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9日 星期六

中巴公路上的VIP Express

早上6:30便出門,坐的士到長途巴士總站,中途只見大街小巷峰煙四起,一大早便不知在街頭上燒著些甚麼,坐車經過時才見到清潔工人把街上積聚了一個晚上的垃圾掃在街角一邊後,先把有回收價值的廢物如是鋁鑵、紙皮、膠樽之類收集起來,然後便是一把火把垃圾堆當街燒掉算了,早上的街角變身為回收場兼垃圾焚化爐,既省時省錢又環保,怪不得一大早便搞得煙霧迷漫,滿街彌漫著一陣燒塑膠的臭味了。其實跟印度相比,初到巴基斯坦的大城市時發覺街道較為乾淨,這時才知是因為老巴會把不能回收的垃圾當街燒掉,而印度那邊不能回收的有機垃圾都成為了街上牛牛的飼料,經牛牛處理分解的有機分子再和滿街的沙塵和膠袋等混成一團,然後倘佯在高溫烈日下遺臭萬年。

NATCO車站, Rawalpindi

7時便來到在NATCO的售票處,因為8時半VIP Express巴士的車票都賣完了,只好買下一班9時半經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KKH)開往吉爾吉特Gilgit的車票,車費要成Rs900,然後走到外邊的車場一看,只見一輛頗新淨的VIP空調大巴停在那裡,心想今次真的是坐豪華巴士了!正!跟著便滿懷希望到巴士公司旁邊的小餐廳吃早餐等開車。

NATCO的VIP Express豪華大巴

到差不多夠鐘出發了,我和一眾在候車室等車的乘客拿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由巴士公司職員領來到那台大巴那裡,可是那台大巴卻關著門不讓乘客上車,原來躲在那台大巴後面的一台不起眼的20座小巴才是今天的VIP Express巴士,豪華大巴頓時變小巴仔,剎時間感覺就像從天堂掉到地獄去。

各人把行李都推在小巴小小的車頂上,把小巴搞得像長了個肥大駝峰的駱駝般,真怕這輛小車會在崎嶇的中巴公路上被背上的重擔壓扁。我車票座號是第1號,即是坐在小巴司機位旁的車頭“頭等位”上,頭等位的好處是旁邊的引擎蓋上沒有人坐,除了較寬敞之外,還可以坐擁車頭擋風玻璃的無敵景觀,但壞處是如在路上遇到甚麼交通意外的話,這個頭等位便會首當其沖。因為需求殷切,全車爆滿,所謂VIP的小巴上連走廊的“摺位”都坐了人,於是二十多人便都擠在後邊車廂的“經濟倉”裡,在往後長達十多小時的車程裡緊緊地親熱一番。

各人各就各位後便開車出發,小巴離開了市區後很快便走到山裡的公路上,起初公路上還有很多單車,三輪車,面包車和大貨車在爭相奪路,可是當小巴離開了擠擁的山城Abbottabad後車流漸減,不久後沿著中巴公路駛過一處四野都是頹垣敗瓦破房子的山區,不少居民都是住在聯合國藍色的救濟帳篷裡,這才想起兩年前2005年的冬天前夕,在巴基斯坦克什米爾地區曾發生過一場大地震,經過兩年時間後災區還未復恢過來,重建進度緩慢,這都是國窮之故。


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 往Gilgit途中的河谷, near Besham
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 追巴士的鄉民, 所謂巴士其實是一台農夫車
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 往Gilgit途中停車小休

小巴在公路上一處NATCO的休息站停車午飯,之後每經過一處較大的村鎮司機都會停車休息,乘客就下車飲茶和喝汽水,還有是上廁所,所謂的Express其實一點都不匆忙,司機慢條斯理的慢慢開車,到下午5時多黃昏來臨前才來到小鎮Besham,一看地圖發現這裡大約是拉瓦爾品第和吉爾吉特中間,原來小巴跑了老半天才只走了一半路程,之後還有3百多公里的險惡山路,而且晚上摸黑行車會更慢更危險,這樣下去真不知要到蹭磨到何時到達吉爾吉特。

Friendship Bridge 中國援建的友誼橋, KKH
過了友誼橋後,還有357公里才到Gilgit, KKH

晚上7時多小巴來到Dasu的NATCO餐廳晚飯,然後繼續慢吞吞地往深山裡進發,結果搞到凌晨2:30AM才抵達吉爾吉特的巴士站,我剛從巴士跟車仔手上領回放在車頂上的大背囊,便有一個旅店的拉客仔問我要不要到他的旅店過夜,正好就是我之前計劃要去的Madina Guesthouse,伙計問我巴士上還有沒有其他外國遊客,我說車上就只有幾個巴基斯坦的學生遊客了,伙計便說不用理他們可以開車回去,想是外國遊客的錢遠比本地遊客好賺之故?

