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2日 星期四

熱鬧沙漠

清早5:30便起床,在6時左右便來到鎮裡的長途巴士站等到Wadi Rum的中巴,這時巴士站站長才剛開工,見到有客人便打手機叫醒司機開車過來,早上太陽未出來前天氣頗為寒冷,我便在站頭的茶水站買了杯熱咖啡來禦寒取暖,那個茶水站的大叔沖了咖啡後卻扮失憶掛住和站長聊天不想找錢,又要我開口追數,枉白浪費我肚中剛慢慢聚積起來的暖氣。

過了一會中巴車才來到,又了再花口水和跟車仔講價,才把車資由JD5講到公價的JD3,然後司機才開車到鎮上的旅店接客人,原來別的旅店都會為客人預約call車,只是Valentine Inn那個老闆娘見搞不成Wadi Rum的旅行團,便也懶得幫我Call車,搞到我一大早便要爬起床跑到車站捱冷吹風等車。

在接載其他老外乘客前,那個跟車仔事先叫我等會不要出聲,原來是要屈老外們每人JD5 的“遊客價”,那班法國老外雖然不是唔知價,可是以為專車接送是要額外收貴點,反正車子都到了門口接人了,便也不多說上車出發。因為乘客不多,我們又要轉到另一台較細的Iveco小巴,然後便一路南下,約8:30便來到Wadi Rum的遊客中心,真快。

小巴把我們丟在沙漠中間的遊客中心便開車跑了,我們來到遊客中心才知這裡距離供遊客留宿的Rum Village村子還有7KM的沙漠公路,而這裡當然也沒有甚麼公共交通,就只有遊客中心門口停了上百台的老爺吉普車/越野農夫車在等待遊客包車,遊客中心裡列有這些吉普車的包車公價,包車去沙漠裡各處作半天至一兩天遊的收費由JD50至JD100不等,本來我們都想坐吉普車到村子去,可是早上正是等旅行團來包車發市的黃金時間,又邊會有司機理會我們呢?


沙漠公路, Wadi Rum

那班法國人便先行沿著公路走去,我就在遊客中心待了一會才起行,才走了一會後邊竟然來了台Aqaba市過來的的士,我抱著一試的心態看看能否截順風車,果然司機把我免費帶上,原來他是收到Call到村子的旅店接遊客回Aqaba去,還說可以帶我到那間旅店看看合不合住,說住一晚是JD3,早餐另收JD2,也可一看。

車子跟著又給前頭的4個法國人截停,不過司機說他們人太又要收JD2,法國人便說寧願走路算了。來到司機口中的旅店,正好便是我計劃去由貝都因人開的Sunset Camp,旅店的一個後生仔伙計帶我到後園裡的小房間放下行李,這些房間可真是十分簡陋,天花就只有一顆燈泡,地上放了幾塊污漕的床墊,除了幾間斯巴達式的房間外,還有一個設備簡單的廚房和裝了電熱水器的沖涼房,沙漠小村子的生活條件大概就是這麼簡約了。

這時旅店裡正有3個老外遊客包了車要到沙漠裡玩,是一對加拿大/墨西哥夫婦和一個德國女孩,便問他們我能否加入,那位加拿大太太說車上已沒有位子了(因為她和丈夫都要坐窗口位影相,中間要來放相機,真係巴閉),我便說坐車尾行李箱也可,於是便每人JD10合伙包車,可比在遊客中心包車還要便宜。

那個德國女孩坐在司機位旁,那對夫婦就坐在中間,我就躺在車尾行李箱上用來露營用的床墊上,車子甫離開村子便駛上沙漠,反而躺在床墊上不覺得太過顛簸,那個墨西哥先生覺得要我坐車尾有點不好意思,便說可以等會跟我換位,我說一來先前既然都說好了,二來又不想折散你們兩夫婦,還是算了吧!


沙漠
奇石


司機帶我們到沙漠中各處有趣的地方遊玩,比如是底下中空的天然石橋,遠古石刻,紅色大沙丘,還有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沙漠梟雄Lawrence of Arabia跟阿拉伯人對抗奧圖曼帝國打遊擊時住過的沙漠石屋,在空空如也的沙漠上一路不時都碰到其他的旅遊包車,有時還見到一些遊客冒著頭頂上的烈日在沙漠中“健行”,想不到Wadi Rum玩的遊客竟然有這麼多,怪不得剛才在遊客中心有這麼多車子在等生意了。

石橋
紅沙丘


車子在下午約12:30送我們回到旅店,跟著那3個老外便call的士走了,我走回村口想找餐廳吃午飯,但是村口就只有一家專做旅行團生意的遊客餐廳Rest House,裡邊正有一大班歐美旅行團在食自助餐,一問之下散客吃一餐要收JD7,真是超貴,便只好到對面一家士多買了些麵包,阿拉伯乳酪醬(Fuul)和橙汁回旅店自製午飯,想不到沙漠裡的士多買的東西竟比Petra的Wadi Musa鎮的超市還要便宜,一想之下應是Petra收的都是遊客價,直情當遊客都是冤大頭。

這時旅店就只有今早見過的小伙子在後園裡午睡,中午時份天氣暖和,風和日麗,在這個悶出鳥來的小村子裡百無聊賴,午睡正是打發時光的最好方法,當我在咬麵包之際,突然有一伙貝都因族細路沖進來要纏著那個小伙子玩,可是其中一個女孩子竟把男孩們都趕跑,自己獨佔著小伙子,可真是夠凶了。

