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日 星期六

焗住親熱

清早6時起床,還是睡眼惺忪之際旅館的伙計便上來敲門,說早上來護送的警察已經來了,催我趕快下樓,可是我7時正收拾好行裝落到樓下大堂,那些說是負責護送的警察又不見了,旅店的老闆阿伯帶我到路口坐的士去往來邊境口岸Share的士的迴旋處,要他親自出馬,想是剛才的警察等得不耐煩,便責成旅店老闆親自“護送”我去坐的士,而那班不曾露面的警察大哥就先行鬆人去也。

在迴旋處等了一會便湊夠了4個乘客出發,除了我是外國遊客外,其餘3個坐車的大叔都是跑跨國運輸的貨車司機,在扎黑丹歇息了一晚後便回邊境海關取回貨車繼續行程,從扎黑丹到邊境口岸沿途都是舖得很好的柏油路,約75公里的沙漠公路的士每人收費IR30K,十分化算,可是聽說若是從反方向的巴基斯坦入境,那些回程的的士司機便會回復發錢寒的本性,開天殺價的向入境的外國遊客敲竹桿。

8:30便來到邊境檢查站,花了5分鐘便辦好出境手續過了關,只是在海關的窗口辦手續時,有個平民裝扮的老頭說要拿我的護照替我填表,我見其他出境的人都是自行填表的,按常理我當然不會隨便把重要的護照交給來歷不明的閒雜人等,便不理那個老頭懇切期待的眼光,自己在海關窗口枱上的登記表寫上資料,跟著直接把護照遞給窗口裡的海關人員辦手續,那位老頭見我不肯讓他幫助,便發老脾的大叫我是發神經的“Crazy!”,想是他一大早便痛失了索取小費的機會,老羞成怒大發神經胡亂吵罵,於是我便火上加油笑嘻嘻的多贈他兩句:“Yes!I’m cracy!”,激到他扎扎跳,真不知是誰在發神經呢?

離開了簇新的伊朗邊境大樓,過了一道鐵絲網圍欄便是巴基斯坦了,巴基斯坦的入境設施就是一座殘舊的磚頭鐵皮屋平房,與對面“現代化”的伊朗邊境大樓相比可真是相形見拙,反映出兩國的經濟實力的差距真是不少,想來這是地下有沒有石油的緣故吧!在鐵皮屋的棚子填好入境表格,等了約十來分鐘便被叫到一間空調辦公室裡辦理入境手續,想不到老巴的海關竟然是電腦化操作,入境時要對著一個Web Cam拍照留念存入資料庫裡,真是高科技了!老巴的關員跟著問了我幾句簡單問題,便在我的護照上刷的一下蓋上了入境的大印,一點阻滯都沒有,虧我自前還擔心會否被老巴的海關質疑簽証裡比正常多出一個月的有效期呢?


老巴的海關口岸, 只是沙漠上有幾間平房和一面國旗, 旁邊停了幾台貨車仔和往奎達的大巴, 簡直是一個熱到鳥不生蛋的地方, Taftan, 伊朗/巴基斯坦邊境

出了海關便是所謂的邊境小鎮Tanfan,LP書裡形容這個小鎮是一個“Hell on Earth”人間地獄的鬼地方,雖然這說法有點兒誇張,不過舉目四顧只見四周一片荒蕪,黃沙萬里,寸草不生,只是在海關旁邊有幾家破泥屋平房,放了幾輛生滿鐵鏽的破車,當然還有是在烈日之下感到酷熱難當,我想這不就是以前看那些美國西部牛仔片中的沙漠邊荒常見的場景吧?只是美國西部牛仔片的決鬥場面裡,例必會在鏡頭前無厘頭地出現一卷乾草被風吹得滾滾而過,而這裡有所不同是偶然吹來的一陣熱風,只會把滿地的膠袋垃圾吹到滿天亂飛而已。

面對伊朗的邊防海關就似番個樣

巴基斯坦比伊朗快了一個半小時,過了海關才是早上11時左右,我見海關外邊不遠停了兩輛老爺韓國Daewoo大巴,想是等會開往奎達Quetta的長途大巴吧?這時海關棚子裡有個巴士公司的大叔過來問我要不要買車票,我便用US$20換了Rs1,100的巴基斯坦盧布,再買了一張Rs300的車票,大叔告訴我要等到下午4時才會開車,到明早6時便會到達奎達,那麼我即是要在這裡等上5個鐘頭才會開車?早知就在扎黑丹酒店的冷氣房間睡至中午才起床,食埋午飯才過關好了。

等到中午12時又有一大班巴基斯坦人從伊朗過境來到海關,等他們辦好入境手續後便見巴士公司的人領著那班人到巴士上車,眾人合力把從伊朗帶過來大包小包的戰利品都搬到巴士車頂上,就連我的大背包也都拉到車頂上了,本來還有點擔心會否像昨天般在半路中途下大雨,不過我抬頭一看只見睛空萬里,心中一丁點兒的顧慮便都一掃而空。

巴士開車後不是馬上往奎達出發,而是開到小鎮上一家小飯店午餐休息,乘客中一對老夫婦還請我飲了杯甜茶,就是在印度次大陸上十分流行的那種甜奶茶,真是違久了。之後巴士磳磨至下午3時多再開到小鎮上,兜個圈子拉客後才正式出發,期間只見小鎮上四處都是滿天隨風飛揚的破膠袋,滿地的垃圾和從民居裡流到街上的有機生活廢水,就在烈日的煎熬下散發著陣陣纏繞不散的強烈腐臭味,不其然地便想起去年夏天某日經過香港的將軍澳新市鎮時遇上的那陣堆填區惡臭,不同的是將軍澳的惡臭是從附近的堆填區隨風吹來,而這個沙漠小鎮地上本身便是一個堆填區了,不過比較起來還是將軍澳稍為比這個所謂人間地獄的邊境小鎮又略勝了一籌,畢竟眼不見為乾淨!