從巴士站回到鎮上要在外圍的警方檢查站下車登記身份,來到鎮上只見深夜時份所有店舖都已關門,四周漆黑一片,在幾顆微弱昏黃的街燈下就只有十來頭野犬連群結黨的在空無一人的街頭上徘徊著,和向著偶然駛過的車輛狂吠,像是抗議人類在非法侵入牠們只有在夜裡才能佔領的街道般。

在旅店前台辦好登記手續,伙計帶我到多人房入住,伙計一到房裡便大開燈光,把在房裡睡覺的兩個老外都弄醒了,我輕聲跟那伙計說現在已是凌晨3時了,不用把房裡的所有燈都開著吧?那伙計便大聲地回答說這裡是大房嘛!真是理直氣壯。(2009/8/1)

2007年6月8日 星期五

巴基斯坦速度

早上一起床便爬到天台散熱,只見一眾房客都聚在天台吃早餐,大都是用雪凍了的橙汁和牛奶和送餅乾,原本我昨天在旁邊的高檔百貨公司的地庫超市裡也買了一公升裝的鮮橙汁,但是已在昨夜看電視時乾掉了,因為不想只乾看著人家嘆早餐,於是我也跑到樓下的超市想要買點早餐,但是這時太早超市還未開門,只好在街口的士多買了支汽水,一小包的紙包芒果汁和一包小蛋糕,興沖沖的回到旅店天台開餐,打開那包小蛋糕才發現硬如餅乾,一碰便粉碎散裂,想是過期了吃不得,真是掃興。

本來想再上上網看看電郵才出發,可是所有電腦都不知為何連不了線,就只有老闆那台專用電腦才可以上網,不過有一個伙計正在佔用著老闆的電腦不知笑吟吟的在看甚麼東西,可能是他把Router關掉來獨佔所有Brandwidth,好方便他自己上咸網吧?虧這旅店還取名Internet Inn。

坐三輪車的士到Daewoo豪華巴士公司的車站,沿路要經過約4公里沙塵滾滾,污煙瘴氣的市區主幹道,下車時感到自已快要中毒昏迷了。來到巴士公司的售票處,先要到一處櫃台排隊登記,取了一張登記號碼小票後,再按廣播叫號到售票窗口買票,因為等候的人不多,很快便買了下一班10分鐘後正午12時開到Rawalpindi拉瓦爾品第的車票,這個售票程序聽來好像有條理,不過既然總得要排一次隊才能買到票,為何不直接讓客人到售票窗口排隊買票,這樣不是便可省卻一道登記手續嗎?

本來打算在車站候車時吃午飯,不過還有幾分鐘便要開車了,只好餓著肚子上車,幸好巴士上竟然有巴士小姐送上樽裝水和三文治,而且巴士還是全程跑高速公路和開足空調,服務可媲美坐飛機呢!和前幾天邊境長途通霄巴士和焗爐“特快”火車香汗淋漓的經歷相比,可真是天淵之別。

巴士跑了5個小時才來到拉瓦爾品第市區外圍的專用總站,以巴基斯坦的交通服務狀況來說已是超級快捷了,想來這趟名符其實的豪華巴士旅程也算是南亞大陸上一次難得的先進文明體驗。拉瓦爾品第就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旁邊,應可說是首都伊斯蘭堡是依附在舊城拉瓦爾品第旁發展出來的新城市,只是舊城拉瓦爾品第卻一點也不見得有首都的氣派,在巴士站下車後,照例又有一伙搶錢的的士佬湧上來拉客,有一個坐同一巴士到來的青年熱心地給我問了到市中心Saddar Bazaar的價錢,的士佬開價Rs100,可比正常的貴了差不多一倍,於是我便自行走到巴士站對面馬路截的士(不是三輪車,是真正有四個輪的小車),也不過是Rs60便送我來到Saddar Bazaar旁邊的GPO郵政總局。

我先到Saddar Bazaar裡的巴基斯坦旅遊局辦事處查問中巴公路的情況和巴士班次,旅遊局的職員告訴我在長途巴士總站的國營巴士公司NATCO每天早上8時都有全程空調的VIP巴士開往Karakorum Highway中巴公路中段的Gilgit吉特,全程需時約16小時。因為旅遊局的職員一再強調是VIP巴士,咦!VIP喎!有了今天Daewoo豪華巴士的經驗,搞到我十分期待明天中巴公路上的VIP巴士旅程。

離開旅遊局後便到市場後面的大街找旅店,起先第一家旅店說客滿了,到第二家時伙計說有除了有Rs600的普通房外,還有一間Rs250的特價房,我便跟著伙計到樓上瞧瞧,只見二樓有一間對正大街,連床都沒有兼滿佈灰塵的髒房間,這時正好有一個伙計從房裡的廁所滿面滿足地走出來,想來這間所謂特價房其實是旅店職員的休息室兼公廁吧?咁都想租比人住,真是搵笨了。

