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1日 星期六

搵老櫬

清晨坐6:00AM的火車去樂蜀,火車上還有昨天一起去阿貝辛比一天遊的那兩個由頭包至尾的韓國女生和兩個日本哥哥仔,我們在樂蜀火車站下車後便走進舊城裡各自找旅店去。我來到所謂最受歡迎的Happy Land Hotel,可是看店的經理說已經取消了廉價的多人房,最便宜的單人房都要收E£40,遠超出我這個Cheap精的預算,不過卻意外發現這裡的一天遊竟然有個明碼實價的價錢牌,說明多少人參加甚麼團每人收費是若干,就是只有一個人也可以出發,越多人參加便越便宜,透明度可比埃及通街的黑店旅行社,只會獅子開大口開天殺價斬遊客的黑箱運作高幾萬倍了。

既然Happy Land唔再做住Dorm的背囊友生意,我便走到附近的Sherief Hotel,旅店前台掛了大幅的英國國旗和一些英超球會的標誌,好像是要告訴英國遊客這裡的老闆和伙計都是同聲同氣的英國球迷,不過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這間英超旅店仍然有E£15一張床的多人間,而且今天房間沒有其他住客,當然要馬上住下來。

跟著我順便問問經理有沒有去樂蜀附近的一天遊旅行團,例如是到樂蜀北邊的Dendara,又或是在尼羅河沿岸,樂蜀在亞斯旺中間的Edfu等地,那位阿叔以為我是大豪客便笑騎騎地硬拉我到後邊的經理室裡,落足嘴頭向我硬銷自己包車,又說那些地方都沒有旅行團去,要去就只有自已包的士去才成,不過包的士一天的 “Special price for you”由起初的E£450一直講價至E£250的最優惠價,點睇都似係食人隻車的屈水價,他見我沒有表示便又問我要不要坐熱汽球看樂蜀日出,我便說先要考慮下才決定,他便冰雪聰明的知道我是要到外邊的旅行社比較價錢,便說如果我找到別的地方比他們便宜,一定先要回來告訴他們,他們一定會提供同樣價錢的包車,臨散場前還跟我反覆強調是“Special price”!

玩完講價後我到尼羅河邊的樂蜀神廟參觀,那本LP的地圖上沒有標明入口在那裡,結果害我圍著神廟兜了一個大圈才找到面對尼羅河的入口,樂蜀神廟前邊本有兩條巨石柱,不過現在只剩下一條,另一條在百多年前給法國人弄到巴黎放在今天的協和廣場中間,各位有機會去巴黎都可以去看看。


樂蜀 - 樂蜀神廟, Luxor Temper, 大殿前本有兩條巨石尖碑, 不過有一條先行脫非入歐,百幾年前便已移民法國了

當我還在神廟裡四圍鑽的時候,又遇到今早一同坐火車的兩個日本仔,之前我們在火車裡曾說過騎單車遊樂蜀可以省掉的士錢,結果那兩個日本仔果真是租了單車,一見到便問我的單車在那裡,我便說是走路過來的,等陣還要坐迷你Van仔小巴到市郊的Karnak神廟去,那兩個日本仔聽了後覺得難以至信,竟然還把我當作是甚麼大明星般拉著拍照留念,可能是他們第一次遇見比日本人還要孤寒的背囊友吧?

樂蜀神廟出口停車場對面竟然有一家M記,突然想起也許這間的M記會是以後幾個月的行程中遇到最後的M記了,於是便跑進去吃了個漢堡包,想來平日在香港都不會特意去M記食漢堡包的,食完包後便走回去火車站前面坐迷氣Van至Karnak神廟,幸好是坐在小巴車頭位一路張望外邊尋找Karnak神廟的蹤影,剛好就在Karnak神廟入口的停車場外叫停落車,要不然便不知給車到那裡去了。

Karnak神廟最正點的便是那座半破落的百柱大殿,內裡有134根巨石柱,每座巨石柱上都有些古老浮雕,當中出鏡率最多的便是半人身啫神,遊覽時剛好遇上一班外老旅行團,聽到埃及導遊向團友解釋這位半人身啫神是古埃及人相信的人類創造神,而因為啫神天生異稟,英偉挺拔,所以這神啫的大細正是埃及人的“Average size”了,直係吹晒水。