從邊境至奎達的空調長途大巴, 在沙漠公路經過的綠洲小鎮停車拜神, 巴基斯坦西部沙漠

老爺巴士在沙漠公路上跑下停下,車子先是在一個公路邊的小村子停車讓司機和乘客到清真寺拜神,順便讓大家在小村子裡隨便的一個清靜角落隨意地方便一下,怪不得小村子裡滿地都是曬乾了的黃白之物。跟著車子在快要入黑時後輪爆肽,司機和助車花了個多小時換輪胎,眾乘客就在旁邊的沙漠上等候,各位又額外多了一次體驗野外放水和拜神的機會。晚上10時多巴士又在一個小村子外停車晚飯,一眾乘客就在大排檔外的空地上席地而坐開餐,食完的殘渣垃圾就隨地倒掉,直接回歸大地,我怕食錯嘢鬧肚痛便不敢光顧這裡的大排檔,還是繼續咬餅好了。

這時小村子上已來了好幾輛的長途大巴停車晚飯,這些大巴的車身上都裝滿了閃閃發光的LED來切成圖案裝飾,加上車上超級大聲的喇叭聲響,保証老遠便可以在一片漆黑的沙漠公路上發現這些大巴,咁就唔怕被其他車子撞到了。吃完晚飯本以為可以馬上出發,可是巴士司機和助手食飽飯後又把剛才爆胎的車輪拆下,原來是要在小村子找汽修店補車胎,車胎補好後卻又不知怎樣竟然不能裝回車軸上,於是一等便是兩個小時,等至午夜12時車子修好方可離開。

本以為晚上可以在車裡一覺睡至天明,可是司機為了省油把冷氣關掉,但又因為怕吃車塵不能大開車窗通風透氣,於是成車幾十人就焗住困在車內,一同在揮發出陣陣濃郁的臭汗味道,又熱又焗冇覺好瞓。更甚的是坐在我旁邊的那位大叔又有理冇理一於照樣大覺瞓,仲時不時把滿面汗油和大胡子的大頭倚在我的肩頭上,我已經夠晒熱了,如果佢係位青春靚女就再熱D都冇所謂啫,但是阿叔就唔該你坐番好D,我唔想同你咁“親熱”呀!(2009/6/13)

2007年6月1日 星期五

百年一遇

昨晚睡至半夜時覺得身上有些小東西在爬來爬去,醒來後第一個反應是以為有曱甴入侵,趕忙從床上彈起開了房燈,才發現是有好幾十隻飛蟻在我床上橫行,好端端房間裡何來這些飛蟻呢?所謂蛇有蛇路,蟻有蟻路,我順著蟻路一直追尋下去,才發現房門的地下處竟然有一個螞蟻窩,內有大量飛蟻正從蟻窩洞口爬出來,振翅高飛的往我剛開著的房燈飛撲過去,於是我只好趕快關上房燈和打開房門,好等這幫蟻大爺馬上飛到外面去,我心想好端端的爬出這麼多飛蟻,明天可能要下雨了。

早上8時多醒來,剛好目送那對德國夫婦開著那台BMW電單車出發往巴姆去,我在街口截停了一輛Share的士,一路坐到長途巴士站都不過是IR3K而已,想來總算遇到一個老實的伊朗的士司機。在車站找到號稱全伊朗最大最有規模,服務聲譽排行全國第一的Peyma巴士公司,買了9:30出發到扎黑丹的車票,跟著便到旁邊的小食店買熱狗當早餐,之後便大安旨意地在候車室內等車,可是等了又等巴士一直都未能上客,原來巴士的輸油管破了要修理,可是巴士公司又沒有第二輛巴士可以替代,於是一眾乘客便只好無奈地苦候了2個小時,我就玩數獨遊戲打發時間,直到11:30才開車出發。

巴士在沙漠公路上行駛,慶幸一直都再沒有甚麼阻滯,只是沿途天色越來越昏暗,過了巴姆城外後還開始刮大風和下起大雨來,想不到在沙漠都能遇上大暴雨,昨天上綱時看到天氣報告說有一個百年一遇的超級颱風正從印度洋一路直迫波斯灣,想是颱風周邊的雲雨帶已來到我們的頭上了。

約黃昏6:30PM左右來到扎黑丹的外圍,車子從城外山上可以看到前面遠處的市區上空正在行雷閃電,暴雨交加,可是過了約一小時後巴士來到市郊的車站時便剛好停雨,真是天公做美。我在車站外面找了一輛的士說好IR10K到市區裡的巴扎,可是司機跟著又接了另一位同坐巴士來的大叔,的士先載那大叔到市內一家銀行外下車(當然有收車錢),然後便轉了個彎來到附近的一家酒店外邊要我付錢下車,我說我要去市中心的巴扎啊!那個司機卻悻悻然地說市中心那邊沒有酒店,可是誰又會聽信他的鬼話呢?想當然他見我是一條東方來的水魚遊客,便用這麼老土的籍口來騙我,只要把我送到他相熟的酒店,既可多收車錢又可收受酒房的回佣。我心諗你想開車轉個彎便收我這貴的車錢,那有這麼容易,而且巴扎那邊有沒有酒店給我住又關你鬼事咩!於是我便發火向著他叫了三遍“Bazar!”,他才死死地氣開車送我到巴扎去。

在巴扎下車時我給了一張IR20K的鈔票,那個司機卻不想找錢,我問他找回IR10K時他卻說剛才送我去酒店時兜遠了路,所以IR10K不夠,我說這是你想搵我老襯才自作聰明的兜了去那間酒店,又不是我叫你幫我找酒店的,在巴士站上車時不是早已說好了車資嗎?而且從車站開到市中心才10分鐘車程,中途還要搭載了其他乘客,一般Share的士的車資應是約IR5K左右,IR10K已是收貴我了,而家你仲想另找藉口屈我錢?於是我便雙手抱胸大爺般坐在的士後座賴死不走,那司機見屈唔到我錢之外,還萬幸地遇上我這個難得一遇的東方無賴,無計可施下便發火拍打軑盤出氣,最後死死地氣找回IR10K給我,對付這些無賴的士司機,迫於無奈有時偶然也要耍下無賴。

晚上8時左右市中心已是烏燈黑火,還透著燈火的店舖都在準備關門,我在巴扎外圍的街道上轉了一個圈後,才找到那間隱藏在舊樓小巷裡的廉價旅館,可是老闆一看我是外國人便指手劃腳的說了一輪,最後用英文說“Holiday!”,即是不接我的生意了,好端端要放假?真是奇怪哉!於是我便只好沿著大街一路走下去找旅店,隔了幾個街口才遇到另一間旅店,店裡竟然住著一伙荷槍實彈(AK47)的伊朗軍警,在旅店樓下門口的一個警官命令一名士兵帶我到樓上看房間,可是上到樓才發現整座旅店原來正在停電,冇水冇電又點住得過呢?而且竟然仲開天殺價IR160K,真是開玩笑了,於是我便只好看著LP書中超簡單的地圖,一路摸到市區的另一邊繼續找旅店去。

往南一路走了約半個鐘才來到LP書中另一間中檔的旅店,可是也要收IR135K(US$15),以伊朗的物價來說真是好貴啊!正當我在發愁考慮是否要在這麼“高貴”的酒店住上在伊朗裡的最後一晚時,一個在酒店餐廳裡吃飯的大叔客人過來給我教路,說城裡還有一家比較經濟的旅店Spring Hotel,還用伊朗文寫了酒店的名字給我,於是我便走到外面的迴旋處廣場截的士過去,這時又一對父子騎電單車經過,見到我在路邊戇居居的便停下來問能否幫忙,我便說想找平旅店住一晚,他們十分熱心好客地叫我坐上車上帶我去找旅店,於是3個大男人加上一個大背囊騎在一輛細小的電單車上,在雨夜過後黑暗濕滑的街道上,風駞電制地穿過大街小巷開回市中心去。

