士司機雙眼發光的盯到我這個遊客,我還是再走到前面大馬路路口截的士好了。

我截停了一輛路過的的士,的士先把原本已在車上的一位客人送到市內下車,然後再送我到市中心的Shohada廣場,付車錢時那個的士佬收了我一張IR10K的鈔票後竟然不想找錢,於是我便在車上賴死說是窮學生,最後才找回IR3K給我,最後還是被屈了一點兒錢。我在廣場旁邊找到了一家舊旅館,設拉子的旅館都沒有多人大房,我租了所謂最便宜的“單人房”裡竟然有兩張床,所以房租和雙人房所差無幾,房間裡又沒有洗水間,就只在牆上有一個水龍頭和洗手盆,天花還有個開動時吱吱聲吵死人的破吊扇,加上那個爛玻璃的破窗又通風又傳聲,這可是我在伊朗裡住得最物非所值的旅館了。

下午走到大街上找一家叫Pars Tour的旅行社,LP裡介紹說這家旅行社有辦到波斯波里斯古城的一天遊,算是比較可靠的旅行社吧?可是我下午3時左右來到時只見旅行社沒有開門,原來設拉子的午飯時段比伊斯法罕漫長得多,可能是伊朗南部更接近波斯灣,沙漠氣候的白天會比較熱的緣故吧?幸好大街兩傍都種滿了大樹,行人可以在連綿的樹蔭行走躲避午間烈日的煎熬,我在大街上逛了一會,可是卻找不到其他的旅行社,反而找到了幾家賣烤肉烤雞的小餐廳,今天的午餐總算不用咬熱狗包了。

一路走回到Shohada廣場,廣場旁邊便是古老的城堡Arg-e Karim Khani,城堡四角都有一座巨形的圓形堡壘,外牆用磚頭砌了一些幾何圖案來裝飾,我在找城堡入口時意外發現廣場中間有一家小小的遊客中心,裡面竟然有一位年輕的伊朗小姐在值班,她又漂亮又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真是今天的一大發現。她送了一份設拉子的旅遊地圖給我,又教我如何自己坐車去市郊的波斯波里斯古城,只是在查問的過程期間,我光是站在遊客中心的小亭子裡便給午後的高溫烤得汗流浹背,滿頭大汗,但是那位被著頭巾,全身上下只露出雙手和臉龐的小姐還是淡淡定的向我耐心解說,一滴汗也沒有流過,真是厲害,我最後禁不住問她一包:難道你一點也不覺得熱的嗎?


Arg-e Karim Khani 城堡一角

跟著便走去城堡裡遊覽,城堡原是18世紀短命的Zand王朝的皇宮,入到城堡裡邊便見一個長方形的水池把城堡內分割成左右兩邊,水池兩旁就種滿了樹木,水池和樹木的簡單配搭便把城堡裡變身成沙漠中間清涼的綠洲。其實這座城堡舊皇宮氣派和規摸可比先前伊斯法罕所見的皇宮可差得遠,不過城堡東邊的城牆裡邊竟然別有洞天的藏有一個用彩色小塊玻璃裝飾天花的浴室,天然光線透過天花五顏六色的小玻璃把浴室照亮,想來當年的波斯國王在浴室裡與一眾美女妃嬪共浴戲水時,天窗裡映照出的七彩光華可使美女們顯得格外的嬌艷動人,必是香艷非凡樂而忘返,怪不得Zand王朝的國祚就只有短短的半個世紀了。

Arg-e Karim Khani 城堡內

離開了皇宮城堡,跟著便到廣場另一邊的舊市集和裡邊的Regent's Mosque攝政王清真寺遊玩,因為當年Zand王朝的大汗並沒有稱帝,而只以攝政王自居,故當年大汗下皆修築的清真寺便被命名為攝政王清真寺了,這時清真寺內正在進行翻新復修工程,工人正在內庭裡切割石塊重舖地面而弄得沙塵滾滾,幸而工程並未影響到大殿內部,大殿內的支撐石柱都以扭紋狀雕刻裝飾,整齊排列成一片扭紋石柱陣,十分有趣。

Regent's Mosque, 大殿內的柱陣
Regent's Mosque, 大殿內的柱陣

在清真寺內遊玩時又遇上前幾天在伊斯法罕旅店同房的一個南韓大哥,他早兩天便來到設拉子,今晚便要坐夜車回到德黑蘭,行色匆匆的,我問起他去過波斯波里斯沒有?原來他在昨天才去過,他說來回的公共交通都十分方便,下午回程時在波斯波里斯門外的停車場還有大把的士在等客回設拉子,不過請勿忘記昨天是周五假日,全伊朗的人都會跑到公園和郊外遊玩,當然容易坐車啦!不過明天已是周日工作天,那就另作別論了。

黃昏時份, Regent's Mosque, 拱門的倒影

黃昏後離開清真寺到旁邊的大巴扎閒逛,正當我在市場裡東張西望,興致勃勃地研究商店裡擺買的香料、乾果、地毯等地道商品時,又遇到剛才那個韓國哥仔,他一邊走一邊拿著巨形大炮專業照相機對準商舖裡的貨品拍照,拍了一張又一張的不亦樂乎,可是只顧拍照卻連商店裡的人望都不望,招呼也不打,拍完照轉身便走,果然是十分專注,連我在他後面跟了一回也不知道,反而市集裡的商戶對於這些拍友的古怪行徑早已見怪不怪。

大巴扎 Bazar-e Vakil

晚上還是去Pars Tour旅行社報名參加了明早去波斯波里斯的旅行團,團費US$8元只包來回交通,門票和英語導遊。晚上回到旅店沖涼睡覺,才發現公共浴室的電燈泡壞了,便跑到樓下的接待處找員工更換,那知那班懶鬼職員只是從櫃台裡摸出一個電燈泡叫我自已更換,真是服務一流。晚上才剛睡著便覺得周身痕癢,原來都是給蚊子咬的,街外的蚊子就是從破窗的玻璃缺口源源不絶的飛進房裡,於是我整晚不停的捉蚊,搞到成晚冇覺好瞓。(2009/4/10)

2007年5月25日 星期五

遠行萬里

今天又是睡至自然甦醒才起床,正當各人在床邊收拾東西準備外出時,同房的兩個英國大哥和波蘭大哥竟然因為伊朗是否有權發展核能而爭論起來,波蘭大哥不知受到甚麼影響,竟然說伊朗人既然要搞核能,就讓他們自已搞好了,這是他國的自由和主權,外國無必要干涉芸芸。