樂蜀 - 擁有134根巨石柱陣的Temples of Karnak, 請留意巨柱上的啫神浮雕

在Karnak神廟裡亂轉時,在後邊一角聽到一些廣東話的女生嬉笑聲,昨日才在亞斯旺遇到一班香港旅行團,今天便又遇到香港人,便循著吵鬧聲過去看看是甚麼人來,只見3個貌似香港人的年青女子嬉嬉哈哈的圍著一塊大石在轉圈,還要邊轉邊數直至轉了七八次圈才離去,跟著我聽旁邊的埃及導遊向團友解釋,才知那塊石頭原來是姻緣石來,只要圍著轉上幾個圈便能找到如意郎君。我想各位香港姐妹就是急著要嫁人,也不用老遠跑來埃及求姻緣石吧,難道要在香港搵個哥哥仔做老櫬真係咁絕望嗎?

隨著午後太陽的熱力漸漸收歛,來到Karnak神廟的旅遊團人數越來越多,我又係時候要撤退回家去,回程又是坐迷你Van仔回市區,不過就要中途轉了一次車,至於其他自遊行遊客不是坐馬車便是要坐的士回去,小不免又要多花點口水唇舌討價還價了,越發覺得在中東坐的士真係好鬼麻煩。

下午5時左右回到旅店,那班哥哥仔伙計一見到我便十分高興地把我拉到地下的大廳裡,只見一個一臉茫然的中國年青人戇居居地呆坐在梳化上,伙計們跟我說今天來了個香港同鄉來探我,原來這位同是來自香港的哥哥仔今早包旅店的白牌車(無牌的士)到帝王谷半天遊,結果下午回到市區順路到一家超市購物後便丟了証件袋,內裡有值幾千港元的埃及現鈔,和最重要的護照和身份証,而且還要到回到旅館後才驚覺丟了東西,所以剛才又叫司機開車多送他到超市找失物,不過當然是找不到啦!正在不知所措之際時我卻剛好從外邊回來,這兩天真是意外地遇到很多香港同胞。

我著實有點不明白為何他會連貼身收藏的証件袋都能弄丟,反而放在褲袋最高危的銀包卻能逃過一劫,一問之下才知他貪方便和順手,只是把本應貼身收藏的証件袋隨便放在沒有拉鏈的和尚環保袋裡,剛才又因為貪便宜在出遊回程時要司機叔叔帶他到超市買比街邊士多平上0.5埃及鎊一支的樽裝水,還又要在人多擠迫的超市收銀位前面,若無其事的從和尚袋裡淘出証件袋找出些大鈔換來零錢,著實犯了財不可露眼,不能隨處放,和粗心大意等幾個無謂錯誤,故香港同胞一邊懷疑証件袋是剛才在超市買完東西後被小偷偷去的,但同時是又懷疑是的士司機見到錢財後伙同旅店伙計偷去的,剎時間草木皆兵,冇個好人。

跟著我問他如何打算,他竟說唔知要唔要去報警,又話冇錢唔知點好,我話唔報警就冇報案紙去證明丟失護照了,首要任務是通知中國大使館報失和補辦証件回港,跟著又問他有冇提款咭,原來他的錢包和信用咭還在,便先帶他到街口的ATM提款拿點錢旁身,再帶他到附近的網吧上網找香港人民入境事務處的緊急求助電話和中國駐埃及大使館的電話。同胞說自己在大學裡做IT,可是竟然在網上遊來遊去都找不到入境處的網址,結果又要我出手找給他,然後回旅店叫職員帶他去樂蜀神廟旁邊的旅遊警察局報案,我就先去睡一陣午覺,等晚上一齊到街口的一家西餐廳吃晚飯再說。

等到晚上7點在地下大廳和香港同胞碰面,竟然見到今早一同坐火車來的那對“全包”韓國女子,原來她們今天四出找旅店問去Dendara的一天遊旅行團,循例那班伙計又想重施故技硬銷貴價包車遊,那班伙計見我們是認識的十分怕我們會比較價格錢,便很不禮貌地叫我和香港同胞走開,還說剛才去報案時警局沒有開門,要我晚上再帶同胞去警局一趟,連陪落難的客人去多一次警局都懶,這幫傢伙真係太離譜了,為免那對韓國女士誤上賊船,於是我向她們打個眼色到外面門口談話,教她們到Happy Land搵旅行團去。


