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7日 星期二

駱駝軍團

3月底的開羅晚上還是挺清涼的,所以格外好瞓,故今早遲了點起床,但還能趕得及吃旅店的免費早餐,跟著便坐地鐵到Giza車站,再轉車到開羅市郊Giza吉薩去看的大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

往金字塔途中, 開羅的地鐵Midan Giza站

原本是打算到昨天下車的巴士總站坐直達吉薩金字塔的巴士,可是在車站胡混了大半個小時還是找不到那輛巴士是去吉薩的,才臨時決定去坐地鐵,差不多要到下午1時才來到吉薩地鐵站,在出閘時有個本地後生仔用阿拉伯文跟我搭訕,然後轉用異常流利的英語說錯認我是本地人,再問我要到那裡去,又說他是在金字塔附近的學校裡教英文,可以順路帶我坐巴士去金字塔云云,我們一邊講一邊行到大馬路旁等車,我想坐巴士不知要等到何時,不如夾錢坐的士算吧!於是便找了輛的士講好價錢,正在上車出發之際又剛好有兩個中學生樣子的男生也在路邊找車要去金字塔玩,於是又多帶上他們,一共四個人坐的士到吉薩去。

在地鐵站時遇到那位英文老師時,我便想今天應是星期二,為何學校可以下午才上學呢?怎會今天這麼好運遇上識英文的本地人帶路呢?我點睇都似羊祜日本遊客多個似本地人吧!然後在的士上那英文老師突然跟我們三人提議可以不用買金字塔的門票,走後門騎駱到沙漠裡看金字塔,這樣每人便能省掉合共近E£200的門票和相機費云云,有得在沙漠體驗騎駱駝,又可以省掉門票錢,真是“Too good to be true”了!可是我還記得LP裡說金字塔的入場門票好像才是E£60吧?除非貴客要進去所有金字塔內部和展館內才要逐項額外收費的,那麼不買門票在沙漠遠眺金字塔後,是否又可以不怕查票走到金字塔腳下遊玩呢?反正我還有整個下午的時間,便即管去看看葫蘆裡在賣甚麼藥?

英文老師叫的士司機把車子停在金字塔旁邊的一處民居裡的空地上,車還未停定便有一大幫駱駝仔拉著駱駝馬匹湧過來圍著車子,當然車費最後還是由我付,因為那兩個從亞力山大港過來旅行的小子一下子便給人拉到駱駝上去,我問那個略懂英文的學生哥哥知不知道騎駱駝要多少錢,何是他連要問價錢也沒有想過,看來充羊祜的遊客是不分國籍的。

正當那班駱駝仔企圖照板煮碗把我硬拉上駱駝時,我卻硬是要問明價錢,最後他們才死死地氣跟我説要E£200,哇!這可夠我坐頭等火車來回開羅和阿斯旺一趟了,跟著他們見我要轉身離開,便起哄說可以還價,連那英文老師也十分熱情親切地在旁推波助欄,又問我為何有駱駝騎也不試試呀?又說我如不喜觀騎駱駝,大可以試試騎馬,好像生怕我會走寶般的,我便懶洋洋地說身上只有E£150左右,於是騎駱駝的價錢便馬上奇蹟地減到E£100,我見玩到差不多了,便說聲多謝了,但我還是不想騎駱駝,請告訢我金字塔的售票處入口在那裡吧!那班熱情如火的駱駝仔登時便一哄而散,那所謂的英文老師也唸唸有詞的消失在駱駝堆之中。

跟著我便沿著剛才坐車進來的小巷回到大馬路上,正在打量該往那方走時,剛巧有台豪華進口SUV停在路口,我便問那個大叔司機那裡才是金字塔售票處入口,他便招我上車說可以送我過去,有咁好人?那知他原來又是開車到剛才的駱駝窩,那班駱駝仔和英文老師還以為我改變主意要送錢給他們使,一派睇死我都沒法子的樣子,這時我才明白那個SUV大叔應是過來巡視業務的駱駝老闆,英文老師則是正好上班經過地鐵站有得食唔好嘥的駱駝拉客仔。