再走多一個街口才找到一間比較正常的旅店,登記時職員跟我說這裡挺多中國人入住,他還會說一句中國話:“馬路的工作”,想是這些中國人都是國家派來給老巴無償援助修橋舖路的工人居多,跟著那職員又說店裡現在又長住了一個很漂亮的中國女人,說是來做生意的,可是我問他那位女子做些甚麼生意他又說不上,一派神神秘秘的。

這家旅店的房間當然又是又舊又髒,不過起碼有張破床和吊扇,和一個並不是職員公廁的浴室,只是看房間時發現浴室裡的電燈壞了,便叫伙計上來修理,我就先到旅店二樓的小餐廳吃飯,這裡供應的咖哩牛肉十分彈牙,吃時就像在咬著一塊千年硬膠般,真是難吃死了,早知自已到街上找吃好了。等了好一會後再回到房間裡,發現浴室裡的壞燈根本沒有修過,只好再回到二樓的前台向職員投訴,我問他是否要我自已跑到街上買個燈泡回來自行換上,然後明天付房價時向旅店扣回呢?那小子只會說無問題和叫我再等等,他馬上叫人去修,於是一等便花2個小時才修好,連同吃飯的時間,從通知到換好燈泡一共花了3個多小時,我想只不過是換個燈泡了吧?這就是老巴的服務效率了。(2009/7/25)

2007年6月7日 星期四

詐傻扮慒

雖然拉合爾日間的高溫可達45度,加上空氣污染指數超標,不過既然路過,總得要到此一遊,便決定在早上去市內著名的古蹟Lahore Fort拉合爾城堡和Badshahi Mosque皇家清真寺看看。昨晚問旅店老闆的兒子拉合爾城堡的開放時間,他說是早上9時才開門,可是今早9時坐三輪車的士來到城堡才知7時便已開門了,早知便會早點兒過來,因為清晨時份比較清涼,早點玩完離去更可躲避中午的烈日高溫。

拉合爾城堡曾是古代印度蒙占兒帝國的皇宮,不過到了英治時期便成為英國駐軍的要塞,拉合爾城堡裡的皇宮和之前在印度旅行時Agra城堡皇宮的建築風格如出一轍,不過拉合爾城堡中有兩座用純白色大理石建成的珍珠清真寺和涼亭,其中涼亭裡旁邊的圍牆和亭裡的通空窗花都是用白色大理石精細雕刻而成,十分講究。


白色大理石建造的珍珠清真寺Moti Masjid, Lahore Fort
白色大理石建造的涼亭Naulakha, Lahore Fort
大理上屏上的精細雕花
Naulakha涼亭裡的石雕通空窗花

就當我在白色大理石亭裡參觀時,有一個操著流利英語的本地年青人過來想跟我搭訕,這時我在40多度的高溫下已給太陽曬得頭昏腦脹,只想自己一人靜靜地自由參觀,不想搭理這些在旅遊點裡向外國遊客扮nice埋手搵錢的拉客仔,便揮手向這位大哥說請不要煩我了,一般的拉客仔見狀都會識趣自動彈開,可是不知是這位大哥等了整天都仲未發市,加上他的EQ頗高,仲識笑笑口串我唔駛咁Angry喎,而佢自己就好Friendly了,意圖來打開話題,可是無論如何我都不需要一個滿臉笑容“友善”的拉客仔來打擾我的行程,所以我睬你都傻。試想想一個長得官仔骨骨,玉樹臨風,滿口英語的傢伙,為何不去好好地找份辦公室工作,卻要在大日頭下跑到旅遊點裡來跟你聊天呢?全世界旅遊景點的拉客仔最終目的就是要盡掙這些天真羊牯遊客口袋裡的錢,只是手段和包裝各有不同層次而已。

印度特色洋蔥圓頂的清真寺大殿, 皇家清真寺 Badshahi Mosque
華麗的禮拜堂, 皇家清真寺 Badshahi Mosque

離開了城堡便到對面的皇家清真寺去,就如中東的清真寺一樣,入寺都要脫鞋,可是皇家清真寺廣場地面上舖著的紅色沙岩石板,在火熱的太陽底下曬得像燒成赤紅的鐵板一樣,一個不慎踏上去腳板馬上會給燙熟痛到彈起,於是管理員便在廣場上用濕了水的草蓆舖了一道“防曬地毯”直通往大清真寺去,不過這道草蓆便道不知已經放了多少日子,有多少人赤著腳在上面踩過,使到這道濕水草蓆上沾滿著層層黑色的泥垢,不過唔踩上去又過唔到去大清真寺裡,只有硬著頭皮踩上去。

Aamgirl Gate, Lahore Fort的正門

下午1時多在拉合爾城堡遊玩完畢坐三輪車的士回到Mall大街去,本來想在拉合爾多玩幾天,再去邊境看印度巴基斯坦的關卡衛兵閉關儀式,可是剛才坐車時在車龍裡給汽車廢氣嗆得喉乾眼痛,加上中午那45度高溫酷熱要命的煎熬,這裡的環境已超越了常人的耐力極限,我實是不能多在拉合爾待上一天,還是決定明天一早離去,趕快跑到中巴公路的山區避暑去好了。

當我又在肯德雞食炸雞嘆冷氣時,坐在隔鄰座位有一對姑姐和姪女也在食雪糕,小女孩穿著小學校服,食完雪糕便走過來用英文聊我說話,想當然都是問些你從那裡來的無聊問題,問完一句便回去問姑姐下一句問些甚麼好,而她的姑姐就一直用手機把姪女和老外(即是在下)的對答用短片拍下來,看來是等會回家放給一眾姨媽姑姐看,不知來日可會在Youtube上看到呢?