可是眾所就知伊朗地下大把石油,豐富的能源蘊藏足夠讓這個中東國家用上幾百年,又何需要搞甚麼核能呢?這只不過是掛羊頭買狗肉的把戲,伊朗政府要搞的其實是核子彈,用來對抗外國勢力和威嚇周邊鄰國而已。於是英國大哥便和波蘭大哥認真地討論起來,說要是給這個狂人總統領導的原教旨主義政府真是擁有了核子彈,到時真不知會否因為總統先生一時意氣而拿核子彈四處亂炸,搞出個大頭佛時點收科呢?拗了一輪後也沒有甚麼結果,還是和氣收場,不要一早便破壞了今天出外遊玩的心情好了。


40柱宮殿Chehel Sotun Palace

我10時多才來到伊瑪廣場外邊的舊皇宮公園,花了一會才找到公園的入口,公園裡種滿了樹木,林蔭連片,在公園入口處對著有一個長條形的水池,在水池未端便是座落在公園正中心的舊皇宮,舊皇宮富有15世紀塞爾柱突厥人的建築風格,因為前庭由20條木柱支撐著一個簷篷,而從公園的入口看過來便見水池裡又再倒影出20條木柱,故這宮殿又有40柱殿之稱。

40柱宮殿Chehel Sotun Palace前庭的鏡天花
40柱宮殿Chehel Sotun Palace, 前庭中間的小噴水池, 和周未全家出動的伊朗家庭

前庭簷篷的天花底下又別出心栽的裝了幾十面鏡子,站在前庭下往上望看著自已細小的倒影,十分有趣。在皇宮裡轉了一圏出來,我便隨著一眾遊人坐前庭的簷蔭下乘涼,看著前面的水池和花園園林,陣陣微風穿透四周包圍著皇宮的樹林給前庭裡歇息的遊人送上絲絲清爽,才覺雖然皇宮裡邊不見得特別的豪華,但室外的前庭卻確實是躲避伊朗酷暑的舒適好去處。只是公園剛開門後不久,便陸續有一批批的伊朗家庭一家大小的湧到來遊玩,加上一些歐洲旅行團也相繼殺到,一時間原本寧靜安逸的皇宮園林變回了人山人海的旅遊景點,只好轉移陣地到別處遊玩去。

40柱殿公園旁邊還有一個後宮公園,又是在一大片林木中間有一座古老的宮殿,只是和剛才40柱殿的天花鏡陣相比便顯得沒有那麼好玩了,這時公園各處小徑旁的長凳和草地上都已坐滿了出來曬太陽和飲茶聊天的民眾,看來昨日大半天的郊遊野餐只不過是熱身,伊斯法罕的全成民眾要玩埋今天還才算玩夠本。


Hasht Behesht Palace 和教士

中午在Abbasi Hotel外邊的大街找到一家Kebap餐館,又吃了一頓又平又好吃的烤肉午飯,然後又回到伊瑪廣場想到伊瑪清真寺裡遊玩,可是來到時還未過正午的禮拜時間,結果在外邊等到1時半散場才可進去,清真寺禮拜後散場時只見一大班男士從大門一湧而出,或是步行或或騎車,一陣風的一哄而散。進入清真寺後便見到工人正在捲起舖在地上供教徒跪拜的地毯,這時才發現內庭除了中間的四方形水池外,其餘的空曠地方都用鐵架和鋅板搭了一片臨時的簷篷給做禮拜的信眾遮擋烈日,只是這片禿突的金屬架構實在和古老莊嚴的清真寺格格不入,對於遊客和攝影師來說實是大煞風景之極。

伊瑪清真寺大圓頂的天花, Imam Mosque
伊瑪清真寺大殿內, 周五大禮拜後, 滿地堆滿了禮拜用的紅地毯有待收拾

為了避開午後的烈日和酷熱,我便坐在水池旁邊懶洋洋地寫寫遊記,靜待黃昏的來臨,這時有兩個小男孩跟著家人來到清真寺內遊玩,兩個百厭星追著飛到水池邊喝水的白鴿,那些白鴿“身經百戰”又那會這麼容易給人抓到呢?最後其中一個小孩為了要抓到白鴿而“豁出去了”,趁著一售白鴿又飛落池邊飲水時飛身撲上前去,眼見他差點兒便可抓到白鴿,那知白鴿在最後一刻振翅高發逃脫了,小孩就“噗”的一聲掉進水池裡,引得滿堂的遊客哈哈大笑。

伊瑪清真寺內庭的倒影, 為應付炎夏而搭蓋的帳篷, 對正午來做禮拜的信徒是十分體貼, 可是實在大刹風景
伊瑪清真寺內的倒影

就在黃昏之前又有一班本地的大學生來到寺裡遊玩,男男女女的大班年青人走在一起出來遊玩,在保守的伊朗社會實是難得少見,其中有幾個女生見到我獨自坐在水池邊不知在寫些甚麼東西,便走過來問我在做些甚麼?我說是在寫遊記,她們又問我為何可以在這裡坐這麼久呢?我便說是在這裡等看日落餘睴下波平如鏡的水池裡清真寺拱門的倒影,我可是遠從萬里旅行過來專程欣賞伊朗的清真寺建築呢!她們聽後臉上都露出一派難以置信的神情,可能是想那會有傻瓜會專登涉足萬里,前來就是要看她們天天都能見到的古老清真寺呢?只是她們或許不明白對我來說,或許這可是我一生人中只有一次機會來到伊瑪清真寺遊覽的啊!

黃昏時份伊瑪清真寺的正門門樓
黃昏時份的伊瑪清真寺, Imam Square
周未晚上的伊瑪清真寺和廣場, 人山人海, 都是黃昏時出來野餐和晚飯後出來乘涼的一家大細

黃昏後離開清真寺回到伊瑪廣場,又見廣場上四處都是出來野餐乘涼的伊朗家庭,熱鬧依然。晚上回到旅店,老闆跟我說房間裡又有一個“香港”來的哥哥仔同鄉,不過我隨後發現其實這位所謂的香港人可是在80年代的移民潮時,自小便跟隨父母移居加拿大了,嚴格來說應算是加拿大人,不過因為幾年前加拿大和伊朗政府交惡,於是他便用香港的特區護照來申請伊朗簽証,所以旅店老闆便以為他是貨真價實的香港人。因為他自小便離港了,所以不太會說廣東話,不過還可以聽得明白,於是我便說廣東話,他說英文,倆人用雙語溝通的聊了一會,在旁同房的韓國女孩看著兩個“香港人”一中一英的對答,她只能聽懂我們一半的對話,便說覺得我們的中英對答好像是蠻好玩的,但是我想兩個中國人旅行萬里,遠在異鄉偶遇時竟然要用外國語言溝通,心中又是另一番的滋味。(2009/4/1)