不過我並沒有氣餒,下車後我又是一句多謝便跑了,既然此路不通,唯有又要靠自己了,早前那個英文老師還跟我說金字塔入口就在駱駝窩左手邊的沙漠中間,可是我卻看到右邊遠處停了幾台豪華旅遊大巴,你話我應該信拉客仔拉客失敗後的胡說還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呢?原來旅遊大巴停車旁邊便是金字塔的東面入口售票處,從駱駝窩走過去不過是5分鐘路程而已,真是好事多磨,而且入場門票才不過是E£50,和沒有所謂的相機收費。今天初次領教到埃及D拉客仔無論何時何地,只要遇到遊客都能滿口謊言用盡各種藉口去欺騙遊客的信任,然後和駱駝仔一起扮演黑臉白臉,還扮晒朋友體貼地為你“講價”爭取,真係唔到你唔服他們的專業演出。


開羅 - 金字塔,騎駱駝的警察大叔,影完相便追住我攞Baksheesh(貼士)

跟著我便花了兩個多小時在烈日下灼熱的沙漠上走遍三座金字塔,還有樣學樣跟遊人鑽進其中一座內探險,而當中最起碼有半個小時用來應付金字塔腳下搵食的駱駝軍團,我還沿著柏油路走到西邊沙山上的觀景台,就是剛才場外的駱駝仔說是騎駱駝之旅的終點站,在那裡我和一眾坐豪華冷氣旅遊巴上山,來埃及公費旅遊的中國開會考察團的大叔師奶們爭位影相,難得他鄉遇故知,大家便一起惡言相向地交流拍照取景的心得一番,及後在回程路上又見到前邊有個曬到黑炭般的老外哥哥仔,也是和我一樣不怕酷熱艱辛全程走路,看來在對抗駱駝軍團的漫長鬥爭中我不是孤軍作戰的。

開羅 - 金字塔,無生意的駱駝

一直玩到四點半差不多關門我才在北門離開,走到山下竟然給我找到回開羅博物館前的冷氣巴士站,可是這時正好是下班的繁忙時間,結果在巴士上呆坐個多小時才回到市中心的Sadat廣場下車,搭地鐵真是快得多了。

在Sadat廣場旁的上校炸雞吃了個Dinner Box大餐,不知為何覺得埃及的炸雞遠比香港的好吃得多,或許是香港太多地道美食才顯得炸雞和漢堡包平凡吧!回到旅店發覺多了兩個老外同房,其中一個就是剛才在金字塔見到的黑炭哥哥,之前還以為他是印度人,一談才知他是英國人,只是因為花了幾個月在非洲和中東旅行才被曬成黑炭般,另外一個英國大叔今天剛從蘇伊士運河騎單車來到開羅,是從印度經過約旦一路騎單車過來的。

我們說起不知為何今晚市內通街泊滿警察的大卡車,還有大班手持AK47的警察在街上巡邏,平日都只有些拿著雷明登鳥槍的肥警站在銀行門口和ATM外邊站站崗而已,聽Steve說才知埃及政府要借反恐為名修改憲法對付伊斯蘭兄弟會,因為怕民眾反對便加派軍警在街上佈防,於是街上又多了班無所事事的軍警,即是Steve口中的standing job,不知埃及人終日都見到通街都是的肥大叔總統一臉和藹可親的畫像,還有大班煞有介事嚴陣以待的軍警通街企,心中有何感想呢?

聊了一會天我便先去洗澡,可是頂樓的浴室不知何故竟然沒有熱水供應,入夜後開羅是頗清涼的,沖完凍水澡只怕第二天會著涼,故我便到樓下的前台問過究竟,當值的職員才讓我用樓下裝有石油氣熱水爐的浴室,後來我才知道因為今天樓上住客較多,老闆為了省電便把樓上浴室的電熱水爐關了,不知就裡的純情老外都以為是熱水爐不夠電壓,便都硬著頭皮用凍水洗澡,這個老闆也太會節約能源了。(2007/10/2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