那位電單車老爸說他朋友的旅店收費十分經濟,想不到他竟然帶我回到巴扎小巷那間正在“放假”的旅店,我跟他們說之前已來過這家店了,他們也不理會便拉我到店裡找那老闆大叔,他們幾人烏哩烏魯的說了一會,老爸便向我解釋原來政府通知城裡所有的旅館,除了幾家高級的酒店之外,一般旅店都不能接待外國人,而有外國人入住的旅店也必須知會警察當局安排護送,怪不得小店不收,大店就可老逢宰客了。

那對熱心的父子見連是“熟人”經營的旅店也無面俾,便提議我不如到他們家裡住上一晚好了,我想在伊朗最後的一晚能在本地人的家裡過一晚說不定會是一次十分有趣的經歷,可是既然連一般旅店都不敢招待外國旅客,我也不想這對熱心的父子為了幫我而招徠警察找麻煩,只好謝絶他們一番的好意,說我自己再去找旅店好了,不過他們幫人就要幫到底,又拉我上車再找了兩家旅店,不過不是客滿就是不能接收外國旅客,最後便開車送我到舊城區裡的Spring Hotel。

Spring Hotel的老闆見半夜三更竟有外國水魚送上門,那有不開天殺價宰客之理呢?先是開價US$20一晚,比剛才那家旅店還要貴得多,就連電單車老爸也覺得不可思議,於是我跟他們說不如車我回去之前的旅店好了,那個老闆見我們又要離開便馬上說可以打折,於是房價便調低至IR120K(US$13),搞來搞去跟之前還是差不多,早知一開始便在剛才那家旅店住下好了,不過既然已經搞到這麼晚,還是省點力氣住一晚好了,我謝過電單車父子後,才到房間裡安頓。想來我每次要在陌生的城市裡晚上摸黑找旅店,當找到一頭煙時,總會遇上一些熱心的本地人提供無私的幫助,真是十分幸運。

安頓好後便跑到旅店外邊找吃,可是發現旅店外邊的民居中就只有一家士多,可沒有平時常見的那些熱狗快餐檔,只好胡亂地買了些餅干乾粮,預備作明天從邊境到巴基斯坦的奎達市的長途過夜巴士上充飢食用,跟著回到旅店裡點了客晚餐(IR23K),老闆說等一下便送到房間上,過了一會有個肥仔細路拿著一盤晩餐連一支可樂送上來,想是旅店老闆的子侄?我一開門他便把可樂打開了,跟著他便問我拿餐費一共IR30K,我問點解咁貴呢?他便拿出計數機算出來:IR23K(指著那份晚餐)+IR2K(指著那支可樂)+IR5K(指著他自己,即是小費啦!),我說我可沒有叫可樂喎,而那IR5K的小費不是搶錢嗎?


在伊朗的最後一頓晚餐

他說冇小費我便冇飯食,原來連這個死肥仔都想借機屈我錢,我便拿出剛才買的餅干來示意大不了便咬餅,然後便要把門關上瞓覺去,那個死肥仔馬上臉色大變,一派闖了禍想喊的衰樣,我見玩到差不多了,再玩便真的成日都冇米落肚,便搶過他手上的計算機按出IR27K,他見生意又突然有了轉機,還有IR2K的貼士可以落袋,馬上點頭答應,不過我給了IR30K後他卻說只有IR2K找回,屋企開旅館又點會冇錢找續呢?真是連IR1K都要欺騙,年紀小小便學埋了旅店老闆的蠱惑招數,長大了豈不會變得更貪得無厭嗎?(2009/6/6)

2007年5月31日 星期四

毛手毛腳

今天終於不能再自然甦醒,清早6時多便要起床趕在7時出門,臨行前遇到法國司機大哥和一對澳洲夫婦在旅店內庭裡吃早餐,原來那對澳洲夫婦今天會坐法國大哥的順風車一同到波斯波里斯和設拉子,法國大哥還問我波斯波里斯那邊有沒地方可以拾樹枝,因為他們打算在波斯波里斯外邊露營生火,不過波斯波里斯四周圍都是沙漠,邊度會有咁多樹枝比佢地燒呢?

清晨時份, 大清真寺內庭
清晨時份, 大清真寺的門樓

一出旅店門口便見到法國仔的法國老爺車仔,車仔是1946年設計,不過是1982年最後出產的一批,不過至今也已有25年車齡了,要一路從法國開到伊朗,跟著還要開到印度去,真是厲害。

清晨時晨, 大清真寺, 25年車齡的法國車仔, 由一個法國哥哥仔從歐洲一路要開往印度和東南亞去

從雅茲德坐巴士到克爾曼(Kerman)車程約要5個小時,來到克爾曼已是下午1時,各家巴士公司都有自己的停車場,外面馬路上就如常聚集了一班的士在拉客,為了避開這班屈錢的士黨,我先要走到外邊的大馬路路口截其他的Share的士,中途有一班坐在路邊草坪上的年輕士兵見到我路過,便拼命向我招手,不知是打招呼還是要招我過去,我也不理會他們繼續往前行,那班大哥見我睇佢地唔到,竟然都跑到我跟前來圍著我跟我握手打招呼,十足大明星出巡遇上大班Fans般,幾經辛苦才能從人堆中脫身,可是還有兩個傢伙一路鬼祟崇的跟在後面,不知有何圖謀,來到路口我見到一間巴士公司辦公室,便走進去問車票,那兩個傢伙才巴巴的掉頭回去。

我在路口截停了一輛的士,上車時說好車資是IR5K,可是過了一個司機卻叫我拿IR20K給身傍的乘客,然後他找回IR5K給我,咁即是變相加到IR15,於是我便在一個公園旁邊下車,一路走了大半個小時到市區裡的旅店去,中途在路邊一家士多問路時,有兩個在玩水槍的細路向我的背囊射水,真是百厭星。

終於來到市區裡的Omid Hotel,LP書中克爾曼只有一兩家廉價旅店,但就只有這家比較接近市中心的大巴扎,其實這家旅店是一家Motel,門口接待處登記後便是的停車場,停車場旁邊圍著一列簡陋的平房便是旅店的房間,我遇見到一對年輕的德國夫婦正在一個房間外修理一台很有形的BMW電單車,原來他們是從巴基斯坦一路自駕遊開車回去德國,等陣要問問他們是如何經過邊境地區進入伊朗的。

在旅店房間裡睡了一會午覺,睡到下午5時才走到市中心的大巴扎逛街,克爾曼曾是古代絲路上的著名商旅城市,克爾曼的大巴扎和人手織造的羊毛地毯馳名絲路,只是在18世紀時一場殘酷的內戰後,Zang王朝的暴君為了報復城內支持敵人的市民,下令把城內的男子都屠殺殆盡,而女子和小孩則捉為奴隸變賣,自此克爾曼的貿易便一落千丈,直至近代才慢慢復甦過來,只是已失去了往日貴為絲路大巴扎的光輝。

