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0日 星期五

沙漠遺城

在約旦和敍利亞才十天,我便去過3座羅馬古城的遺跡(Petra, Jerash, Bosra),如果把已進化成現代大都市的安曼和大馬士革,這兩座前身也是羅馬古城的城市也算進去的話,那麼我便算到訪過5座羅馬古城了。雖然是來到了中東阿拉伯世界的心藏地帶旅行,但是阿拉伯回教文化的名勝就只去過大馬士革古城裡的烏拉瑪底清真寺和奧圖曼總督府,搞到在約旦和敍利亞看來看去的好像都只有古羅馬遺跡而已,感覺有點怪怪的。

雖然至今已看過很多古羅馬遺跡,但是今天的目的地仍舊是羅馬古城,就是與約旦Petra佩特拉齊名,在敍利亞中部沙漠中心的綠洲古城Palmyra巴爾米拉,巴爾米拉曾經是羅馬帝國最東端的附庸國,因為正好在絲綢之路上和東鄰的波斯帝國接壤,精明的巴爾米拉商旅遊走周旋於兩個敵對帝國之間,為這座沙漠中的商旅城市累積了巨大的財富,並興建了宏偉的神廟和羅馬式城市,可是最後統治巴爾米拉的女皇決心要擺脫羅馬帝國的控制,結果巴爾米拉在公元3世紀被羅馬軍團的無情戰火所毀滅,隨著阿拉伯回帝國的興起和羅馬帝國的衰亡,巴爾米拉從此陷於衰落,以至最後在10世紀拜占庭時代因住民棄城離去而被世人遺忘,直至19世紀再由一名熱衷於中東文化的英國貴族女士Lady Jane Digby“重新發現”,重此成為敍利亞最受歡迎的旅遊目的地。

別過旅店同房的瑞士大哥後,在早上8時左右跑到爛尾清真寺前的大馬路,截了輛面包小巴到大馬士革另一個主要長途車站Harasta,這次當然醒目直接去找私營巴士公司買票,買車票時說是9時開車,可是實際上卻要等到10時巴士才開出。出發時巴士上的服務員小弟問我要了護照,原來出站時會有警察上車登記要去東部沙漠的外國人資料,可是檢查離站後行車好一會也沒有把護照還給我,要我主動開聲討回護照,我只是要坐一程巴士而已,千萬可別把我非常重要的護照不小心給弄丟!

豪華大巴在沙漠公路上跑了兩個小時便來到巴爾米拉鎮的外圍,就只有我和另外幾個本地人下車,巴士跟著還要繼續去敍利亞東部的目的地,如果再沿公路往東開半天,便會去到現時亂到九彩的伊拉克邊境了。巴士停車的地方有幾家公路小飯店,我一下車便有個大叔過來拉客,初時見到他的車子是一台古董平治中巴,還以為公家的巴士司機,後來再問才知他是個體戶的士司機,那麼這台古董巴士便是我坐過的最大台出租車了。

大叔問我要去那家旅店,我卻說約了朋友在古城旁的博物館外等,其實小鎮的幾家旅店都集中在博物館旁邊,我這樣說是不想給的士司機借機扮作帶客人到旅店,屈旅店給他介紹費回佣,然後被旅店再把回佣成本經房租轉嫁到我身上,不過司機也不笨,車費收貴一點便是,但車費總共才不過是50鎊(US$1)而已。

本來想住的Citadel Hotel,但旅店的大房床位都給日本人住滿了,便只有到附近另一家小旅店Sun Hotel住,不過便宜的床位都在地窖裡密不透風的小房間內,和之前在大馬士革住了幾天的舒適老房子旅館可真是差天共地了,住在這裡頂多只能捱上一個晚上,不過我想來巴爾米拉就只是看看古城,能玩上一天已經十分足夠了。


殘存的石柱陣, Temple of Bel

吃過午飯後便去旁邊的古城遊玩,因為今天是周五假期,古城裡外來了大批來自西部城市的敍利亞遊客,造就了平日在中東古跡旅遊時難得一見的人氣鼎盛境況,我在Temple of Bel裡又碰到之前在Wadi Rum坐巴士時遇過的法國夫婦,他們也是今天才從大馬士革過來,真是有緣份了,我們便約好黃昏前一起坐車去古城外邊的地下古墓和山上的堡壘遊玩。

Tetrapylon, 石柱長廊中心的十字路口
人氣鼎盛!
羅馬古城, 又係石柱長廊


我在古城的遺跡和石柱長廊裡遊蕩穿梭,胡混至4時便回到長廊起點的拱門等那對法國夫婦,我們包了台60年代的Volvo富豪轎車跟著大隊驅車到古城外邊的三兄弟地下古墓參觀,遊客若要隨著古跡管理員在每天黃昏前帶隊去城外參觀,都是要自行安排交通的,而在這偏遠沙漠中的落後小鎮裡,出租小車都是些60年代左右的歐洲N手老爺轎車,甚麼平治,富豪,雪鐵龍的中古車款都有,於是便組成一列中古車隊浩浩蕩蕩地往城外的沙漠出發去。

Volvo富豪老爺車

出發後我才知道遊古墓是要事先另外買票的,Volvo車的司機卻說沒票也沒有問題,因為負責帶隊開門的古跡管理員和他是老友,只要他打過招呼便成了,不過法國大叔臨場卻說不想鑽地洞便把門票轉送給我,真是好人了,我便陪法國大嬸隨同大隊鑽進空蕩蕩的地洞裡參觀,而法國大叔就寧願留在外邊研究這些給歐洲主人遺忘在沙漠裡的老爺車。

城外的貴族古墓

鑽完地洞後我們又坐車到城外山上的阿拉伯堡壘參觀,但沒有等到日落便下山回去,那對法國夫婦還要到古城遺跡裡等黃昏看日落,真是浪漫了。我在烈日下走了一整天路後已感到很累,寧願早點回旅店沖涼吃飯休息,跟他們說了再見後便先回旅店去。回到旅店老闆問我要不要在店裡吃晚飯,說是由他母親做的住家飯餸,100鎊能吃到的只是素菜白飯,不過連續吃了一個月的烤肉卷,能夠吃一頓素菜清清腸胃也好。

從山上堡壘看Palmyra古城和綠洲

吃飯時老闆又借了我的LP去看,一看到一篇關於巴爾米拉旅遊業的激烈競爭而引發的不良經營行為,便開始大發牢騷,說鎮外公路口的一家旅店給了長途巴士司機回佣,巴士只讓旅客在那間旅店門口下車,然後由伙計用各種謊言和手段搶生意,搞到鎮內的旅店生意越來越難做,這時我才記起下午在外邊的小餐廳吃烤肉卷時,伙計也跟我說Sun Hotel的住家晚飯“很髒很難吃”,千叮萬囑叫我不要以身試險,他們餐廳賣的食物才是既好味又夠衛生的地道敍利亞美食芸芸,看來靠吹牛耍手段來爭生意的不止是鎮外那家旅店吧?

吃完晚飯時又有一個印度裔的澳洲哥哥仔坐的士來到旅店投宿,老闆開價地窖的床位一晚要200鎊,同樣的床位竟比我今早入住時還貴了50鎊,當老闆叫伙計送印度哥仔到地窖的房間時,他才悄悄地摸出去付回佣給在門外等收錢的的士司機,虧他剛才還說到自己是激烈競爭的慘痛受害人,實情是被屈錢的遊客才是的最終受害者吧!(2008/5/1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