2007年5月24日 星期四

人山人海

今日唔駛趕巴士,所以可以睡至日上三竿,自然甦醒,感覺實在是太舒暢了。因為今天伊朗總統會到伊瑪廣場演講,講台就正正架設在伊瑪清真寺的門口,想來今天不可能到伊瑪清真寺,便決定中午到舊街市裡邊的大清真遊覽,不過因為明天便是周五,所以還是先要趕在周未前到伊瑪廣場的郵局寄張明信片回家,來到伊瑪廣場便發現廣場的南邊部份已經清場,幸好趕在郵局中午關門前把明信片寄出,在從途經伊瑪廣場附屬的大巴扎走到舊城區的大清真寺時,發現巴扎裡的店舖都已經關門,看來也是要配合下午的政治集會而提早半天收市,如果這事改在香港的旺角女人街發生,一眾商戶肯定暴動都有份了。

在郵局傍邊, 伊瑪廣場周圍的有蓋巴扎, 這條小巷是黃銅工藝坊

大約在中午過點便來到大清真,大清真寺外附屬的市集還在營業,店舖主要都是賣些肉食蔬果和日常用品,巴扎的小巷裡擠滿了在買菜的家庭主婦,混在清一色黑袍被身的人潮之中,感覺有趣,這裡可比剛才冷清清的的伊瑪廣場熱鬧生動得多了。剛來到中東旅行時,起初見到市中心的大清真寺旁總是有一個熱鬧的市集,還以為市集是因為清真寺人流集中而應運而生的,後來才知道這些市集都是附屬於清真寺的,市集的租金收入是用來支付清真寺的日常開支和維修費。

大巴扎Bazaar-e Bozorg, 適逄周四下午, 半日市加上總統到訪, 中午過後差不多整個巴扎都休息

皆因在伊斯蘭世界裡,自古到今修築大清真寺都是一項大事,過往的哈里發,國王和蘇丹,都會以修建漂亮宏偉的清真寺來表示對真主的敬仰,順便用來流名後世和收買人心,可是偉大的清真寺的建築費一般都是天文數字,為了省錢,聰明的當權者都會在清真寺前面順便蓋一個大市集用來收租,而大清真寺的選址都會是城市中心最繁華的黃金地點,於是連綿不絕的租金收入便可支持清真寺的開銷,自給自足,而且以修築清真寺為名來收地也是不用出錢的,各位土地被充公的苦主就只好當是向真主做出點謙卑的奉獻吧!

大清真寺Jameh Mosque
大清真寺Jameh Mosque的拱門下

在人山人海的市集裡找到清真寺的入口,才知道清真寺在中午12時至1時半是禮拜時間不對遊客開放,在清真寺的內庭轉了一圈出來,便發現剛才在市集裡的人潮已經散去,剎時間熱鬧的市集變得水盡鵝飛,原來又到了漫長的午休時間。因為連市集外邊的熱狗檔都已關門,我只好餓著肚子回到清真寺裡,坐在內庭東邊的大拱門下,吃著帶來的士力加朱古力條當午餐,寫寫遊記等夠鐘。終於等到2點,便又跑回門口的售票處買了票,才到清真寺的主殿和各側殿內參觀,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清真寺的宏偉建築,反而是一幅藏在過去供皇室專用的偏殿裡的精細石刻聖龕,上面幼細的花紋幾可與伊斯蘭傳統細密畫法的畫功媲美,古代的石匠竟能在石頭上雕刻出如此精細的圖案,其工藝精湛超群,流存數百年後仍能令人嘆為觀止。

大清真寺Jameh Mosque禮拜殿內
大清真寺Jameh Mosque, 正在溫習功課的女生
大清真寺Jameh Mosque內供皇族專用的禮拜堂內, 有著伊朗最精緻的石刻聖龕


參觀完大清真寺後我又特意回到伊瑪廣場,看看能否一睹令美國薯仔總統為之頭痛的伊朗總統風彩,可是只見廣場上早已擠滿了民眾,山人山海的根本看不到在廣場另一端的講台,想來廣場上已有過萬人在等開show,正當人人都想往前擠的時候,這時卻見一群青年高舉著橫額拉大隊離開,後來才知他們是來向總統抗議而給警察趕走的。

Si-oSeh Bridge

既然無法看到伊朗總統,便先回旅店小休一會,再坐巴士到市區南邊看看河上古老的33孔波斯石橋(Si-O-Shen Bridge),因為還不知道要先買車票才上車,故一見巴士停站便跟隨著其他乘客擠上車裡,巴士裡擠滿了趕去伊瑪廣場看總統演說的民眾,一眾乘客看著一個外國人和他們一起迫巴士都覺得蠻有趣的,一路上似笑非笑的盯著我,不過經過在伊朗多天的注目禮洗禮後,早已是見怪不怪了。

今天因為總統到訪,平白讓市民在星期四下午多出了半天假期去聽演講,不過不少市民卻趁著這周未前額外的半天空檔,寧可一家大細拖男帶女的來到古橋河堤上的公園野餐遊玩。當我下午來到33孔橋時,古橋左右兩岸的公園草地上都早已被各個家庭的地毯陣佔領了,此時還有不少人是傴僂提携,扶老携幼的全家出動湧到公園裡享受家庭樂,人山人海的好不熱鬧。而霸佔到地盤的,想當然大人就是懶洋洋地賴在地毯上喝茶聊天曬太陽,像是有說不完的話題,小孩就在旁邊追逐嬉戲,發洩用不完的活力,跑累了回到地毯上吃甜點,我想這樣湊細路的方式可真是省時省力。回想在香港要有像這樣全家總動員的活動,除了過年和紅白二事之外,一般頂多是每周未一次的飲早茶,只是一家人就如陌生人搭枱食飯般,各自圍在枱邊默不作聲,大人專心睇報紙,細路就專心玩NDS,年青的就心不在焉的玩手機短訊,等著趕去拍拖逛街,那會有如伊朗人那麼熱衷大家庭去公園野餐聚會那種興高采烈的心情呢?


Khaju Bridge
Khaju Bridge, 橋下拱門裡的眾生相
黃昏時份, Khaju Bridge

我沿著河堤朔流而上尋訪河上各座古橋,來到Khaju Bridge時已近黃昏,我便坐在河堤的石級上等看日落,這時有一個大叔走過來跟我聊天,他是一個退休的民航機師,在晚飯前從家裡溜出來散步閒逛,想當然他又是問我在中東旅行中必然會問遊客的問題:“你結咗婚未呀?”我想當然是回敬標準答案:“No Money, No Honey!”這樣好奇的中東人就會問:“乜香港娶老婆要好多錢嗎?”“喺呀!冇錢點買樓呢?”