一如其他伊朗城市的大巴扎,大巴扎唯一主要大街上的店舖裡售賣的都是日常生活用品,反而吸引我幫襯的是中間一檔雪糕的軟雪糕,我拿著甜筒邊逛邊吃,因為遲來,大巴扎內的古浴場博物館已經關門休息,正當我繼續前進找有沒有吃晚飯的餐館時,突然發覺有人從後在我腰間摸了一下,難道是“打荷包”的抓手?我把馬上轉頭一看,只見有兩個少年表情趣怪地看著我在傻笑,原來他們是向我毛手毛腳的“打招呼”,只是手法比較有特色而已。

在大巴扎裡找不到一間似樣的餐館,來到大巴扎另一端的出口是一個繁忙的迴旋處,不少剛下班和在市集買完東西的市民都在這裡等巴士回家,我沿著大馬路走回旅店,順路走到途中的一家網吧上網查電郵看新聞,和在網上尋找有沒有從伊朗飛到巴基斯坦的平價機票,可是發現伊朗和巴基斯坦的航空市場都給國營的航空公司壟斷,我在網上花了一個半小時都沒有找到平機位,結帳時網吧的後生仔老板只收了我一小時的上網費,想是歡迎我這個稀有外國遊客的特別優惠吧?


即叫即烤的小薄餅

跟著我又在沿路的一家薄餅店吃晚餐,一個細碼薄餅和可樂只要IR11K,十分經濟,在店裡吃薄餅時可以隔著玻璃看到店後廚房裡的師傅搓麵粉和烤焗薄餅的大烤爐,即叫即烤的薄餅可比香港那間大形連鎖薄餅店的好吃得多了,吃薄餅時有一對坐在我對面枱的年青夫婦在吃著一個大碼薄餅,那位太太十分好奇地問我為甚麼會來到克爾曼這座小城市來旅行,想是連本地人都覺得自己的城市和鄰近的雅茲德和巴姆相比之下是沒有甚麼看頭,才會驚奇為何會有外國遊客到臨,反而我對於在這小城市街角上的一家快餐店裡,隨時都能遇上教育良好,說得一口流利英語的年青女士,更感意外。結帳時薄餅店的老板收錢時笑吟吟地多找回IR1K給我,原來是免費請我飲可樂,他做的薄餅這麼好吃,我又點好意思比少錢呢?應該多比點貼士(小費)才對,於是我便再放下IR2K,豎起姆指說聲好味道,“貼士貼士!”便往外跑了,店裡的客人和伙計都樂得哈哈笑!

回到旅店剛好又遇到那對騎電單車旅行的德國夫婦,便問他們邊境過境的情況,他們說一抵達伊朗國境,便有警察一路貼身護送到邊境城市扎黑丹過夜,晚上都不許離開酒店,直至第二天早上再由警察護送離開,看來我暫時不用太憂慮過境的問題,反而又要擔心在香港辦巴基斯坦簽証時,領使館的職員因為搞錯了我申請出入境的日期而寫錯簽証的有效期,後來他們在簽証上直接把有效日期從簽發起3個月塗改為4個月,只是在旁邊多蓋個領使公章便算數,不知在入境時會否另生波折呢?(2009/6/2)

2007年5月30日 星期三

雄雄聖火

早上9時許便自然甦醒,從地下室爬到旅店的內庭一看,只是今天陽光普照,便馬上抓著照相機飛奔到旁邊的大清真寺,趁著早上天清氣爽光線充足到處拍照,不枉我昨日決定在雅茲德多留一天,之後又在古城裡遊蕩了好一會,又到大街上的雪糕店吃了杯軟雪糕,在11點左右趕在中午的烈日來臨前回到旅店裡,這時便見那位英國大哥已在庭園裡的大床上攤著,自得其樂地抽煙和喝咖啡,我便告訴他外面難得陽光普照,正是拍照的好時機,要是到了中午日照轉移,大清真寺的牌樓便會轉到陰影下面了,於是他便抓著照相機飛奔出去。

大清真寺的正門
大清真寺內庭
大清真寺的側門
古城裡的小巷和風樓Windtower
風樓和唔知用來做嘜的圓頂房子
冇乜特別的亞歷山大監獄

中午烈日當空,實在不宜在太陽底下四處路,可是整天留在旅店裡又無所事事,於是我便跑到外邊的網吧上網,順便又到士多買了支冰凍的大可樂,可以一邊上網一邊飲汽水。伊朗的網吧都叫做“CoffeeNet”,不過卻只有上網,沒有咖啡賣,我順便在網吧內把照相機SD卡的相片抄到CD上,抄了3隻CD咁多,差不多有成2G,可以把整張2G的SD卡空間都清出來供餘下的行程用,抄CD是頗費時間的工夫,這時來了一位女士在等用電腦,大概也是要抄CD吧?網吧的哥哥仔老板跟我說這位女士也是香港人啊,大概以為老鄉見老鄉肯定會有很多話要說吧?其實今早我在雪糕店也見過她獨自一人在吃雪糕,只是這位香港女子可能等電腦等得不耐煩,黑口黑面滿面怒容的十分之Cool,好像是吃了幾斤火藥般,咁我又豈敢跟她打招呼呢?

軟雪糕

下午回到旅店的庭園旁邊的圓拱頂大廳,坐在一邊繼續飲可樂寫遊記,天空中一點風都沒有,隨著太陽掛得越高空氣就變得越悶熱,這時同房的那4個韓國人又來到大廳,坐在一張枱邊玩啤牌,那幾個韓國妹一邊玩一邊興奮亂叫,十分投入,可見不獨是中國人聚在一起便會吵鬧,原來韓國吵鬧起來可跟我們不相伯仲,此外他們又把大廳唯一的一把電風扇開著對著他們自己吹,直至過了一會來又了幾個外國遊客把風扇調至轉動,大廳才沒有那麼悶熱。

下午5時許我走到Amir Chakhmaq廣場去,一出門便見到停了一輛十分可愛的藍色老爺小跑車,車子掛著歐洲車牌,不知是誰有這般興致老遠從歐洲千山萬水的開著這台小車過來自駕遊。想不到來到廣場又見到那幾個嘈喧巴閉的韓國人,大家都是來等Amir Chakhmaq牌樓在黃昏時份開放給遊客參觀,過了一會才有一個老伯拿著鎖匙過來“開門營業”,我幫老伯搬好枱櫈架好“售票處”,那班韓國人就只會擠在門前準備一開閘便往牌樓上沖,慌死蝕底咁。


Amir Chakhmaq
從Amir Chakhmaq頂層俯瞰雅茲德古城

Amir Chakhmaq牌樓的頂層是古城裡的最高點,在牌樓頂上可以俯瞰全市,遠眺城外的沙漠和山脈,實是看日落的好地方,只是老遠西方的天邊掛著大片烏雲,剛好遮蔽著西下的夕陽,使得天色很快便昏暗起來,雖然拍不了照片,但是風景還算不錯。在樓頂上我又遇到一個法國大哥,原來他也是住在絲路旅店裡,今天才開著一輛老爺雷諾牌小車來到雅茲德,原來旅店門外那台小車是他開來的,說之後還要一路開往巴基斯坦和印度去。