跟著又和那位姑姐聊了一會,原來這位女士是在市內一所著名女校內教書,而姪女就是她學校裡的學生,想來小女孩在學校裡頑皮的話,回到家裡一定會被父母知道,因為學校的老師回到家裡便是姑姐了,由朝對到晚加上年終無休,這樣做學生真是一點自由都沒剩。聊天時兩姑姪又問我是甚麼星座,又跟我玩了一個心理小測驗,問我喜歡甚麼動物,鳥,花,茶或咖啡,得出來是個甚麼結果我都忘記了,只知道原來連巴基斯坦的女生都流行這些星座和心理測驗玩意。


Lahore Museum

在肯德雞嘆飽冷氣,下午4時左右太陽漸漸收歛沒有那麼猛烈了,便跑到大街上的郵政總局想要寄一封明信片回家,那知郵局裡竟然沒有明信片賣,獲職員告知只有附近拉合爾博物館的書店才有明信片賣,便又急急腳跑到博物館去,正好趕在博物館關門前買了一張明信片,順便到博物館門外馬路中間的Kim’s Gun照了幾張照片,這支鑄造於18世紀的巨形古老銅炮被放置在拉合爾博物館前已有一個世紀之久,並在一本上世紀初出版,講述19世紀未英俄兩個歐洲帝國爭霸中亞的小說Kim一書中曾被提及,故得Kim’s Gun之別名,而也就是此書使得“The Great Game”一詞廣為人所共知。

Kim's Gun, outside Lahore Museum

寄了明信片後走沿著大街回旅店去,只見街上又多了很多全幅防暴裝備的警察在站崗,想要是對付那班在街上抗議了幾天的大叔大姐律師,對付一班手無寸鐵的文弱書生唔駛咁大陣吧?

回到旅店時店中各人準備跟隨旅店老闆外出,等著去參觀市內晚上9時開始的蘇菲派舞蹈眾會,旅店老闆千叮萬囑要各位團友記住,如被人問起來處千萬要自稱為學生,真是古怪。老闆問我為何不跟著去看難得每周才有一次的蘇菲派舞蹈,我便推說之前在大馬士革和伊斯坦布爾已經看過,實情是今天已經熱夠了沒有心情再四處跑,但又不好意思直說無興趣去看才胡編出來的借口,然後我說待將來找個比較涼快的季節再來拉合爾看蘇菲派舞蹈,老闆便回答說“對啊!總得要留個借口讓自己下次再來旅行。”

當旅店大半的人都跟著去看蘇菲派舞蹈,就只剩下兩個伙計和幾個住客在旅店裡,我和一個英國青年就在天台看電視裡播放The Lord of the Rings,這時我又發現那些伙計在自動自覺地把我放在冰箱裡的水樽拿去清洗,再添上旅店的過濾水喉水,其實旅店的住客都不喜歡伙計為我們換水,因為有人曾經喝過水喉水後肚痛,各人雖然都跟那班伙計說過不要換水了,可是那班傢伙總是笑著點頭答應,然後繼續照樣替客人換水,那個英國大哥說這班傢伙又蠢又無腦,講極都唔明,後來英國大哥說要到樓下買煙,我便順便搭他買番支水。

之後我們繼續睇魔戒,這時另一個英國大哥(唔知點解特別多英國人唔怕熱來印度次大陸旅行?)滿腔怒火地從房間裡追趕著兩個伙計沖出來,那兩個伙計嘻嘻哈哈的一溜煙跑下樓去,我們便問他發生甚麼事了?原來這位英國大哥見旅店的人都差不多走清光,便趁無人打擾乘機和女朋友躲在房間裡親熱一下,怪不得咁熱都要留在房間裡不出來天台吹風扇乘涼啦!只是他們的秘密行動又怎能逃過那幫面慒心精的伙計法眼呢?那班蠱惑伙計等他們開始入戲時,便借頭借路摸入客房中執頭執尾扮工作來昅嘢(偷看),搞到英國大哥發晒火。我跟一同看電視的英國人說,其實這伙伙計只是在詐傻扮慒,表面上聽從客人吩咐,實際上扮傻“玩嘢”靜靜雞搵咗你老櫬,拿你班尊貴客人來消遣打發時間。話剛說完便隱約聽到樓下有些輕微的碰碰聲,我們想那對英國情侶不會玩得咁投入吧?英國大哥下去一看,只見那兩個伙計在那對情侶的房間外跳來跳去,原來是想跳高透過門口上的氣窗偷看房裡的情況,碰碰聲便是他們不斷原地跳時弄出來的,真是笑死人了。(2009/7/19)