大叔跟著又問我香港和伊朗的生活有沒有甚麼不同,我說其實全世界人們的日常生活都是差不多,不外乎是上班上學,成家立室後便是生孩子買房子,為著討生活而忙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大叔便問我會否也和普通人一樣,也會結婚和生孩子呢?我頓時啞口無言,過了一會才回應道:“或許會吧?”過往我一直以來都沒有多想這些成家立室關乎人生大事的問題,慣了一個人自由自在,不過在中東旅行時見到這裡還流行著傳統的大家庭,閒時全家人出來遊玩共敍天倫,嘻嘻哈哈樂也融融的,便不其然再去細想家庭的傳統意義,和反思我們為了所謂現代化的生活而終日營營役役,在不知不覺間所犠牲了些甚麼。

和大叔聊天時,竟然又來了兩個女生加入,在中東這個嚴守男女之防的保守國度,尤其是伊朗這個設立了宗教警察來強制執行伊斯蘭教義的國家,年青女生要和陌生男性,特別是外國人談話可是難如登天的,不過這時剛好有個老成持重的大叔在場,加上我看來又不像是壞份子,她們才會放膽一試和我用英文聊聊,她們兩人正在伊斯法罕讀大學,對外面的世界充滿著強烈的好奇心,雖然話題不外乎都是問問你對伊朗的感覺如何,這裡好不好玩之類的簡單問題,不過能夠有機會聊上幾句,已是十分難得了。


Khaju Bridge上層的柱廊
日落, Khaju Bridge
Khaju Bridge的夜景
Khaju Bridge上, 晚上燈火通明

看過古橋的日落和橋上橋下伊朗人們的生活點滴後,也是時候回旅店休息,一路走回到33孔橋,發現入夜後聚集在河堤公園野餐遊玩的人群比白天時還多,真是全城總動員,十分墟冚!這時才是晚上8時多,我想這裡集結了過萬民眾的消費力,附近應會有些像樣點的食肆,果然就在33孔橋對面的街角便有一家賣傳統羊肉薄餅的小餐館,終於不用再咬冷冰冰的熱狗了!

伊斯法罕的羊肉薄餅
伊斯法罕的羊肉薄餅, 竟然仲有百事可樂

吃飽飯後本想坐巴士回旅店,這時我已知道搭巴士是先要在站台買車票的,可是卻發現這時才是晚上9時半,路邊的車站售票亭都已關門,街上也沒有巴士行走,於是只好慢慢走路回旅店。中途經過一家雪糕店時,便又買了支珈琲雪糕甜筒邊走邊吃,味道很不錯,沿途迎面而來的伊朗人見到半夜三更有個“老外”在街上像小孩子一樣吃雪糕,都像是見到火星人登陸地球般,對著我手指指的嘻嘻笑,真是大驚小怪,乜冇見過外國人食雪糕咩!(2009/3/15)

2007年5月23日 星期三

伊斯法罕Esfahan

伊朗和土耳其同樣是中東地區裡幅員遼闊的國家,加上鐵路交通發展追不上時代,國內城市之間的交通主要依賴公路運輸,而且兩國的大城市之間距離遙遠,所以在土耳其多是要坐長途夜車,在半夜三更才到達目的地和要摸黑找旅店,而相反在伊朗就要晨早剛天亮便要起床趕去坐頭班巴士,以求盡量趕在黃昏前抵達目的地,避免因為遲到而找不到廉價的住宿,趕頭趕命,真是辛苦。

長途巴士南站, 德黑蘭

如是者今天要從德黑蘭趕往中部大城市伊斯法罕,早上6時天才光便要起床,6時半趕到附近的地鐵站坐頭班地鐵趕往南面的長途巴士總站,來到車站剛好趕上7時開出的長途大巴,然後要熬上8小時大巴到伊斯法罕去,巴士沿著高速公路在沙漠上飛馳,這時已是春未夏初之際,原應是黃沙萬里的沙漠上竟然偶爾長出了一片片的綠草和小黃花,真是意想不到。

沙漠公路, 德黑蘭至伊斯法罕途中

一路上暢順無阻,下午2時半便來到伊斯法罕市郊的巴士總站,我下車步出車站便要努力避開一路上拉扯攔阻的的士佬,直接走到外邊的巴士站搭巴士,就在我看著剛停在站台上落客的巴士,想認出車子是開往那裡時,有一個在巴士站工作的大叔問我要去那裡,我說要到Takhti區的新體育館,大叔便給我一張車票並用伊朗文寫上目的地,再把我塞上適當的巴士上,不用十分鐘車程便來到體育館外,下車時我想把IR250(HKD0.3)的車費交給司機,他卻耍手擰頭不肯收取,原來在伊斯法罕坐巴士是先要向各站台的售票處買車票的,我剛才匆忙之間可沒有付錢給車站的大叔啊!於是我便不知就裡地坐了一趟霸王車了。

我要找的旅店Amir Kabri Hotel就在體育館旁邊,多人大房裡剛好還有一個床位,真是好采了,所謂的多人大房其實是僭建在門口接待處樓頂上一個只有5個床位的小房間,放了5張床後就只有中間還可放得下一張小茶几,行李就只好放在床下底,真是擠死人了。在伊朗住店還有一個奇怪的規定,就是外國遊客必須把護照放在旅店前台,只有在退房離去時方能取回,不得隨身帶著,如不是出自政府的無聊規定,可能便是旅店怕外國人住店後不付錢偷偷逃跑的防範手段吧?

旅店就只有早上有早餐供應,之後旅客就要食自己,我走到旅店外邊一看就只有街角處有一家家庭式經營的熱狗店還在營業,其他的店舖都是重門深鎖,不知是在休息還是已經倒閉了?我剛才問旅店的伙計為何街上的店舖都沒有開門,整座城市靜悄悄的,是否今天是些甚麼特別的日子假期呢?伙計便說今天和平日一樣沒有甚麼特別,只是現在正是午休時間,大家都下班回家吃午飯和瞓晏覺而己,那可不是和20年前的中國大陸一樣,天天都有全民大午睡活動,可以在伊斯法罕過著優悠生活真是好了。


伊瑪廣場Imam Square, 伊朗總統即將來訪演講, 當地人在講台的大頭海報前拍照留念, 背景的圓頂是Sheikh Lotfollah Mosque

我沿著貫穿全市的大道走去市中心始建自17世紀的伊瑪廣場Imam Square,大道中央和兩旁都種滿了大樹,行人可以在樹蔭下躲避烈日,一路走了約半個小時後再穿過一度拱門,我便發現赫然置身於一個廣闊的巨形廣場中間,這裡便是聞名伊斯蘭世界的伊瑪廣場了。這時才是下午4時左右,偌大的廣場上空空如也的沒有幾個遊人,廣場四周圍都是一道長長的波斯風格的拱門迴廊,迴廊裡邊都是些商店,廣場中間就是一個大公園,中央還有一個大水池可讓遊人坐在旁邊乘涼,只是現在還是太熱了,所以沒有多少人在廣場裡閒逛。我發現廣場南端伊瑪清真寺的大拱門前方正有些工人在搭台,我便走過去八卦一下,才知道是為明天到訪的伊朗總統搭建演講台,聽說是明天中午便會有大形的政治集會,不容錯過芸芸。