跟著我穿過古城到外圍的拜火教聖殿去看聖火,大家如果看過倚天屠龍記,都會記得那個為了廢柴張無忌而犧牲了自己終生幸福的小昭,她就是波斯明教~不!應是袄教,又稱為拜火教(Zoroastrianism) 的聖女教主了,不過小說歸小說,其實拜教並沒有所謂的聖女教主,所以來到拜火教聖殿也不會看到小昭的痕跡,那個聖火也不是甚麼武林聖火,放置聖火的是一座現代建築物,微弱的聖火就在一個烏黑的房間裡緩緩的點燃著,遊客就隔著一塊大玻璃在外邊一個光亮的房間參觀,因為火光微弱,遊人要貼到玻璃面上才能看清楚那丁點的聖火,這和我當初以為是在一座歷史久遠、建築宏偉的大理石神殿中央,有一叢雄雄聖火閃耀地燃燒著的想像想差甚遠矣。

看過聖火出來,只見烏天暗地,風雲色變,陣陣強風刮來漫天沙塵,看來剛才在Amir Chakhmaq牌樓頂上看見遠方西天的那團黑雲正在迫近,我便馬上加快腳走回古城中心的旅店,以求趕在沙塵暴吹襲前回去。在古城中走到半路經過一座有5座風樓圍著地上一個圓拱的建築,不知是有甚麼用途的,只見圍牆的大門沒有關上,這時有兩個本地青年坐電單車經過見我站在門外往內瞧,便下車揮手叫我下去看看,我心想進去瞧瞧也不會花多少時間,便跟著兩人沿著地道鑽到圓拱的地底,才發現地下只有一個廢棄了的水池,地面的5座風樓是給地底的水池通風的,只見水池裡也沒有多少水,反倒是遍地大堆垃圾,真是沒趣,回到地面那兩個青年一臉尷尬地問我能不能跟他們拍照,原來兩人都各有一部能照相的手機,隨時隨地都能拍照,十分方便。


咖哩駱駝肉飯

回到旅店前我又跑到Oriental Hotel屋頂的餐廳吃晚飯,今天伙計介紹我吃駱駝肉,味道和牛肉差不多,不過總好過天天都吃熱狗,烤雞和羊肉,入夜後不久外邊的沙塵暴便刮完了,一時間天朗氣清,想是平日飄浮在空氣中的沙漠塵粒都給剛才的強風不知吹到那裡去了,正好讓我一邊吃晚飯一邊欣賞玻璃屋外大清真寺圓頂和宣禮塔漂亮的夜景。

晚上的大清真寺
晚上的大清真寺門樓
Oriental Hotel的內庭

晚飯回到旅店,在庭園裡遇到一個今天剛到的日本女仔,近來在土耳其東部和伊朗都甚少遇到日本遊客,難得韓國人比日本人還多,真是古怪。她昨天才從巴姆古城過來,她告訴我巴姆古城的廢墟已經封鎖不讓遊客進入,已沒有甚麼好看,瞧過10分鐘便足夠,看來我真的可以不去巴姆了。她之後也是要去巴基斯坦,只是早兩天前日本駐德黑蘭大使館打電話給她,千叮萬嚀叫她不要到伊朗東部旅行,說那裡十分危險,外國人禁足芸芸,於是她便只好回去德黑蘭領取巴基斯坦簽証後,再買機票飛到巴基斯坦去。我想日本大使館對身處海外的國民真是照顧周到,相比之下香港人在海外就像沒有身份的孤兒仔般,出門遠行還是靠自己好了。至於伊朗東部邊境是否真的已向外國遊客關閉,外國人不得進入等說到實牙實齒的傳聞,就等我過兩天親身去體驗好了。

回到地下室的大房,那幾個嘈喧巴閉的韓國人在黃昏時已坐火車走了,8個床位的房間就只剩下英國大哥,法國司機,日本女仔和我四個人,但是感覺上空間卻像是寬闊了不止一倍有多,而且還十分安靜,我想今晚應該可以睡得更加香甜,等陣發番個好夢先。(2009/5/21)

2007年5月29日 星期二

不可當真

今天又以自然甦醒法睡至日上三竿才起床,跟著便和同房的瑞士大哥到外面的快餐店吃熱狗當午餐,這位大哥竟然用波斯語向快餐店的伙計點餐,原來他一直在學習波斯語,真是意想不到了。瑞士大哥跟著去了理髮店,我就在古城裡隨便亂轉閒逛,和到古城裡一個叫亞歷山大的監獄裡看看(當然不可能真是亞歷山大大帝的監獄),今天的天色和平常好不一樣,天陰陰的陰霾密佈,竟然一點太陽也沒有,沒有了平日中午烈日當空那種要命的酷熱,好讓行人在街上舒適地四處走動,不過因為光線不足,遊客們就拍不到些好照片了。

古城內的小巷

雅茲德是往日絲路上的古城,舊城裡都是以泥磚建成的老房子,房屋的牆上都被塗上一層泥漿批蕩,在古城曲折的橫街窄巷裡行走時,除了頭上是灰濛濛的天空外,四周的牆壁和腳下的路面都是一片泥黃色,就像困在一個泥沙堆成的迷宮中,感覺有趣之極。因為沙漠地帶不論日夜都是酷熱難當,古代雅茲德的建築師便設計出一種叫風樓的高搭,用來補捉天空裡吹過的涼風並帶到地面的房子裡,就跟冷氣機的功能差不多,只是不用交電費而已,於是在這座大迷宮裡遊蕩時,便時常見到四周圍的房子裡都會伸出一座座的風樓,想是古代最具規模的冷氣機陣了。

古城裡的麵包店

來到所謂的亞歷山大大帝的監獄,發現這座所謂的監獄已經變身為遊客紀念品商店,沒有甚麼好看,反正今天天色不好,我便決定今天甚麼地方都不去了。本來之前計畫伊朗行程時會到巴姆古城,不過在絲路旅店裡見到一張巴姆古城在2003年地震破壞後的海報,只見那座以泥磚建成的宏偉城堡已變成一堆廢墟,便用不著花一天去巴姆(Bam)了,加上我在設拉子晚上給蚊子咬怕了趕著離去,又多省了一天,於是便多了兩天自由的空檔,便決定今天就在旅店裡休養生息,順便趁空追回這幾天還未寫的遊記,便又去士多買了支冰凍的大汽水才回到旅店裡。