這時那小伙子已給細路們弄醒,便和我聊上了幾句,方知他是土耳其人,本想在2月時到以色列參加一個叫Rainbow Camp的活動,聽說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年青人約到某一個國家一起露營遊玩的組織,只是他卻辦不到以色列的簽証,後來旅費都花光了,幸好Sunset Camp的老闆給他留在這裡包食包住的打工,讓他慢慢地存路費回家,只是我想這裡的工資肯定不高,不知他要等多久才可以回家去呢?跟著他叫停那女孩不要再向給趕到牆外的男孩扔石頭,便再繼續懶洋洋地午睡去,那女孩便溫柔地看著他睡覺的樣子,看來他在這裡挺受歡迎,很享受這裡悠閒安靜的生活,我想有時去旅行流浪與流落異鄉,差別只隔一線,就在乎如何自處。

一直在院子裡磨到4時多,我才出發徒步到沙漠裡最近的一個日落營地去等看日落,我估計營地大約距離村子約6至7公里,走兩小時一定可到,不過剛離開村子不久便遇上一台農夫車,是本地的貝都因青年給沙漠裡露營過夜的旅行團送糧水的,我坐他們的順風車不用15分鐘便來到日落營地附近,當我去到山崖下邊的營地時,發現這裡除了幾個又臭又髒的貝都因帳篷外,裡邊全是些盲頭烏蠅在亂飛,一個人也沒有,看來是要有旅行團看日落才會有人過來吧?


遠方沙海中的孤島般的山崖,獨行沙漠之中, 體會天地之大

因為坐順風車而早到了,距離日落還有個多小時,既不想在帳篷裡拍烏蠅,又不想在外邊乾曬太陽吃西北風,便爬到旁邊一處山崖壁上陰涼背風的一個角落躺下午睡一番,又真係幾好瞓喎,想不到之前一個月還在香港公司裡終日無事忙,現在卻有閒跑到沙漠裡午睡等看日落呢!

夕陽映照下橙紅色的沙丘和雜亂的車轍,
風和沙的藝術創作, 沙漠的條理紋路


睡到5:30左右便醒來了,覺得好像有人在盯著我,起來一看果然山崖下邊的營地裡有一個阿叔老遠在看著我,見我醒來便問我有沒有事,沙漠裡生活的人真是好眼力了,他還招手叫我到營地裡坐坐,我說等下看過日落便要回去,也不好打搞人家招呼付錢包營的遊客。我想既然都醒了,這時已是日落西山,便開始沿著吉普車留在沙漠上的車轍往村子走回去,一路上不時還見到一車車的吉普車帶著遊客往來,想不到當年勞倫斯和阿拉伯人一起出身入死作戰的沙漠上,今天竟然有不少慕名而來的老外遊客絡繹不絕地跑來旅遊,搞到本應是人跡罕至的荒漠,變得終日車水馬龍,外加黃沙裡埋了遍地的現代垃圾,世事的發展往往是出乎意料之外。

在沙漠上走了一會太陽便下山了,幸好沙漠晚上的夜空星光閃耀,憑藉著頭燈微弱的燈光也很容易認路,摸黑走了約一個多小時便回到村子,當然在村子裡又是找不到吃,又要到村口的士多買麵包回旅店當晚餐。我在旅店後園一邊吃麵包飲橙汁,一邊等沖涼間裡的人出來,可是一直等了大半個小時沖涼間裡仍是透著燈光和水聲長流,便奇怪是誰人在霸著沖涼間呢?再等了一會仍未見有人出來,我便大膽推開沖涼間的門,才發現裡邊根本就沒有人,究竟是誰人這麼沒有手尾,在沙漠裡大開水喉浪費食水咁折墮呢?

當我進去沖涼間一打開熱水洗澡,電熱水器開了不夠1分鐘整個後園便停電了,當我出來找那土耳其小伙子重開電源時,便聽到旁邊房間裡正在煮飯的3個以色列青年在哇哇叫,這時我才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原來這伙已住了幾天來攀石的以色列人一早便知道旅店晚上電壓不夠,只要有人打開沖涼間的電熱水器便會全屋跳制停電,為了不讓別人阻著他們晚上在房間裡煮飯仔,便在沖涼間擺了個空城計,等其他住客以為有人正在沖涼,這樣他們便可以在房間裡開燈煮飯,雖然難保會有人識破他們的奸計,但是一於拖得幾耐就玩幾耐,最緊要搵咗著數先算。

沙漠晚上是頗為寒冷的,既然有電熱水器我又點會咁笨去沖凍水涼呢?為了省電給熱水爐用,我便把其他沒人用的廚房客房燈都關掉,再把熱水器開著燒一會熱水,搞到10時多才再去沖涼,果然這次不用一開水喉就跳制。可是好景不常,當嘆了不到5分鐘熱水,外邊突然間人聲頂沸,跟著又再停電了,原來是來了一大伙法國人來入住,土耳其哥哥帶客人進來園子裡看房間,一見四周烏燈黑火便把所有燈都開了,好在我也剛好沖完涼,任務完成,就只剩下那班以色列人在黑暗中哇哇亂叫。(2008/3/1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