Sheikh Lotfollah Mosque 大殿圓頂的幾何花紋天花裝飾

Sheikh Lotfollah Mosque大殿內牆上的精細裝飾

Sheikh Lotfollah Mosque 出口的拱頂走廊

在廣場東面的迴廊中間還有一座較小的清真寺Sheikh Lotfollah Mosque,據說這個小清真寺是以前供波斯國王的後宮專用的,所以便沒有一般清真寺開闊的庭院,裡邊就只有一個差不多完全密封的四方形大堂,大堂四壁和天花的圓拱頂有著近乎完美的藍色小瓷磚貼片手工藝的精細圖案,使人目不暇給,離開小清真寺時差不多到了日落日份,西斜夕照的柔和金輝把小清真寺以精美瓷磚手工作裝飾的圓頂和拱門映照成金色的,不論裡外都是十分漂亮。

Sheikh Lotfollah Mosque, Imam Square
日落時份Sheikh Lotfollah Mosque的大門
日落時份Sheikh Lotfollah Mosque大門上的拱頂

日落時份Sheikh Lotfollah Mosque大門旁牆上的幾何圖案

本來還想得等到晚上在廣場上拍攝伊瑪清真寺大圓頂的夜景,便想在清真寺附近找吃晚飯的地方,然後再回到廣場上拍照,只是發現廣場外邊橫街上就只有幾間遊客價錢的熱狗店,廣場的另一邊就只有一間無人光顧,收費昂貴的傳統伊朗餐廳,我想還是等一會回去旅店旁邊的熱狗店咬包算吧!這時黃昏過後廣場內外忽然間變得熙來攘往的,想是下班後人們都湧出來逛街遊玩,還有不少是一家大細的來到廣場上各占一角,鋪開地毯擺開茶具晚餐準備在廣場上乘涼一宵,大人都是坐成一圈飲茶聊天,細路就在廣場上互相追逐奔跑嬉戲,人山人海的十分熱鬧。

晚上伊瑪清真寺Imam Mosque的大門

當我在廣場中央的水池邊找好位置,鏡頭對準伊瑪清真寺準備玩夜拍時,這時有個扮相斯文20來歲的伊朗青年走過來搭訕,說他晚上在夜校裡教英文,閒時便到廣場上找遊客練習英語,剛開始時他還說正在修讀阿拉拍文和法文,要待大學畢業後再到歐洲進修國際法律,將來還想做外交宮呢!聽來像是志向遠大前路光明的大好青年,可是才聊了一會,突然間話風急轉,他竟然問起我中國的女性是不是很隨便,又十分直接地問在中國“叫雞”要多少錢,認真九唔搭八,大佬你自己因為性壓抑搞到心理發展唔平衡,都唔好在街上周圍去問遊客如何在外國“叫雞”吧!睇怕他學英文和想到外國留學和做外交宮等等一切的原動力,都是因為一廂情願地以為外國是性開放的天堂吧?就是因為遇到這個外表斯文,但是心理不平衡的神經青年,搞到我原本興致勃勃玩夜拍的雅興都一掃而空,好端端的給個無聊人破壞了一個晚上,我便提早打道回府睡覺去也。

晚上穿過己休息的大巴扎走回旅店,中途差點便在迷宮般的巴扎小巷裡迷路,跟著又回到今午光顧過的熱狗店咬包,熱狗店旁邊還有幾間食店,不過都是買些山羊頭湯飯,羊雜燒烤之類的奇怪東西,今晚還是繼續吃熱絇好了。(2009/2/22)

2007年5月22日 星期二

不波不西

今早難得可以睡至自然甦醒,在旅店附近一家快餐店竟然有違久了的Felafel三文治,即刻買番個用來做早餐,邊行邊吃的走到市中心的伊瑪哥曼尼廣場,又發現在哥曼尼廣場和四周街頭都有不少藍色六角形的小鐵盒,鐵盒左右兩邊各有一隻黃色的手托著,熟口熟面的,跟著便想起在黎巴嫩貝卡山谷的街頭上也見過不少同樣子的藍色鐵盒,大約知道這些盒子都是真主黨向民眾募捐經費的,原來這個東西也遍怖伊朗各大城市。

德黑蘭Tehran - 市中心霍梅尼廣場一角, 和伊朗全國, 以至黎巴嫩貝卡山谷, 隨處可見的街頭捐款箱, 我想如果我曾經放過一毛錢進去, 老美會不會清算我資助過恐佈活動呢?

今天的活動是去參觀舊皇宮和伊朗國家珠寶博物館,昨晚希臘大叔用他的LP伊朗和我的LP中東交換,說要借來研究一下最新的土耳其和伊朗過境的資料,我就可以用研究一下他的LP伊朗和順便用來遊覽一下德黑蘭,Golestan Palace舊皇宮就在哥曼尼廣場的政府電訊大樓後邊和德黑蘭大巴扎的中間,皇宮是19世紀時期伊朗Qajar皇朝照抄歐洲列強皇宮的四不像產物,皇宮的裝潢當然是極盡奢華,金碧輝煌,皇座的大殿還裝有不少鏡,美名為鏡廳,皇宮裡就有一個大廳專門展覽19世紀時歐洲各國皇室贈送的禮物,當然還有歷代Qajar皇帝的西式畫像,皇冠,和大堆的金銀珠寶,看來當時的伊朗皇朝花了不少錢去模仿歐洲皇室的氣派,但混合波斯和老翻歐洲建築風格的皇宮,結果搞出來的卻是“不波不西”的。

德黑蘭Tehran - 舊皇宮 Golestan Palace, 大樓的高塔為波斯傳統的風樓建築, 可以協助空氣對流通風散熱, 大樓裡邊卻是歐式裝修, 不"波"不西