頭等溫書面壁位, Jameh Mosque 大清真寺

這家絲路旅店是由一間老古大宅改建而成,大宅中間有一個長方形的庭園,除了在中央的水池周圍種了些植物外,四圍還放了些大木床供客人乘涼休息,於是我就攤在一張大床上一邊咬著朱古力條,一邊喝著冰涼透心的汽水,彷彿就像在炎熱的沙漠中間找到了一個綠意盈盈的清涼綠洲,痛快地喝著清泉流出的甘露般,確是十分過癮寫意。這時我又碰到昨天那個英國大哥,大家便都攤在床上飲可樂聊天,說到在中東和緬甸各地旅遊的趣事,又拿各地的的士司機作比較,英國大哥說到早前到伊斯法罕,一下巴士便遇上一班專屈遊客錢的的士司機,於是他便走到附近的街口想截其他的的士,那知有一個屈錢黨的司機竟然開車跟著他後面,不許其他路過的司機接他的生意,真是激死,搞到他要一路走到市中心去,其實我在各地也見識過這樣的無良的士司機,不過差不多全伊朗的城市都有一伙這樣的司機,無良的程度和普及率均冠絕全球,所以我們一至認為在伊朗坐的士是最令遊客困惱的。

Silk Road Hotel內的庭園, 是中東之行住過三家最正的旅館之一

吹吹水,寫寫遊記,一路賴到差不多黃昏,我才從床上爬起來到外邊查電郵,我細佬從香港把一封申請延後提交報稅表的信電郵過來,我稍作修改便傳回去,記得上次2002年去印度和西藏旅行時也是遇上要報稅的問題,那時又是靠細佬替我申請延期申報,不過今年已經有了電子報稅,就算身在海外也可以在網上報稅吧?只是外地大部的網吧都不支援那些Java JRE的東西,就算能上網也不能登入電子報稅的網站,即是有等於冇,不過無論如何,回到香港都要請細佬食番餐以示酬謝,不過我遠行回家後他也理應請我食飯洗塵啊!不如同佢講就打和算了。

晚上又在旅店吃晚飯,不過今次是吃炸冬菇,總比炸薯條抵食。回到地下室大房準備休息時,遇到一個今天才搬過來的德國大叔,他和我一樣也是辭了工出來旅行,不過他說回家後原先的公司已答應再聘用他,不用愁找工作了,但這不是因為他是汽車業的工程專家才獲保證續聘,而是因為他剛和太太離婚,年幼的孩子又夭折,接連受了雙重打擊,所以便想放下一切出來旅行散散心,公司就當他是在放一個悠長假期吧。

德國大叔跟著會到東部的克爾曼(Kerman),然後坐火車回德黑蘭,再坐飛機到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去,我問他為何不直接從伊朗東部經陸路過境到巴基斯坦呢?他說之前去德黑蘭的巴基斯坦大使館申請簽証時,被要求提供德國大使館發出的介紹信,可是德國大使館知道他計畫從陸路到巴基斯坦後,即是要經過所謂黃金新月地帶時,便告訴他現在伊朗和巴基斯坦的邊境十分危險,先前才有一個日本遊客在伊朗邊境被遊牧部落組成的武裝份子(即是海洛英走私販)擄走,至今下落不明,故現在伊朗當局已不許外國遊客到東部旅遊和要封鎖邊境,德國大使館也在介紹信裡注明只能坐飛機入境巴基斯坦,於是他便只好放棄原先的計畫,走回頭路去坐飛機。

關於日本人那單新聞,先前我在伊斯法罕的英文報章頭條也看過,不過沒有放在心上,到今天才知道有說要封鎖邊境這回大事,我想不會是當真的吧?那麼豈不是也要跟德國大叔一樣去坐飛機?我那有這麼多錢呢?不過在旅途中時常都會遇到這些道聽途說的古怪故事,也不能盡然當真,要不然甚麼地方都不用去,只好直接坐飛機回香港好了,既然三天後我便會到達邊境城市扎黑丹,還是先去瞧瞧那邊是甚麼狀況,伊朗這裡的法令混亂,說不定到了邊境便可以過關呢?現在胡思亂思也沒有用,一於見步行步!(2009/5/20)

2007年5月28日 星期一

明月當空

每逢往下一城市出發,為了盡量避免抵達後周圍撲找旅店的麻煩,例必要一早摸起床到車站坐最早的班車,於是今早又是剛天光便起床出門,走到城堡旁的Shohada廣場截停了一輛的士說要到巴士站Terminal,可是車子往前直走了一會後,卻沒有在迴旋處轉彎到巴士站,我再看看公路上的路牌,發現司機原來正火速開往市郊的機場,我馬上叫司機改道,可是司機卻示意公路中無法掉頭,於是便叫我下車到對面馬路再截的士,真是睇少眼都唔得。

來到巴士站才是早上7時,正好搭上開往亞茲德Yazd的豪華Volvo富豪大巴,因為早起,加上昨晚又整夜捉蚊搞到冇覺好瞓,於是一上車便打算倒頭大睡,心想7個小時的車程可以睡過夠本。可惜事與願違,剛開車不久巴士又要放電影了,想在自從有了小形電視和DVD機後,全世界的“豪華巴士”都必定要在行車時放吓電影和K歌,那趟旅程才算得上美滿,可是卻沒有考慮過也有旅客想要在車上瞓覺,不過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於是我便馬上找出MP3塞著耳朵玩自閉。


在伊朗, 豪華大巴一般都被稱為Volvo, 不管巴士其實是台Scania, 設拉子Shiraz至Yazd中途休息

至於巴士上所放的電影,或多或少也能反映當地的文化和喜好,比如是印度就一定是放些大隻佬和美女的歌舞片,大陸珠三角就是長放電視廣告,在中東阿拉伯和土耳其多是放些純情的愛情時裝片和警匪片(好似香港70-80年代的電影格局,不過主要是埃及和土耳其拍攝的),至於伊朗卻是與別不同,大半都是放些以兩伊戰爭為背景的慘烈戰爭片,很嘈很暴力,絶對不適且打瞌睡時觀看。雖然我不想睇,但是大概也知道劇情是說一班原生活平靜的村民為了保衛國家而去參軍,最後在戰場上經過一輪血戰後大多壯烈犧牲了,只有少數人能於無情戰火中倖存歸鄉,而當中最血腥的一幕就是說伊拉克軍用坦克硬開進伊朗軍隊作為臨時醫院的地道裡殲敵,一路輾過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的傷兵,主角為了保護受傷的同伴最後拿起炸藥包沖到坦克前同歸於盡,真夠慘烈。然而在伊朗坐巴士旅行穿州過省途中,不時都會見到公路沿途差不多所有的城鎮村莊的路口處,都豎立了些繪畫著年輕人身穿戎裝英姿颯颯的肖像,便是地方上紀念在兩伊戰爭裡陣亡烈士的英雄紀念碑,可見戰爭的傷痕經過20年後還是不容易復原的。

巴士開到中午時電影終於放完了,我滿以為可以平靜地大覺瞓,點知有個自稱是律師的哥哥仔突然坐到我身旁的空位上說要跟我聊天,不過問來問去又是那些伊朗好不好?如何去中國工作的問題?真是夠煩了。