2007年6月6日 星期三

天天桑拿

睡至早上9時多醒來,便發現滿身臭汗和沙塵,好好一件白色的T恤前面變成泥黃白色,後面躺在床上的部份更是深深印著一條條灰黑色的摺痕,還以為自己半夜夢遊爬起床不知從那裡弄了一件老虎斑紋T恤換上了。

這趟Lahore Express雖說是快車,按時間表應該在早上10時左右便會到達拉合爾,可是到了11時火車才到達距離拉合爾以南3~4百公里的Multan,看來要到下午才會到達拉合爾,那對母子在Multan下車,於是我們便可以大開車門通風散熱,過了一會其餘的兩位大叔也下車了,就剩下我和那位會說英文的肥大叔在包廂裡,大家便有句沒句地聊聊天打發時間。那位大叔原來在一個NGO國際救援組織內工作了12年,一家人就住在奎達,3個女兒正就在讀小學,我問他奎達市面也算是熱鬧繁榮,這麼多人是靠甚麼維生的呢?大叔說奎達市大半的人都是巴基斯坦政府的僱員,也有不少是在國際救援組織內工作,主要是照顧阿富汗戰爭逃亡到巴基斯坦的難民。


火車站月台上的小食亭, 全靠佢我才不至要全程31小時的火車只咬餅乾當飯食

我又問為何奎達市內這麼多旅館和市場,大叔又解釋說因為阿富汗,伊朗和巴基斯坦的邊境貿易十分繁忙,原來一些不法商人從伊朗走私進口平價的汽油(伊朗政府對國內汽油提供大額的津貼,導致汽油價格和國際油價存在著巨大的差異)和廉價的水冷風機,又經巴基斯坦把外國生產的電子電器和生活用品進口到伊朗和阿富汗裡,加上近幾年阿富汗南部和金新月又經周邊國家大量走私鴉片出口,所以奎達的經濟便越來越繁榮了。怪不得伊朗政府最近說要關閉邊境,時不時又傳出伊朗軍警在邊境和以遊牧部落為主的武裝份子交火,大概是要打擊走私汽油和毒品吧?可是老巴這邊對這些走私販毒的活動卻不大在意,一來是自古以來中央政府對於西北部落有點兒鞭長莫及,二來是奎達是其中的重大經濟既得利益者,就算明知當中不少販毒的利潤最終是流入塔利班的口袋裡也管不得這麼多了,難怪老美在阿富汗的反恐戰爭打了好幾年,但是塔利班竟然有越打越起勁之勢,一切都是錢作怪。

今天不幸天氣睛朗,下午的陽光越發猛烈,熱得我和肥大叔不得不停止說話和一切活動,各自攤在座位上不斷喝水散熱,但還是在鐵皮車廂內焗得大汗淋漓,十足十是在焗著乾蒸桑拿般,一直得正午焗至下午5時火車抵達拉合爾火車站下車為止。這趟所謂Express的快車本應是花23小時便可從奎達開到拉合爾的,可是現在一算一共花了31小時,滯延了8個小時才到達,即是額外贈送了8小時的免費桑拿,幫助各位坐長途火車的乘客行氣活血,排毒減肥,實是有益健康。

肥大叔先在Lahore Cantonman車站下車,我跟著在下一站拉合爾火車站下車,拉合爾車站是一座19世紀英國殖民地時代建築,一來到鬧哄哄的車站大堂便發現門口處有一家M記的甜品小賣店,我便馬上擠過大堂中的人海到小賣店買了個士多啤利雪糕新地,一嚐違久了的軟雪糕冰涼透心的滋味,剎時間就如從炎熱似火的19世紀Raj時代一下子跳進了現代空調的清涼世界,立時精神百倍。

一邊吃著雪糕一邊走到火車站外邊截的士,回頭一看才發現火車站大堂上有兩座英式城堡尖頂的鐘樓,大樓兩翼還有兩座城堡樓塔,紅色的火車站就像是一座英式古堡般,十分有趣。火車站外有大批的摩托三輪車在等客,我隨便跳上一輛跟司機說:“Mall”,司機便開著三輪車“搭搭搭”的往馬路的三輪車海鑽進去,一眾三輪車同時在馬路上咆哮著噴著陣陣濃濃的廢氣,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時我給圍困在一陣浩瀚的車海之中,給四周三輪車和老爺巴士排出的廢氣嗆得眼淚直流,十分要命。