The Bistro 的一頓晚餐: 餐前西湯, 面包和沙律, 跟著還有意粉, 十分豐富

晚上和同胞在一間小西餐廳(The Bistro)吃晚飯,看不出埃及廚師弄的意大利粉和薄餅都做得不錯,而且一餐所費不過十幾二十埃及鎊,以後幾天我暫時都不用再吃Shwarma包包和烤雞餐了。吃飯時和同胞聊聊天,才知這是他第二次單獨一人出國自遊行,今次趁復活節長假期來埃及玩12天,昨天一下機便馬上坐夜班火車來到樂蜀,可是身上隨了些花碌碌的台灣哈日旅遊公仔書外,連一本正常介紹食住行的旅遊書都沒有,所以便在火車站給拉客仔帶到這家英超旅店,唔知米貴但又二話不說便馬上付了E£160包了台的士作帝王谷半天遊,其實一般的面包車帝王谷一天遊的公價才不過是每人收E£75,而且仲有價講和唔包打荷包,同胞哥哥還經旅店預訂了明早坐熱汽球,我都唔好意思再問佢枉花了多少錢了。

咦?想深一層我才恍然大悟,明白為何今早我初來英超旅店入住時,那位經理一看我護照知我是港燦時,便馬上換轉口面好像執到金般,笑容燦爛地向我硬銷屈水包車遊和坐熱氣球升空了,原來今朝已給他們搵到個香港闊佬老襯,可惜這樣的“好事”通常是“福無重至”的,我點睇都唔似係闊佬啦!反而今早下午在Karnak神廟碰到那三位求姻緣的香港女仔可真有先見知明,知道在埃及比香港更容易搵到老襯呢!

飯後帶同胞去樂蜀神廟旁的旅遊警察局報案,我自己就去樂蜀神廟玩夜拍,然後再回警局找他,回去時還找了家影印店借了本LP給他影印了開羅市中心的地圖和旅店資料。跟著我自己才再去Happy Land問下有冇人參加去樂蜀外邊的一天遊,竟然給我遇到自稱是Happy Land老闆的阿伯,他說到從開羅傾生意回來,自爆是有人開價幾百萬埃及鎊去買他這家旅店,不過都給他拒絕了,我聽說剛才那對韓國女生參加了後天到Dendara的一天遊,如加上我便有三個人,到時每人只要E£125車費,如果再有其他人加入還會有錢退給我們,費用才是英超旅館“Special price”的一半。


樂蜀神廟的夜拍巨柱陣

付錢後我當然要收條,那知那位阿伯又發神經說一直以來都不會開收條,先搬出可蘭經不許回教徒騙人的理論,跟著又話自己開旅店誠信經營了十幾年,現在可是座擁價值幾百萬鎊金漆招牌的旅店老闆,一定唔會呃人。於是我便說不是不相信他,而是後天清早七時來報到時,老闆和經理還未上班,我又不是這裡的住客,要是看店的伙記不知道我付了錢報了名參加旅行團,到時司機不讓我上車時怎麼辦呢?而且寫張收條不過才是幾隻字而已,這又有多難呢?

老闆聽了後啞口無言,便給我寫了張收條,還問我要不要用英文寫,我說不用了,你寫阿拉伯文也是無妨,我又當面加了英文注明,然後他又反覆強調這收條是“Special for you”的,和叫我千萬不要向現在住的英超旅店透露我光顧了他的旅店,又叫我要小心看管財物,說到那家好像是黑店般的。

臨走前老闆阿伯還叫我給他辦一件事,就是要給他在前台旁的冰箱上貼張便條,推銷一下後天有一個到Dendara的一天遊,看看能否給他多招來點生意,我也可以退回多少車費,其實這張便條他也可以叫伙計辦,不過因為硬是給我弄了張“Special for you”的收條,心有不甘便要我給他辦點事,算是有來有往互不吃虧,好平衡一下心理吧!(2007/12/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