離開舊皇宮後,我又花了大半個小時走到伊朗國家中央銀行去看地下保險庫裡的珠寶博物館,博物館門外守衛深嚴,在地面門口買了入場票和存包後,來到地下保險庫裡發現裡邊已擠滿了伊朗本地和外國的遊客,我想差不多大半在德黑蘭的外國遊客都集齊在珠寶博物館裡,外國遊客裡多是日本和台灣旅行團,也有歐洲的老人團,話明是國家珠寶博物館,裡邊收藏的當然又是大堆國寶級的金銀珠寶,純金和寶石打造的皇冠(4公斤重,載久一點會連頸都斷埋),純金王座,還有個鑲滿珠寶玉石的地球儀,真係好鬼誇張,看來當時的伊朗國王不單只要追求歐洲皇室的宮廷生活,在搜羅金銀財寶方面也從未有減輕力道,不消說伊朗一國近幾百多年來的國力就耗費在奢華的宮殿和國王的金銀珠寶,漸漸由能與奧圖曼帝國分庭抗禮的中亞強國淪為19世紀沙俄和大英帝國在中亞大角逐(the Great Game)中的勢力笵圍和緩衝區,及後近一世紀都在外國勢力的支配下,沒差點便成為殖民地了。

在德黑蘭市內轉了大半天,發現就算是風和日麗陽光普照的明媚下午,天空就像被蒙上了一陣厚厚的面紗般,空氣裡盡是汽車廢氣裡的懸浮污染物,在街上再多走一會都感到呼吸不順,真正是烏煙瘴氣,我只想趕緊返回旅店休息,不過在中途還是去藥房買了點治喉嚨痛的消淡藥才回去。想起明天一早又要坐長途巴士到伊斯法罕,所以想在回程路上買點麵包餅干作早午餐用,可是在城內走了大半個鐘都沒有找到超級市場,偶然只在在街角處見到些小形家庭式士多,我想伊朗大城市裡還未流行連鎖式超市之類的高度資本化集團式企業,而家庭裡的主婦都習慣光顧大巴扎,就像美國人去逛Walmart咁,而街口士多的經濟功能就像是便利店了。

買好東西回到旅店還未到黃昏,過了一會希臘大叔又也回來了,他說今天一整天都在哥曼尼廣場和大巴扎裡溜躂,觀察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和人情細事,拍了些人像相片,過了十分充實的一天,說著說著那對神經孖寶又跑到希臘大叔面前扮古扮怪逗他玩,只是希臘大叔今天已累得沒有咁好氣去發火,不搭理他們跑去睡覺去也,神經孖寶自己咬了自己一會後見無人理會,便十分無癮地自動消失掉。(2009/2/1)

2007年5月21日 星期一

發神經

今天一早6時便起床,趕去坐頭班巴士到市郊的長途車站,因為今天要坐起碼10小時的長途巴士到伊朗首都德黑蘭,哇!成10個鐘頭咁長,就算坐到最早一班的巴士,最快也要到下午5時多才到達德黑蘭,跟著還要坐車入市區找旅店住,想來又是漫長奔波的一天了。

早上6時半便離開旅店,坐頭班巴士不用塞車約10分鐘便來到市郊的車站,剛好可以趕上頭班7時半開去德黑蘭的長途巴士,這次坐的是Volvo富豪巴士,果真是較新淨舒適,而且還長開空調,只不過我座位的座塾早已給人坐扁,於是在這趟10小時長的車程由一直就像坐在一張硬板櫈上,真是好不舒服。伊朗的長途巴士不像土耳其的同行般時常在公路邊的休息站停車飲茶,除了在公路口停靠上落客外,中午就在路邊一個休息站停車午飯,不過我見餐廳的環境麻麻,還是吃昨晚在麵包店買的甜麵包當午餐算了。

巴士在下午5時半才抵達德黑蘭汽車西站,車站就在市郊的機場對面,從車站走出來就見到一個十字路口迴旋處Azadi紀念碑,我在那裡路邊學人家截了一輛往北行的share的士(IR1,000),跟司機說要去地鐵站“Metro”,的士便送我到約3公里外的一座行人天橋底下車,司機打手勢叫我過對面馬路沿著一條小街走進去,過了行人天橋後便見地上一地都是用完的地鐵車票,於是我跟著車票沿著小街一路行,果然行了一會便來到Sadeghieh地鐵站。


Sadeghieh地鐡站

我坐藍色線到市中心的Mellat站下車(IR1,250),坐地鐵大約15分鐘便來到市中心了,真快!出到地面不一會便找到旅店Mashhad Guesthouse,今天真是一路順風順水的沒有遇到甚麼大的阻滯,可是來到旅店裡,老闆跟我說多人大房已經住滿,而且因為正值裝修,所以已沒有空餘的房間,看來又要出外找其他的旅店了。正當我十分失望正要離去時,另一個大叔(旅店經理)跟老闆說好像還有一間單人空房,不過再過兩天便也要進行裝修,問我究竟要住上多少天?哈!我剛好也只打算在德黑蘭留上兩晚,於是便有房間可住,真是太好了。

之前在綱上找伊朗的旅行資料時,曾看過某個香港人到德黑蘭玩了幾天的網誌(好像是用7天期限的機場落地簽証到伊朗的),說天天都要吃一餐美味非常的伊朗烤雞肉串飯才過癮,我昨天整天都是吃熱狗和Pizza,今天的早午餐也只是咬麵包,所以想起“美味非常的伊朗烤肉飯”便流晒口水,在旅店安頓好後便馬上跑到大街上找吃去,就在旅店附近找到一家小飯館,可能就近背囊友常住的廉價旅館區,所以竟然有個英文餐牌,一頓烤雞肉串飯承惠IR27,000(HKD30),在坐一程長途的士也只是IR20,000(HKD22)的超低消費水平的經濟裡,這頓飯真係幾高消費,起碼比吃熱狗貴上兩倍,不一會伙計便送上一碟白飯,一碟薄餅和洋蔥片,和主打的一串烏黑黑的烤雞肉,一個烤蕃茄和一條青椒,白飯伴碟的還有一塊平常在“大記”吃西式早餐用的紙包牛油,不知是用來送飯還是揩在肉串上吃的呢?當我滿懷期望地品嘗一下那串雞肉,噢!跟之前在土耳其吃了兩個星期的各式Kebap烤肉相比,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水平...土耳其和中東的Kebap實在是好吃得多了,不過當吃了一天的熱狗和Pizza後,偶已能吃上熱騰騰的烤肉串和白飯已是很不錯的了。


伊朗的烤雞肉串飯 + 伊朗可樂一支

在士多買了幾支水回到旅店,便遇到另一個房客-希臘大嚿大叔正在教訓那兩個在旅店裡打雜的伊朗變態少年,那兩個伊朗少年好眉好貌,但是不知是否因為工作苦悶,加上嚴格的回教社會生活規條壓抑了青少年正常的生理發育,在無拖拍無異性的生活下窮極無聊地互相自我娛樂,以發洩多餘的精力,他們的神經行為包括:

一, 揑著自已的喉嚨直至快要窒息才放手
二, 不斷咬著自已的手臂,咬到滿手臂都是牙印和口水
三, 兩條友仔坐在前台旁邊的梳化上扮打JJ

以上發神經行為必定只會在住客面前免費表演,以作娛賓

因為這兩人出位的發神經行徑,希臘大叔尊稱他們兩人為神經1號和神經2號,不過我發現這兩條神經友仔是不會在老闆和經理等人在時發作,而是喜歡專門在住客面前搞搞震,可能D變態佬覺得有人睇到才夠剌激吧?