Mall是拉合爾市中心的一條古老大街,大街兩旁都是些始於英治時代古老典雅的維多利亞式大樓,十分漂亮,只不過我要投宿的小旅店卻是在大街中一條小巷裡一棟破舊的樓房之中,取名叫Regal Internet Inn,可是這店的上網速度奇慢,實在不知因何取名的。最便宜的多人大房是沒有窗戶的,就只靠天花的吊扇慢吞吞的攪動著來降溫,只怕晚上不會比昨晚的鐵皮火車涼快得多。


維多利亞式的大樓, The Mall

放好行李便出外搵食,可能剛才待在旅館裡吹了好一會風扇感到涼快得多,一來到街上便覺熱浪迫人,這時雖然已快到黃昏,但是室外的溫度想來起碼有40度,真是熱到頭暈。在旅店旁邊不遠的大街上竟然有一家肯德雞,全日冷氣開放,雖然一個炸雞套餐要成Rs240,可是卻有無敵充足的冷氣享受,使得我之後在拉合爾每餐都來食炸雞,搞到好鬼熱氣。

食完炸雞後在Mall的大街上隨便逛逛,才發現每個路口都有拿著木棍和盾牌的警察站崗,跟著見到一班人數不多的大叔大姐在便在一座大樓前面和平地示威,後來晚上看電視才知道是一班律師上街,抗議軍人背景的政府借反恐為名加強管制言論自由,恐怕這是政府為控制言論以方便日後通過修憲,容許總統穆沙拉夫再次連任而舖路。

晚上爬到旅店的天台乘涼睇電視,這時旅店裡的外國遊客差不多都來到天台上逃避室內的悶熱,一眾男士都脫去上衣以助散熱,一於大家齊來個無上裝之夜,可憐女士們就無法像男士般自由奔放了。雖然晚上的高溫稍降,但是大班光著上身打大赤肋的男士就算光是坐在電視機前吹著風扇動也不動,還是要熱得汗流浹背,穿得更密實的女士們就更是香汗淋漓,大伙都說這些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旅行的日子裡,每日熱得就像整日由朝到晚24小時不繼地焗桑拿般,原來天天要不停地焗桑拿是絶不好受的。

大家看完The Simpsons卡通片笑了一餐,之後看到天氣報告才知拉合爾午間的最高氣溫超過45度,就算是晚間也有35度以上,如是在香港則天文台整個月都發出酷熱天氣警告了。看電視到了晚上9時左右突然停電,四周漆黑一片,可是各人都是習以為常的沒有一點意外反應,一問旅店老闆才知因為電力不足,拉合爾城內各區,每到晚上都要輪流停電半個小時以節省用電量,老闆還說拉合爾的情況已不算太壞了,南部的大城市卡拉奇自從電力公司私有化後,每晚可要停上幾個小時電呢!(2009/7/12)

2007年6月5日 星期二

人肉焗爐

今天中午要坐長途火車Quetta Express到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拉合爾(Lahore)去,早上先到旅館樓下的小餐館吃過了煎蛋薄餅和奶茶早餐,10時左右便坐三輪車的士到火車站去。在到車站時火車正在準備出發,巴基斯坦的火車和印度一樣都是承傳自英治殖民地時代的寬軌鐵路,不過因為回教文化比較注重男女之防和個人私隱,普通等臥舖車廂裡也是分隔成幾個獨立的廂房,每個廂房內有3張碌架床供6個人睡,除了可以關上房門外,各廂房裡都有獨立的廁所,可足夠一個大家庭包廂旅行,只是我買票的廂房不是我一個人住晒,同房的還有一個會說英文的肥大叔,另外兩個互不相識的男人和一對母子。

一點都唔快的Quetta Express奎達快車, 奎達Quetta至拉合爾Lahore的車程由原本23小時延誤至31小時, 加上在烈日當空下穿越沙漠和平原, 火車在45度的高溫下還要停電無風扇, 鐵皮車廂慘變成人肉焗爐! 攝於奎達火車站

本來想買空調臥舖車票,可是供應有限一票難求,普通車廂就只有車頂的電風扇吹風,在靠大開車窗從車外吹來陣陣熱風來作雙重降溫,只是後來發現電風扇是靠火車行走時車輪轉動推動發電機供電的,車子一停電風扇便會休息,當然也不會有任何風會自動吹進停頓了的車廂裡,即是雙重升溫。起初火車從巴基斯坦的西部山區開出時還不算太熱,可是隨著火車慢慢駛到印度次大陸的平原上,初夏季候風雨季來臨前的超級酷熱便漸漸顯現出來,搞得車廂內各人都大汗細汗的,不過火車快速行駛時不斷從車窗外吹進陣陣乾燥熱風,就像一邊焗桑拿一邊有幾十支強勁風筒吹著你般,汗水剛流出來便給風乾了,唯有在每次停站時跑到月台上向小販搶購雪至冰凍的大支樽裝水和可樂來解渴降溫。大概是水份一被身體吸收便馬上在高溫乾燥的天氣下揮發掉,所以我們初時都不用怎樣上廁所,到後來才發現廁所門原來一直都是被鎖上了的,要在停車時找火車技工來開門。