下午2時多來到亞茲德的長途巴士站,同車的幾個歐洲背囊友青年跑去坐那些搶錢的士,我就走出車站外看看有沒有巴士,剛巧便有一輛巴士經過,司機還停車招我上車,我問司機是否要到“Shohada”路口,差不多全伊朗的城市都會有Shohada和Khomeini這樣的街名,就像大陸的解放路和東風路般,原來巴士正在開回長途車站旁的火車站途中,之後便會開回市中心去,真是好采。在火車站外等開車時,我拿出LP翻開亞茲德的地圖向司機大叔問路,司機見到LP這本英文書中竟然有伊朗各地的旅遊資料,覺得好有趣,便問我借了LP坐在火車站外的草地上好奇地研究一番,直至夠鐘開車才還給我。

坐巴士進入市區,發覺街上又是靜悄悄沒有行人,店舖大都關門休息,想來又是中午的特長午休時間,來到舊城區的一個十字路口司機便叫我下車,往前一指示意我一路走進去,這時太陽正好在頭頂上,烈日當空,我便沿著大街躲在房子和樹木的陰影下前行,走了約20分鐘,經過亞茲德的地標拱門牌樓Amir Chakhmaq廣場後,在一處路口老遠見到大清真寺兩座高高的藍色宣禮塔便拐進去,便找到昨天同去波斯波里斯那對荷蘭夫婦極力推介的Oriental Hotel。

Oriental Hotel剛開張不久,內裡的環境雖是十分好,天台的玻璃屋餐廳可以看到隔鄰大清真寺的拱門和宣禮塔,不過就只有收費較貴的房間而沒有多人房,所以我還是回到對面的絲路客棧Silk Road Hotel,住在地下室裡的多人房算了。多人房裡共有8個床位,其中有5個是一班韓國人睡的,不過這5個人的行李衣物卻通處放,整個房間像是給他們佔領了的。


地道的Dizi大餐, Yazd

我回到Oriental Hotel天台的玻璃屋餐廳食午飯,點了一個Dizi午餐,伙計跟著送上一個手鎚,一個陶壺和一碟麵包,原來是要用手鎚磨碎陶壺裡的雞肉羊肉和薯仔,混成肉醬薯蓉後夾在麵包裡進食的,算是幾好玩,不過味道一般。看店的後生仔伙計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說過兩天他在酒店裡邊的地毯店便要開張,順便向我推銷一下,飯後跟他聊了一會後我便匆匆離開,因為在玻璃屋裡吃飯雖然不用食沙塵便可以看到周圍的風景,但是沙漠地帶的高溫天氣,烈日當空下的玻璃屋裡密不透風,就像一邊吃飯一邊焗桑拿般,真是熱死人了。

在外邊的士多買了一支2公升裝的伊朗可樂,回到絲路客棧的中庭裡飲著凍可樂竭暑散熱,竟然給我再碰到在埃及開羅金字塔遇過的英國大哥,虧他還記得我當時說過要到蘇伊士運河去。我們一邊飲可樂一邊聊天,他問我是不是去過緬甸,皆因我今天穿著一件從緬甸買回來的T恤,心口印著Bagan字樣和佛塔的淨雕圖案,原來他不久前也去過緬甸旅行。之後我們又說起伊朗的旅遊簽証,原來大家也是經過同一個網上代理辦証,同樣也是付了錢後又再收到代理的電郵說要額外收費,當時他對這個無理要求覺得十分氣憤,反正又不是一定要去伊朗玩,便也不回覆電郵繼續在中東旅行,過了一個月後又突然收到電郵通知,說他的簽証申請已獲批準可以領取,於是他便領了簽証從敍利亞飛到伊朗,我們異口同聲說那間代理正一“AXX hole”!


明月當空, Amir Chakhmaq

我在旅店裡一直賴到差不多黃昏才出去,來到剛才路經的Amir Chakhmaq廣場遊玩,在廣場的長櫈上坐著等待日落的一刻拍照時,有一個本地大哥過來跟我聊天,原來他在新城區的服裝工廠下班後,回家前都會來到廣場上跟外國遊客聊天練習自學的英語。他說他以前在旅店裡打工時認識了是沙漠遊牧民族的太太,結婚後從Kerman搬到亞茲德的工廠打工,現在已經有一個BB仔了,還用Sony Ericsson的手機把前幾天到太太沙漠裡的外家探親的短片播給我看,說了一會又說要靠打工養活妻兒十分辛苦,問我知不知道如何去外國工作,想來他是逢人必問這個問題吧?我便跟他說去外國打黑工一般都只有從事低收入如是洗大餅和清潔工之類的工作,加上生活費又高,根本賺不了多少錢,而且又要和家人分隔千里,你能忍受離別之苦嗎?

好有一千零一夜feel, Amir Chakhmaq

其實伊朗和世界上大多數的國家一樣也是有窮富懸殊的經濟問題,普羅大眾的收入都不高,而且因為經濟孤立落後缺乏發展機會,低下階層極難往上層爬升,想到外國搵錢實是無可厚非。雖然如此,不過我見伊朗不論男女老幼都是一人一手機的,大家都用手機來聽歌,玩遊戲和拍短片,差在沒有放上Youtube而已,想來生活也不是太難過吧?

晚上回到旅店吃晚餐,拿著餐牌看了好一會,發現價錢又貴選擇又少,反正中午那頓肉醬餐還未消化,最後便點了一份強調是“Home made”的炸薯條(IR15K)和一支百事可樂(IR5K),可是埋單是卻收我IR23K,伙計木口木面說是甚麼服務費,我再拿著餐牌仔細一看,才見最餐牌最底下用蠅頭細字寫著15%的服務費,真是搶錢,這可是我在中東吃過最貴的薯條了。(2009/5/10)

2007年5月27日 星期日

波斯波里斯Persepolis

早上8時來到旅行社報到,今天去波斯波里斯Persepolis的就只有我和一對荷蘭夫婦,同行的還有一位導遊姐姐,正當我們要坐上一輛頗新的日本老爺房車出發時,又來了一個西班牙大叔說要Join團,原來他昨天來查問時,旅行社的小姐跟他說不用預先報名,只須在出發的早上來到便可以參加當天的旅行團,可是這時車子已經沒有空位,看來西班牙大叔是給人家老點了,幸好我昨晚趕在旅行社收工前報了名,要不然這刻便是我冇得去。

坐車來到波斯波里斯門外空蕩蕩的巨形停車場,這時司機收到旅行社的電話,說那位西班牙大叔自己一人包了台小車正趕過來,要我們的導遊等埋他才開始行程,於是司機便從車尾箱拿出茶具茶杯給我們泡茶喝,大約等了半個小時西班牙大叔才到來,聽說西班牙大叔是花了US$20大元包車的,真是不惜工本了。