所謂強者自有強中手,一瘋還有一瘋癲,晚上我和希臘大叔在前台的梳化聊天,這兩條神經仔又跑到希臘大叔和我面前發神經,希臘大叔終於頂這兩條友仔唔順,當神經1號玩完揑頸後,正在喘著氣一臉高潮後的滿足樣子時,希臘大叔突然發難沖上前上使勁用雙手揑著那小子的喉嚨,嚇得旁邊的神經2號撲上前去拼命想拉開希臘大叔,但是又唔夠人家大嚿,最後希臘大叔又唔係要攞佢命,當然會自動放手,但神經1號已嚇得面無人色了。

過了一會神經孖寶又按奈不住,今次是玩咬手臂,正在咬得不亦樂乎之際,老闆和經理便回來開工了,這時希臘大叔便即過去投訴,模仿著神經孖寶咬手的動作再指著我,說那個兩傢伙嚇壞了那個新來的香港客人“Poor HK guy”,攞埋我來過橋,跟著劇情的發展當然是老闆和經理追著那兩個小子打了一頓教訓一番,當然自此之後那兩個小子不敢再在我面前做古怪了。不過在老闆走後神經孖寶又再對著希臘大叔搞鬼搞馬,希臘大叔見他們又發作便又追上去教訓一頓,我想其實是那對神經孖寶平日實在是太無聊了,就算對著一般住客扮嘢,人們大都只會當睇佢唔到,其怪自敗,但難得希臘大叔每次到最後都忍不住有反應,所以才常常在希臘大叔面前扮嘢來逗他,要有互動先至好玩嘛。

先此聲明,希臘大叔絕對是正常人,只是為人較為認真而已,他說人到中年已賺夠錢可以提早退休,在雅典有3家公寓收租,生活無憂,又喜愛拍攝,故經常出來作長途攝影旅遊,上年他跑到中國北京教書,然後從北京出發,經過西藏和新疆,再經巴基斯坦來到伊朗首都,一路已經旅行了8個多月了,跟著便要取道土耳其回家去,因為沿途不斷拍照,故行李裡已帶著有300多卷用過的菲林,還有約1000卷菲林寄到北京朋友的家裡,打算待6月初回到家裡後處理,可是他又已計劃好8月時再去非州攝影旅行8個月,睇怕回家後都要開通宵曬相,原來退休生活都可以咁忙碌。(2009/1/30)

2007年5月20日 星期日

VIP待遇

伊朗,前身就是波斯,一說到波斯,上了年紀的金庸迷一定會把張無忌和小昭拿出來胡說幻想一番,年輕點的中青(已近中年的青年人)或許會想起AT機和超任時代的波斯王子電腦遊戲,其他人一提起伊朗大多會聯想到電視裡包頭巾大鬍子的恐怖份子,荷里活電影“戰狼300”裡邊的筋肉人,和老是跟美帝薯仔總統作對,硬是想搞出一兩個核子彈來消滅以色列的那個狂人總統,其實伊朗是有幾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雖然自古在希臘和羅馬時期已是與西方歐洲文明帝國爭霸的傳統競爭對手,近年卻被美國唱衰為邪惡軸心之一,再加上那個神經總統出位的言論,國際形象大為低落,“人氣插水”至谷底,對伊朗帶有點負面形像也是人之常情。

不過我想世界各個能流傳幾千年而仍能延續至今天的文明和民族,總會各有其獨特之處和各式各樣的優劣性格,只是在主流傳媒的耳濡目染下大家都主觀地被標籤化了,然而這兩個月的中東旅程裡,我曾遇上過不少好人和好事,雖說各地的人們不論其所屬的宗教、政治、文化和民族背景各有不同,但是每當我遇上困難需要向身邊的當地人求助時,他們總會豪不猶疑地伸出授手,熱情友善地幫助我們這些來自遠方的外國客人,所以我相信在伊朗也能遇上同樣善良和熱心的人們。

今天一早便坐小巴到土耳其和伊朗邊境,在關口便見到一列長長的貨櫃車龍在等著出境到伊朗去,在土耳其過關時有個在關口靠賺外匯差價搵食的小伙子想跟我換剩下來的土耳其里拉,按公價土耳其里拉對伊朗錢應是IR700/YTL左右,不過那小子卻開價IR600/YTL,差成15%,我也知道難以按銀行匯兌換,故跟他討價還價至IR650/YTL,當我拿錢出來時,他又扮撞聾說是IR65,000兌我手上的YTL110,匯率比原先開價還要低得多,我馬上叫他收擋彈開,他見到手的生意轉眼又失掉,馬上又改口回到IR650/YTL,不過我已無耐性跟他再胡混,趕著過關出境去也。

因為我是到訪伊朗的稀有遊客,所以一來到伊朗邊防便即享受到遊客的VIP待遇,有旅遊局的專人招待,又幫我辦理入境手續,不過最重要是向我推銷去伊朗亞塞拜疆省旅遊,可是我的伊朗簽証就只得16天咁多,今天一定要趕去大不里士Tabriz,行程緊湊,睇怕冇時間在亞塞拜疆省多作逗留了。辦完入境手續回到出入境大堂又見到那對老外夫婦混在一個西方人的旅行團內,看來也是在等辦手續,我問旅遊局的專人那裡能夠兌換伊朗錢,他便帶我到海關旁邊的伊朗國家銀行,可是國家銀行竟然只兌換美元和歐元,卻不會兌換作為主要貿易伙伴之一的鄰國土耳其里拉,我便再問專人那裡可以把土耳其里拉換作伊朗錢,於是他便在外邊招了一個專做黑市兌換的大叔進來這家國有銀行裡跟我換錢,作為遊客的特別待遇又真是有點兒過份了。

換完錢,我便如常地數數收到的鈔票,那個大叔卻臉色大變,扮作生氣樣子說我不相信他,意圖引開我的注意力,當中必有古怪,我便回應道按常識在換完錢數一數不是很平常的動作嗎?又有甚麼好大驚小怪呢?果然仔細一數便發現他少給了IR40,000(HKD45),我便即刻要他回水,他給我當場揭穿了他騙錢的把戲,便先把IR30,000還給我,然後厚著臉皮說能否剩下IR10,000給他當香煙錢,我說為何我不好省下那IR10,000給自己買零食呢?便把剩下的IR10,000鈔票從他手上搶回來,一毛錢也不要便宜給這個手法低劣的騙子。