Quetta Express 臥舖車廂

火車在中午時來到一個叫Sibi & Jaco Junction停下來等信號,肥大叔說這裡是全巴基斯坦最熱的地方,不過因為前兩天從印度洋吹來了一個百年一遇的超級颱風,餘威所及,今天巴基斯坦南部還是天陰陰的,我們才不用在正午時份困在停頓不動悶熱無風的鐵皮車廂內乾煎,不過室外車場的溫度也肯定超過了40度了。

眾人在火車上呆坐至天黑,我一到晚上便爬到自己的上舖床睡覺,一邊聽著MP3,一邊在火車時快時慢的搖晃下的很快便睡著了,可是不知睡至甚麼時候卻突然被熱醒了,醒來便發現火車又不知在那個避車處上停著等待信號,火車一停電風扇便馬上罷工,本以為晚上沒有太陽會比較涼快,可是這個鐵皮車廂本身就是一個大焗爐,加上上舖床位就正在車窗之上一滴自然風都吹不到,正一是焗爐裡最旺火的位置,就全靠旁邊車頂的電風扇來降溫,電風扇一停工我馬上便會給烤醒。於是我一直躺在床上被煎熬著,直至3點左右火車開動才能繼續睡覺,一等便是2個多小時,沒差點便活生生地被焗成人乾了。(2009/7/2)

2007年6月4日 星期一

會行路的鯨魚(Walking Whales)

經過連日趕路睡眠不足食無定時的飄泊日子後,今天終於可以大覺瞓到天光,以自然甦醒法起床,頓覺積累的疲勞都一掃而空,精神飽滿,於是便想到城內找些地方蹓躂“觀光”,好以打發時間,之前看LP書中曾介紹過奎達市的地質博物館裡有“會行路的鯨魚”化石,想來也可以到市內的博物館看看,便走到樓下前台問老闆市內有沒有值得參觀的博物館之類的地方,可是老闆說市中心只有一家普通的博物館,聽落沒有甚麼特別,我便想到真納街上好像有一間旅遊局辦事處,也可以過去問問。

在街上找了一會才找到旅遊局的辦事處,就寄居在一家廉價旅店地下大堂旁邊,旅遊局的大叔給我用烏都語寫了地質博物館的地址,然後又問我伊朗邊境過境的情況,原來在巴基斯坦這邊也有關閉邊境的傳言,搞到近來沒有甚麼過境的遊客到訪,最後大叔叫我在旅客留言簿上簽名,一看上次有旅客來到光顧已是5月底的時候了,怪不得大叔今天這麼清閒地在友人喝茶聊天了。

坐三輪車來到博物館所屬的巴基斯坦地質測量局(Geological Survey of Pakistan)門外,大門的守衛見到有個外國遊客到訪都感到十分驚奇,措手不及之下竟然問我拿學生証登記,不知他們要學生証來幹甚麼呢?我老早已不是學生了,那會有學生証呢?便隨手把青年旅舍的會員証拿出來以圖胡混過去,一於以無厘頭對付無厘頭。我告訴他是想去參觀博物館的,等了一會便有人帶我來到裡邊一座白色兩層樓高的英式房子裡,然後便有個大叔過來把各間房間的門打開,原來這裡就是地質博物館,只是少有訪客所以平日都是重門深鎖的。


史前巨獸的大牙床
會行路的鯨魚Walking Whale

博物館裡有大量各式各樣的石頭標本,但是對於外行人來說真不知是有甚麼特別之處,不過其中一間“化石房間”裡卻放了大批的史前化石,除了些巨形恐龍骸骨化石外,還有一件號稱是會行路的鯨魚(Walking Whale)的腳骨化石,和號稱史上最巨大的哺乳類動物的下顎骨,十分有趣。另外還有一間放滿寶石的展覽室,這些未經琢磨的原生寶石都是地質局的收藏品,原來外貌平凡的博物館內竟然還藏有這麼多的珍貴寶石,怪不得博物館要這樣保安嚴密重門深鎖了。

Quetta 奎達市街上,開放式巴士

在博物館逛到下午1時左右便覺得肚餓,便打算回去旅店樓下的小餐館吃飯,正要從地質局的大門離去時,突然有位大叔從院子裡飛奔出來叫住我唔好走住,我還以為博物館裡發現掉了珍貴的寶石,要抓我回去“協助調查”,等他過到來才知原來是說要邀請我去他的辦公室喝喝茶聊聊天而已,我心諗追得我咁急又點會剩喺飲吓茶咁簡單呢?我便推說已約了別人在市內午飯,找個借口便急急腳走了。

食飽午飯後又去網吧泡了兩三個鐘,跟著便回到旅館看看電視,隔了好幾個月都沒有看西方電視,現在竟然發覺這些無聊低能的荷里活大電影蠻是娛樂性豐富,雖然只有大堆的令人看得眼花凌亂的影像視覺剌激,但起碼可以唔駛點用腦,無無聊聊地又打發了一天的時光。(2009/6/28)