萬國之門Gate of All Nations

我們跟著導遊小姐來到波斯波里斯古城下的台階,波斯波里斯就是建在一座大山石的平台之上,我們攀上石級後穿過萬國之門Xerxes’ Gateway,導遊小姐先帶我們到旁邊的大殿遺跡,只見大殿除了基座的石台外就只剩下幾根參天石柱,在蔚藍的天空下禿然孤立著,2300年前亞歷山大大帝東征波斯,佔領了波斯波里斯便後把古城付之一炬,宏偉的宮殿就只此化為一片廢墟,成為後世遊人前來遊玩憑弔的旅遊景點。

大理石柱, Apadana Palace

導遊小姐帶著我們一行5人在古蹟裡遊覽,沿途詳細解說,這才知波斯波里斯原來是古波斯王朝的宗教聖地,而非真正的首都,怪不得會有人把國都建在一片荒蕪的沙漠中間了,波斯國王會在新年時來到波斯波里斯舉行迎接新年的儀式,這時帝國下的28個屬國都會派出陣容盛大的使團,帶著珍貴的寶藏貢品前來向國王朝拜祝賀。導遊小姐又解說主禮大殿殘牆石階上的浮雕,原來那幅獅子撲牛的浮雕,牛是代表去年,獅子是代表新年,意即新年吃了去年。

僅存的台階和浮雕, Xerxes's Palace
Imortal禁衛軍團百夫長的浮雕, Xerxes's Palace

另外又我見浮雕中刻當年朝供隊伍帶了很多駱駝來,我便問導遊小姐說既然波斯帝國已經這麼有錢,還要這些駱駝來幹甚麼呢?導遊小姐說28個屬國都會各自送來200匹駱駝,都是要用來吃的,我便問28 x 200~成5千幾匹駱駝咁多不是有排食嗎?這時導遊小姐便說莫要忘記波斯波里斯古城裡還有個專供國王與他的Immortal御林軍百夫長共慶新年的百柱殿,Immortal御林軍共有一百個百夫長,100 x 100,即是過新年時至少有一萬大軍駐紮在波斯波里斯,加上國王的大臣隨從和各國來朝的使臣,那麼這5千多匹駱駝就有過萬張口等著吃,所以便唔怕食唔晒。

萬國之門, Gate of All Nations

各國來朝可說是伊朗古代歷史上的輝煌盛事,只是前有古人,但後無來者,自波斯被阿拉伯人征服並改宗為回教國家後便再沒有如此威風過,時光流轉,直至後來到了20世紀70年代時,伊朗的未代國王為了向全世界彰顯波斯文明古國的風範,及提升他在國內已是十分低落的民望,特意借用波斯波里斯二千五百周年紀念日,耗費巨資在波斯波里斯古蹟上大事舖張地宴請各國的領袖名流,以是效法古人萬國來朝以事慶祝芸芸,只是這個窮奢極侈的國際盛事卻被國民視為向西方強國獻媚的小動作,結果反而大失民心,並間接加速了伊斯蘭原教旨革命的步伐,畫虎不成反類犬,實是當初始料不及的。

波斯皇帝大流士,薛西斯等四位皇帝在波斯波里斯附近的崖壁上開鑿出來的墓穴, 後來的帕提亞帝國皇帝也在崖壁下方刻鑿上他們自己的豐高偉績
羅馬皇帝向帕提亞皇帝屈膝稱臣浮雕
拜火教神廟Kaba Zartosht, 相信是供帕提亞皇死後升天化骨用的寧靜之塔

遊覽過波斯波里斯古城,我們又坐車到附近的波斯皇帝墓,大流士,薛西斯等四位波斯皇帝的墳墓都是在山崖壁的岩石上雕刻出來的,在其中一個墓壁旁邊又刻上了一幅始於羅馬帝國時期浮雕,是一名倒楣的羅馬皇帝和波斯皇帝打仗打輸被俘後,垂頭屈膝跪在地上向騎在馬背上的帕提亞波斯皇帝請降,羞辱的一刻更被獲勝一方刻在墓碑旁以作宣傳,流轉後世,真是成王敗寇;而這幅浮雕我也曾在羅馬帝國興亡史一書中的插圖看過,只是沒想過能在伊朗看到原裝正版。

Mausoleum of Hafez

坐車回到設拉子市區才是中午稍後,那對荷蘭夫婦說要在市區的Mausoleum of Hafez紀念公園下車,Hafez是一位生於中世紀的伊朗詩人,至今仍然受到伊朗人們的尊崇愛戴,他死後葬在家鄉設拉子,後人便把他大理石墳墓的周圍逐漸改變為一個漂亮的小花園,我聽說公園裡有一間很出名的茶座可以享受一會下午茶,於是也跟著他們一塊下車到公園裡,只是來到才發現那間茶座已經消失了,不知是結業還是甚麼原因呢?既然冇下午茶喝,荷蘭夫婦便和一班在公園裡遇上的西方遊客走路回市中心,我就到公園外坐巴士回去,可是卻搭錯方向,竟然一路坐到市郊去!

事緣我本是要坐巴士回到市中心的Sadi街下車,可是上車時問巴士司機是否去Sadi時,司機也是回答是開往Sadi,不過卻是到市郊的Sadi紀念公園,當我搞清楚搭錯車時已經不知身在設拉子的何處了,反正下午有空,便順其自然地去Sadi公園看看,才再坐反方向的巴士回去吧!Sadi同樣也是生於中世紀設拉子的伊朗詩人,比Hafez早出生一個多世紀,正值蒙古大軍入侵中東,乎要把伊斯蘭文明消滅於世的黑暗時代,雖然兩位偉大詩人的生活的時代不同,但同樣能名垂千古,他們的詩歌至今仍為伊朗人們所傳頌。Sadi的大理石墳墓前面也是在一片花團錦簇的花園,墳墓後面還種了一小片樹木,正好供遊人在樹蔭下躲避午後似火般的驕陽。


拱門,Mausoleum of Shah-e Cheragh
餘輝,Mausoleum of Shan-E Cheragh
倒影,Mausoleum of Shah-e Cheragh


玩到下午3時多才回到旅店,小睡片刻後又溜到街上,信步穿過舊城大巴扎的橫街小巷,往南邊的伊斯蘭教什葉派聖地Mausoleum of Shan-E Cheragh走去,剛好趕在黃昏前來到,只見夕陽餘輝正照耀著聖殿的拱門,閃耀生輝。聖殿的內庭有一個八角形的水池,正好給我在池邊拍攝聖殿金頂的日落倒影,黃昏時份前來聖殿裡朝拜的信眾絡繹不絕,除了外地來的朝聖者外,還有不少本地的民眾在下班放學後,趁著晚飯前來到聖殿裡乘涼聊天,真是越夜越熱鬧。期間我在內庭裡四處閒逛,在圍牆一角發現一道小拱門,穿過拱門便發現一座被信眾們冷落了清真寺靜寂地躲在圍牆後面,只見一班小孩在清真寺的內庭裡你追我逐玩捉迷藏,為冷清清的清真寺帶來了一絲活潑的氣息。(2009/5/2)

捉迷藏, Mausoleum of Shan-E Chera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