邊境海關設在兩國交界的一座小山丘上,從海關到山下的禁區閘口還有一段路程,這時有些的士司機見我一出海關便湧上來拉客,我想本地的旅客應該有更便宜的方法往返海關和山下的城鎮Bazargan,於是便在停車場等了一會,果然見到幾個大叔往一輛的士擠進去,原來一般人都是夾份坐share的士的,故不用一個人坐晒一輛的士咁貴了,下車時付錢才發現車資只不過是每人IR500(HKD0.6),可是我才剛換完錢,身上有的都是些大面額鈔票,司機大叔見冇咁多零錢給我找續,便說不數我錢算是免費載我一程。

來到Bazargan鎮的閘口,又是一大班凶猛的的士司機湧上前來爭取我這個老外遊客,大概他們都把我當成了容易被人屈水的日本仔肥羊吧?而且他們是超團結地統一口徑開價IR20,000(HKD22)送到35公里外的Maku鎮的巴士總站,雖然按香港人的消費水平是十分便宜,可是share的士的正常收費每人才要IR4-5,000,想來這必定是有默契地集體議定屈遊客錢的“公價”了,於是我便說要坐share的士,可是那班混蛋司機卻異口同聲說“No”,不知是這裡沒有share的士,又或是想告訴我遊客必須有如鉆板上的肥肉,不要再作無謂的反抗乖乖地給他們屠宰好了。不過我可沒有如此輕言放棄,就在我四圍走找車子的時間,又有個自稱是旅店老闆的大叔出來跟我說IR10,000已是很好的價錢,可能他也是某個的士司機的表親吧?我已冇佢咁好氣,打算一路走到鎮外的路口看看能否找到往Maku方向的順風車,這時有個路過的年輕人見我像盲頭烏蠅般走來走去,便主動伸出授手,不用3分鐘便給我找到一輛去Maku鎮的share的士,每人收費IR4,000,幾經努力加上幸運地得到好心人的幫助,才爭取到正常的待遇(其實只是省了HKD15元咁多),也算是初次領教到伊朗的士佬的團結力量。

Maku鎮位處一條又長又窄的山谷裡邊,山谷兩旁都是懸崖峭壁,想來古時這裡必定是兵家必爭之地,不過到了今天已變成土耳其和伊朗邊境交通必經重鎮了,巴士站就在Maku鎮的最東端,我在車站買了中午12時往大不里士的車票,這時距離巴士開出還有約半個小時,我便趁空在車站找東西吃,可是只發現了一家美式熱狗小食店,咦?為何反美的伊朗的街頭小吃竟然會是美式熱狗呢?

之前睇LP中東研究伊朗的行程時,書裡說到伊朗的長途巴士分別有Volvo富豪Super-luxe超豪和Mercedes Benz賓士,聽落好像都是十分舒適的豪華巴士,買票時聽說今天開往大不里士的是一輛賓士巴士,滿以為是甚麼豪華大巴,可是上車時才知道是一台起碼有30年歷史的超級老爺車,想當年確實是十分豪華,不過到了今天已有點落伍了。在下午天氣突然變得又悶又熱,巴士的車窗又全都關上,烈日下車廂裡給太陽烤得像鋦爐般,巴士開上高速公路跑了好一會,天空突然間陰霾密怖,然後便突如期來的下起一陣大雷雨來,巴士往前開了一會,先是見到一家私家車撞到公路中間的防撞攔,跟著又見到一輛農夫車在公路上翻轉了,幸好我們的老爺巴士跑得超慢,不用擔心會在天雨路滑的狀況下超速出事。


Mercedes平治老爺巴士, Maku市巴士站

老爺巴士跑了4個小時才來到大不里士市郊的巴士總站,我一下車便有些同車的好心乘客把我送到的士站,大概他們以為遊客都必定只會坐的士吧?這裡的的士站比Bazargan的文明有秩序得多,就是的士都會排隊和有一個定價的的士售票處,到市中心大市場的士收費明碼實價為IR20,000(HKD22),雖說其實不算貴,但是這裡又是沒有share的士,於是我走到路口截車,巴士總站出口的守衛見到我在路口胡搞,便馬上跑過來制止,說車站外邊便有一個往市區的巴士站,於是我便坐了30分鐘巴士到市中心大巴扎去,這程巴士只收IR250(HKD0.3),真是平到嚇死人,怪不得D的士收費咁平都冇乜人坐了。

在街上逛了一陣才找到LP裡介紹的Mashhad Hotel,不過我一問價錢才知已經取消了多人大房,普通的單人房也加價一倍至IR57,000,另外再加收沖涼費IR5,000,我把LP拿給旅店經理看看以前的舊價錢,他的反應是馬上找出一張A4白紙用英文寫上新價錢貼在牆上,我再到外邊大街上看過其他的旅店,可是職員都是不諳英語,而且收費也是和Mashhad差不多,最後還是回去Mashhad住吧,老闆見我食回頭草,便裝出一臉不願意的勉強地給我一間單人房,真係巴閉。


大不里士Tabriz - 大巴扎其中一個側門

搞到下午6時才在旅店裡安頓好,這時已經夕陽西下,我走到附近的大巴扎才發現裡邊大半小巷的商店都已關門,胡亂地在迷宮般的大巴扎裡轉了一會,發現就只剩下賣金飾的小巷還在營業,只是裡邊在Shopping的全都是一身由頭到腳披著黑紗的婦女,黑紗和金器黑金二色互相輝映,我心想D男人都不知跑到那裡去了,或許這是因為在伊朗的家庭裡女士才是撑握財政大權的話事人,故她們才是伊朗最有消費力的群體,男士下班後還是乖乖地回家把賺到的薪水都奉獻給太太作家用吧!

大不里士Tabriz - 大巴扎內的黃金街, 購物的主要是女仕們

晚上在旅店附近街角的一家快餐店吃Pizza當晚餐,我發覺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在大不里士這裡的大城市的市中心裡,竟然就只有賣熱狗和Pizza的美式快餐店,反而找不到伊朗的傳統食店,又或是中東回教國家都常見的Kebap烤肉店,而且不論男女老幼都喜歡到這些快餐店光顧,齊齊食熱狗,真是奇怪哉。我在快餐店吃Pizza時,店裡的老板、廚師、伙計、甚至顧客都停晒手只故盯著我吃東西,其中一人還靜悄悄的拿出手機偷拍我吃Pizza,於是我就索性大方點擺埋甫士給他拍照,搞到我就像甚麼珍禽異獸在鬧市出巡般,比成班男人眼金金咁望到實,如果這裡不是伊朗的話,我還以為自己誤闖基吧,這種萬眾矚目的特殊VIP待偶真係夠無厘頭了。(2009/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