2007年6月3日 星期日

老實商人

清晨6:30便來到奎達(Quetta)的長途車站,雖然昨日在路上共花了3個多小時修車,但還是比預期的8:30早了兩個小時抵達,真是托賴了。下車後我隨著一班乘客坐上一輛機動三輪車的士(Auto Rickshaw)到火車站去,早上7時火車站的售票處還未開門,不過我就能在一個十分友善的車站詢問處問了去拉合爾(Lahore)的火車班次,待9時售票處開門才再過來。

Quetta - 火車站

因為昨天在長途巴士上真是沒有睡上多少時間,雖說是剛“睡”了16小時的夜車,但還是十分睏倦,真想馬上找旅店睡覺,便走到火車站對面的真納路(Jinna Rd)找旅店休息,可是連續兩家旅店都是開天殺價收Rs500一間客房,最後我在街尾才找到了一家正常收費Rs350的旅店,兩者價錢的差異想是早上入住的額外收費,只是不知為何這旅店早上看店的伙計忘記了?房間裡除了有獨立浴室外,還有風扇和電視,而且還可以看到衛星電視如是Star、MTV、 HBO、Discovery和國家地理台等外國台,正呀!

在房間裡安頓好,洗過臉後又精神了一點,便想還是先去外邊買好車票和吃點東西才再回來睡覺,跟著便到旅店門口旁邊的一家食店吃早餐,吃了一份熱辣辣的老巴Pancake和一杯提神甜奶茶,全靠那杯奶茶使我精神為之一振,感到這是中東之旅以來最醒神的超值早餐了!吃飽早餐便到旁邊市集找兌換店換錢,可是在市集裡蕩來蕩去,只見大街和商場裡都是賣衫褲鞋襪的店子,還有些是賣珠寶首飾的,就是找不到兌換店,再到國家銀行看看,才知今天星期日是休息日沒有開門,老巴雖是回教國家,但是休息日竟然是周日而不是周五回教的禮拜日,真是奇怪哉?

在市集遊蕩至差不多9時便走回去火車站買車票,沿路在真納街上經過一家長途巴士售票處,便順便問下去拉合爾的巴士時間和車票,和那裡有兌換店,看店的大哥告訴我兌換店都在市中心的坎大哈市集上,坐三輪車過去十分方便,既然如此方便,我便先坐三輪車去市集換錢,要不然等會便沒錢買火車票了。

市集的大街上有一些中古式的兌換店,老闆就坐在舖面的櫃台上數錢,我見到一家店子的兌換率比較高Rs6,200/USD,便過去說要兌換一張USD100大鈔,老闆先是當面數了應換給我的一疊Rs6,200老巴鈔票,當我接過數了一遍後那老闆卻拿回那疊鈔票,說他兌換的都是“Good Money”真鈔,然後便扮作好心來個“Good Money Test”示範如何分辨鈔票的真假,我不管他在搞甚麼鬼便把那疊鈔票又拿回來再數一遍,那傢伙便突然說之前的匯價不對,又想與我討價還價“Exchange trick”,我也不理他繼續專心數錢,然後他便故作不快地說他是“Good Muslim”,意即他身為一個良好的穆斯林都是老實商人,是不會使詐欺騙客人的,我這樣把鈔票數完又數是對他不信任的作為,即是歧視他們回教徒啦!可是我數完錢便發現這疊在大家手上轉來轉去的鈔票現在只剩下Rs5,000,原來他剛才搞這麼多小動作,都是想引開我的注意力而借機把鈔票換走的把戲而已,虧他還好意思厚顏自稱為好穆斯林!

之後我到另一家正常的兌換店(店員是坐在玻璃窗櫃台後面)銀貨兩兌地換好了錢,便又趕回火車站買車票,想當然火車站的售票處都是大排長龍,排了好一會才發現不同的售票窗是發售不同目的地車次的車票,一些老鄉排了大半個鐘來到窗口前才知排錯隊,又要重新到隊尾排隊,幸好我剛才一來到便排到拉合爾窗口的長龍後面,輪到我買票時才知明天的臥舖車票已經賣光,那麼就只好買後天的車票,即是我要在這無聊的邊境城市多待上整整兩天了。


午飯時間

買好車票後回到旅店,才見到旅店的老闆坐在前台裡對帳,他一見我回來便問我是幾點鐘來入住的,想是覺得我太早便住進來,但只收我一天的房租有點兒蝕底,便想借機要多收半天的房租,不過今早登記我已他的伙計議好了住兩晩的房費,而且這兩天的房錢也都付過了,於是我便回答好像是早上9時至10時左右過來吧?(其實是7時左右便來到了),反正他今早又不在店裡,唯有就此便算數。跟著我便一直躲在房間裡看電視HBO電影台和瞓覺,懶洋洋地渡過餘下的大半天。(2009/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